刚刚更新: 〔婚情似火:制服花〕〔苟活也成王〕〔女装少年的学院日〕〔我是勤行第一人〕〔我有一座商业楼〕〔欧神〕〔总裁的贴身邪医〕〔都市极品仙帝〕〔重生影后求生手册〕〔农门医妃驭夫术〕〔影帝的娱乐人生〕〔披着鼠皮的龙〕〔从海市蜃楼开始〕〔碎片都市〕〔渎神之书〕〔海贼之最强剑灵〕〔我的无限火力之旅〕〔木叶之英雄召唤〕〔迟到魔王的奶爸人〕〔我借钱系统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2章 牡丹花下死
    第42章 牡丹花下死

    “小夜,你刚才那么做真的没事吗?”走出柳家的大门,白小秋还有点回不过神。

    她想起柳飞燕怨恨的眼神,心有余悸。

    柳家在帝都飞扬跋扈是出了名的,谁敢跟他们过不去,下场都会很惨。

    小夜不以为然,努努嘴,“他不是说出了事他扛着吗?”

    白小秋看着前面的赫连城,依然吃惊,没想到小夜身后的人竟然是第一世家大族的贵公子赫连城,有他在的话,柳家的确不敢轻举妄动,但她刚才依稀记得,柳飞燕好像说小夜是赫连城的情妇来着……

    小夜长得这么漂亮,好像一切都说得通。

    老实说,白小秋对情妇这个身份是非常不屑的,因为那些女人总是破坏别人的家庭,还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很令人讨厌。

    可对象是小夜,她却讨厌不起来。

    她觉得小夜就算是赫连城的情妇也肯定是有苦衷的,否则之前也不可能逃掉。

    赫连城的名声并不好,虽然他的身份地位让人趋之若鹜,可也是有名的花心大萝卜,小夜跟着他肯定会吃亏。

    感觉有人一直盯着,赫连城转过身,就看到白小秋炯炯有神瞪着自己,他玩心大起,“这妞不会是看上少爷我了吧?”

    白小秋:“……”

    这人也太自恋了。

    小夜知道赫连城爱玩女人,将白小秋护在身后,提醒道:“先生,你可别打她的主意,小秋是名花有主的。”

    “哟~”赫连城扬眉,“小家伙这是吃醋了?没关系,以后有机会咱们来个两女共侍一夫怎么样?”

    这丫的是个变态啊!

    白小秋紧张兮兮地抓住小夜的肩膀,牙齿都在打颤,“小夜,他,他不会是认真的吧?”

    小夜心里把赫连城骂了个遍,这人还真是在渣男的道路上高歌勇进啊!

    “先生,都说了她名花有主了!”

    赫连城其实也是开玩笑,不过他就喜欢看小夜气呼呼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慢条斯理道:“小家伙是在怀疑少爷的实力?我要真对这妞感兴趣,她男朋友保准乖乖把她送我床上来~”

    “他才不会!”

    白小秋急切地反驳。

    “你想试试?”赫连城笑得嚣张至极。

    白小秋继续哆嗦。

    就在这时,一辆车突然刹在他们面前,就看到顾司慕走下车,直接无视掉小夜,将白小秋紧紧按在怀中,声音中夹杂着一丝脆弱,“小姐,我来迟了……”

    “原来这妞是顾司慕的女人,啧,难办了,都说朋友妻不可欺,这让我怎么下口?”

    小夜满脸黑线走到赫连城身边,皮笑肉不笑道:“先生,你能不能有点下限?你跟顾司慕是朋友?还惦记着人家女朋友?”

    赫连城捏住她的下巴,“小家伙脾气越来越大了啊,敢这么跟少爷说话?”

    小夜面无表情打开爪子,情深意切道:“我在教先生做人呢!”

    赫连城笑意加深。

    周围保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女人胆子够肥,竟然敢跟少爷这样说话,恃宠而骄也得有个限度,像她这样的,待不了多久。

    “你这是专门找少爷不痛快吧?”赫连城嗤笑,却把手搭在小夜肩上,“不过逆来顺受的女人少爷多的是,偶尔也换换口味,饶你这一次。”

    小夜嘴角一抽,“那真是谢谢先生开恩了。”

    赫连城指着边上的白小秋,“人也给你救出来了,之后的事我就不管了。”

    “……嗯。”

    小夜点头,她不可能帮白小秋一辈子,困难始终得自己克服。

    之后柳飞燕到底找没找赫连城麻烦,她不知道,反正赫连城说过全由他来承担,她可不会再去出头。

    现在唯一让她放心不下的是时墨。

    约定那天,时墨并未出现,后来也根本不见踪影,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她想起时墨对她说过的话,要是他约定期限没回来,就不用等了,拿着他的卡离开就行。

    时墨,是遭遇不测了吗?

    那张比女人还要好看几分的妖孽脸时不时还在脑海中浮现,小夜无法想象,这样一个鲜活的人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没了。

    小夜不禁惆怅起来。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时墨消失,她找回记忆的可能性也没了,漫无目的的人生,空虚得可怕。

    一辈子那么长,她该怎么办?

    就在她悲春思秋时,一只手落在她的胸前不安分起来,小夜立刻收起心思,面无表情地将那只爪子给拿开,转过身,一本正经道:“先生,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赫连城挑眉,“哦?”

    一件浴袍被他穿得松垮垮的,露出大片诱人的结实胸肌,刀刻般的俊脸,总是带着似有似无的散漫笑容,就像是一头慵懒的豹子,危险却性感无比。

    小夜强忍住流鼻血的冲动,一板一眼道:“频繁的性生活对男人来说是致命的!有句话说得好,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先生夜夜笙歌,对肾很不好!为了先生的身体着想,我建议一周一次,有利于身心健康发展!”

    “啧。”

    赫连城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小夜,摸着下巴笑道:“小家伙竟然这么关心我?”

    小夜继续睁眼说瞎话,“我对先生的心皎洁堪比明月!”

    “放养了几天,这小嘴巴越发伶俐了啊。”赫连城盯着小夜娇艳的唇瓣,像一只饥渴的野兽,半秒后,直接将人按倒在床上。

    小夜猝不及防,被按在身下,动弹不得,她愤愤道:“先生,我刚才说的话……”

    “小家伙这么关心我的身体,少爷很感动,不过,古人还有句话,知道不?”

    “什么?”

    赫连城俯下身在她的唇上啃了一口,低笑,“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在小家伙身上,少爷我高兴!”

    小夜想了下画面,头皮都在发麻,怒道:“你死哪儿不好?干嘛非要死在我身上?有你这么变态的吗?”

    他也不嫌膈应人!

    赫连城也不生气,狎昵地捏了捏她的脸,“哟?怎么不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侠气逼人〕〔蜜爱来袭:老公大〕〔全能跨界王〕〔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从星空中归来〕〔冷兵时代〕〔老子是富二代〕〔烈焰狂兵〕〔张绣黄月英〕〔太古魔帝尊〕〔军爷,小的不闪婚〕〔地狱狂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主宰漫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