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只眼睛的怪物〕〔短跑天才〕〔攻略极品〕〔玲珑神妃〕〔天道之眸〕〔银河科技帝国〕〔我的快递通万界〕〔极品全能霸主〕〔抗战之铁血山河〕〔隋唐大猛士〕〔召唤好可怕〕〔崩坏神话〕〔都市主宰神医〕〔长生榜〕〔蚁的世界〕〔旭日东升之帝国霸〕〔新纪元119年〕〔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132章 报应到头
    第132章 报应到头

    小夜见赫连城笑得跟只老狐狸似的,小心肝儿抖了抖。

    有时细细思索会发现,赫连城这人是真阴险狡诈,暗算人也是一套一套的,跟连环计一样。

    就比如现在,他把霍家搞得破产,霍枸竟然还傻傻的跟他称兄道弟,甚至还期待着凭借赫连家的势力东山再起,结果把他们家弄破产的罪魁祸首正是赫连城!

    不仅如此,他还利用霍枸的手帮她教训了一直看她不顺眼的蓝雨,又让霍枸产生赫连家愿意跟霍家结盟的错觉,以至于连蓝家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放弃了。

    霍家想要再次崛起,几乎不可能。

    他把所有人暗算了一遍,自己却跟个旁观者似的,甚至还让那些人欠了他一堆人情债。

    阴险,真阴险!

    小夜的手放在签筒上方,犹豫了好一阵子。

    她不知道签筒里都有谁,也不知道赫连城又会使出怎么样的办法整治那些人,但是他现在可以为了她整治这些人,今后又会不会为了别人的女人这样弄死她?

    这样一想,小夜的心肝儿又是一颤。

    “怎么还不抽签?”

    赫连城催促道。

    小夜眸光一闪回过神来,神情有些恍惚的落在他身上,眼底的犹豫一闪而过。

    赫连城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他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将小夜整个人圈在怀中,蝉翼般的薄唇贴在她光洁的面颊上,温柔似水,如同面对易碎的玻璃般小心翼翼。

    “小家伙是在害怕吗?”

    小夜顿住。

    她没说话,但是身体已经诚实地告诉他答案。

    赫连城的动作越发的温柔,他亲吻着她,嗓音醇厚如同上等的美酒,“小家伙怕什么?少爷伤害谁也不会伤害我的小家伙,你乖乖的,少爷这辈子都宠着你,宠着你一个人。”

    如果是定力稍微不够的女人,大概已经陷入赫连城的温柔乡了吧。

    这个男人就像是毒品,危险至极,却又让人上瘾,一旦碰上,就再也离不开了。

    小夜看着他那张诱人犯罪的俊颜,感觉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这个男人简直太犯罪了!

    小夜每次遇见这种状况时,就会回想赫连城这人有多人渣,然后小鹿乱撞的心就会恢复成一潭死水,现在她也是这样。

    她想着赫连城这阵子给她带来了多少麻烦,让她吃了多少苦头,心跳便慢慢恢复平静。

    大脑也总算能正常思考了。

    她如往常一样,笑嘻嘻地勾住赫连城的脖子,腻腻歪歪的说道:“先生对我真好,我真是太幸福了!”

    赫连城挑眉。

    瞧着丫头嬉皮笑脸的模样,他就知道,她又将自己的心封存起来。

    看似胆大包天的小家伙,在感情上却像个鸵鸟,一遇到危险,就把脑袋埋进土里。

    小夜见赫连城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睛却紧紧盯着她猛瞧,竟有些毛骨悚然,她腆着脸,讪讪笑道:“先生,我乖乖的,你会一直宠着我,那要是我不乖呢?你会怎么样?”

    要是让赫连城知道她还存着跟时墨跑路的念头,小夜光想想,都觉得画面不忍直视……

    赫连城静默地盯了她片刻,突然将她按到在沙发上,勾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起头,紧接着俯下身,狠狠地吻了上去。

    他的动作比较刚才粗暴了许多,小夜被狠狠折腾了一通。

    直到小夜快窒息时,赫连城才大发慈悲松开她,却没有起身,还是压在她身上,头抵在她的肩窝,呼出来的热气扑在她细嫩敏感的脖颈上,让小夜有种被灼烧的错觉。

    她有些难受的扭动身体,想要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赫连城却像铁块似的,重得惊人,任她怎么推都纹丝不动,反倒是她自个儿气喘吁吁的。

    “先生,您老人家能不能挪个地儿,我被你压得浑身难受!”

    赫连城眉眼间尽是笑意,慵懒道:“小家伙,你刚才不是问你不乖,我会怎么样吗?”

    巧巧眨了眨眼,只听赫连城继续道:“你要是不乖,我就这样压着你,等你下不了床了,看你还敢不敢不听话!”

    小夜的小身板狠狠抖了抖。

    尼玛这混蛋简直就是大流氓!

    她挤出一抹笑,道:“先生对我这么好,我当然会听话啦,先生你先起来成吗?你这样压着我,我难受得慌……”

    赫连城嗤笑一声,又把她狠狠啃了一顿,才把人拉起来,继续搂在怀中。

    “抽签吧。”

    小夜被他折腾得没了别的心思,她胡乱抽了一支签,掉过头一看。

    蓝家。

    小夜心中一阵感叹,刚才蓝雨才吃了苦头,现在她又抽中她,这小妖精出门肯定没看黄历!

    “蓝雨才被霍枸打了一顿,要不咱换一个?”

    小夜感觉自己太善解人意了。

    赫连城却将签筒拿开,他的笑容阴测测的,道:“换什么?在这里面的人早晚都是死,谁先不是一样?抽中了蓝家,就是蓝家!”

