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工业之动力帝国〕〔甜蜜军婚,兵王的〕〔贴身高手的日常〕〔联盟之漫威世界〕〔帝王阁〕〔我的绝美冷艳总裁〕〔狩猎好莱坞〕〔魔鬼的温柔,二嫁〕〔黑暗扎基奥特曼〕〔全能大村医〕〔盛唐血刃〕〔剑泣魔曲〕〔帝凰记〕〔校园重生:女神,〕〔杀手女子桃花多〕〔喵霸〕〔第五人格:然后他〕〔只因爱你而存在〕〔狼性冷总软萌妻〕〔混沌狂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25章 我怕你会哭
    第225章 我怕你会哭

    “都?”小夜细眉一挑,“难道楚湛还不止这一次消失?”

    白小秋捧着脸,颇有些惆怅,“时间短就两三天,时间长就一个星期,像这种超过一个星期的还是第一次吧。”

    “那个小子是把你家当旅馆了是吧?说走就走,一点消息都不留?”小夜早就应该清楚,那个小子怎么可能靠谱?

    她又继续问,“打电话也没人接?”

    “嗯,无人接听的状态。”

    白小秋见小夜眉头都快要拧成麻花了,赶紧走过去,笑道:“好了,别为他生气了,反正我跟他又没什么关系,他就是在我家寄住的,要走要留跟我都没关系。”

    “每天同床共枕还没关系?”

    小夜凉凉一笑。

    白小秋一听,脸顿时变得煞红,她结结巴巴道:“没,没有……我跟楚湛没有同床共枕?”

    “哦?”

    小夜这一声颇有些意味深长。

    小白的公寓就一张床,她不信这两个人会分开睡。

    “是真的,我睡地板他睡床,我们两个是分开睡的!”白小秋誓死捍卫自己的清白,急得脸红脖子粗的。

    小夜闻言,皱眉,“那个小子让你睡地板?现在大冬天的你家都没多余的被褥,他是存心想冻死你,是吧?”

    “也不是这样……”

    白小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说:“他是说让我睡床,但是我不想跟他一起睡,所以就自己选择地睡地板,跟他没关系……”

    “他一个大男人不知道睡地板吗?那个公寓是你家,凭什么让他霸占那张床?”小夜有些恨铁不成钢,这个小白妞简直是被楚湛吃得死死的。

    白小秋赶紧扶着小夜的背,讨好的笑着,“好了好了,今天是除夕,我们不聊那些,小夜,我们出去吃火锅好不好?今天我们奢侈一把,去高级餐厅。”

    “小白,再这样下去你非得被那个小子压榨死。”

    白小秋抓了抓头发,讪讪笑着,“他不就是个小孩儿吗?玩心比较重,估计是觉得我有乐子,就一直缠着我,等玩心过了就会离开的。”

    小夜强压下一口闷气,她认真凝着白小秋,问:“小白,你老实告诉我,你跟楚湛之后上床了吗?”

    白小秋一愣,脸瞬间红得跟煮熟的虾子似的,她摇着头道:“没,没有!”

    “真的?”

    “真的!我才不会猥亵未成年……”

    小夜笑了,有些清冷,“他已经成年了,你没看到他的身份证上写着吗?”

    “可是在我心中,他还是孩子,长得那么*,我虽然喜欢美男,但也下不了口啊……”白小秋自认为还是有原则的人。

    见白小秋不像说谎,小夜也不再追问。

    既然没有在发生接触,小白应该不会对那个小子用情至深才对,她不可能一直陪着白小秋,现在把楚湛赶走,之后又跑回来,又是麻烦事,还是让小白自己处理比较好。

    她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好了,我也不逼你了,小白,咱们去吃火锅。”

    “嗯。”

    听到吃的,白小秋又来了精神。

    可是除夕夜,大家都回家陪家人去了,开店的少之又少,他们去了好几家都没开门,街上也冷冷清清的,基本没人了。

    雪花飘落,大地银装素裹,白茫茫的一片,显得更加冷清了。

    白小秋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一张小脸写满了落寞,她们去了一家酒吧,里面的年轻人也不少,还是群魔乱舞的景象,大概是被这个气氛所感染,白小秋酒一杯接一杯灌进肚子,最后喝得醉醺醺的。

    她跟小夜聊了很多。

    说今天其实是她的生日,爸妈还在世上时,今天是她最幸福的一天,因为全家人都会给她过生日,爸妈去世后,就是顾司慕给她过生日。

    四个春秋,都是跟顾司慕过的。

    那时候她以为能够永远跟顾司慕在一起,可是偏偏让她知道顾家父母是把她的父母逼向死亡的推手,知道真相那一刻,白小秋就明白,她跟顾司慕彻底玩完了。

    永远都不可能再有结果。

    这是白小秋第一次一个人过除夕,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可是听到屋外传来的鞭炮声,以及冷清的街道,电视里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白小秋没办法再装傻。

