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财气冲天〕〔对你依然如初〕〔香火炼神道〕〔一世倾城〕〔透视医武兵王〕〔茅山终极僵尸王〕〔从观众席走向娱乐〕〔雪域仙迹〕〔神医混都市〕〔霸道狼君欺上身〕〔Steam游戏穿越系统〕〔第一有钱人〕〔重启修仙纪元〕〔星河战神〕〔全能妖孽神医〕〔木叶的奇妙冒险〕〔美女总裁的超级兵〕〔良夜行〕〔霸妃吃天下〕〔盛唐风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43章 时夜,你这个蠢女人
    第243章 时夜,你这个蠢女人

    小夜平白无故就变成了欺压原配的卑鄙小三。

    现在她心情恹恹的,也不想跟这些人计较,就对赫连说:“这件事就算了吧,反正对我也没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

    赫连城对小夜的妥协很不满,他是很想把这个不识趣的死胖子丢进海水里冷静一下。

    小夜撇嘴,“我这人向来大度,只是低调而已!”

    赫连城轻笑,将小夜的手抓得更紧几分,然后对刘老板道:“既然小家伙这么大度要我放了你,算你运气,给我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是是,我知道错了,谢谢城少爷。”

    刘老板狠狠扇了自己几耳光,直接变成货真价实的猪头,他逃过大劫,慌不择路地往外跑。

    赫连城捏了捏小夜的手,道:“小家伙,别跟那个家伙一般见识。”

    说完,就旁若无人地把小夜往舞池拉。

    “我说了我不会。”

    小夜蹙眉。

    赫连城却说:“不会少爷就教你,你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

    小夜还是有些不乐意,她眼角的余光在周围环绕一圈,感觉女宾客的视线都要变成刀剑插在她身上了,可是,赫连城的眼神又那么热切。

    她心中告诉自己,赫连城是没错的,她不该将怒气牵扯到他身上。

    太没风度。

    站在萧涧一旁的夏暖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感叹。

    将未婚妻晾在一边,跟“情妇”跳舞,也就赫连城这样的人才,才干得出来。

    小夜心性淡泊,一切都看得比较淡,但是不代表她不会审视夺度。

    赫连城维护她,宠着她,将白宁宁丢在一旁弃而不见,然后将指桑骂槐的刘老板教训了一顿,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不想让小夜受委屈,被人看轻了。

    可是他的偏爱却起了反作用。

    他越是表现得对小夜宠爱有加,白宁宁就表现得越是唯唯诺诺,卑微地就像蝼蚁,在旁人看来,白宁宁就是被小三压住的正室,令人心生怜悯的对象。

    而小夜就是人人唾骂的可恨小三。

    夏暖看到站在不远处看着,心中清如明镜,视线落在边上受气媳妇般的白宁宁身上,看她表现出弱势的姿态,可是嘴角确实上扬的。

    夏暖眸光变暗,心中冷笑,好一招以退为进。

    不是说白宁宁心性单纯吗?这么深的城府谈哪门子的单纯?她是打算借刀杀人,让周围的人都敌视小夜。

    赫连城一向我行我素惯了,从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再加上他的身份地位,根本就不屑关注这些,虽然为了小夜正在改变,但是想一下子变得面面俱到绝非易事。

    他想对小夜好,却用错的方法。

    小夜被赫连城拖着,耳边传来了极其细微的闲言碎语。

    “第一次见到小三把原配压下去的,哎,白小姐可真可怜,这个女人真是太坏了!”

    “就是,真不知道城少爷是怎么想的,为了她差点死了都还宠着,我看啊,这个女人估计是狐狸精变的,不是说她来历不明吗?”

    “等等,差点死了,怎么回事?”

    “我也是听说的,赫连老爷子想分开城少爷跟那个女人,动了家法,拿手腕粗的鞭子打城少爷,结果城少爷愣是不服软,硬生生挨了100多鞭子,差点被打死!”

    ……

    小夜听到这儿,脑海中突然闪过赫连城背上密密麻麻的鞭痕,将他的手甩开。

    要是白宁宁受冷落的事情传入老爷子耳中,他会不会再打赫连城?

    她不该跟赫连城这般招摇的,辱骂她,她尚且还能当没听见,反正也不能少块肉,最多心里添堵,可是赫连城却有可能再受家法。

    赫连城皱眉,“小家伙,干什么?”

    小夜调整好心绪,对赫连城露出浅浅微笑,“你未婚妻在这儿,跟我跳舞不是要让大家笑话了?我反正也不会,你跟她跳吧。”

    白宁宁耳尖听到小夜的话,小布走过来,虚假推辞道:“不不不,小夜,你别这样,城哥哥是专门请你跳舞,我在一边看着就行,你不用顾忌我。”

    正室大度到这个地步,更是让人心中怜悯,小夜的退让非但没讨到好,反倒让人觉得她恃宠而骄,在耍脾气,小夜听觉灵敏,那些嚼舌根的话也全部听在耳中。

    她眸光一沉,怒意几乎濒临爆发。

    赫连城感觉小夜今天很不正常,莫名其妙就发脾气,让他更不爽的是,她就让把他推向别的女人,她把他当什么?

