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仙葫开农场〕〔叶先生,你老婆又〕〔首席凶猛:独宠小〕〔灰色临界〕〔从此无心爱良夜〕〔变身之女侠时代〕〔植魔师〕〔进击在名侦探柯南〕〔鬼医本色〕〔一夜欢宠 :亿万老〕〔小妻要逃:帝少的〕〔伏天剑狂〕〔极品全能霸主〕〔醉红妆之乱世妖女〕〔春野小痞夫〕〔故梦幽幽〕〔独宠嫡妃〕〔重生之傲娇小军嫂〕〔最强男子天团〕〔清冷校草宠入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15章 阴差阳错
    第215章 阴差阳错

    她就说这两个小妖精不可能这么简单放过她,果然后招在这儿。

    打算公开她的身份?

    陆以晟是万里挑一的天子骄子。

    他容貌俊朗,身形高大匀称,穿着白色衬衣,深咖色的西装,系着同色的领带,金领夹,外面披肩一件长款的深色大衣,器宇轩昂。

    一出场,女人的视线就变得火热起来。

    要说帝国备受瞩目的十大青年才俊,赫连城第一,他就稳居第二,不管后面的名字如何变动,他们两个都是雷打不动的存在。

    赫连城风流不羁,身边美女如云,想要在他身边占据一席之地容易,想要抓牢他的心不容易,而陆以晟不同,他身边从未传过绯闻,跟他在一起,能够免去不少情敌,可遗憾的是,想要接近他同样不一样。

    但是依旧避免不了“想要成为特殊”的女人的青睐。

    小夜从众女视线的火热程度就能对陆以晟之前的话深有体会,他的确不缺女人,只要他愿意,会大把的女人扑上来。

    陆以晟的目光在大厅淡淡扫了一圈,随后视线停顿,凝在小夜身上,波澜不惊的眼底有了些许波澜,手上动作一顿,隔了一秒,才将大衣交给自己助理。

    他受邀参加白宁宁的生日宴会,也没想太多,只当是普通的应酬,却没想到小夜也在场。

    不知道邀请的人有心还是无意,但他不动声色,只是跟围上来套近乎的人漫不经心的聊着。

    白宁宁一见是这个情况,有些傻眼。

    她走到江诗曼身边,急忙道:“诗曼,怎么回事?陆以晟见到时夜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该不会是我们弄错了吧?”

    “不可能弄错!”江诗曼咬着牙,笃定道:“时夜跟蓝晴长得一模一样,陆以晟见到她一点反应都没有根本不正常,他一定认出她了。”

    “可他们不相认怎么办?”

    江诗曼冷笑一声,对白宁宁道:“嫂子,你忘记我们还有后招了?”

    白宁宁想到江诗曼那个后招,还有些胆怯,“诗曼,真的要那么做吗?太下三滥了,要是城哥哥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

    “到时候我哥肯定被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气得半死,哪里想得起我们来?嫂子,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都到了这一步了,你想前功尽弃吗?你想继续看在那个女人缠着我哥吗?”

    江诗曼使出激将法。

    白宁宁一听,连连摇头,“我才不要!”

    城哥哥是她的!

    “那就好,按照计划行事!”

    “那好吧。”

    白宁宁心里想着:时夜,你可千万别怪在我头上,要怪,就怪你不好,为什么要抢走我的城哥哥,是你太下贱,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夺回我应得的。

    江诗曼嫉恨地看了小夜一眼,然后拐到阴暗处,在两杯鸡尾酒里放了药沫,一杯给陆以晟,一杯给小夜。

    都是未婚夫妻了,就让她来给他们圆房吧!

    她拿着一杯打算送给陆以晟,谁知道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是一个又丑又胖的男人,“曼曼,我是你的粉丝,从你出道开始就一直关注你了!”

    他说话喘着气,看江诗曼的眼神流露着不加掩饰的淫欲,江诗曼被恶心到了。

    不过她在外面要保持正面形象,对他微笑着,“先生,我不认识你。”

    “哦哦,对了,我还没宝钢建材的继承人,张明。”他说着连忙将名片塞给她,手几乎要碰到她的胸口,江诗曼差点尖叫出声。

    这个死胖子想干什么?

    “张先生,我还有事,改天再聊吧。”

    她觉得自己再跟这个死肥猪一眼的男人待在一起,估计要吐出来。

    她急冲冲地要离开,却被张明拉住手。

    “你干什么?”

    江诗曼吓得惊叫起来,手上一晃,鸡尾酒全撒了,她顿时懵了,气得不行,赶紧甩开他的手。

    “曼曼,我……”

    “张先生,别忘了,白宁宁还是我好姐妹!你再纠缠不清,我要叫人了!”江诗曼放了狠话,张明心生胆怯,她看准机会,走了出去。

    张明吃了瘪,气急败坏,看到桌上有杯鸡尾酒,拿起来咕噜咕噜喝下去,也转身走了出去。

    江诗曼被张明一番纠缠,心情差到极点,这时白宁宁走过来,忙问道:“诗曼,事情办得这么样?”

    “别提了,遇到个死胖子,全搞砸了!”

    江诗曼恨恨道。

    “那该怎么办?”白宁宁忙问。

    “我们两个一起上,时夜狡猾,我负责她,你把把休息室里的鸡尾酒拿出来,去敬陆以晟。”

    她把药粉倒进鸡尾酒里,然后准备先把小夜放倒。

    这时,白宁宁慌忙跑出来,道:“诗曼,酒杯是空的怎么办?”