    她这个人,胆怯又懦弱,还十分畏惧寂寞。

    “小夜,你对我真的很好,我把你当我的亲人一样,呜呜呜……你不要再丢下我好不好?”白小秋抱着小夜撒酒疯,眼泪鼻涕全蹭在她身上了。

    要是放在平时,小夜早把白小秋踹开了。

    可是今天是小白的生日,她没法下重手,生日加除夕,孤零零的一个人,难怪白小秋会这么惆怅,不过小夜觉得自己也很苦逼,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过生日。

    脑海里没有过去的记忆,她就是无根的浮萍,只能四处漂泊。

    好在她没有白小秋的多愁善感,也不觉得生日就一定要找人陪着,脑海中没这个概念,她把白小秋带回公寓。

    然后出门打算碰碰运气,能不能找到蛋糕店。

    小白妞过生日,应该有个生日蛋糕才对。

    天灰蒙蒙的一片,大雪还没有停下的迹象,天色逐渐暗了下来,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大街上的店面也差不多都休业,小夜逛了一大圈,也没找到蛋糕店的踪影。

    她眺望一圈,发现大街上只有她一个人,百家灯火,竟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好像被世界遗忘了般。

    此时此景,小夜似乎有点理解小白为什么会崩溃地大哭。

    好像……是有些寂寞了。

    她想到了赫连城,他说过,要是想他了,就给他打电话,小夜当时还不以为意,现在却有点想给赫连城打电话了。

    她摸出手机,发现有几个陌生电话的彩信。

    翻开一开,竟然是赫连城跟白宁宁齐坐一桌的画面,大概十几个人围着一个长桌,白宁宁跟赫连城坐在一起,面若桃花,透着喜悦。

    第二张照片是白宁宁给赫连城夹菜的画面。

    第三张是赫连城跟白宁宁站在阳台聊天的画面。

    一张张照片都在显示他们有多亲密,当然小夜是不觉得赫连城跟白宁宁会发生什么,她也明白,发照片的人是有意为之。

    意图很明显,让她知难而退。

    她明知道对方的用意,可还是将那些照片全部看了一遍,一张一张,看得十分仔细,蝶翼般的睫毛轻颤着,凝滞片刻,她将照片全部删掉,电话号码也拉黑了。

    这样还不够,小夜把手机也用力一甩,不偏不倚,正好掉进广场的喷水池里,发出“咚”的一声,彻底没了声响。

    小夜有点不高兴,她还在被世界抛弃的惆怅中难以自拔,又看到这种照片,这不存心是添堵吗?

    赫连城那个渣渣,不在旁边还要给她找不自在。

    “啊啊啊!赫连城你个混蛋!人渣!败类!变态狂!就属你最讨人厌了!”小夜冲着寂静无人的喷水池大喊,发泄愤怒。

    树上的积雪十分应景地掉落,发出“啪”的一声。

    小夜大吼了一声,心里舒坦了。

    果然发泄愤怒的最好方式就是把渣渣骂一骂,她刚准备转身打道回府,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正好落入她的耳中。

    “小家伙胆肥啊,经常背地里骂少爷我吧。”

    小夜心头一震,她猛地转身,就看到赫连城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俊美的脸夹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

    小夜惊呆了。

    她当时只有一个念头。

    千万别在背后嚼人舌根,现世报实在太灵验!

    赫连城朝着她走过来,一步一步,很优雅很从容,他来到小夜面前,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挂在小夜脖子上,“大冬天的,也不嫌冷,存心让少爷担心是吧?”

    小夜盯着赫连城,漂亮的眸子忽闪着,照应着赫连城那张带笑的脸。

    她没吭声,像是被吓着了。

    “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刚才骂得不是挺嗨的吗?我人渣?我败类?还变态狂?嗯?”

    他的声音优美动听,醇厚如同久酿的葡萄酒。

    良久。

    小夜问:“你不是在赫连家吗?”

    “是啊,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了就来找你了。”赫连城说得很坦诚,也很自然。

    小夜继续问:“今天不是除夕夜吗?按你们这里的习俗,今天要回家陪家人,还要守岁……”

    赫连城对答如流,“我不是回去陪了吗?”

    “你现在跑出来,你家老爷子肯定要气炸了。”虽然未见其人,但闻其声,小夜知道,赫连老爷子是个脾气暴躁的人。

    “那就让他炸。”

    赫连城的回答越发简单粗暴。

    小夜撇嘴,“你家老爷子要是知道你来找我,肯定跟讨厌我了。”

    赫连城低笑,“他讨厌又怎么样?只要我喜欢你就够了,你也只需要考虑着我一个人就够了。”

    “你专程为了我回来的?”

    明知故问的问题。

    赫连城将她揽入怀中,抱得紧紧的,“除夕是要跟家人一起过的,我的小家伙没家人肯定会寂寞,我不回来,我怕你会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透视神医在都市〕〔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重生之名门锦绣〕〔我师叔是林正英〕〔超级兵王俏总裁〕〔佛系反骨(快穿)〕〔最强寻魔书商〕〔野心家〕〔网游之绝缘体〕〔魔王逃跑计划〕〔霸道大叔宠甜妻〕〔这个娘娘有点懒〕〔山村最强小农民〕〔寻山问谷爱生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