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少〕〔麻衣相师〕〔最佳上门女婿胡杨〕〔沈七夜林初雪〕〔修仙庄园主〕〔妙手小村医〕〔次元间的旅者〕〔娇蛮俏王妃〕〔天降狂徒〕〔极品赘婿〕〔丹武邪尊〕〔巨擘巅峰〕〔快穿,反派攻略〕〔机灵萌宝:给爹地〕〔风雨缘沐林亦可〕〔无敌修真女婿〕〔万古武帝〕〔武道凌云〕〔仙王的日常生活〕〔巫女的时空旅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38章 自扇耳光
    第238章 自扇耳光

    算了?

    小夜脑子一懵,被白宁宁打的脸似乎更疼了,合着她这巴掌就是白挨的。

    “这件事宁宁或许是有错,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宁宁是知书达理的女孩儿,我不相信她会无缘无故打人,这件事我也不想深究,所以就算了吧?”

    “老爷子的意思,是我使坏故意刺激白小姐打我的,对吧?”小夜冷静问道。

    赫连战眼中透着淡淡的轻蔑与厌恶,他意味深长道:“小女娃,有些事情说破就没意思了,你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儿,肯定明白我的意思。”

    果然啊,对不喜欢自己的人讲道理,简直是白费功夫。

    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就带着偏见。

    小夜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对赫连战微微一笑,“老爷子,真是对不住了,我拒绝,我这儿的原则是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以牙还牙才是我的原则,白宁宁打了我一巴掌,那我也一定要打她一巴掌!”

    赫连战一愣,还有些缓不过神。

    这个世上,还没有几个人是敢跟他讨价还价的,他细长的双眼带着一抹厉色,沉声道:“小女娃,你最好想清楚了,忤逆我是什么代价!”

    小夜笑得风轻云淡,“不知道呢,但是我这人就是受不得气。”

    说她是贱骨头也罢,反正她就是软硬不吃的主儿!

    “时夜,你不要咄咄逼人,想让我伸出脸让你打,休想!”因为有赫连战在,白宁宁又开始有恃无恐地反击,她恶狠狠地瞪着小夜,心中充满了嫉妒。

    “当然不是你伸出脸挨打这么简单。”赫连城这时出声,他冷然地看着白宁宁,带着一抹阴测测的笑容,说:“少爷说过了,把左手剁下来,当我开玩笑是吧?”

    白宁宁一听,吓得差点腿软,她就看救命稻草似的看着老爷子,哭道:“战伯伯,我不要被砍手,你救救我,呜呜呜……”

    “城儿,宁宁是你的未婚妻,别被某些人挑拨了干些没理智的蠢事!”

    某些人,当然指的是小夜。

    小夜凉凉一笑,报复性地将赫连城搂得更紧了,她喜欢的是赫连城,又不是赫连城的父亲,他不喜欢她,她也懒得去讨好他。

    既然都这么讨厌了,那就再讨厌一点吧。

    赫连战见小夜见赫连城搂得更紧了,果然大怒,“混账,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还不快松开!”

    小夜一听,直接八爪鱼似的缠在赫连城身上。

    赫连城搂着小夜,宠溺地揉揉她的脑袋,附在她的耳边,勾唇一笑,“小家伙,你这么主动,我很喜欢。”

    小夜:“……”

    她赶紧松开赫连城,靠在他身边站着,赫连城也只是笑了笑,将小夜的手握得紧紧的,对赫连战说:“老爷子,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我要白宁宁的左手!”

    白宁宁大惊,“战伯伯!”

    “赫连城,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赫连战大怒。

    赫连城笑得阴冷,“我什么时候是个听话的主儿?老爷子,我赫连城说做就做,没有跟你们开玩笑的意思,就算你今天把白宁宁保下来了,明天,后天,未来的某一天,我都会将她的左手砍下来!”

    白宁宁彻底慌了。

    她吓得腿软,抱住赫连战的大腿,哭喊道:“战伯伯,你一定要救我啊,我不想没有手,呜呜呜……”

    赫连战没想到赫连城为了小夜竟然能狠心到这个地步。

    他看向小夜,眼中带着几分憎恶。

    这个女人,留不得!

    “赫连城,要是宁宁少了一个寒毛,我非得把你的反骨抽没了不可!”

    赫连城一听,非但没有害怕,反倒笑得更加张扬,“那就试试吧!”

    “赫连城!”

    赫连战怒瞪着赫连城,而赫连城也桀骜地反瞪回去,他冷笑道:“老头子,今天的事,你最好别插手!”

    赫连战气得差点缓不过气,他大怒道:“你敢这么做,我就让你跟这个女人一辈子都见不到面!我说到做到,混小子,别触及我的底线!”

    “老头子,你在逼我?”

    “我就是在逼你,我倒要看看,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狂!”说完,赫连战又看向小夜,指着她骂道:“你很了不起,逼得我们父子两反目成仇,小女娃,但是你别得意,只要我赫连战还有一口气在,你就休想踏入赫连家一步!”

