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神医娇妻驭夫〕〔我混烘焙圈的〕〔超神猎魔人〕〔满级导演〕〔药气冲天〕〔主神竞争者〕〔都市易天系统〕〔无敌从灵气复苏开〕〔我的房分你一半〕〔九界第五界〕〔重生八零:弃妇带〕〔影帝重回十八岁〕〔校花的近身王者〕〔听说我是啃妻族[快〕〔山河警事〕〔超级仙尊在都市〕〔国术大明星〕〔黑科技算命大师〕〔心动代码〕〔日月双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19章 喜欢你的小心机
    第219章 喜欢你的小心机

    赫连城离开后,大厅里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压抑的空气顿时消散。

    白父的视线落在陆以晟身上,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白家名声响亮,皇族旁系,可毕竟血缘上已经隔了一层,再说了,连帝国皇帝都忌惮四大家族,他们又怎么敢真的得罪四大家族的人?

    现在跟赫连城闹僵,再得罪陆以晟并非明智的选择。

    但白父又害怕陆以晟狮子大张口,就拿小夜说事,“陆贤侄啊,今晚的事深感抱歉,本来是邀请你来参加宁宁的生日晚宴,却闹出这种笑话来,真是让你见笑了。”

    但是他不等陆以晟开口,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那位蓝小姐不是你的未婚妻吗?怎么会出现在城儿身边?今晚的事,八成就是她干的,你说,这该怎么办?”

    “抓她去坐牢!”

    一旁的江诗曼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她双眼猩红充满憎恨,“那个女人败坏了我的名节,我要她付出代价!我要她也尝尝我的痛苦!”

    白宁宁见状,也跟着起哄,她哭哭啼啼道:“对啊,陆总,你为什么不管好那个你的未婚妻?让她勾引城哥哥,如今我沦为笑话全是拜那个女人所赐!”

    “陆总,我金妙兰也不是软弱的主,如今这一档子荒唐事全是你那个未婚妻弄出来的,你是不是应该给个说法?”

    “胡闹!”白父假意呵斥道,然后对陆以晟笑道:“陆贤侄不要介意,我家内人不会说话,不过,这次的事的确因你未婚妻而起,但是!我相信你并不知情,而且还是受害者,看在陆家的份上,我们也不再追究这件事了,你说怎么样?”

    白父心中的算盘打得啪啪响。

    这样一来,陆以晟非但不能在以中了催情药找他们麻烦,还能白得陆家一个人情,简直是一举两得。

    “不追究,为什么不追究?那个女人把我害得那么惨,我的清白全被毁了!白伯伯,难道你也害怕陆家的势力吗?”江诗曼大惊,恶狠狠道:“她做了这样的事,就应该被绳之以法,不!就算这样我都不甘心,应该让肥猪把她也上了,不,应该找野狗!”

    江诗曼怨气冲天,周围的宾客阵阵心惊,这还是荧幕上万众瞩目的大红明星吗?

    怎么能说出这种不知羞的话?

    可是江诗曼已经不管不顾了,她觉得自己被小夜毁了,她哥还看见她跟一个猪一样的男人干了苟且的事,他一定讨厌她了。

    江诗曼是抱着玉石俱焚的目的,她不好过,也不会让那个女人好过!

    陆以晟听到江诗曼这么说,眸光一敛。

    白父见状,赶紧劝道:“江小姐,蓝小姐毕竟是陆贤侄的未婚妻,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就算了吧。”

    白父打算在陆以晟面前扮和事佬,最好能让他心生谢意。

    可惜,陆以晟根本不打算按照白父的计划演。

    他漆黑深邃的眼眸闪过寒芒,声音清冽,道:“我想你们弄错了一件事,时夜并不是我的未婚妻蓝晴,她跟我毫无关系。”

    众人惊骇,江诗曼更是歇斯底里地尖叫出来,“不可能!那个女人就是蓝晴,我知道的!”

    陆以晟眸光森寒,如同一道冰刃般劈开人群,直射向江诗曼,“我的未婚妻早就在那场爆炸中去世了,这个女人只是跟她长得相似而已,并不是蓝晴。”

    “你就是包庇她!”

    江诗曼怒道。

    “需要我将蓝晴的验尸报告拿出来吗?”

    陆以晟言语沉了几分,江诗曼被他散发出来的气压压制住,恐惧从心底深处蔓延开来,让她快喘不上气,连对陆以晟对视的勇气也没了。

    白宁宁见江诗曼竟然被压制住,心中一急,口不择言道:“可是,这次的风波也是那个女人……”

    “我是在喝了白小姐递过来的鸡尾酒后才身体不适的!”陆以晟冷酷地打断白宁宁的话。

    “宁宁?”

    金氏看向白宁宁,白父也瞪大了双眼,白宁宁立刻慌了,她摇头否认,“我没有……这是污蔑!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白宁宁结结巴巴道。

    金氏知道白宁宁跟江诗曼今天要搞事情,但是没想到这两个丫头竟然用这么下作的手段。

    江丫头已经自食其果,他们可不能再沾上腥,金氏立刻替白宁宁打圆场,“陆总,我们家宁宁心地善良,平日里连句重话都不说的,怎么会干出这种下三滥的事?你是不是搞错了?”

