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爆炸艺术〕〔荆南录〕〔惊了个奇〕〔帝国老公狠狠爱〕〔金枝夙孽〕〔我们仍然无法恋爱〕〔殓龙记〕〔大明春色〕〔妖妖凌〕〔我真的很猛〕〔重启一九九六〕〔我要谋国〕〔咸鱼舰长〕〔史上最坑抓鬼系统〕〔标题复苏〕〔医国高手〕〔诡案异象录〕〔一世仙朝〕〔我的板砖能创世〕〔我其实很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36章 说吧,剁哪只手?
    第236章 说吧,剁哪只手?

    白宁宁对小夜冷嘲热讽,将自己能想到的刻薄词汇全部用在了她身上,可小夜偏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似的,好像根本没办法对她造成实质性地影响。

    但是她发现,每次提到家世的时候,小夜的表情都会有细微的变化。

    白宁宁就着重拿着一点来攻击她。

    果然。

    小夜的表情开始有些不耐了,她双眼微眯,闪过一道利芒。

    “说够了吗?”

    “没说够!”白宁宁硬声反呛回去。

    她仗着赫连战的袒护,加上现在人多势众也不害怕小夜会对她动手,所以气焰也越发嚣张,她眼底的讥讽越盛,咄咄逼人道:“时夜,你区区一个贱民,没权没势,凭什么占有城哥哥?”

    说着,她又指着自己,骄傲道:“我就不一样了,我们白家能让他跻身皇族,跟我结婚,他就是皇亲国戚,而他娶你能落得什么下场?人家会笑话他没能耐,只能娶个乡野村姑,贱民一个!在他有困难的时候,你也根本帮不上忙。”

    “就因为你的存在,城哥哥还要被战伯伯上家法,你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让城哥哥娶你?凭什么让他为你付出至此?”

    白宁宁越想越觉得自己跟赫连城才是绝配,看小夜的眼神也越发轻蔑,“你吃的穿的用的,哪个不是城哥哥的?能够白吃白喝白住,还厚颜无耻拿自己当别墅的女主人,你以为你算哪根葱?”

    “时夜,只要有战伯伯在,你就别想跟城哥哥在一起,战伯伯恶心你都快恶心吐了!”

    白宁宁说完这一通话,心中十分畅快。

    她顶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一步步走向小夜,微微一笑,“明白了吗?这个家,不欢迎你!你要是还有一丁点自尊,就有多远滚多远,别让我们再见到你!”

    小夜只感觉耳边嗡嗡嗡的,虽然知道这些话都是白宁宁说出来故意气她的,生气就正好中计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添堵,闷闷的。

    可她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更看不得白宁宁嚣张跋扈的模样。

    我不爽了,你也别想爽。

    小夜秉承着我苦逼了就要让别人比自己更苦逼的心态,脸上露出一抹绚烂的笑容,她礼貌地问道:“说完了吗?”

    白宁宁得意地挑眉,“怎么,还想让我再复述一次?真够贱的!”

    小夜真挚道:“不用,空气已经很浑浊了,你不用在污染一次。”

    白宁宁愣了一秒,反应过来,怒道:“你说我放屁?”

    小夜大感无辜,眨眼笑道:“我什么时候说你放屁了?你白小姐何必对号入座,你是大家闺秀,怎么能说这种粗鄙之语?那不是跟我们这些贱民一样了?”

    知道自己着了小夜的道,白宁宁恼羞成怒。

    “时夜,你……”

    不等白宁宁把话说完,小夜就打断她的话,“至于你刚才说的,我也不太认同,如果我的男人是需要靠女人的家世地位上位的,这种男人给我我也不要,白小姐,你把赫连城说成那种没用的废物,真是太小瞧人了。”

    白宁宁一噎,看着从容不迫的夏夜,顿时瞪大了眼,气急道:“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城哥哥是那种废物了?你少在这里散步谣言,颠倒黑白!”

    白宁宁见身边这么多人听着,心中更急,要是这番话被城哥哥听到了,肯定会更加误解她的,白宁宁越想越气,恶狠狠地瞪着小夜,“贱人,你竟敢污蔑我!我跟你拼了!”

    说着,就扑了上去。

    看着张牙舞爪扑上来白宁宁,小夜轻盈一笑,准备躲开,可是因为在雪地里冻了一夜,身体变得僵硬,行动稍微慢了一拍,她不禁蹙眉,停滞的空档,就被白宁宁赶了上来,她高高举起手,一巴掌狠狠打了过去。

    不偏不倚,正好打中小夜的右脸颊,发出一阵巨响。

    打完后,白宁宁的手都是麻的,掌心刺疼,小夜的右脸颊立刻浮现五根手指印,嘴角溢出鲜红的血丝,感觉牙床都有些松动。

    在小夜的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被打脸。

    火辣辣的疼。

    嘴里迅速蔓延一股腥甜,她吐了一口血,将嘴角的血丝擦掉,眼角的余光落在远处一个急速朝这边赶过来的身影,眼前顿时模糊了,心中有些自嘲。

    没想到自允潇洒的她,竟然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白宁宁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得手,她有些慌张又有些窃喜,可当她看见小夜脸上浮起的红印,心中竟是一阵畅快。

    她要趁着这个机会,毁了这张勾引男人的脸!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用这张脸去勾引城哥哥!

