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忘尘不忘卿〕〔未来兽世甜蜜指南〕〔绝代狂兵〕〔魔法暗黑之森〕〔你是我以墨书写的〕〔万界建道门〕〔无敌从神级选择开〕〔英雄监狱〕〔沧泱尘〕〔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元卿凌楚王免费阅〕〔透视神婿〕〔踏天穹〕〔无敌副村长〕〔斗破之万噬决〕〔金主大人,请矜持〕〔神级大明星〕〔无敌传人〕〔江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13章 发现端倪
    第213章 发现端倪

    大雪纷飞,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在雪地中奔跑,几个持刀的男人在后面追捕。

    “不要,不要追过来!”

    女人发出尖锐的声音,本想表现出绝望中的楚楚可怜,却硬是营造出一种狰狞的感觉,那几个男人一个猛劲儿追上来,就要将她抓住,嘴里发出“桀桀”的笑声,“小美人儿,看你往哪儿跑!”

    “不要啊啊啊!”

    女人的声音越发凄厉起来,尖细的声音好像要贯穿人的耳膜。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从天而降,手中长剑一挥,将即将抓住女人的男人一剑杀死,血浇在雪地上,触目惊心。

    男人另一只手搂住女人的腰,两人旋转着,深情对望。

    “咔!”

    一个违和的声音突然响起,女人立刻将男人猛地推开,气急败坏地说道:“你还想搂多久,想占我便宜吗?滚开!”

    “江姐,是我的错,我的错……”

    男人低声下气连连道歉。

    这个男人也是当红明星,但是遇到江诗曼还是得退让三分,毕竟之前的报道所有人都明白,这个女人跟赫连城的关系不菲。

    江诗曼扬了扬头发,不屑地冷哼,一群助理立刻围上来,又是给她披衣服,又是拿着暖宝宝给她暖手,排场大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国公主来了。

    “江姐,热饮买回来了。”

    江诗曼喝了一口,烫得她立刻吐了出来,将那滚烫的热饮泼到那人身上,怒道:“你怎么办事的?这么烫,你是故意整我吧?”

    “我没,江姐,这是刚买回来的。”

    助理瑟瑟发抖。

    江诗曼气急败坏,“都是群废物,废物!这戏我不拍了!”

    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吓着了,要知道这部戏都拍了一半了,现在不拍,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一行人连忙像活祖宗似的将她供起来。

    好说歹说,总算把人哄着了。

    江诗曼坐在一边的休息室里,化妆师正在给她补妆,她闲着没事拿起旁边的杂志翻阅,发现是以前的旧刊,她丢掉一本又看第二本,发现都是以前的,气得她将桌上的杂志全部掀了下去。

    “来人!来人啊!”

    “来了来了,江姐,有什么事?”小助理忙不迭地跑过来询问。

    “你自己看!这些杂志全部都是旧的,你们怎么办事的?是想让我跟不上时代吗?我看你是不想干下去了,滚!都给我滚!”

    助理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是是是,我马上收拾,江姐你别辞退我。”

    “啊啊啊,废物,怎么都是群废物?”

    一听到这尖锐的叫声,外面的人就知道江姐又发脾气了。

    这阵子似乎老发脾气。

    的确,江诗曼这几天心情不好,因为她得到消息,她哥又把时夜那个贱女人给接回去了,不仅当着所有仆人说那个女人是别墅的女主人,还专程给她树立威信。

    要知道她拉拢别墅的人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可那个女人什么都不用做,她哥就全部给她弄妥帖了,她怎么可能不气?

    她都快气炸了!

    江诗曼越想心里越不平衡,觉得小夜就是她命中的克星,专程来阻挡她跟她哥的姻缘的。

    “怎么还没收拾完?你没吃饭啊?”

    她心里不爽,就找别人撒气。

    “是是是,我马上就好……”

    助理将被江诗曼摔在地上的杂志收好,江诗曼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她赶紧叫住,“等一下!”

    “江姐?”

    助理不解道。

    江诗曼突然冲过去,将她推开,然后把助理脚步的杂志捡起来,一双眼睛瞪得老圆,像是要凸出来似的,因为她看到,杂志上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时夜那个婊子!

    那个杂志有一篇专门报道了南城陆家跟蓝家结婚现场的情况,小夜,陆以晟,蓝雨三人纠缠的画面正好被拍了下来。

    因为赫连城的缘故,小夜几乎没有被杂志社公开过,关于她的报道少之又少,不少人对“蓝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但是也有一些漏网之鱼。

    这家杂志社名气很小,发行量也就几万册的样子,所以成了漏网之鱼,他们在刊登时不慎将又小夜的照片弄上去了,阴差阳错间,这个杂志又落在了江诗曼手上。

    江诗曼一个字一个字仔细看,最后连她都震惊了。

    时夜竟然是蓝晴,而且还是陆以晟的未婚妻,但是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跟她哥在一起?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可心里又高兴起来,要是让陆以晟知道他的未婚妻这么不知检点,那个女人肯定完蛋了!

