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长姐:宦官夫〕〔苍天至尊〕〔猛犬老公宠妻如命〕〔千亿豪宠:冷情总〕〔魔武大帝〕〔冷夫辣妻的互撩日〕〔疯花斜月慕蟾宫〕〔系统带我去装逼〕〔无上奶爸〕〔倘若不曾嫁你〕〔三世皆倾城〕〔重生六零:翻身做〕〔逆天九小姐:帝尊〕〔一个人的刀〕〔不良甜妻:一吻上〕〔墨少,你老婆回来〕〔哈利波特之最后的〕〔豪门私宠:帝少轻〕〔阴阳妆〕〔冷帝绝宠:毒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69章 哪怕出卖身体
    第269章 哪怕出卖身体

    楚湛笑意加深,他扫了白小秋一眼,说:“小白,还不快点谢过玲姐?”

    白小秋还处于呆滞状态。

    楚湛竟然是真的来带她走的,并且还成功了!

    这么轻松……

    “呵,真是个教不听的东西,没听见阿湛在跟你说话?”

    阿玲厉声呵斥。

    白小秋猛地回过神,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谢谢楚少,谢谢玲姐。”

    “哼。”

    阿玲不屑得冷哼了一声,然后转头看着楚湛,拉住他的手,笑道:“阿湛,你刚执行任务回来,总算能休息几天了,留下来陪我吧。”

    楚湛笑道:“当然了,我提早回来就是为了见玲姐。”

    “呵呵呵……小滑头,你就逗我开心吧。”

    阿玲拉住楚湛的手带往里间,走到白小秋身边,放狠话道:“你可以滚了,好好伺候阿湛,宠物就该有宠物的样子,要是再让我知道你让阿湛劳神,我可不会再饶过你!”

    “是,是……”

    白小秋把头埋得低低的,从这个视线,只能看到楚湛的锃亮的皮鞋。

    楚湛低头看着白小秋,看到她死死捂着半张脸,全身轻微颤抖着,眼底闪过一抹异色,唇瓣微微抿着,好似有无数心事。

    “阿湛,走啦~”

    楚湛回头对阿玲微笑,“好啊。”

    他没有再跟白小秋说半句话,好像真的只是主人与宠物的关系,他很会说情话,把阿玲哄得连连笑出声,在白小秋看来,真是分外刺耳。

    直到脚步声渐远,白小秋才晃晃荡荡地站起来,她听到不远处的欢声笑语,心头越发悲凉,这时,又有一个人走过来,恭敬道:“白小姐,请跟我走吧。”

    “你是……”

    白小秋戒备地盯着这个男人。

    男人说:“我是楚少的下属,是他命我带你回去的。”

    “哦。”

    白小秋应了一声。

    她随着那人走出监察司,跟着回了别墅。

    让她意外的是,别墅里多了两个女人,是一对双胞胎,长得相当精致,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

    情妇?

    白小秋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

    不过两个女人看到她的时候却十分恭敬,颔首道:“白小姐,我们是楚少派过来照顾你的仆人,我叫阿丝,她叫阿娜。”

    “楚湛派你们来照顾我?”

    白小秋彻底懵了。

    楚湛在搞什么鬼?

    不过想想,现在有钱人家的宠物也是有专人照顾的,大概是用一个道理吧。

    “是的。”

    白小秋一个人在家,如果楚湛出去执行任务,她就变得孤立无援,不管什么人都能把她带走,为了避免相同的事件发生,楚湛把他身边的得力亲信派到了白小秋身边。

    阿丝阿娜也是新人类,而且是专攻武力,是保镖的不二人选。

    白小秋却不知道楚湛的用意,她觉得楚湛大概是害怕她又跑了所以派人来监视她,所以对阿丝阿娜也提不上多热情,只是说道:“我先去洗个澡。”

    “是,我们替你……”

    “不用了。”

    白小秋可受不了洗澡的时候还有两个人在身边盯着,她急冲冲地跑上楼,拿了换洗的衣服就去浴室。

    在阿玲哪儿,那个女人是真的没把她当然看的,衣服穿了好几天没人给她拿换洗的,洗漱洗澡全是冷水,结果她全部硬扛过来了,她发现自己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洗完澡,大厅就传来一阵香味。

    阿丝阿娜给她做了热腾腾的饭菜,白小秋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不禁咽了咽口水,“这都是你们做的?”

    “是,楚少说你在监察长那儿肯定没吃好,让我们给你调理饮食。”

    又是楚湛。

    白小秋:“……”

    她现在其实不太想提起楚湛的事。

    那个男人,不知道现在再跟那个阿玲怎么鬼混。

    她坐下吃饭,发现阿丝阿娜还站在一旁,她不解道:“你们不过来吃吗?”

