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情似火:制服花〕〔苟活也成王〕〔女装少年的学院日〕〔我是勤行第一人〕〔我有一座商业楼〕〔欧神〕〔总裁的贴身邪医〕〔都市极品仙帝〕〔重生影后求生手册〕〔农门医妃驭夫术〕〔影帝的娱乐人生〕〔披着鼠皮的龙〕〔从海市蜃楼开始〕〔碎片都市〕〔渎神之书〕〔海贼之最强剑灵〕〔我的无限火力之旅〕〔木叶之英雄召唤〕〔迟到魔王的奶爸人〕〔我借钱系统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120章 心虚了
    第120章 心虚了

    蓝家启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还是让下人把那幅山水画珍而重之的收起来。

    赫连城一到场,就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本来只是陪着陆薰儿来的陪客却有了反客为主的架势,不过陆薰儿也不气恼,反而有些沾沾自喜,男人就应该备受瞩目,成为最显眼的存在。

    跟在他身边的女人才会跟着有面子。

    陆薰儿已经感受到不少火辣辣的眼神投向她了,有嫉妒的,有艳羡的,又不甘的……

    得意得不行。

    嫉妒吧,尽管来嫉妒,反正那些女人再嫉妒,赫连城也是她的男人。

    “城哥哥,我想去蓝雨姐姐那里。”

    陆薰儿娇滴滴地说道。

    “……嗯。”

    赫连城看了陆薰儿一眼,视线又若有若无地在小夜身上打量着,小夜只感觉有一道非常炙热的视线黏在她身上,让她有种被眼镜蛇盯上的仓鼠的即视感。

    这阵子她各种借口打死不见人,就是仗着在陆家赫连城拿她没办法。

    谁知道今天一出门就被撞上。

    真是出门不利。

    小夜感觉自己有点霉,以后出门一定先看看黄历。

    她尽可能不往赫连城的方向看,心里默念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什么都看不见……

    自我催眠中。

    陆薰儿得了赫连城的首肯,然后像只骄傲的小孔雀似的,昂首挺胸,洋洋得意地走向女宾这边。

    “薰儿,我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欢迎啊。”蓝雨笑眯眯道。

    陆薰儿还是摆着高高在上的姿态,笑眯眯道:“咱们不是好姐们吗?你邀请我来我怎么可能不来?”

    “没想到你把赫连城这样的大人物也请过来了,宴会上有他到场都能提升一个格调,他在,咱们家也跟着沾光呢~”

    “还好啦,我说让他陪我,他就来咯。”

    陆薰儿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娇憨劲儿,她“不经意”地将领口扯了扯,露出里面的粉钻项链,蓝雨眼尖,看到,惊讶道:“天哪,薰儿,你脖子上的是粉钻吗?”

    “啊?”

    陆薰儿故作惊讶,然后装模作样将脖子里的项链取出来,“你说这个啊,没错,是粉钻。”

    “这么大,至少有20克拉吧?”

    “嗯,正好20克拉。”

    陆薰儿显摆道。

    蓝雨一脸艳羡,“粉钻号称钻石之王,这么大一颗粉钻,得几千万甚至上亿,薰儿,到底是谁这么大手笔呀?”

    “城哥哥给我买的小礼物,之前我不是生气了吗?他就拿这个小东西讨我开心~”

    “赫连先生对你可真好。”

    “呵呵,一般啦。”

    陆薰儿有意无意地看着小夜的方向,眼中带着挑衅。

    上次她拿出粉钻,这个女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估计这个土包子是不知道粉钻到底有多珍贵,她这次就要让她开开眼。

    小夜一个人靠在大理石桌旁边。

    蓝家没人欢迎她,陆以晟根本不管她,男宾客知道她身上贴着陆以晟的标签也不敢上前搭讪,女宾客嫉妒她的绝艳容貌以及攀上陆家这颗大树,没人愿意跟她聊,以至于她一个人站在那儿,看着有些孤零零的。

    陆薰儿看在眼中,心中更是得意万分。

    这个贱人,活该被人遗弃。

    她就应该想这个样子,孤独无依,万众瞩目根本不适合她!

    小夜不知道她已经被人贴上了可怜虫的标签,她个人还蛮享受现在的状况,最好没有一个人注意她,这样的话,她待会儿才好开溜。

    总之。

    一定不能被赫连城抓住!

    入席。

    陆薰儿自然是跟陆以晟一桌的。

    而赫连城的位置好死不死跟小夜是面对面。

    小夜跟着陆以晟入座,发现她正对着赫连城,呼吸一滞,赫连城也没有刻意看向她这个方向,脸上挂着风轻云淡的笑容,不经意地扫了她一眼,眼中分明写着:小家伙,待会儿咱们算总账!

    这下,小夜的腿彻底软了。

    先生,我错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

    您老人家别这么笑,瘆得慌,我害怕。

    小夜心中泪流满面,待会儿她一定死死跟着陆以晟,绝对不能落单!

