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武高手闯天下〕〔都市超凡仙医〕〔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勇者大魔王〕〔大国航空〕〔我穷得就剩下钱了〕〔绝品狂少系统〕〔我不想当主角有错〕〔带着微信购物坐江〕〔一胎二宝,腹黑邪〕〔我在三国有套房〕〔绝世兵王〕〔山村小医农〕〔大唐好相公〕〔动物园聊天群〕〔医妃嫁到:帝尊,〕〔娇妻很拽:隐婚老〕〔总裁的新婚罪妻〕〔隐婚蜜爱:墨少,〕〔百花大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62章 先生,缘分啊!
    第62章 先生,缘分啊!

    卿九嘴角一抽,“再等一下,我们现在去酒店……”

    小夜却固执道:“不行,我憋不住了。”

    卿九:“……不能再憋一下吗?”

    小夜沉着一张脸,“你不知道人有三急吗?我忍不住!”

    说完,她又指着前方不远处的花坛,道:“我去那里方便,你们不准跟过来!否则我告诉赫连城你们偷窥我!”

    卿九的表情顿时变得好看极了,他看了周围一圈,因为接近凌晨,海滩上并没有人,应该不会有危险,叹了口气,妥协道:“我明白了,我们在这儿守着,小姐你去那边……嗯,方便。”

    小夜撇了撇嘴,然后朝着花坛跑去,中途还停下来对卿九等人吼道:“不准偷窥我!”

    卿九:“……”

    漆黑的夜晚是最好的伪装,小夜趁着天黑成功避开了所有眼线,跟时墨汇合。

    “你还真摆脱了赫连城的手下?”

    “用了点小伎俩。”小夜撇嘴,今天她借教训徐娇娇的机会大闹了生日派对,不懂分寸恃宠而骄的模样肯定让赫连城不耐烦,结果很顺利,他果然把她赶出来了。

    其实想想还挺对不起渣渣的,毕竟今天是他的生日,被她一闹,好心情也全没了。

    可转念一想,她闹也就闹这么一次了,对赫连城来说,说不定还是件好事,否则以后天天掐架,指不定还要被她气多少回。

    时墨把之前让小夜换上的衣服递给她,“把这个套上,我们赶最早的航班离开这里。”

    小夜点头,把衣服换上,带上鸭舌帽,跟时墨赶往机场。

    一切都顺利得都不像话,从离开海滩到机场,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障碍,他们也成功登上了最早的航班,只是老天看他们太顺了有点不爽,航班不幸遇上了暴雨,只能紧急迫降在与帝都相接的临城。

    小夜跟时墨在候机厅看着外面几乎连成线的大暴雨,小夜叹息道:“我怎么感觉老天爷跟我有仇呢?”

    时墨也叹息,“怎么每次跟你搭档总是出现意外?我跟你有仇吗?”

    小夜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时墨抱着腿直哼哼。

    “这场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呢?”小夜手抵在玻璃窗上,喃喃道。

    不知为何,这场雨给她很不好的预感,心开始没征兆的加速。

    她一咬牙,道:“时墨,我们不坐飞机了,能改成别的路线离开吗?我想尽可能离赫连城远点。”

    时墨也了解她的顾虑,细想了下。

    两人决定租车离开。

    时墨去租车子,小夜站在大楼下躲雨。

    大暴雨将地面的暑气全部席卷而去,明明是夏天,却感觉跟冬天一样寒冷,小夜穿的单薄,她搓着手原地踏步,让自己的身体暖和起来。

    望着漆黑的远处,心里突然没底。

    时墨会不会又像上次一样不辞而别呢?

    她不想让消极的念头影响自己,晃了晃脑袋,继续等待,时间从指间流逝,突然,一辆车开过来,远光灯照的她几乎睁不开眼,她以为是时墨租到车子回来了,心里高兴。

    还未来得及出声,四周突然响起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眨眼间,小夜就被围得水泄不通。

    一个恶魔般的男人走下车,随行的保镖立刻给他撑起伞。

    男人步调优雅地走到小夜面前停下。

    小夜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双手不自觉的紧捏起来,心头风起云涌惊涛骇浪,可最后,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对赫连城挤出一抹笑,“缘分啊,先生。”

    赫连城见小夜笑了,铁青的脸也露出一抹血腥的笑,“的确是缘分,不管你跑到哪儿,少爷我总是能最准确的知道你的动向,还跑吗?”

    小夜摇头,叹气道:“不跑了,怎么跑都跑不掉,根本不是先生的对手,我甘拜下风。”

    “谢谢你送我这份难忘的生日礼物。”赫连城的笑容隐去,寒声道:“我一定得好好感谢你,让你也留下个永生难忘的记忆,回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又风一般的离开。

    小夜跟赫连城坐在同一辆车上,车厢内安静得掉一根针都听得见。

    不知道为什么,赫连城一直不让人开车,就一直停在原地,好像是在等着什么一样。

    小夜开始心乱得很,也没细想,可现在却感觉出不对劲儿。

    难道他是在等时墨?

    果然,卿九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车窗滑下半截后,对赫连城报告道:“少爷,人没有抓到。”

    “砰!”

    车内发出一阵巨响,前面位子的靠垫被赫连城踢得变形,只见他阴测测地对卿九道:“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你就给我回了句没抓到?”

    卿九全身都被淋湿了,也不知道背后是冷汗还是雨水,他头埋得低低的,“请少爷责罚!”

    “你是想断只手还是断条腿呢?自己拿个主意吧。”

    话一出口,连小夜都暗暗心惊。

    卿九算是待在赫连城身边的老人了,结果稍有不慎照样要缺胳膊少腿的,更不要说是她了。

    小夜对赫连城的恐惧又加深了几分,她害怕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就算每天能把他逗得开心,也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就触到他某根敏感的弦,在这样的人身边待着,她怎么可能不害怕?

    突然间,小夜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给扯了过去,下巴给一只手扼住,被迫与赫连城对视。

    “小家伙,你男人挺有本事的啊,少爷我派了二十几个人过去都没抓住他,我现在很生气,怎么办呢?”赫连城的表情跟语气都跟平时没有区别,可是眼神却被杀戮给染上了戾气。

    无论他伪装得再好,也改变不了这个人是野兽的事实。

    小夜吃痛,却还是挤出笑,“既然抓不到,不如就别抓了吧?先生生气的话,我给你讲个笑话好不好?”

    赫连城对这个回答似乎很不满意,摇头,“不,我现在不想听笑话,少爷现在想看戏。”

    “看戏?”

    上次赫连城带她去看戏,给小夜留下了极深的心理阴影。

    赫连城笑得很美好很温柔,“今天少爷想看十大酷刑,主角就是你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佛系反骨(快穿)〕〔辣妻来袭:少帅别〕〔甜妻很撩人:吻安〕〔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爆笑王妃宠翻天〕〔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人世繁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