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只眼睛的怪物〕〔短跑天才〕〔攻略极品〕〔玲珑神妃〕〔天道之眸〕〔银河科技帝国〕〔我的快递通万界〕〔极品全能霸主〕〔抗战之铁血山河〕〔隋唐大猛士〕〔召唤好可怕〕〔崩坏神话〕〔都市主宰神医〕〔长生榜〕〔蚁的世界〕〔旭日东升之帝国霸〕〔新纪元119年〕〔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65章 你还想我怎么样?
    第265章 你还想我怎么样?

    君子诺一席话,在场众人哑口无言。

    司语今晚被狂轰乱炸得大脑罢工,听完君子诺的话更是惊讶得连嘴口合不上,一直以“雅正”规范自己的君子诺竟然也能说出这么炸裂的情话,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赫连城听完后,就笑了。

    他直接挥拳过去,两个男人打了起来。

    赫连城在打架上从未落过下风,而这次却遇上了敌手,别看君子诺温文尔雅,少年时,也是在军校带过的,在各个测验中常年第一的存在。

    两人都是这个世间十分尊贵的人,科技岛的强化药剂也是常备品,*强化,不管是力量,速度,还是敏捷度,都不是正常人能够比拟。

    他们打了十来分钟也没分出个高低。

    司语见情况不妙,赶紧让工作人员将无关人士遣走,然后对小夜焦急道:“小夜,你还不去阻止?再这样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小夜僵在原地,她很想问,去阻止,那到底该站在谁身边?

    赫连?

    还是这个突然出现,跟她极有可能有密切关系的君子诺?

    大脑一片空白。

    她的耳边传来一阵阵挥拳声,紧接着,君子诺传来了一阵闷哼声,他的胸口被承受了赫连城重重一拳,而赫连城也被君子诺的拳头擦过脸颊,青了一片。

    两败俱伤。

    “别打了,你们两是想上明天的头条吗?”

    司语赶紧站在中间,拦住两人。

    赫连城目光阴骘地盯着君子诺,一字一顿道:“不管小家伙曾经跟你有什么关系,但她现在爱的人是我!我赫连城看中的女人,就一定是我的,姓君的,离她远点。”

    君子诺捂住胸口,“不管你如何自欺欺人,她也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两有婚约,她跟我回去,就可以完婚。”

    这句话狠狠刺激了赫连城。

    因为赫连老爷子的存在,他暂时还没办法给小夜名分,她跟在他身边,甚至还是个尴尬的情妇的存在,这一点,他就落了下风。

    君子诺也意识到这一点,他眼神冰冷道:“我听说,赫连家跟白家联姻,也就是说你是有未婚妻的人,却还强留着她,赫连先生,你无法给她正妻的身份,甚至还让她被世人用偏见看待,受人唾骂,你想过她的感受吗?你根本不配拥有她!”

    “她迟早是我的妻,白家的女人跟我没关系!”

    君子诺扯唇,“你这样说,白家的小姐真是可怜,赫连先生,你伤害一个女人怎么能这么熟练?你能确定,今后你不会用同样的方法再伤害小夜?”

    “我不会!”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以赫连先生的多情,让人难以信服你的承诺,相同的话,你究竟对多少女人说过了?”

    赫连城怒极反笑,“我对多少女人说过,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君子诺温文尔雅地笑道:“你对多少女人说过,的确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跟我有关系的只有小夜一人罢了。”

    说着,他又看向小夜的方向,对她伸手,“小夜,跟我回去吧,留在这个男人身边,你会受很多苦,你不是想要一个家吗?我给你。”

    小夜发现,君子诺跟她在别人口中说知道的还是不同。

    都说他是君子,可是他能把你说的哑口无言。

    他是天生的演说家。

    打架,赫连城或许还能占些许上风,但是在争论上,却很难比得过君子诺。

    也不是说他口才有多差,而是赫连城的黑历史太多,以及私生活不检点这是众人有目共睹的,突然改邪归正,谁知道会不会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君子诺很擅长抓对方的薄弱点,攻其要害。

    小夜心中叹气。

    这一次,赫连城完败。

    见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她身上了,小夜便知道自己没办法再置身事外,她走过去,却站在了赫连城这边,对君子诺道:“容我拒绝,或许之前我们有过很深的交集,但现在我没有半点印象,我这人不太喜欢回忆过去的事情,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现在和将来。”

    说着,她拉住赫连城的手,表态道:“赫连是我的爱人,他的过往如何,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他现在对我好不好,今后对我好不好,旁人的眼光,我不在乎,所以,请你不要再拿他的私生活说事。”

    君子诺一僵,望着决绝的小夜,悬在半空的手缓缓放下,眼底闪过浓浓的失望。

    他差点忘了,这丫头很护短。

    只要是她在意的人,无论好坏,都不许他人评头论足,就像当初他被校内的敌对派中伤造谣,她不惜冒着被开除的危险,也要让那些中伤他的人付出代价。

    而现在,她却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只因为,他已不再是她心中在意的人。

    小夜看到君子诺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知为何,心突然一阵刺痛,脑海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冲着她怒吼,为什么要伤害他?