    开席后。

    陆薰儿一直跟赫连城有说有笑,旁人看来都是如胶似漆,恩爱无双。

    但细心点看就能发现,基本上都是陆薰儿一问,赫连城漫不经心的一答,有时候回答还很不上心,是非常敷衍的“嗯”、“啊”、“……”等。

    但是陆薰儿还是自导自演得很嗨。

    她时不时地看向小夜,却发现小夜一直低埋着脑袋,闷不做声地扒饭。

    这在陆薰儿看来,小夜就是嫉妒又不甘,所以才闷闷不乐地低头不吭声。

    可事实是小夜被赫连城给吓着了。

    她之前频频挑战赫连城的底线,有时候甚至连电话都不接,现在被正主抓住了,她能开心得起来吗?

    她还在想待会儿该怎么跑呢。

    “城哥哥,这个丸子挺好吃的,来,我给你夹一个。”

    陆薰儿喜笑颜开道。

    “谢谢。”

    赫连城随口应了一声,陆薰儿心花怒放,都快找不到北了,她感觉得到,凝在她身上的视线变得越来越多,嫉妒的,羡慕的……

    而赫连城则漫不经心地戳着碗里的丸子,眼角的余光瞥向小夜,眼底夹着散漫的笑意。

    他修长笔直的腿抬起,轻轻碰了下她的小腿。

    小夜就像炸毛的猫儿似的,瞬间坐直起来,全身寒毛竖起,圆溜溜的眼睛带着一丝慌措看向对面的赫连城。

    但赫连城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继续戳着丸子,好像刚才他什么都没做似的。

    小夜抿了抿唇,也不好说什么。

    她只能憋屈地把脚收起来,继续闷头吃饭,可是晶莹的饭粒在口中却如鲠在喉,难以下咽了。

    一顿饭下来。

    小夜食不知味,东西也吃不下,只能给自己盛一碗汤,垫垫肚子。

    她还没坐下,赫连城突然低笑了一声,小夜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发现赫连城也正看着她,眼底带着狭促的笑意,小夜被他这么一笑,手一抖,汤撒了。

    “连个碗都拿不稳,真是难得大雅之堂!”

    陆薰儿压着声音,嗤笑一声。

    她声音不大,刚好在座的都能听见。

    “怎么了?”

    陆以晟皱眉,却还是从旁边抽出纸巾递给她。

    小夜的脸蛋惨兮兮的,她根本不敢看赫连城那边了,支支吾吾道:“我手滑了,衣服也弄上了,我去去就来。”

    说完就一溜烟的闪到楼上去。

    她回到曾经住的储物间小屋,赶紧锁上门,确定打不开后才长长地舒了口气,身子靠在门上,摸着还在“砰咚”直跳的心脏。

    尼玛这也太挑战心理极限了。

    有句古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早知道之前就不该肆无忌惮地挑战赫连城的底线,现在她害怕啊,不知道被抓住后会被这么收拾,会不会被丢去喂鱼呢?

    以那个人变态的性子,极有可能啊!

    小夜现在悔得肠子都快青了。

    不行,继续留下还有被抓包的可能性,她还是先溜算了,蓝家跟陆家问起来,她就说她身体不适先回去了。

    她是个行动派。

    觉得办法可行,立刻开始行动。

    她走到窗子边,往下张望。

    窗户距离地面有七八米高,屋子边上有一颗榕树,离她最近的树枝距离地面差不多三四米的样子。

    她在脑海中快速模拟下落的运动轨迹,爬到窗沿边上,纵身一跃,双手正好抓住榕树的树枝,晃了两下缓冲下降的速度,然后双手一松,垂着落在地面。

    在外人眼中匪夷所思的行为被小夜做得行云流水,仿佛干过无数次。

    轻轻松松。

    因为是别墅的背面,所以也没什么人注意到,她也不磨蹭,赶紧开溜。

    轻而易举打开后门的锁,一股脑地往外冲,结果脑袋砸在一个坚硬的物体上,疼得小夜“哎哟”叫出声。

    她捂着脑袋抬起头,就看到一个俊美得如同天神降临的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小家伙,路都不看,跑这么快干什么?”

    小夜顿时全身哆嗦起来。

    她看了眼身后,已经有两个保镖围上来,再看正面,停满了赫连城的人。

    再次泪流满面。

    隔了半晌,小夜才挤出一抹笑容,“先……先生,缘分啊!”

    赫连城也笑了。

    “对啊,少爷我出来透个气都能遇到小家伙,真是缘分!”

    有你这种透个气还带着十来个保镖的吗?

    骗谁啊!

    小夜心中吐槽,下一秒,身子就悬空了。

    整个人被赫连城拦腰抱起来。

    她吓得惊魂不定,甚至都忘记了反抗,等回过神来,人已经被摔进车内。

    小夜的身子在巨大的冲力下陷入真皮的座椅上,但是座椅弹性十足,并没有摔疼,她脑子晃了晃,稳下来后赶紧弹座起来,伸手拉住车把手,想从另一边车门跑掉,结果人还没出去,衣领就被赫连城给拽住,他稍微用力,小夜重心不稳,整个人向后倾,砸入他的怀中。

    她睁开眼,正好赫连城纤长的手指勾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的脸抬起来,他俯身狠狠咬住她的唇瓣,开始厮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侠气逼人〕〔蜜爱来袭:老公大〕〔全能跨界王〕〔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从星空中归来〕〔冷兵时代〕〔老子是富二代〕〔烈焰狂兵〕〔张绣黄月英〕〔太古魔帝尊〕〔军爷,小的不闪婚〕〔地狱狂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主宰漫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