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禁区〕〔我们要修仙〕〔灿唐〕〔陨落的大仙〕〔第一娇〕〔穿越之兽世种田记〕〔圣手玄医〕〔刺骨〕〔代号桃园〕〔虐妻上瘾:陆总裁〕〔报告总裁爹地,妈〕〔农女种田十里香〕〔庶门风华〕〔我写网络小说的那〕〔医武高手闯天下〕〔都市超凡仙医〕〔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勇者大魔王〕〔大国航空〕〔我穷得就剩下钱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23章 惩治江鹤
    第223章 惩治江鹤

    怎么办?

    这是他听过的最愚蠢的问题,他面容阴骘,眼底怒意翻腾,阴测测道:“把那个畜生给少爷拎出来,敢碰我的人,我就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是。”

    卿九听着心中一阵心悸,他提醒道:“少爷,江少爷是江家的独苗,你要是这么做了,恐怕……”

    赫连城回头看了他一眼,眸光森寒,“你是在质疑我?”

    如果敢说一个“不”字,卿九觉得自己大概会被赫连城杀掉,他狠狠抖了抖,赶紧低下头去,摇头道:“不,不敢。”

    赫连城得到回复,才缓缓转过头,他冷声道:“给我搜,搜不出来,你们也别回来见我了。”

    “是。”

    ——

    套房里发出一阵杀猪般地惨叫声,小夜看到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直打滚的江鹤,心中一阵感慨,惹谁不好,为什么非要惹她呢?

    为了今后万千的良家少女的安危,小夜果断来了一记断子绝孙脚。

    她准备去找赫连城,刚打开门,赫连城也冲了进来。

    “赫连?”

    小夜诧异道。

    赫连城快速打量了小夜一圈,然后目光又落到套房中还在打滚的江鹤,眼底闪过一抹异色,然后又看向小夜,“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小夜漂亮的眸子忽闪忽闪,透着小狡猾,“你觉得我会被这种人占了便宜?”

    听小夜这么说,赫连城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他伸手揉了揉小夜的发顶,勾唇道:“我家小家伙能文善武,怎么可能被这种败类欺负了?”

    小夜笑嘻嘻地,她挽着赫连城的手臂把他往外面拽,可是赫连城却纹丝不动,像是定在了原处,她愣了愣,叫了他一声,“赫连?”

    赫连城方拉住她的手,他的视线在江鹤身上来回打量着,就像在打量待宰的猪肉,“虽然你没事,但是这个畜生既然敢动你的歪脑筋,我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可是你小姨的儿子,你动了他,你小姨会伤心。”

    小夜提醒道。

    可是赫连城还是没反应。

    小夜继续道:“我已经教训过他了,赫连,现在撕破脸,最伤心的还是你家小姨,要是因为这个人渣让你小姨的心脏病发作了就划不来了。”

    赫连城能为了小姨一再容忍这对兄妹兴风作浪,她这点小事应该也不会放在心上。

    果然,赫连城有了一丝松动。

    他对她微笑,“没错,为了这种畜生撕破脸划不来。”

    小夜松了口气,她继续挽着他把他拉出去,“走吧,看着这个人辣眼睛。”

    “好。”

    江诗曼四处寻找赫连城的身影,想要给他敬酒,可是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人,心里有些难受,她结婚这么重要的时候他都不见踪影,到底有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哥,你真的不爱我了吗?

    江诗曼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诗曼,你看到城哥哥了吗?”白宁宁赶过来,她也在找人,刚才一晃眼的功夫,赫连城就不见了。

    江诗曼脸色不愉,语气也冷了几分,“没看见。”

    “真是的,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去哪儿了?”

    白宁宁心中也有些郁闷,她这个活生生的未婚妻在这儿,他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他难道不知道多少人在等着看她笑话吗?

    没一会儿,赫连城就带着小夜下楼。

    通过大厅的时候,被眼尖的江诗曼看到,她看到小夜的时候,十分震惊。

    这个女人竟然跟她哥在一起,江鹤那个蠢货,这点事都办不好!该不会是被人发现了吧?

    江诗曼有些提心吊胆,担心江鹤的事情穿了帮会连累到她,但是见赫连城似乎没有找她算账的样子,又松了口气,她提着裙摆就赶过去,“哥,哥……”

    赫连城停下,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有事?”

    冷淡的态度让江诗曼心中一寒,她委屈极了,可怜巴巴道:“哥,你上哪儿去了?我跟张明还打算跟你敬酒的,结果你一晃眼就不见了,就算想跟夜姐姐亲热,也考虑下我的感受嘛。”

    因为对江鹤的不满,发生了连锁反应,对江诗曼也生出一份厌恶,他冷言冷语道:“老幺,既然已经嫁人了,以后记得安守本分,别再做出让人生厌的荒唐事。”

    江诗曼一怔,惊骇异常。

    “哥,我又怎么了?”

    江诗曼努力做出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就是想给你敬杯酒,你怎么就生气了?”