    白宁宁眼底闪过一道凶狠,又向小夜扑了上去,她眼中凶光毕露,尖声道:“贱人,看我不撕烂你的脸!”

    已经吃过一次亏,小夜怎么会傻傻再吃一次?她这次有了防备,对白宁宁也动了真格,后果如何,她不在乎了,就算赫连城要袒护白宁宁,她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欺负她的,一个都别想逃!

    白宁宁还未冲上来,手腕突然被一道强力狠狠往后一拖,凭借着强大的惯性,白宁宁直接被摔倒在地,正好搁在一块石头上,疼得她龇牙咧嘴,正要开骂,却看到来人是赫连城。

    他漆黑深邃的眼眸中蕴藏着翻腾的黑色怒焰,俊美的面容阴骘一片,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样。

    白宁宁到嘴边的话顿时咽了下去,她缩了缩脖子,努力挤出笑容,做出惊喜的模样,“城哥哥,你醒啦?我在你床边守了大半天呢。”

    这句话简直苍白得可笑,守了大半天,怎么会在这儿?

    显然,白宁宁已经惊慌失措,没了分寸。

    赫连城却根本不理会她,他的视线落在小夜的右脸颊上,此刻已经红肿一片,嘴角还带着血丝,他心中一刺,心疼得不行。

    他的手在小夜脸颊周围流连,却迟迟不敢碰上去,怕弄疼了她。

    他询问道:“小家伙,脸疼吗?”

    小夜想要开口,却扯动了面部神经,痛感直传大脑,她别开脸,咬着牙道:“不疼!”

    “嘴硬。”

    小夜:“……”

    赫连城发现小夜身上的羽绒服表面已经结了一层冰,就把她的衣服扒了,小夜一惊,这个混蛋又想干什么,紧接着就看到赫连城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将她紧紧圈在自己怀中,他的大手紧紧的握住她的两只冰冷的小手,“别冻着。”

    身体迅速被暖意包裹,冰寒的心似乎也融化了,小夜眼前开始变得模糊。

    她看着赫连城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心里酸酸的,很难受。

    “赫连,我听说你被打了。”

    小夜一出口,声音沙哑,带着哭腔。

    赫连城平静道:“一点皮外伤,不碍事。”

    “疼吗?”

    “不疼。”

    “嘴硬。”

    赫连城:“……”

    见他们两人旁若无人的靠在一起,情投意合的模样,妒火“蹭”的一下就冒了起来,她咬了咬牙,刻意说得很大声,“城哥哥,你才为了这个女人受了家法,应该躺着好好休息!”

    小夜听到这话,有些刺耳。

    赫连城,是为了她才受伤的。

    她说:“你干嘛要跟你家老爷子硬碰硬?服个软不行吗?”

    赫连城深情款款地凝望着她,理着她的发丝,缓缓道:“老头子要我不跟你来往,我不能答应,就被抽了一顿鞭子,不过死不了,放心吧。”

    小夜有些气道:“你傻啊,你家老头子是在气头上,你假意答应了然后再离开,等他消气了再来见我不是一样的?干嘛要死扛着。”

    要是她,肯定不会傻傻挨鞭子。

    赫连城真笨。

    可赫连城却认真道:“跟你有关的事,我永远不会妥协。”

    “我说了是假意……”

    “假的也不行!”

    赫连城的话说得很坚定,这是他对小家伙的真心,容不得分毫作假,哪怕是假意迎合,逢场作戏都不可以。

    小夜的心“咯噔”一声,彻底乱了。

    赫连城的认真让她硬不起心肠,风轻云淡,潇洒飘逸的她好像被名为赫连城的枷锁拷住了,变得束手束脚,她想,她大概,真的爱上这个男人了。

    赫连城的深情就像是一张巨网,让她无处可逃。

    她把头抵在他的胸口,眼睛里有两道温热的液体留下,她哑声道:“笨蛋!”

    赫连城如若珍宝般,圈着她,低笑道:“竟敢说少爷是笨蛋,小家伙胆子是长毛了吧?”

    听上去是威胁,可是语调深情得好像要将人溺死。

    白宁宁在旁边看到这一幕,不禁咬了咬牙,心里的妒火熊熊燃烧,她又忍不住插话,“城哥哥,你现在出来,战伯伯会不高兴的!”

    她把赫连战的名号拿出来,企图吸引赫连城的注意。

    她成功了,赫连城侧目,看着她,俊美的脸浮现一抹令百花失色的迷人微笑。

    白宁宁感觉心脏几乎提到嗓子眼,全身僵硬,暗暗惊喜,城哥哥果然还是在意她的。

    可下一秒,赫连城就说:“说吧,剁哪只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侠气逼人〕〔蜜爱来袭:老公大〕〔全能跨界王〕〔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从星空中归来〕〔冷兵时代〕〔老子是富二代〕〔烈焰狂兵〕〔张绣黄月英〕〔太古魔帝尊〕〔军爷,小的不闪婚〕〔地狱狂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主宰漫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