    就算恶贯满盈,与世界为敌,唯独不能伤的人,不就是他吗?

    小夜立刻别开眼,不再看君子诺,每次与他对视,总会有种别样的情愫冲撞着,似乎要冲开枷锁一般,心中溢满了苦涩。

    赫连城突然拉住小夜的手腕,将她扯入自己怀中。

    他笑得春风得意,轻蔑地看向君子诺,道:“真不好意思啊,不管你们过往到底是什么关系,如今小家伙心里只有我,不管是她的心,还是她的初次,都是我的!”

    后面一句话,说得尤为重,故意强调给君子诺听的一般。

    果然,之前还面色如常的君子诺听到这句话后,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他震惊地看向小夜,薄唇动了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面对这样的君子诺,小夜竟有种罪恶感。

    好像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

    她的脑袋偏向一边,刻意忽略掉君子诺投过来的视线。

    心越来越烦躁。

    顿时有了一丝责备赫连城的念头,这种事情,他为什么要拿出来炫耀?

    离开,马上离开这样,不然她一定会被压抑的气氛压迫得喘不上气,她扯了扯赫连城的衣袖,道:“赫连,我们走吧。”

    赫连城揽住小夜的肩,用胜利者的眼神看向面无血色的君子诺,讥讽一笑,道:“不要以为这个世界都是围着你转的,你既然把她弄丢了,那就是失去了!再纠缠不清,我可不会跟你客气!”

    说完,就带着小夜离开。

    小夜回头看了君子诺一眼,发现他依旧看着自己的方向,她一转头,刚好撞入他琥珀色的眼眸中,满是受伤。

    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着了。

    好难受,似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赫连城发现小夜竟然还在往后看,生气地将她的头扳过来,脚下加快,带着小夜离开。

    被留下的司语一阵尴尬。

    他怎么也没想到,小夜竟然失忆,还跟赫连城有了关系,刚才的那番话更是字字诛心,曾经小夜可是满心满眼都是阿诺,从未说过只言片语的重话。

    如今这个反差,任谁也接受不了吧……

    司语看向君子诺,发现他的视线竟然还凝在小夜离开的方向,一动不动,宛若石雕般。

    忽然,君子诺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右手死死捂着自己的胸口。

    司语一惊,赶紧扶住他,担忧道:“阿诺,你怎么了?”

    君子诺将口中的腥甜逼了下去,刚才被赫连城打中胸口,现在还一阵火辣辣的疼,好像心脏被震碎了一般。

    好疼。

    疼得快受不了……

    君子诺又咳嗽起来,越来也剧烈,他英俊的脸也因为痛苦而纠结着,身体微微弯曲,佝偻着,拼命抑制自己的咳嗽声。

    “噗……”

    鲜血喷涌而出,洒在洁白的大理石地面,如朵朵红梅,触目惊心。

    君子诺的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耳边传来司语焦急的大喊声,可是声音越来越远,身体冷了下去,好像置身于深海中。

    心中的某根弦突然断了,意识彻底溃散,昏了过去。

    司语看到倒下的君子诺。

    脑子一懵。

    “阿诺!”

    天下起了大雪。

    小夜靠在车窗上,安静地看着外面的雪景,心里某处却空荡荡的。

    赫连城却执拗地拉住小夜的手,将她扯入自己怀中,说:“小家伙,我很高兴,你今天能站在我这边。”

    “我不管你跟君子诺曾经是不是未婚夫妻,但现在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我不许你还想着那个男人!”他捧住小夜的脸,让她直视他,“回答我!”

    小夜目光游离,好一会儿才看向他,淡淡应道:“哦,知道了。”

    “你很不情愿吗?”

    赫连城双眼一眯,言语透着威胁。

    他感觉到了小夜的敷衍。

    小夜现在满脑子都是君子诺受伤的表情,心情烦躁到极点,她不耐道:“没有,赫连,你别乱想。”

    “到底是我乱想,还是你乱想?”

    赫连城追问,他捏住小夜的下巴,恶狠狠道:“小家伙,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跟那个男人有一腿,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小夜不懂,自己今天的表态还不够明显吗?

    他到底还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她话快过大脑,突然爆发道:“我已经站在你这边了,你还想怎么样?你非要逼死他吗?”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大汉帝祚〕〔龙牙特种兵王〕〔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续,梦醒千年〕〔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困情〕〔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快穿:女配又苏又〕〔一品侍卫〕〔贫穷少女与财产战〕〔超级神魔医院系统〕〔长公主殿下超厉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