    白父也色厉内荏道:“没错,陆贤侄,你别是为了维护你的未婚妻,就来栽赃陷害我们家宁宁!”

    陆以晟看到这家子的可笑嘴脸,心中越发厌恶。

    “我已经说过了,那个女人我根本不认识!况且,这件事到底是不是她干的还是未知数,你们却一口咬定是她动的手脚,有失偏颇了吧。”

    “这件事肯定是她干的!”江诗曼一口咬定,“那个女人出身卑微,不知检点又没教养,就喜欢耍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不是她还有谁?”

    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这样说小夜,陆以晟心里头闷闷的,有些不爽。

    那个女人纵使千般不好,也不会在背后嚼人舌根。

    陆以晟的话语多了几分刻薄,“江小姐,你现在衣衫不整面容狰狞,话还不堪入耳,我听说江家是书香世家,可你也不见得多高尚。”

    “你!”

    江诗曼顿时瞪大了双眼。

    她哪里想到,陆以晟竟然能对一个女人说出这么刻薄的话。

    “陆贤侄,你这……”

    “白先生,今天的事,我不会善罢甘休,到底是谁做了这种下作的事,我也会彻查到底。”陆以晟冷声打断白父的话,他的目光落在白宁宁身上,一字一顿道:“要是让我查出幕后黑手,我绝对让她后悔把注意打在我身上!”

    白宁宁紧紧靠在金氏身边,根本不敢与陆以晟眼神对视。

    她心里彻底慌了,要是真的被查出来,她该怎么办?今后在帝都没脸混了。

    陆以晟走后,白父又招呼那些宾客离开,派人送江诗曼回江家后,召开了紧急的家庭会议询问白宁宁事情缘由,他刚才就察觉到这两个丫头神情不对劲儿,肯定有问题。

    在他的逼问下,白宁宁老实招了。

    白父一听,气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白宁宁哭得很厉害,金氏觉得自己女儿受了委屈,也在一边哭得不停,白父这母女没办法,他不可能把自己女儿送出去,又担心赫连城跟陆以晟真的查出真相,最后想出个权宜之计,找人顶了白宁宁的锅。

    这件事才算完事。

    至于江诗曼,虽然那晚的事情极力掩盖,消息还是被放了出去,玉女形象破灭,同情的人不少,可是批判的人更多,还有不少跟风黑的,江诗曼的星途算是彻底毁了。

    看到一份份对江诗曼的报道,小夜一阵唏嘘。

    这算是天道好轮回吗?

    “小家伙,不睡觉还在看什么?”

    赫连城洗完澡,看到小夜还窝在沙发上看杂志,她走过去,抽出那份杂志看了一眼,杂志封面是两张对比图,一张是江诗曼光鲜亮丽的玉女造型,一张在白家大厅的凄惨模样,对比鲜明,引爆眼球。

    有人传出江诗曼是想勾引陆以晟,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张明捷足先登占了便宜。

    甚至有人爆料江诗曼片场耍大牌,脾气刁蛮任性,不好相处,这更让一些网友们黑得不像话,不少人呼吁江诗曼滚出娱乐圈。

    这段日子,江诗曼都不敢出门了,处境十分堪忧。

    赫连城随手翻了几页,似乎没什么反应,就丢到一边。

    小夜见状,挑眉道:“你家老幺最近混得这么惨,你看了都没有反应?”

    赫连城闻言,唇角勾起一丝凉薄的笑意,十分绝情,“这是她自作自受,如果不是她先起了害人的心思,又怎么会被张明睡?我只是庆幸,你没有受到牵连。”

    “她可是你老幺啊~”

    小夜调侃。

    “老幺又如何?既然敢暗算你,我没有找她算账已经是看在小姨的份上了。”

    这句话听着为何如此畅快?

    小夜有点想笑,她于是笑起来,问:“赫连,你这么相信我?万一催情药真是我搞的鬼怎么办?那你家老幺就受到委屈了。”

    “你不是那种人。”赫连城笃定。

    “哦?”

    他坐到沙发,勾住小夜的脖子,在她的唇瓣上落下缠绵的吻,“你虽然有时会用点小心机,可是不会干这么下作的事。”

    “胡说!我明明是纯洁的小白花,怎么会耍小心机!”小夜义正言辞,却被赫连城敲了下,“你要是纯洁小白花,这世上就没有坏人了。”

    “哼哼,说明你对我有偏见!赫连,扎心了!”

    赫连城最喜欢小夜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时候,喜欢她明媚的眼眸中忽闪的狡黠,很灵动,就像一只小狐狸,他吻住她的眼睛。

    很动情。

    他摸着她的长发,安慰道:“没关系,我喜欢你的小心机,太善良的女人,只会被欺负,我的小家伙这样能自保,我很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清浊向恶而战〕〔甜妻很撩人:吻安〕〔两界布道〕〔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霸道老公放肆爱〕〔人世繁花〕〔海贼王之反派〕〔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