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鬼的温柔,二嫁〕〔黑暗扎基奥特曼〕〔全能大村医〕〔盛唐血刃〕〔剑泣魔曲〕〔帝凰记〕〔校园重生:女神,〕〔杀手女子桃花多〕〔喵霸〕〔第五人格:然后他〕〔只因爱你而存在〕〔狼性冷总软萌妻〕〔混沌狂神〕〔王者荣耀之大神救〕〔遍寻归途〕〔神宠进化〕〔去相亲吧,爸爸〕〔魔尊图腾〕〔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皇袍加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91章 时墨,我们处个对象吧!
    第91章 时墨,我们处个对象吧!

    小夜不屑地冷笑,“我不躲还专门等着你来打?自己傻还是当我蠢?”

    “孽子!孽子!”

    蓝家启已经很久没有被这样指着鼻子骂了,他气得全身发抖,对下人吩咐道:“把她给我绑起来,我今天非要打断她的腿!”

    “爸,还要撕烂她的嘴!让她再也不敢乱说话!”

    蓝雨盯着小夜那张绝丽的脸蛋,嫉妒得发狂,长得这么漂亮,天生的狐狸精,想要勾引谁?

    今天,她就要借这个机会,将这个女人彻底毁掉!

    可是,蓝雨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小夜不是任人宰割的类型,她虽然没有肆意妄为的实力,却有自保的能力,几个下人,顶多力气大一点,却不是身手灵敏的她的对手。

    蓝家人就瞪大了眼睛,看着小夜轻轻松松将那群人全部打趴下。

    “你,你……孽障!真是孽障!”

    蓝家启气得说话都结巴了。

    蓝雨也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女人什么变得这么能打了?她不是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弱鸡吗?

    小夜冷傲地看着蓝家人,眼底全是不屑。

    “很好,非常好!你能耐得很!”

    蓝家启用颤抖地手指着她,咬着牙道:“欺负妹妹,目无尊长,你好得很!滚,我蓝家启没有你这样的女儿,给我滚出蓝家,永远都别回来!”

    “对,滚出蓝家!我们真是养不起你这尊祖宗,滚!立刻滚出我们家!”贺兰氏毒怨地瞪着小夜,那个架势,好像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蓝雨也跟着叫骂,“贱人,快滚,我们蓝家不欢迎你!”

    小夜微扬起下巴,清澈的眸子中透着不加遮掩的厌恶,寒声道:“你们不说我也会走!跟你们生活这段日子,真是把我恶心透了!”

    说完,便甩门而去。

    见小夜真的走了,蓝雨又是欣喜又是担忧,“妈,那个女人会不会去陆家告状啊?”

    贺兰氏将蓝雨扶起来,慢条斯理道:“她欺压姐妹,飞扬跋扈我们做父母的还教训不得了?是她自己大小姐脾气受不得骂,跑了出去,要是赶去告状,我们就把脏水劝泼在她身上,到时候谁更难堪还不知道呢!”

    蓝雨一听,心中安慰不少。

    “那,我还有机会嫁给陆哥哥吗?”

    这个才是她最在意的。

    贺兰氏一听,笑了,她理顺蓝雨的头发,得意道:“你放心,除了你,谁都别想坐上陆家少夫人的位置!妈会给你安排好的!”

    蓝雨大喜,“谢谢妈。”

    “哼,我女儿就是豪门阔太太的命,蓝晴算个什么东西?一个贱种而已,也敢跟我女儿抢男人,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

    小夜没想到自己忍了这么长时间,最后还是动手了。

    她心中叹气,却也不后悔。

    蓝家人让她厌烦,真不明白自己失忆前是怎么忍受跟那些人生活十几年的,还是说失忆后她的脾气变得暴躁了?

