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诸天〕〔燃魂机师〕〔我亲爱的吸血鬼男〕〔天秘大道〕〔未在芳华时遇见你〕〔变身美女漫画家〕〔漫威里的一拳超人〕〔万界之起于木叶〕〔精神病变身日向少〕〔画墓〕〔无限进化之异界陷〕〔鬼差直播升职记〕〔武林之侠客行〕〔报告长官:夫人在〕〔带着道具去西游〕〔一世狂兵〕〔太极毒王〕〔日月同辉〕〔三寸人间〕〔欺负仇人的女儿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63章 一帘之隔
    第263章 一帘之隔

    小夜打完电话,知道白小秋暂时没事,也就放心下来。

    当了家里蹲这么久,她感觉自己都快发霉了,于是破天荒地有了出去逛一逛的念头,顺便去小白那儿看看,她跳下沙发,慢腾腾地走到衣帽间,拉开衣柜。

    全是赫连城给她买的衣服,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有,全是最新款,很多连吊牌都没有取掉,每一件衣服都写着赫连城的一句简短的话。

    她悠闲地在里面转悠,一件件地看着赫连城写下的话,心情也逐渐好转,她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比划着哪件好看,正巧隔壁屋子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她又跑回去,发现是赫连城的打过来的。

    “赫连,什么事?”

    小夜一只手拿着衣服,一只手拿着手机,眼睛盯着镜子照来照去,臭美得很。

    “小家伙,还记得‘红后’吗?”

    赫连城痞里痞气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来。

    “记得,不就是我之前弹过那个嘛,怎么了?”

    小夜将手上的红色毛衣放回去,又拿了件白色的在身上比划。

    “那个因‘红后’名声大噪的司语今晚要来帝都公开演奏,咱们也去听听,看看谁弹得比较好。”赫连城手上拿着两张演奏票,眼底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态。

    小家伙既然能够完美无缺地弹奏红后,而红后又是司语所创,他们之间说不定有什么联系,他倒要看看,小家伙见了那个人,会是什么反应?

    小夜跟赫连城也是同样的打算。

    她虽然对司语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她会弹奏红后,总不会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想去见见那人,说不定他会知道些什么。

    两人一拍即合,小夜应道:“好呀,今晚几点,我要过去。”

    “晚上八点。”

    “好,到时候你来接我,好不好?”

    小夜笑嘻嘻道。

    赫连城勾唇,“你都这么要求了,少爷我还能不来吗?我下午来接你。”

    “嗯……”

    小夜眼睛都笑弯了,她突然想起什么,赶紧叫住准备挂电话的赫连城,“诶诶诶,赫连,等等……”

    “还有什么事?”

    小夜赶紧挑了两件礼裙,在镜子前面看来看去,问:“赫连,你说我晚上穿红色的礼裙好看,还是穿素雅的天蓝色礼裙好看?”

    赫连城一听,突然低笑了一声,他声线顿时低沉下去,充满挑逗的意味,“我觉得你不穿最好看~”

    小夜:“……”

    这渣渣真是一言不合就耍流氓!

    她突然娇羞一笑,道:“真的吗?那人家今晚上就什么都不穿好了,嘤嘤嘤~”

    这下,赫连城的脸色黑了下去。

    他咬牙切齿道:“你敢!”

    小夜笑问:“不是你说我不穿最好看嘛,我当然要以最好看的一面示人咯~”

    “你不穿的时候给我一个人看就行了!”

    赫连城霸道道,“别的时候,给我穿上衣服!”

    小夜哼哼一声,“德行,以后别随便开黄腔。”

    赫连城:“……”

    最近他是不是对这小家伙太好了些,这胆子也太肥了些!

    “你还没回答我穿哪件衣服好看呢。”

    “粉色的吧。”

    赫连城敷衍道。

    小夜一听,气得差点把手机砸他头上,“我问你红色还是蓝色,你给我冒出个粉色?”

    赫连城:“……”

    他干咳几声,“那就随便哪条。”

    “赫连,你不觉得自己太敷衍了吗?”小夜气道。

    赫连城却一本正经道:“你穿什么都好看,非要让我选一条,我当然只能说随便。”

    小夜:“……”

    这样一本正经夸她真的好吗?

