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长姐:宦官夫〕〔苍天至尊〕〔猛犬老公宠妻如命〕〔千亿豪宠:冷情总〕〔魔武大帝〕〔冷夫辣妻的互撩日〕〔疯花斜月慕蟾宫〕〔系统带我去装逼〕〔无上奶爸〕〔倘若不曾嫁你〕〔三世皆倾城〕〔重生六零:翻身做〕〔逆天九小姐:帝尊〕〔一个人的刀〕〔不良甜妻:一吻上〕〔墨少,你老婆回来〕〔哈利波特之最后的〕〔豪门私宠:帝少轻〕〔阴阳妆〕〔冷帝绝宠:毒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4章 夏暖的告诫
    第章 夏暖的告诫

    “夏姐。”

    小夜自然地给夏暖打招呼。

    赫连城上下打量了夏暖一番,最后笑了,“是我喜欢的风格。”

    小夜听了这话,真想一鞋底抽上去,你老人家到底什么风格是不喜欢的?你个渣渣!

    夏暖眸光微动,落到赫连城身上,莞尔一笑,款款走过去,坐到赫连城身边,给他倒酒,“您就是第一世家的城少爷吧?夏暖敬您一杯。”

    她处事老练圆滑,将这种风月场所的手段学了个十成十,叫人挑不出毛病。

    赫连城拿过她手中那杯酒,却没有急着喝,而是偏头看身边木头似的小夜,讥讽道:“瞧瞧人家是怎么伺候人的?都是夜色魅族的头牌,差距怎么就这么大?稍微说重一点就闹脾气,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小夜撇嘴,“先生喜欢夏姐那种类型,也不用这样贬低我啊,我也没让你迁就我。”

    “啧,这话酸的,小家伙吃醋了?”赫连城笑吟吟地伸手捏了捏小夜的脸。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吃醋了!

    小夜气呼呼地把赫连城的手拿开,板着一张脸,“先生,你不是嫌我脸圆了吗?你再捏,我的脸就更圆了!”

    “我就爱捏你的脸,圆点好,这样才没人惦记,小家伙别担心,我不嫌弃你。”说完这人厚颜无耻继续捏。

    小夜恨不得剁了这只爪子,“别捏了,我嫌弃自己脸圆,行不行?”

    夏暖面带微笑,默不住声看着两人小孩儿似的斗嘴,相当的识时务。

    赫连城成功让小夜气得咬牙切齿后,心满意足地收回手,他又看向一边沉静如水的夏暖,这么会审视夺度的已经不多了,捏住她的下巴,“再仔细看看,的确够养眼,要不要我替你赎身?”

    小夜一愣,赫连城是认真的?

    如果他的心思转移到夏暖身上,她是不是就可以脱身了?

    这个好!

    非常好!

    小夜也卯足了力气劝,“夏姐,渣……先生帅气多金,身材特别棒,对人温柔体贴,脾气也是一等一的好,你就从了他吧!”

    这小丫头坑人也是不留余力。

    赫连城满意点头,对小夜赞赏道:“小家伙总算知道我的优点了,不错。”

    小夜:“……”

    这人的脸皮要不要那么厚?

    夏暖莞尔,还没来得及开口,门突然粗暴地被撞开。

    一个年级轻轻,却散发着阴骘冷冽气息的英俊青年走了进来,看到赫连城勾住夏暖的下巴,双眼蕴藏着漆黑的怒火,好像下一秒就要把赫连城燃烧殆尽,却碍着对方的势力,强忍了下来。

    “这不是才铲除异己,最近春风得意的萧家家主萧涧吗?家里事忙完了,有空来这里玩?”赫连城笑得一脸老谋深算。

    萧涧看着他,沉声道:“赫连先生,你没听说这个女人被我包了吗?”

    “知道!”赫连城如同帝王似的左拥右抱,嚣张至极地笑道:“那又怎样?”

    饶是他这样挑衅,萧涧依旧不能对他动手。

    在帝都,赫连家就是王法。

    萧涧双手捏拳,发出“咯咯”的声音,他冷睨了夏暖一眼,“你还不过来!”

    夏暖风情万种地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并未动身,她对萧涧微笑,“抱歉,今晚上我被城少爷包了,少爷你还是别去寻欢吧。”

    “你敢不听我的话?”

    两人眼神空中交接,似乎要闪出火花,萧涧说:“你答应我爸的话,都被你喂狗了?”

    夏暖笑容淡了几分,“记得,可老爷也没有让你把我送妓院来。”

    气氛一度尴尬。

    小夜看赫连城笑得阴险,就知道今晚他来这里是故意等着萧涧的。

    赫连城率先打破平静,对小夜道:“小家伙,我想跟对面那吃火药的人聊聊,你也去跟你夏姐叙叙旧。”

    小夜才不想待在这修罗场,她站起身,像多年好友般对夏暖道:“夏姐,我们好久没见了,出去聊聊吧。”

    夏暖点头,“也好。”

    她们从萧涧身边走过,他突然拽住夏暖的手腕。

    夏暖面不改色地抽开,跟小夜出去。

    萧涧脸色像开了染坊似的,他要冲出去,却被赫连城的人拦住了去路,萧涧回头瞪了他一眼,赫连城双腿交叠放在茶几上,十指交叉放在小腹,不怒自威,“咱们聊聊。”

    ——

    离开雅间,小夜顿时松了口气。

    后面来那个萧涧年纪不大,气势却过于凌厉,身上透着杀戮之气,一看就不是清白身家的。

    两人去了阳台,袭袭的凉风能让人头脑清醒。

    “夏姐,那个小子就是你的客人?”

    夏暖苦笑,“嗯。”

    “是他把你送进来的?”

    “……嗯。”

    “这得多大仇?”小夜觉得那个萧涧跟赫连城一样不是个东西。

    夏暖斜靠在阳台的护栏上,淡淡道:“他恨我。”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

    夏暖顿了下,摇头,“我问心无愧,不过,有时候你没做错不代表别人会这么认为,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相。”

    “这么说,是他误解你了?”

    夏暖没有再吭声。

    小夜也不再追问,夏暖却说道:“你跟赫连城感情发展挺不错的。”

    “啊?”

    小夜以为自己听错了,“夏姐,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看得出来,赫连城很宠你。”

    小夜立刻反驳,“才没有,他明明是很喜欢欺负我!”

    “都一样。”

    小夜:“……”

    夏暖对小夜来说就像个温柔的大姐姐,注意到小夜肩上的伤痕,错愕道:“你受伤了?”

    小夜循着夏暖的视线看过去,注意到手臂上依稀存在的被子弹擦伤的痕迹,不在乎道:“哦,之前出了点意外,被子弹……”

    她的身体突然被夏暖板正过去,夏暖语重心长道:“记住我的话,绝对不能让自己受伤,如果发生意外,也尽可能别让人知道你受伤的事。”

    这番话,在小夜才认识夏暖不久,她也曾对她说过。

    可当时她还不懂其中的含义。

    受过伤之后,她才逐渐意识到,自己痊愈的速度似乎要比正常人快得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侠气逼人〕〔蜜爱来袭:老公大〕〔全能跨界王〕〔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从星空中归来〕〔冷兵时代〕〔老子是富二代〕〔烈焰狂兵〕〔张绣黄月英〕〔太古魔帝尊〕〔军爷,小的不闪婚〕〔地狱狂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主宰漫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