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长姐:宦官夫〕〔苍天至尊〕〔猛犬老公宠妻如命〕〔千亿豪宠:冷情总〕〔魔武大帝〕〔冷夫辣妻的互撩日〕〔疯花斜月慕蟾宫〕〔系统带我去装逼〕〔无上奶爸〕〔倘若不曾嫁你〕〔三世皆倾城〕〔重生六零:翻身做〕〔逆天九小姐:帝尊〕〔一个人的刀〕〔不良甜妻:一吻上〕〔墨少,你老婆回来〕〔哈利波特之最后的〕〔豪门私宠:帝少轻〕〔阴阳妆〕〔冷帝绝宠:毒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181章 赫连城的溺爱
    第181章 赫连城的溺爱

    一棵活得太久的树,被有眼光的商人一眼看到了商机,并宣传出去只要拜了连理树就能长相厮守,所以每天过来参拜的青年男女络绎不绝,久而久之,变成了有名的恋爱圣地。

    小夜除了对那些最先起看到商机并为之散布谣言的商人表示赞赏,再也没有别的感触。

    她是无神论者,对神鬼论从来都是不屑一顾,更不相信一棵破树能带来什么幸福,某个哲人说过,幸福是要自己用手去把握的,而不是求来的。

    但是小夜知道赫连城肯定不是像她这样想,这位大少爷每天喊打喊杀的,却出乎意料的少女心,对这些玩意儿也相当热衷。

    像之前的萤火虫瀑布就是个例子。

    “小家伙,我听说这棵树很灵验……”

    赫连城一开口,小夜心中一叹:果然……少女心的大少爷。

    大少爷这人很不要脸,他虽然相信,但却每次都把别人拉下水,“你们这些小女生不都是最爱这一套吗?我就带你来看看,其实也就是一棵破树,除了大了点,为什么不同。”

    小夜深以为然,“其实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同,赫连,我们走吧。”

    说着就要转身,赫连城脸一黑,“给我站住!”

    小夜转身,“干嘛?”

    赫连城黑着一张脸,走到小夜身边,将布条强硬地放到小夜手中,“来都来了,你不拜拜这不是不给树面子吗?”

    给树面子?

    她还是头一次听见。

    “过来,把你的名字写上去。”

    小夜没辙,只好顺着赫连城的意思,把名字写上,两条缎带打了一个结,然后被人挂在最高的树梢上。

    按照赫连城的理解时,把缎带放在离天空最近的树梢上,他们的姻缘也会最先被受理,小夜对赫连城这种插队的行为很是不耻。

    拜完“树神”。

    赫连城问小夜还想去哪儿玩,他都依她。

    但是小夜今天被江诗曼这么一折腾,觉得挺扫兴的,也没有再继续逛下去的兴趣,就说累了,想回去休息。

    赫连城依她。

    刚走到车前,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

    大风吹得人睁不开眼,地面的落叶漫天飞舞,发出来的“飒飒”声如同老妪凄厉的惨叫,有些渗人,赫连城护着小夜上车。

    一行人扬长而去。

    树大招风,最顶端的树枝被大风折断,连带着刚挂上去的缎带一起落在地上。

    上天也不喜这种走后面的行径,直接打回原形。

    江诗曼得知赫连城要回帝都,提出同行。

    “你不是要拍广告吗?”

    赫连城瞥了身边缠着他不放的江诗曼一眼。

    “广告已经拍完了,正准备回程呢,谁知道哥你就要回去,你说巧不巧?你好久没去我们家了,我妈一直惦记着你,听说你受伤,她都好担心。”

    “有空就过去。”

    “择日不如撞日,回去的时候顺便去我们家呗,我让我妈准备好菜,你说好不好?”

    赫连城想想,确实有大半年没去过了。

    小姨对他很好,他现在想跟小家伙确定关系,带她去见见人也不错,赫连城这样盘算,于是答应了,“那顺便看看小姨。”

    “好!那我让我妈准备好饭菜。”

    江诗曼兴高采烈地上楼收拾东西,顺便给自己经纪人打电话,叫他们别来接她。

    赫连城上楼给小夜说准备去江诗曼家,小夜心里一咯噔。

    “赫连,你去就成了,干嘛把我也带上,我不去。”

    一个江诗曼就就够她添堵的,再来一家子,她都不想回帝都了。

    赫连城捏住她的下巴,仔细打量着,小夜直接把爪子打开,“你干什么?”

    “我怎么感觉你这几天怪怪的?”

    小夜愣住。

    “我很怪吗?”

    “你最近话少了很多,也不去客厅玩,整天待在卧室里算什么?是不是老幺对你说什么了?你给我说,我帮你出气。”

    小夜想起江诗曼整天耀武扬威的样子,心里实在添堵。

    听到赫连城说这话,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她趴在床上,继续翻阅杂志,随口说道:“其实她也没说什么?就是说我是路边的小野花,不要妄想嫁入赫连家,你对我不过是一时兴趣,不要恃宠而骄……”

    赫连城的脸色顿时冷了下去。

    “她这么对你说?”