    小夜虽然这么吐槽,可是嘴角都快弯到耳后根了,她笑嘻嘻道:“这样的话,那我穿红色的好不好?”

    她喜欢红色。

    热情似火。

    赫连城勾唇,“记得打扮得好看点。”

    “知道啦!”

    下午。

    赫连城回来接她,看到小夜穿着红色的礼裙,头发被造型师梳了一个复古的小发髻,带着镶钻的发丝,打扮精致得就像个小公主。

    “赫连,我穿这件好看吗?”

    小夜朝着赫连城扑过来,赫连城眼中全是她的身影,心好像吹进了一阵春风,变得明媚,他顺势揽住她的腰身,轻轻松松将她抱起来,仰头在她唇瓣上落下轻柔的吻,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道:“我的小家伙是这个世上最好看的人。”

    小夜双脚离开地面,只能扶着赫连城的肩膀,她笑嘻嘻地抱住他,凑在他耳边道:“赫连,我现在只喜欢你。”

    赫连城心中某根弦被拨动了一下,他凝眸看着她精致美丽的脸,有些失神。

    她竟然将他的心思全部看穿了。

    虽然他很自信,不管小夜曾经喜欢的男人是谁,他都有实力把她抢过来,可是他却担心小夜见到旧情人便旧情复燃,他可以把她的人留下,但也想把她的心留下,两情相悦这种事,比霸王硬上弓更加浪漫。

    而现在小夜说的话,无疑是最好的强心剂。

    赫连城紧紧搂住小夜,将她按在自己怀中,喃喃道:“小家伙,我也只喜欢你。”

    小夜双手环住他,靠在他的怀中,心中默默道: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演奏会,一切都不会改变的。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她只在意现在的事。

    ——

    爵帝大礼堂,帝都最大的礼堂。

    司语的钢琴演奏会将在这里举行。

    因为司语声名在外,所以来的全是达官显贵,贵族公爵之类的也不在少数,君子诺不想太招摇,所以被司语安排在包厢雅间,跟观众席隔了一帘幔帐。

    蓝晴也应邀而来,她看着身上奢华的礼裙,感慨道:“我还是第一次穿这种裙子,今天来的都是大人物吧。”

    她撩开帘子一脚,看着外面坐满的听众,有不少面孔经常在电视上看见。

    “司语在钢琴届的名气还是不错的。”

    君子诺也走过去,顺着撩开的一角,看着舞台上一本正经的司语,跟平日里嬉皮笑脸的他判若两人。

    赫连城跟小夜坐在中间的听众席中间的特等席上,两者的视线被一根支撑礼堂的大石柱遮挡,所以两方都看不见彼此。

    第一首,是司语最近刚发布的钢琴曲——罗尼弯的恋人。

    讲述的是罗尼弯附近村落的年轻少女跟当地的富商之子的爱恨情长,开篇也是轻快明媚的,到后面的热恋,节奏变快,却依旧明快。

    直到富商发现儿子跟平民相恋,大发雷霆,命人将两人拆散,这是钢琴曲的中篇,节奏直转而下,变得急促,也逐渐压抑起来。

    最后的篇章是富商之子为了爱人接受了家族联姻,跟另一个富家女结婚,而少女也在这一过程中精神受到折磨,跟家人搬离了罗尼弯。

    这是个带着悲剧色彩的曲子,最后低沉压抑的调子牵动着每个人的心,不少人默默流下眼泪。

    “矫情。”

    赫连城看到周围不少人竟然都流泪了,嗤之以鼻,他怎么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小夜掐了他一把,瞪着他道:“自己没有音乐细胞不要把别人也当傻子行不行?这个司语弹得真心不错,曲子很有感染力,每个调子都压得很准确,不愧是天才级别。”

    赫连城听得最多的就是小夜夸自己,夸别人的时候,真是少之又少,像现在赞美之词溢于言表的更是不常见,他双眼一眯,阴阳怪气道:“哟,见到情哥哥,就一个劲儿地夸了是吧?少爷怎么就没听你夸夸我?”

    这醋劲儿,大概是千年老陈醋了!