    街道很繁华,行人来来往往,炫目的霓虹灯给这个城市增添了一道神秘的色彩。

    小夜想过去找陆家,可是去陆家就极有可能出不来了。

    想到陆以晟。

    这个男人虽然脾气坏,她却欣赏他直来直往的性子,跟蓝家人比起来,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但不代表她就要嫁给这个男人。

    既然不嫁,她也没必要去找对方了,当初赫连城已经给了她深刻的教训。

    随便撩男人的下场,可能会很惨!

    在人群中漫无目的的穿梭。

    视线不经意地落到前方某个位置,却再也无法移开。

    小夜僵在原地,吃惊地望着对方。

    大脑一片空白。

    “yoho!”

    妖孽的男人对她打招呼,脸上还是随和的笑容,那么灿烂,在夜色中,显得有些耀眼。

    ……时墨。

    几十天不见,他又出现了。

    “啧啧,瞧这被欺负了的可怜样,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惨?”他从行人中走出来,一步步走近定住了似的的小夜面前,眉眼中全是笑意。

    小夜愣了愣地看着他,眼眶顿时红了。

    时墨被吓了一跳,见她眼泪滚滚落下,竟然有些手足无措,“哎哟,怎么哭了,我还没怎么你吧?”

    他赶紧从身上拿出抽纸,将小夜脸上的眼泪擦掉,生硬地安慰道:“多漂亮的小妞,哭起来就不好看了。”

    那日,小夜被赫连城带走,他也受了重伤。

    他没有小夜那变态的体质,养伤养了一个多月才勉强恢复,能下地活动后就马不停蹄地来找她,谁知道这个丫头竟然摇身一变,成了蓝家的大小姐。

    就连他也被这个结果给震惊了。

    见小夜还在哭,时墨无奈了,他扫了周围一圈,发现不少人都向他们这边投来了诡异的视线,有责备,又好奇,有纯粹的看热闹。

    他收回视线,看着死瞪着他,眼泪汪汪的小夜,他扒了扒头发,无奈道:“小家伙,跟你打个商量,咱们换个地方哭行不?这里人多眼杂,我脸皮子薄,可受不了那么多人盯着……”

    下一秒,小夜就一头砸进他的怀中。

    时墨被撞得一个踉跄,退后了一步才稳住,他低头看着缩在他怀里的人,双手抬起来,悬在空中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环住她。

    他得知小夜一天没吃东西,就带她去了一家寿司店。

    两人坐在转盘前,小夜也不客气,从转盘上拿了几碟寿司开吃,见她狼吞虎咽的,好像上辈子都没吃饱过似的,时墨嘴角一抽,发现周围又投过来诡异的视线。

    他让服务生递了杯水过来,推到小夜面前,“额,时夜,没人跟你抢,你慢点吃,注意形象,形象……”

    一个水灵灵的小美人,吃相怎么这样狂野?

    小夜将那杯柠檬水一饮而尽,又解决掉两碟寿司,吃饱喝足后,长呼了口气。

    然后转过头,对正在喝水的时墨郑重其事道:“时墨,咱两处个对象吧!”

    “噗!”

    时墨成功将刚喝下去的水喷了出来。

    “咳咳咳……”

    他咳嗽了几声,诧异地回过头看着小夜,赶紧去摸她的额头,道:“时夜,你是不是发烧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见时墨竟然有几分认真,小夜眨了眨眼,干巴巴道:“额……我给你开玩笑的,你当真了?”

    时墨:“……”

    他想揍死这个丫头!

    可小夜心情欠佳,她冒了这么一句话后,又双手抵在桌面上,捧着小脸,鼓着腮帮子,低叹一声。

    若有所思。

    时墨琢磨着,这丫头估计在蓝家真受了刺激。

    想起来,她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家长里短的烦心事。

    曾经站得太高,根本注意不到这些事,也根本不需要关心这些事。

    走出寿司馆,两人又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小夜走在前面,时墨跟在后面。

    他这个人受不住安静的气氛,可这次也破天荒的没有开口闹腾,留给小夜一片宁静的空间。

    两人不知道走了多久,小夜打破沉寂,她转身道:“时墨,不管我是不是真的蓝家大小姐,我都不打算再回去了,陆家我也不会去,你带我回组织吧!”