    小夜歪着脑袋看着他,道:“你不信?那就算了,反正你们才是一家的……”

    赫连城顿了两秒,然后将小夜拉起来,捧着她的脸蛋仔细打量着,悠悠道:“我说这几天怎么不对劲儿,原来我的小家伙是被气着了,来来来,少爷安慰你。”

    他说着,就要亲吻她。

    赫连城对小夜的一贯哄人手法就是亲吻,小夜却觉得他其实是在占便宜。

    小夜气呼呼地推开他,哼声道:“赫连,实话给你说吧,我这几天很憋屈,很不舒服,我不喜欢你那个表妹,她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炉火纯青,我看在她是你亲戚的面子上,我忍着,但是我的忍耐很有限,下次她再来惹我,我就对她不客气了!”

    把憋在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小夜心中一阵畅快。

    藏着掖着真不是她作风。

    要是赫连城看不惯,大不了一拍两散,她也乐得轻松自在。

    赫连城凝望她片刻,没有出声,小夜以为他是不高兴了,心里又有些烦闷,虽说赫连城什么反应对她来说无所谓,可心底到底还是有些希望赫连城站在她这边的。

    小夜从来没发现,她是这么纠结的一个人。

    都是赫连城的错。

    而赫连城呢?

    他确实不高兴了,但不是因为小夜,而是江诗曼。

    老幺平日里就很看不惯他身边那些女人,时常会捉弄给个下马威什么的,他知道但也没管,觉得不是多大的事。

    反正最后花钱哄哄,大家都高兴。

    但是小夜不同。

    她是第一个让他有娶进门的念头的女人,是绝无仅有,无可替代的存在,他不想让她不开心,更别提生闷气了。

    老幺这次过火了。

    他将小夜搂在怀中,轻拍着她的背,哄道:“都没发现小家伙憋了一肚子气,你不用顾忌我,谁给你气受了,就你对他不客气,要是惹事了,少爷给你扛着。”

    “我的小家伙,不需要看别人脸色。”

    多么动人的情话。

    这个时候,应该相拥热吻滚床单,但是小夜不走寻常路,她眸光微闪,带着小狐狸的狡猾,问道:“先生你是认真的?”

    “我对你什么时候不是认真的?”

    赫连城挑眉。

    小夜露齿一笑,寒光乍现,“这可是你说的!”

    说完,她突然扑在赫连城身上,唇瓣贴着他的肩窝,张嘴狠狠咬了下去,赫连城倒吸一口凉气,闷笑道:“小家伙,你绝对是属狗的!”

    小夜一口直接见血了。

    她直起身,一脸傲气道:“你就是最惹我生气的那个!你说的,谁给我气受了,不要跟他客气的,你算不算话?”

    “算,怎么不算?”

    赫连城低笑一声,然后俯身在小夜的唇瓣上狠狠咬了一口。

    也出血了。

    小夜疼得一抽,气道:“赫连,你干什么?”

    “你解气了,难道就不准我报复回来?竟然敢咬少爷,真是反了天了!”他说完就开始扒她的衣服,小夜发现赫连城的眼中染上了*,头皮阵阵发麻。

    又来?

    “赫连你真是没日没夜发情的野兽!”

    小夜气道。

    “对啊,只对你发情的野兽……”

    “可是我不喜欢,赫连,我今天不舒服!”

    听到小夜说不舒服,赫连城立刻停下来,这放在从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他从前从不关心女人的感受,现在却变了。

    “哪里不舒服?”

    他把她拉起来,上下打量。

    小夜的脸粉嘟嘟的,像是上好的水蜜桃,她睫毛如蝶翼般轻颤,带着一丝朦胧的水雾,她沉吟道:“其实也没哪儿不舒服,但是我不喜欢那种事太频繁,感觉就像*友。”

    这是什么鬼理由?

    赫连城深吸一口气,男人的*上来了,想要消退下去可不容易,他盯着她看了很久,发现小夜却是不太情愿,他长叹一声,将人抓起来搂入怀中,紧紧抱着她,呼了口气。

    “小家伙,你真矫情。”

    他讨厌女人矫情,很做作。

    但是他家的小家伙矫情却很可爱,他满心的乐意,也喜欢她对自己矫情,因为人常说,热恋中的女人都是矫情的,因为被爱着。

    赫连城最后没有再动小夜,而是去浴室冲了个凉水澡。

    他,越来越溺爱小夜了。

    临走前。

    赫连城告诉江诗曼,他不去小姨家了。

    江诗曼错愕,看到脸色阴沉地赫连城,追问:“哥,不是都说好了吗?你为什么又反悔?我妈都在家等着你了。”

    赫连城不答反问,“老幺,谁让你在小家伙面前搬弄是非的?”

    江诗曼脸色一白,目光闪躲,“哥,你说什么呢?我哪里搬弄是非了?是不是夜姐姐对你说什么了?”

    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在她哥面前告状,真是不要脸的贱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侠气逼人〕〔蜜爱来袭:老公大〕〔全能跨界王〕〔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从星空中归来〕〔冷兵时代〕〔老子是富二代〕〔烈焰狂兵〕〔张绣黄月英〕〔太古魔帝尊〕〔军爷,小的不闪婚〕〔地狱狂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主宰漫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