    “我性情阴晴不定你第一天知道?老幺,我今天心情不好,你别来惹我,结婚的日子,我不想让小姨难过。”赫连城放了句狠话,然后拉着小夜就往外面走。

    江诗曼红着眼睛看到赫连城与小夜十指相扣,恨不得将小夜的手砍掉,变成自己与赫连城十指相扣。

    她不懂,一直宠爱她的赫连城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陌生。

    从前他都舍不得对她说句狠话的。

    肯定是时夜那个贱人在哥面前煽风点火,才让她哥越来越讨厌她。

    这个贱人为什么总不让我好过?

    江诗曼眼底迸发出骇人的恨意。

    时夜,咱们走着瞧!

    白宁宁在大厅没找到赫连城的踪影,又跑到外面去找,还是没发现人在哪儿,她满心失望地转过身,就看到赫连城跟小夜上车,关上门。

    她大惊,赶紧追上去,“城哥哥……”

    可是车子已经开走,她扯着嗓子喊,车子也不会因为她而停下。

    白宁宁又失望又愤怒,没想到赫连城会绝情到这个地步,虽然白父已经暗示过,跟赫连城在一起会很辛苦,但是她觉得只有历经艰辛的爱情才会完美。

    她不会放弃,她白宁宁才是这个世上最有资格成为赫连少夫人的女人。

    “你这样做,你家老头子又要生气了吧?”小夜回头看到车后定在原地,呆愣愣地看着他们的白宁宁,如果她回去告状,赫连城又会遭殃。

    赫连城却将她的脖子扳回来,冷冷一笑,“怕什么?我已经跟老头子挑明了,不会再给那个女人好脸色,她如果非要嫁给我,那就等着守活寡吧!”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神情很阴骘,似乎还没从刚才江鹤的事情总缓过神来。

    “小家伙,今天受委屈了吧?”

    赫连城突然问道。

    小夜一愣,摇头笑嘻嘻道:“哪有那么多委屈?赫连,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江鹤那只小弱鸡,只有被我打的份,怎么可能伤我分毫?”

    赫连城凝望着她,并未言语。

    小夜眨眼,颇有些得意,“没看到我一记断子绝孙脚,让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吗?”

    这本来是打算让赫连城安心的,谁知这厮一听,想象了下画面,脸色更加难看,“小家伙,你存心气我是吧?”

    “哈?”

    “你也不嫌恶心?”

    “不是隔着裤子吗?”

    小夜见赫连城一副要吃人的模样,缩了缩脖子。

    “那也脏!怎么踢的?”赫连城瞪着他。

    小夜晃了晃鞋尖,“用这儿。”

    “丢掉,这双鞋子立刻丢掉,简直污染空气,给少爷赶紧的。”赫连城一副嫌弃得要死的模样,然后很没公德心的将一双价值十几万的鞋子丢在了马路边。

    “我又没被怎么样,你别大惊小怪行不行?”

    “他真的完全没碰你吗?”

    赫连城瞪着她。

    “没有!”

    小夜正义凛然道。

    赫连城眯了眼,怀疑不言而喻,“嗯?”

    在他的审视下,小夜顿时怂了。

    她摊手道:“好吧,他就碰了一下我的肩膀,就被我打了。”

    “哪知手碰你的?”

    “右手。”

    赫连城沉默了片刻,然后拿着小夜身上那条雪貂披肩拼命地擦小夜的肩膀,小夜感觉身上的皮都快被他搓掉了,在她即将发作的时候,赫连城才将雪貂披肩丢一边去,捏住她的下巴,郑重道:“小家伙,以后不准让别的男人碰你!”

    小夜一听,眨眼笑道:“要是别人不小心碰到我了呢?”

    “不行,让我知道了,我就剁了他!”赫连城说得极为认真,不像作假。

    “你也太霸道了吧?”小夜抗议。

    “少爷我就这么霸道!”赫连城笑得邪肆,在她的唇瓣上狠狠吻了一下,目光灼灼,“你全身上下每一根头发每一滴血都是我的,别的男人都不准碰!”

    ——

    就在江诗曼婚礼的第三天,江家突然得来消息,说江鹤在外面被人打残了,据说是他欠下的赌债太多,被赌场的人堵在了死胡同里,五个人对他进行围殴,等路人发现报警的时候,江鹤已经全身是血昏迷过去。

    送去医院后,据医生说,全身多处骨折,而右手更是粉碎性骨折。

    小夜听到消息后,狐疑地看向一旁风轻云淡的赫连城,走到他身边,低声询问道:“赫连,这件事不会是你派人干的吧?”

    赫连城闻言,剑眉一挑,“胡说,像我这种合法的好公民怎么可能做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江鹤欠了赌场一个多亿,交不出钱别人打了也合情合理。”

    小夜表示不想说话。

    渣渣是合法好公民,这个世上就没坏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佛系反骨(快穿)〕〔辣妻来袭:少帅别〕〔甜妻很撩人:吻安〕〔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爆笑王妃宠翻天〕〔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人世繁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