    时墨愣住。

    小夜继续道:“现在我面前还有很多谜团,等回到组织,你在慢慢告诉我,行吗?”

    “……时夜。”

    “我还不知道组织在什么地方,我们要怎么过去?”小夜自顾自地说道。

    她的表情有些脆弱,就像是在逃避。

    时墨却突然拉住她的手,小夜一愣,就看到他妖孽脸展露灿烂得几乎闪瞎眼的笑容,她心头一跳,就听到时墨道:“时夜,我们暂时不回组织,我带你去玩玩吧。”

    “啊?”

    不等她反应过来,时墨已经拉着她跑了起来。

    晚上,是赌场的狂欢。

    南城是著名的赌城,大大小小的赌场已经是这里的一大特色,各种新奇的玩法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富商,贵胄,名门望族。

    时墨换了筹码,带着小夜进入南城最大的赌场——帝爵大赌场。

    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

    一夜暴富的有,倾家荡产的也有。

    每晚,会推出一款全新的游戏。

    今天的新游戏是决胜21点。

    并非传统的纸牌游戏,而是玩飞镖。

    转盘上有51个数字,射中19—23区间,将能获得翻倍的赏金,直接射中21点,则是翻十倍,而射中其他区域均没有赏金。

    下注越大,赚得越多,反之亏得越多。

    众人纷纷下注。

    小夜也感兴趣,脸上带着跃跃欲试的神彩,对时墨道:“时墨,咱们也去玩玩!”

    当初玩过一次,她对投飞镖还蛮有自信的。

    时墨见她脸上彻底没有了失落与阴霾,就知道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妖孽脸也再次浮现笑容,有种勾人心魄的美感,“那我们就去玩那个!”

    “下注金额下限50万,不设上限。”

    赌场女郎带着亲切的笑容温馨提示。

    “50万!”

    卧槽,抢钱啊!

    小夜算了算,她现在全身上下五块钱都没有。

    时墨却把五枚金色的货币交在赌场女郎手中,见小夜不解,解释道:“赌场不需要真金白银,大家都用筹码下注。”

    小夜又涨见识了。

    她眨眨眼,“我刚才看你换了几十个,那不是花了几百万出去?”

    时墨摸着下巴,一本正经道:“那是,小爷天生丽质,跟富婆陪睡赚了不少钱。”

    小夜煞有其事地拍着她的肩膀,道:“小伙子有前途!以后继续努力,咱们先定个小目标,睡个一百亿出来!”

    时墨嘴角一抽,“你想让我精尽人亡啊!”

    “哈哈。”

    他们挤进去,赌场女郎给了他们一枚飞镖。

    就这么一根,价值50万!

    赌博果然是最烧钱的游戏!

    在他们前面还有几个人,小夜跟时墨过去围观。

    如果靶子是静止的,投中还不算困难,但一转起来,没有极佳的动态视力根本连数字都看不清,所以,玩这个游戏还是得看运气。

    前面几人无一例外,都光荣的惨败。

    轮到小夜的时候,她似乎被前面的人影响了,有些紧张地说道:“时墨,还是你来吧,我感觉状态不好。”

    50万的飞镖让她有点肉疼。

    时墨却安慰道:“没事没事,你别紧张,要是没投中,大不了我再去跟富婆睡几晚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透视神医在都市〕〔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重生之名门锦绣〕〔我师叔是林正英〕〔超级兵王俏总裁〕〔佛系反骨(快穿)〕〔最强寻魔书商〕〔野心家〕〔网游之绝缘体〕〔魔王逃跑计划〕〔霸道大叔宠甜妻〕〔这个娘娘有点懒〕〔山村最强小农民〕〔寻山问谷爱生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