    小夜翻了个白眼,“你有什么好夸的?你会弹钢琴?”

    赫连城真恨不得打这个小妮子一顿。

    之后他就阴沉着一张脸,周身散发着摄人的寒气,小夜被冻得全身一颤,她瞟了赫连城一眼,发现他黑着脸,面无表情。

    这丫的怎么这么小气?

    她叹了口气,给人顺毛,凑到赫连城耳边,低声喃喃道:“赫连英俊潇洒又温柔体贴,对我可好可好了,赫连么么哒。”

    “哼!”

    赫连城别开脸冷哼一声,可是脸色却转好许多,他伸出手拉住小夜的手,小夜瞧着他一副认真听曲子的模样,心中暗道:你丫这才叫虚伪!

    不过她却没有挣脱赫连城的手,而是与他紧紧相扣。

    演奏会最后一曲,也就是司语的成名作“红后”,大厅明显激动起来。

    小夜也认真聆听。

    一首曲子终了,听众们纷纷鼓掌,小夜也跟着鼓掌,司语的红后也很动听,但是演绎的内容却稍微有些不同,却不伤大雅。

    隔间里。

    蓝晴发现君子诺又露出那种怀念的表情,看着这样的他,她竟然微微有些心疼。

    这首“红后”,跟那个君子夜也有关系吗?

    “走吧。”

    君子诺起身离开。

    蓝晴赶紧追上去,“不去跟司先生打声招呼吗?”

    “他现在忙得很,我们就不要再去打扰他了,今晚他演奏得很成功。”君子诺心中默默补了一句,听了她的曲子,我来的目的也达到了。

    蓝晴见他离开,也跟了出去。

    司语被那些达官贵人围着说笑,赫连城拉着小夜也走了过去。

    “啊,是城少爷。”

    别人的惊叹声吸引了司语的注意,他抬眼就看到赫连城跟小夜走过去,他露出彬彬有礼的笑容,道:“城少爷,久闻其名。”

    赫连城挑眉,淡淡应了一声。

    司语知道这人的脾气,向来嚣张,也不多纠缠,他的注意落在小夜身上,疑惑道:“蓝小姐,你怎么跟着城少爷过来了?阿诺呢?”

    蓝小姐?

    蓝晴?

    小夜眼皮一跳,她似笑非笑道:“司先生,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蓝晴。”

    “不是蓝晴?”

    司语快速打量着小夜,的确,蓝晴穿的是鹅黄色的礼裙,而眼前这个人穿的是红色的礼裙……

    那就是说……!

    司语的心脏快速跳动起来,他惊讶之余,直接抓住小夜的肩膀,惊叫出声,“小夜!”

    小夜笑了,“你果然认识我?”

    蓝晴坐在车上,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

    “是不是掉在会场了?”

    君子诺问。

    “不知道,我都没注意。”蓝晴皱眉,喃喃道:“我还挺喜欢那个小钱包的。”

    “我去找。”

    君子诺打开车门,直接走了出去。

    蓝晴一惊,“不用啦,我自己去找就行了。”

    她刚准备打开车门,君子诺就说:“你穿得太少,又开始下雪了,待在车上,我很快就回来。”

    说着,他又朝着入口走去。

    “只是个小钱包罢了,为什么那个人能这么当真呢?他是总统侯选,至高无上的存在,却纡尊降贵给我找不过是几块钱买的小钱包……”

    蓝晴看着君子诺的背影,眼中再也别的东西。

    君子诺走进大厅,到隔间果然找到了蓝晴的小钱包,他不禁一笑,怎么跟她一样,总是这么粗心大意?

    他本准备离开,却听到从大厅里传来一阵惊讶声。

    “小夜!”

    那一瞬间。

    君子诺的心脏似乎骤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豪门重生:全能强〕〔烈焰狂兵〕〔佛系反骨(快穿)〕〔万界次元商店〕〔冷兵时代〕〔魔王逃跑计划〕〔万古界碑〕〔特种兵之御兽龙皇〕〔霸道大叔宠甜妻〕〔张绣黄月英〕〔这个娘娘有点懒〕〔我家有间万事屋〕〔无双仙医在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