    “哎,这么一想,感觉蓝雨还挺可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哟?小家伙什么时候有了怜悯心了?让少爷瞧瞧。”

    说着,赫连城将爪子按在小夜的胸口。

    还揉了揉。

    小夜:“!”

    她瞪大双眼盯着赫连城肆无忌惮放在她胸口的爪子,恨不得拿把刀把它给剁了,她磨着牙,道:“先生,咱还能好好说话吗?”

    赫连城表情相当无辜。

    “我现在不是在好好说话?”

    小夜更想抽人了。

    赫连城欣赏完小夜气急败坏的模样,才心满意足地松开爪子,慢条斯理道:“只不过是把蓝雨教训了一顿你又心软了,你是把蓝家其他人给忘记了?蓝家启,贺兰氏,以及那个蓝云,没一个好人,你现在妇人之仁,他们非但不会感谢你,反倒会更加嫉恨你,别把事情想得太美好。”

    这人歪理一大堆,负能量满满,小夜却觉得十分在理,君子有君子的相处之道,小人也有小人的惩治之法,蓝家就是典型的小人,对他们和善,是得不到善果的。

    而事实也证明了,赫连城的观点是正确的。

    蓝雨被霍枸毒打了一顿,身心俱疲动了胎气,刚走出夜总会就感觉身下有一股热流涌出,她低下头才发现有血顺着大腿流下,她立刻尖叫起来。

    虽然立刻就送去了医院却依旧没能保住孩子,蓝家人得到通知立刻就赶过来了。

    蓝家启非但没有安慰她,还骂她伤风败俗,没眼力劲儿看上了霍枸那个混账,反正长篇大论一通,没有一句是关心她好不好的,气得蓝雨又哭又闹活像个神经错乱的女疯子。

    贺兰氏也一边哭一边心疼女儿,最后好不容易安抚好蓝雨。

    蓝雨表面上冷静下来,但是心里却将霍枸恨透了,但是除了恨霍枸,她更加憎恨小夜。

    凭什么一个杂种能过得比她好?

    想起刚才她被赫连城视若珍宝般圈在怀中的模样,她就嫉妒得发狂,不甘心,不服气,她就是见不得蓝晴比她好过!

    明明从小到大什么都不如她,为什么失忆回来就全部颠倒?

    早知道当初她就该再狠一点,刮花她的脸,割了她的舌头,把她卖到深山里当童养媳,而不只是在车上动手脚,让她坠下山崖!

    蓝雨靠在床头,双手紧紧捏着雪白的被单,原本姣好的面容也因为恶毒而扭曲着。

    蓝晴,我们走着瞧!

    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

    但蓝雨还没来得及展开她的复仇计划,噩耗就传来了。

    “小雨,小雨啊呜呜呜……”

    贺兰氏走进病房就扑倒在蓝雨的床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雨啊,你爸的公司要垮了,这该怎么办啊?”

    蓝雨如遭雷击,她尖叫道:“公司要垮了?怎么回事?”

    贺兰氏掩面大哭,“具体的妈妈还不清楚,但原本跟企业要好的几个供应商像是约好了似的,全部解约了,供货出了问题也不知道谁传了出去,现在我们交不出货,经销商说我们违约要我们赔钱,股市在最后一分钟突然大跳水,直接跌停,现在公司的员工也全部闹罢工。”

    “怎么会这样?”

    蓝雨脸色瞬间苍白一片。

    “我现在也不知道……”贺兰氏边哭边收拾东西,“现在妈妈要赶紧回去,你在医院好好照顾自己,等有时间了妈妈就来看你。”

    说着,就心急火燎地离开了。

    病房再次恢复了安静。

    但是蓝雨却淡定不了了,蓝家怎么突然发生这种变故?

    一定有人暗地里捣鬼!

    但谁会跟蓝家结仇不惜把企业弄破产?

    蓝雨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小夜。

    “贱人,一定是这个贱人搞的鬼!”

    在蓝雨的信条里,如果发生了什么事,那一定是蓝晴搞的鬼!但这次也算她歪打正着,还真被她猜中了。

    蓝雨也顾不得身体不适,准备出院搬救兵。

    如今能救活蓝家的只有陆家,她要是陆家揭发蓝晴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让她身败名裂,再让陆家施以援手,让他们蓝家渡过难关。

    蓝雨忍着身体的疼痛办理了出院手续,就准备去陆家。

    她刚走出医院大门,一辆豪车开了过来,停在她面前,一个黑衣保镖走了出来,道:“二小姐,我们是蓝先生叫来接你出院的。”

    蓝雨上下打量着这些保镖,警惕道:“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们?”

    保镖面不改色,一板一眼道:“这次企业危机的源头就是随身保镖泄露了商业机密造成了,所以蓝先生立即替换了所有保镖,我们是新雇佣的。”

    这个理由还算合理,蓝雨现在思绪混乱,也没有深究,她赶紧坐进车子里,道:“先不回蓝家,送我去陆家!”

    “是!”

    蓝雨满脑子都是怎么弄死小夜的事,却没注意到车子并没有往陆家的方向开,直到街上的行人越来越上,地段越来越偏僻,才察觉事情不对劲儿。

    她赶紧撑起身按住前座的肩膀,“你们要送我去哪儿?给我停下!”

    谁知前面的人突然对她喷下乙醚,蓝雨猝不及防,眼前一抹黑,晕了过去。

    在半睡半醒间。

    蓝雨隐隐约约看到了手术台才有的照明灯,以及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围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大汉帝祚〕〔龙牙特种兵王〕〔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续,梦醒千年〕〔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困情〕〔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快穿:女配又苏又〕〔一品侍卫〕〔贫穷少女与财产战〕〔超级神魔医院系统〕〔长公主殿下超厉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