    他语调变冷,“小家伙,不准说反话!”

    小夜仰头看着他,笑得很淡泊。

    “我没说反话。”

    “那你把我往外推?”赫连城眼底隐隐有了一丝怒气,不管有什么事她都可以跟他说,心里不舒服打他骂他都行,可是唯独不能把他往外推,更别说推向别的女人!

    “小夜,你别说了,我真的没事,你不用考虑我的感受,跟城哥哥去跳舞吧。”

    白宁宁装作真挚的模样。

    小夜懒得搭理她,转身朝外面走去,一道强劲的力道将她定在原地,手腕上传来尖锐的疼痛感,小夜蹙眉,转头就陷入了赫连城深邃的黑色眼眸中。

    “小家伙,开玩笑不是这样开的!”

    小夜将赫连城的手打开,“赫连,注意形象,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不在乎我还脸皮薄。”

    说完,便朝着人群深处走去。

    白宁宁还装作一副为难地模样,看着都快急哭了,“城哥哥,我是不是又做错了?对不起,我现在就走,你别生我气……”

    她佯装要走,赫连城就将她拽住,白宁宁诧异地看向她,只见赫连城笑得邪肆,嗓音低沉迷人,“听说你跳舞挺行的,走,跟少爷去跳一支舞。”

    白宁宁心中大喜。

    但是赫连战告诉过她,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不能露出马脚,沉着冷静,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白宁宁还是推辞,她假意要扳开赫连城的手,苦苦哀求道:“城哥哥,还是算了吧,我们去跳舞,夜姐姐会生气的。”

    “你才是我的未婚妻,我跟你跳支舞怎么了?”

    赫连城强势地将白宁宁圈到自己身边,可是眼睛却一直凝在小夜离开的方向,发现她连停顿都没有,直直地离开,眼中的怒焰翻腾着,心里好像有一座活火山马上要爆发一般。

    他就是太宠着她,所以她才能将他的心意肆意践踏!

    该给她一点教训了!

    白宁宁转身之际,眼角的余光扫到隐入人群的小夜,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疯狂,只要按照战伯伯的计划,把这个女人从城哥哥身边赶走,易如反掌!

    小夜朝着甲板走去,一路上还是能听到极其细微的议论声。

    “区区一个情妇,好大的架子。”

    “可不是吗?竟然敢跟城少爷那样拿乔,这不,玩脱了吧,真是活该!”

    “瞧瞧人家白小姐多大度,哎,家世这种东西,有教养的人跟那种半路的野草终究是有差别的……”

    ……

    小夜大概明白,这就是白宁宁的目的。

    好处全是她白宁宁的,而不管她做什么,得到的都会是不屑的唾骂。

    走出船舱,小夜才从压抑的气氛中解脱出来,结果没走几步,就撞到从另一个门走出来的陆以晟,两人四目相对,小夜想起刚才她给陆以晟打招呼,结果这人跟眼瞎似的装没看见她。

    这次她长记性了,既然对方这么讨厌她,她也不能再自讨没趣,便直接从陆以晟身边擦身而过。

    陆以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眼瞎吗?一个大活人站在你面前都看不到?”

    小夜一阵磨牙,这人也来找茬是吧?

    她长吸一口气,转身讶然道:“陆哥哥怎么知道的?我这人就是眼瞎!”

    陆以晟:“……”

    见陆以晟吃瘪,小夜凉凉一笑,转身继续往前走,靠在护栏上,陆以晟却追了上来,站在她身边不远处,小夜蹙眉,往旁边挪了几步,谁知陆以晟也挪了几步,与她靠近。

    小夜眼中透着戒备,“你干什么?”

    陆以晟面不改色,直直地凝望她,说:“时夜,你真是个蠢女人!”

    “哈?”

    小夜一懵,眼中利芒一闪,皮笑肉不笑道:“陆以晟,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可别来惹我!”

    陆以晟继续顶着面瘫脸,说:“我认识的时夜,是绝对不会任人欺负的,受了委屈也会还击,而不是像丧家的败犬,落荒而逃!”

    “我逃不逃跟你有什么关系?”小夜气闷,这些人会不会说话了?她分明是在委曲求全好不好,跟白宁宁才没关系!

    “时夜,你快乐吗?”

    陆以晟问道。

    小夜微愣,她反问自己,现在快乐吗?

    答案当然是不快乐。

    可她为什么变得不快乐?

    因为赫连城。

    明知道让她变得不像自己的根源所在,却没办法抛弃,这便是小夜最苦恼的地方,她发现自己已经没办法舍弃赫连城了。

    赫连城没有跟白宁宁跳舞,他刚才那么做自己为了刺激小夜,结果发现她真走了,大少爷心里就不爽了,他把白宁宁丢在一边出来找人。

    外面风这么大,她穿得单薄,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结果刚出来,就看到小夜跟陆以晟在一起,大少爷的醋坛子立刻打翻了。

    他双眼赤红,要走过去,一个曼妙的身影将他拦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海贼王之反派〕〔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