    “空的?怎么会是空的?”

    江诗曼惊叫出声,突然想到那个死胖子刚在在里面,顿时恨得牙痒痒,等她嫁给她哥,她就让那个死胖子的公司破产!

    她清点了一下,催情药还有备份的,松了口气,她重新兑了一杯,恨恨地想着:幸好还有剩,不然我非得杀了那个胖子!

    “嫂子,记住,一定要让陆以晟喝下!”

    白宁宁重重点头,“嗯,我知道了。”

    两人分头行事,江诗曼调整好情绪,带着无害的笑容,朝着小夜走去。

    “夜姐姐。”

    江诗曼叫住小夜。

    小夜见江诗曼脸上带着殷勤的笑容,眯了眯眼,她勾唇道:“有事吗?”

    江诗曼虚情假意道:“之前我跟宁宁做了很多错事,但我们都知道错了,你能原谅宁宁,肯定也能原谅我吧。”

    小夜挑眉,“都已经过去了,我不会放在心上。”

    “真的吗?太好了,我就知道夜姐姐心地善良不会在乎这点小事。”她拍着自己胸口,将鸡尾酒递给小夜,“这杯酒就当是赔罪的,夜姐姐,给你。”

    鸡尾酒色彩缤纷,鲜艳夺目,给人视觉上的享受。

    可惜艳丽,却有毒。

    小夜不信江诗曼会平白无故敬她酒,这杯酒喝不得,她随手从仆人的托盘中拿起一杯橙汁,笑道:“我这人一喝酒就撒酒疯,谁也控制不住,我喝果汁就行。”

    说着,她跟江诗曼碰了一下杯,“喝了这杯,我们之前的账一笔勾销。”

    江诗曼表情一僵,她努力挤出笑容,道:“鸡尾酒的酒精度数不高,夜姐姐,你试一试,不会醉的。”

    “不行,我从不喝酒。”小夜睁着眼睛说瞎话,她笑意加深,“我喝果汁一样的,如果你是真心的,就跟我一起喝了。”

    江诗曼心中大骂小夜奸诈。

    竟然这样都不上当,这个女人怎么油盐不进。

    她盯着鸡尾酒,现在倒觉得像烫手的山芋,进退两难,小夜就知道她不敢喝,她催促道:“为什么你不喝?难道这杯酒有问题?”

    “才没有!”

    江诗曼抵死否认。

    “没问题那你为什么不敢喝!”小夜厉声道,她声音放大,不少人都循声看过来,江诗曼一急,要是被人发现酒有问题就糟了,她咬着牙豁出去了,“谁说我不敢喝?我现在就喝给你看!”

    江诗曼说完,闭着眼将那杯鸡尾酒喝下去。

    喝完后,江诗曼回击道:“看吧,什么事都没有!我好端端给你敬酒,你却觉得我不怀好意,夜姐姐,你的心胸也太狭隘了吧!”

    不少人看小夜的眼神透着指着。

    小夜眼眸颤动,透着狡黠,“这不还是因为之前被你们整得那么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提防着点也没错啊。”

    “你!”

    江诗曼正要反击,可是体内却有一团火在燃烧,全身有无数小蚂蚁在乱爬,她强忍住身体的悸动,恨恨地瞪了小夜一眼,暗恨道:“咱们走着瞧!”

    说完就走开了。

    白宁宁跟江诗曼汇合。

    “诗曼,陆以晟把鸡尾酒喝了!我亲眼看到他喝下去的,你那边办的怎么样?”白宁宁兴奋地说着,她发现江诗曼面带潮红,有些惊讶,“诗曼,你的脸好红啊。”

    江诗曼恨恨地瞪向小夜的方向,道:“那个贱人不上当,还用奸计逼我把酒喝了!”

    “啊?”

    白宁宁大惊,“那你现在怎么办?事情搞砸了吗?”

    江诗曼眼中泛着仇恨的火苗,“你现在听我把话说完,陆以晟已经喝下酒,你让人送他去屋子里休息,然后再把时夜引过去,然后把他们反锁在屋子里面,那个药性很烈,时夜肯定反击不了,等时机差不多了,你就引人过去捉奸!”

    到时候看她哥还要不要那个贱货!

    “好,我知道了。”白宁宁点头,又担忧地看着江诗曼,“那你现在怎么办?”

    “我现在很难受,我先去屋子里休息一下。”江诗曼说话都开始喘气了,全身都发烫,有种想脱衣服的冲动。

    “那你赶紧去休息,二楼的屋子都没人住,你找一间,待会儿我找医生过来。”

    江诗曼跌跌晃晃上了二楼,看到一间房门虚掩着,脑袋一团浆糊,直接推门而入。

    她刚进屋,把门关上,眼前一座肉山压了过来。

    借着依稀的月光,江诗曼看到了一张肥胖的脸,一身肥肉正在簌簌抖动,一双细眼像是充血一般,红得吓人。

    江诗曼大惊。

    张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烈焰狂兵〕〔佛系反骨(快穿)〕〔万界次元商店〕〔冷兵时代〕〔豪门重生:全能强〕〔万古界碑〕〔特种兵之御兽龙皇〕〔魔王逃跑计划〕〔张绣黄月英〕〔我家有间万事屋〕〔无双仙医在都市〕〔我从星空中归来〕〔农家傻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