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光明大魔王〕〔木叶赌神〕〔穿越到未来玩网游〕〔七零赚钱小能手〕〔养母难为〕〔只是对你认了真〕〔农家色女:乡野痞〕〔首富之路〕〔茅山道士自传〕〔财运天降〕〔攻心72计:男神超〕〔重生之至尊学生〕〔二次元之守矢〕〔乡村小神龙〕〔都市最强天书系统〕〔三界摆渡人之人间〕〔九彩通天路之仙域〕〔宇宙第一扳手〕〔四爷,你别抓我〕〔围堵男友少年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17章 捉奸
    第217章 捉奸

    听赫连城这么亲密地叫小夜小家伙,白宁宁笑容顿时垮了,心里嫉妒得发狂,表面却失望道:“城哥哥,这是我的生日晚宴,你来不是给我庆生的吗?”

    “我的确是来给你庆生的。”

    赫连城这么一说,白宁宁又笑起来,可是她一口气还没松下去,他话锋一转,道:“不过是跟小家伙一起来跟你庆生,我有点事要晚到,就让她先来了,现在她在哪儿?”

    白宁宁心里一揪,感觉周围嘲笑的视线变多了。

    明明她才是城哥哥的未婚妻,为什么他的嘴里一直念叨的却是情妇的名字,他到底有没有把她放在心上?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话他不知道吗?

    越是这样,白宁宁对小夜的恨意就越深。

    她之前听江诗曼说起捉奸在床的计划时,还有些犹豫,但是现在她却迫不及待想要让城哥哥看到那个女人跟别的男人在床上缠绵的画面。

    她一定要让城哥哥知道,那个女人有多下贱!

    白宁宁眼底闪过一抹疯狂的神色,她挤出笑容,装模作样地对赫连城道:“小夜刚才还在大厅,我一晃神后来就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赫连城双眼一眯,他薄唇微勾,“白宁宁,我警告你,千万别耍什么花招!”

    他的声音虽轻,可是却透着不加掩饰的威胁。

    白宁宁身子骨一颤,恐惧开始蔓延,她做出无辜的模样,眨着眼睛道:“城哥哥,你觉得我会害小夜吗?我知道她对你很重要,现在我已经学乖了,不会再针对她。”

    赫连城讥讽一笑。

    “哦?”

    “真的!城哥哥,你相信我,我真想跟小夜和平相处,不然也不会专程请她来我的生日宴会了,你说是不是?”白宁宁看上去委屈得都要哭出来。

    有些看不下去的人忍不住吱声,“城少爷也太过分了吧?为了个情妇这么对白小姐?”

    “对啊,就算再怎么喜欢那个情妇,也不该给正妻使脸色嘛。”

    议论声越来越大,赫连城冷眸一扫。

    那些议论的人好像被一头凶猛的野兽盯住似的,到嘴边的话也通通咽下去。

    大厅瞬间陷入一片沉寂,里面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我再问你一遍,小家伙呢?”

    他的声音冷了几分。

    白宁宁抿着唇,有些置气道:“不知道,说不定跟陆总在一起呢。”

    “陆以晟?”

    赫连城念着这个名字,突然猛地捏住白宁宁的手,狠厉道:“他们在哪儿?”

    白宁宁被赫连城的神色给吓坏了,不禁又回想起之前在别墅的经历,要是真的告诉他,他真的不会迁怒她吗?

    现在白宁宁一点都不肯定。

    要是诗曼在这儿就好了,白宁宁都快被急哭了,她感觉这个男人好可怕,结果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一个名媛说道:“我好像看见蓝小姐上楼了。”

    “这么一说,我好像看到陆先生也上楼了。”

    “蓝小姐?”

    赫连城看着白宁宁,阴测测地笑起来,“白宁宁,原来是你还有这一手,我真是小瞧你了!”

    白宁宁故作镇定道:“我什么都没干!城哥哥,那个小夜分明就是陆总的未婚妻蓝晴,如今跟自己未婚夫见面了,说不定旧情复燃了呢!”

    “难怪两个都上楼了,指不定现在在干什么。”

    “该不会是在干那种事吧?一女侍二夫,不会吧?”

    众人的议论声再次响起。

    “我就觉得那个女人不会是正经人,长得那么漂亮,天生就是个狐狸精,专门勾引男人的。”白宁宁的闺蜜团开始发力了。

    在小夜出场的时候,她们就嫉妒她那张美丽的脸,又听白宁宁说她勾引未婚夫的事情,更像是找到了突破口,狠狠地贬低。

    其中一个也冒着酸气说道:“城少爷,我们宁宁名门淑媛,大家闺秀,哪里比不上那个下贱的女人,一个被男人玩烂的破鞋……”

    她还没说完,就感觉一道彻骨的视线犹如两注冰刀,破开人群,直接朝着她扑面而来。

    那个女人好像被点了哑穴,再也开不了口。

    “我可不知道,所谓的名门淑媛会说出这么粗鄙的言辞,你是谁家的,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入流的家族才能教出这么不知礼数的女儿!”