    时夜,咱们走着瞧!

    她将杂志收起来,然后匆匆赶去白家。

    这件事不能经过她的手,就让白宁宁那个蠢货帮她把时夜除掉!

    白宁宁知道小夜的身份后,也震惊了。

    “那个女人真不要脸,都有未婚夫了还来纠缠城哥哥,还在世人面前诈死,真是太有心机了!我一定要让城哥哥知道那个女人的真面目!”

    江诗曼却拦住她,“嫂子,我哥在南城待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时夜肯定一早就想好了说辞蛊惑他,想要扳倒时夜,就不能让城哥哥知道这件事!”

    “啊,那该怎么办?”白宁宁急了,“那个女人一直待在别墅里,我也没办法对她下手啊。”

    “那就把她引出来!我听说陆以晟最近也在帝都,到时候让他们面对面,我看时夜还有什么好说的!”江诗曼眼底闪过一道狠厉。

    “可怎么引出来呢?”白宁宁苦恼。

    江诗曼笑道:“嫂子,你真傻,你不是马上20岁生日了吗?到时候就说给那个女人赔礼道歉,请她来生日聚会玩玩,你再把陆以晟请过来。”

    “对哦,还可以这样!”

    白宁宁感激地看着江诗曼,“诗曼,多亏有你在我身边,不然我真对付不了那个奸诈的女人。”

    江诗曼笑得更加和善了,“嫂子这么客气干什么?我帮你,也是帮我自己嘛,我也不想让一个心机重的女人当我的嫂子,不然我肯定被气死!嫂子你放心,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诗曼,你真好。”

    白宁宁更加感动,对江诗曼也越发信任。

    江诗曼心里直骂白宁宁蠢货,表面却越发真挚,“只要嫂子知道我是为你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

    可是很快,他们两个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小夜很快就回绝了,说有事不能来。

    小夜脑子有病才去。

    白宁宁的生日晚宴,那一伙儿全是她的人,她去了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再说了,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江诗曼也没想到小夜竟然不上当。

    这个贱货还真够狡猾的!

    “诗曼,现在该怎么办啊?要是时夜不来,计划就没办法进行了。”白宁宁开始急了,心里有些埋怨,时夜怎么这么不上道?

    她的邀请都敢拒绝?

    江诗曼左思右想,最后出了个注意,“嫂子,要不这样,我们让你妈出面!”

    白宁宁不解,“为什么让我妈出面?”

    “那个女人不给我们面子,难道还能不给你妈面子?再怎么说她也是长辈,就说是为之前的事情赔礼道歉,请她过来玩玩,那个女人肯定不好拒绝。”

    “可是,我根本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还让我妈替我道歉?”白宁宁不服气,又委屈极了,她觉得从始至终都是小夜的错。

    江诗曼心中大骂蠢货,劝道:“嫂子,你这样想就错了,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那个女人从我哥面前踹开,你现在忍不下这口气,难道想一直看着那个女人霸占我哥吗?”

    “不行!那种心机重的女人怎么能跟城哥哥在一起?城哥哥是被她迷惑了!”白宁宁激动起来,她恨死了小夜,恨不得她身败名裂,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才好。

    “这样想就对了,所以嫂子,你答应要劝服你妈妈,让她把时夜引出来。”

    白宁宁点头,“我知道了,诗曼,我去说服我妈妈。”

    江诗曼眼底闪过得逞的笑意,白宁宁这颗棋子真是太好用了!

    白宁宁的母亲金氏虽然觉得这两个丫头胡闹,他们是何等的身份,竟然要给一个给人当情妇的下三滥玩意儿赔礼,说出去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

    可是她受不住白宁宁的苦苦央求,还是妥协了。

    小夜听说金氏来了愣了半晌,这白家人是打算倾巢出动吗?

    她不打算见面,觉得麻烦,仆人们却建议见一面,不然白家面子上说不过去,肯定又会在外面造谣生事。

    小夜再次感慨,这些人简直是闲的没事。

    蛋疼!

    她以为金氏是来挑衅的,谁知她一来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白宁宁年幼不懂事,请她不要放在心上。

    金氏不愧是过来人,言语拿捏十分到位,说得小夜直直咋舌。

    好像自己不去就是犯了天大的错。

    “夜小姐,你愿意原谅我家宁宁吗?”

    金氏眼角挂着两滴鳄鱼眼泪,情深意切地望着小夜。

    小夜晕乎了半天,见她总算停下来,才缓过神来,她笑道:“阿姨,白小姐的事我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她的生日宴会,我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战神王爷的吃货妻〕〔一胎双宝:总裁大〕〔快穿女配之幸福我〕〔天价狐宝:娘亲,〕〔地球最后一个修仙〕〔治婊专家[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