    小夜双手紧紧握成拳,承受着老爷子的怒火。

    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干了什么,惹得老爷子这么不快,为什么能敌视她到这个地步?难道就因为她是个无权无势的平民?

    家世就这么重要?

    胸口有些闷闷的,堵得慌。

    她对赫连战微微一笑,道:“放心,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踏入你们赫连家,我时夜高攀不起,我心悦的,只有你的儿子而已。”

    赫连城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十分不满,可是听到小夜后面半句话的时候,心中却顿时阳光普照。

    小夜扯了扯他的衣袖,微笑,“赫连,手我们就不要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必这么执念?”

    赫连城皱眉,“小家伙,你就这么算了?”

    他目光阴冷地扫了掩饰不住笑意的白宁宁一眼,皱眉道:“那个女人伤了你,你这么大度?”

    小夜耸肩,叹息道:“没办法啊,我就是这么大度的人。”

    白宁宁知道自己脱险了,一颗心落了下来,可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小夜又说道:“但是,我被平白无故打了一巴掌,也不能白打,就让她自扇巴掌吧。”

    “时夜,你好恶毒!”

    白宁宁忍不住大叫起来。

    “看来,你还是觉得剁手更好一些?”赫连城瞥向她,白宁宁现在对赫连城全是恐惧,她瑟瑟缩缩地靠在赫连战的身后,委屈地说道:“战伯伯,我……”

    “别有事就找老头子。”

    赫连城冰冷地打断白宁宁的话,“今天就算天皇老子来了,你也必须得选一样,老头子,我够忍让了,你要是再阻拦,那我们只能撕破脸了!”

    赫连战知道,能让赫连城退让到这个地步,并不容易,他长叹了一口气,摸了摸白宁宁的头,如果慈祥的老人,说:“宁宁,今天委屈你了。”

    白宁宁顿时瞪大了眼,她难以置信道:“战伯伯……”

    “赫连家有最好的外伤药,你的脸不会留下疤痕,宁宁,你不应该碰那个女人的。”

    现在那个小怪物是他儿子的心头爱,为了她,他甚至不惜父子断绝关系,就连他每次都拿捏着分寸试探着他的底线,她倒好,竟然直接一巴掌打上去。

    但这也让赫连战明白了一件事,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动那个小怪物。

    只是打了一巴掌,就要对方剁手,要是把她伤惨一些,不知道赫连城还要怎么发疯,赫连城疯起来,不消气是不会停歇的。

    白宁宁眼眶顿时红了。

    她心中委屈得不行,明明那个女人是小三,她才是正室,如今却因为打了小三一巴掌要她自扇耳光,这要是传出去,她到底还混不混了?

    白宁宁迟迟不肯动手,还期盼着迎来转机。

    “打!”

    赫连城冰冷的声音耳中,白宁宁惊愕地抬起头,正好撞入赫连城森冷的眼眸中,好像要被杀死一般,她心中一慌,抖得更厉害了。

    她抽抽搭搭的,眼泪掉下来,然后自扇耳光,可是下手很轻,一点声音都没有,比蚊子咬还不如,根本就是搞过长。

    赫连城慢腾腾地说道:“见不到血,还是剁手吧。”

    白宁宁直接抖成筛子。

    她咬了咬牙,然后开始用力挥巴掌,一下两下,啪啪作响,脸很快就变得又红又肿,可是赫连城不喊停,她不敢停,直到最后脸都抽麻木了,小夜才说:“可以了。”

    白宁宁两条手臂立刻自然垂落,手都酸麻了。

    她跪倒在地上,大哭起来。

    赫连城却搂着小夜,说:“小家伙,我们回家。”

    “嗯。”

    小夜转身之际,感觉身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凝在自己身上,她转身循着视线看过去,就看到白宁宁用无比憎恨的眼神瞪着她。

    突然被小夜转身看过来,白宁宁吓得立刻收住了声。

    小夜对白宁宁微笑,说:“抱歉,我不是以德报怨的善类,你欺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你觉得我嚣张也好,卑鄙也罢,我都是这样,刚才要不是赫连拦住你,我也会打你,所以,别惹我,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况且我还不是温顺的兔子。”

    白宁宁一听,更加愤怒,却又忌惮赫连城在旁边,只能忍气吞声,默不住声。

    等他们一走,白宁宁又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赫连战去安慰,白宁宁就抱着赫连战的裤腿不撒手,哭得撕心裂肺,她吼道:“战伯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哇哇哇……”

    看到白宁宁那肿得像猪头的脸,再哭得稀里哗啦的,赫连战那点怜悯也升不起来,当他看在白家的份上,安慰道:“宁宁别哭,现在城儿是被那个女人迷惑了,但是男人对女人的新鲜感不会太久。”

    白宁宁一听,猛地抬起头,“真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海贼王之反派〕〔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