    赫连城声音淡淡的,言语隐约间,透着几分寒意。

    那个女人被赫连城盯着,心脏宛若被狠狠扼住,她惊恐万分,全身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她朝白宁宁投去求救的视线。

    她可是为了她才这么说的。

    白宁宁赶紧道:“城哥哥,刚才大家不是说看到蓝小姐跟陆总上楼了吗?我们赶紧上楼找找吧。”

    赫连城见她迫不及待,眼神凶狠了几分,他薄唇微启,道:“白宁宁,要是小家伙出了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白宁宁一听,眼中噙着泪光,委屈道:“城哥哥,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什么都没干,什么都不知道,我这次是真心想要跟小夜讲和的。”

    赫连城不再理会她,直接朝着楼上赶去。

    要是陆以晟敢碰他的小家伙分毫,他会不计代价杀掉那个男人!

    一群人也迫不及待地追上去。

    说不定待会儿还能看一出免费的激情戏呢,不看白不看,一群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白宁宁见人蜂拥上去,心中得意万分。

    她就不信,城哥哥看到那个女人跟别的男人滚作一团还会要她!

    白宁宁也满心期待地跟了上去。

    一行人来到二楼。

    走在长廊时,某个屋内突然传来一阵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声,以及女人娇媚的呻吟声,那柔媚入骨的娇吟传入耳内,简直连骨头都要酥了。

    还没见人,光是听到这声音,就能想象里面是怎样一副香艳的画面。

    不少男人听着声音都开始口干舌燥,下腹一紧。

    恨不得伏在女人身上的男人是自己。

    白宁宁听着那淫糜的声音都不由得脸颊泛红,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事儿,耳后根都红透了,几个男人循着声音摸过去。

    然后指着某个房间道:“声音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赫连城眸光一暗,白宁宁却是狂喜,她挤开人群走到赫连城身边,情深意切道:“城哥哥,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站在你这边的。”

    赫连城脸色一片阴霾。

    “开门。”

    他声音森寒刺骨,全身上下笼罩着骇人的杀气。

    站在身后的卿九冷汗连连,心中祈祷这里面可千万别是夜小姐啊,不然他家少爷非得把这个房子拆了不可,他手心全是汗,放在门把手上,发现门已经在屋内反锁了。

    “钥匙!快拿钥匙!”

    白宁宁赶紧吩咐道。

    一群人又忙天荒地的却找钥匙,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疑惑的声音在人群后方响起,“咦,大家这是在干什么?”

    众人循声看过去,只见一抹火红的身影出现在走廊尽头。

    白宁宁看到小夜,眼睛都快凸出来。

    “你怎么在那里!”

    她脱口而出。

    “哦?”

    小夜挑眉,偏头一笑,“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白宁宁被她的话一噎,立刻闭上嘴。

    她现在惊恐万分,这个女人既然完好无损站在外面,那屋子里的女人又是谁?

    赫连城迅速走过去,上下打量着她,染上寒霜的面容似乎遇到三月的阳光,顿时温暖起来,他佯怒道:“去哪儿了?”

    小夜无辜笑道:“我觉得大厅里太闷,就出去走走咯,谁让你一直不过来?”

    赫连城敲了下她的额头,“以后不准再一个人行动,不然我就收拾你!”

    明明是威胁的话,可是语气却是满满的宠溺。

    这让一个个围观者都看傻了眼。

    赫连城何时对女人这样温柔过,在他眼中,女人不都是玩物般的存在吗?

    好像,这个女人真的比较特殊。

    一些人又看向白宁宁,有揶揄的,有同情的。

    白宁宁一双眼睛都嫉妒得发红了,他没想到赫连城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那个女人展露特殊的态度,他是故意的!

    为了让人清楚,那个女人对他有多特殊。

    可她才是未婚妻啊!

    她看到赫连城为小夜摘掉头上的树叶,动作温柔又细致,那才是对待恋人的态度,以往他对她露出一点笑容她都感恩戴德,谁知道她奢望的一切对这个女人来说,都是唾手可得。

    好不甘心。

    白宁宁嫉妒得快要发狂了!

    “咦,既然蓝小姐在这儿,屋子里的是谁啊?也太没礼貌了吧,宁宁的生日晚宴,竟然还干出这种事,要去去宾馆啊,干嘛在别人家里搞?”

    “就是,快开门,看看到底是谁!”

    一群人开始起哄,其实就是想看一场免费的活春宫。

    白宁宁缓过神来,她意识到里面可能是谁,心中一谎,想要劝那些人下去,结果几个男的就自告奋勇开始撞门。

    房门被撞开。

    之间在地上,两个白花花的*滚作一团,男的就像肥猪一样压在女人身上,女人也发出阵阵娇媚的叫声,时不时溢出一丝难耐的呻吟。

    当众人看清楚女人的脸时,简直惊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烈焰狂兵〕〔佛系反骨(快穿)〕〔万界次元商店〕〔冷兵时代〕〔豪门重生:全能强〕〔万古界碑〕〔特种兵之御兽龙皇〕〔魔王逃跑计划〕〔张绣黄月英〕〔我家有间万事屋〕〔无双仙医在都市〕〔我从星空中归来〕〔农家傻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