    阿娜恭敬道:“我们等白小姐吃过再吃。”

    白小秋不解,“反正有这么多菜,大家一起吃不就好了,你们也坐下来吃吧。”

    “这个……”

    白小秋缩了缩脖子,实话实说,“你们一直盯我,我吃着也觉得别扭,你们都坐下来吧。”

    阿丝阿娜对视一眼,勉为其难坐下,因为都不熟,所以一顿饭吃得非常压抑,白小秋发现这两个妹纸也不是多话的人,跟咄咄逼人的阿玲完全不同,所以也放下了戒心。

    她吃完后本来打算自告奋勇去洗碗,结果阿丝阿娜直接把碗筷收拾进厨房,智能机器人就把碗筷洗干净了。

    三个人站在客厅干瞪眼。

    “我有点困了,先上楼睡觉了。”

    “好的。”

    白小秋才在阿玲那受了折磨,现在又被当成大小姐似的供起来,还有些不知所措,她喃喃道:“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有点太安逸了。

    她倒在蓬松酥软的大床上,身体总算放松下来。

    整个人都变得恹恹欲睡,如果这一切都是梦的话,那就让她一直沉睡在梦中,不要再醒过来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白小秋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有点痒。

    她困难地睁开双眼,正好撞入了一双漆黑如同幽谭般的眸子中,楚湛靠在她的床边,天使般的面容多了一分朦胧,脸颊微微泛红。

    他穿着一件纯黑的衬衣,发梢还带着水,好像才洗了澡的样子。

    身上还夹杂着淡淡的酒味。

    白小秋猛地弹坐起来,心脏开始狂跳,眼睛瞪得圆滚滚的,吃惊地看着楚湛,不知道他接下来又会有什么举动。

    不过楚湛什么都没做,他只是靠在床边,用天使般的容颜冲着她笑。

    白小秋被他的笑容弄得有些恍惚,总感觉此刻的楚湛好像有些不同……

    就像真的天使一样。

    平日里,楚湛都是顶着一张天使的脸做着恶魔的事。

    “你,回来了?”

    白小秋想了想,还是跟楚湛打了声招呼。

    楚湛点头,“嗯……”

    他爬上床,将白小秋抱住,就像是大型犬似的在她肩窝处轻轻蹭着,白小秋被他这个动作弄得毛骨悚然,楚湛竟然到底喝了多少酒?

    不然怎么会发酒疯?

    他的身体很烫,跟他贴在一起,白小秋感觉自己的皮肤都要被灼伤了似的。

    “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那个女人。”

    他靠在她耳边,喃喃自语了一声。

    白小秋一愣。

    但楚湛好像并不是在跟她说话,“小白是我的宠物,除了我,谁都不准欺负她,该死的老女人,迟早杀了她……”

    “咯噔!”

    白小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

    “嗯……”

    楚湛发出一丝痛苦的嘤咛,他皱着眉,突然转身吐了起来。

    很大一股酒味。

    白小秋吓了一跳,赶紧轻拍着楚湛的背,道:“楚湛,你怎么了?你别吓我……阿丝,阿娜……”

    阿丝阿娜很快就赶了过来,将楚湛扶到另一个屋子的床上躺下,又给楚湛为了醒酒汤,折腾了好一阵子,才完工。

    “他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白小秋看到躺在床上昏睡过去的楚湛,言语中透着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担忧。

    “不清楚,新人类体质特殊,对酒精的抵抗比普通人强很多,能把新人类灌醉,应该喝了很多吧……这样很伤身啊……”

    白小秋的心好像被什么狠狠扎了一下,闷闷的。

    哼,肯定是跟阿玲玩得太疯了吧!

    她走进屋子,靠近楚湛。

    他睡着时没有半点攻击性,就像个天真的孩子似的。

    “小白……”

    楚湛难受地皱起眉头,低声喃喃着,“不准跑……”

    白小秋听着他的话,鼻尖突然一阵发酸,又有些好笑,趴在床沿边哼哼道:“跟别的女人玩疯了就想到我了,真是个渣男啊!”

    可这个渣男却把她从阿玲手中救了出来。

    还派了人来照顾她……

    “小白。”

    “嗯?”

    白小秋吓得魂不附体,以为出现醒了,结果发现他只是转了个身,并没有醒过来。

    她松了口气,又继续趴在床边。

    楚湛睡得很不安稳,时不时叫着白小秋的名字,声音中夹杂着一丝脆弱。

    白小秋听着,心中止不住的冒出阵阵酸涩。

    为什么睡着了叫得名字是她啊……

    楚湛动了动身子,白小秋看见楚湛脖颈处有些红痕。

    她的心又咯噔一下,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她战战兢兢地伸出手,扒开楚湛的衬衣,就看到一片片刺目的吻痕。

    深紫色的,绯红的,都有……

    遍布脖颈,向着胸膛蔓延而去。

    那些吻痕霎时好像变成了烈火般燃烧起来,烧到了指尖般,白小秋猛地退了一步,重心不稳,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全身止不住的发抖。

    脑海中发疯似的想着楚湛跟阿玲欢好的场景。

    宛若当头棒喝。

    她真傻,这个男人跟阿玲才滚了床单,她竟然还有空为这个男人的痛苦而心酸,她吃错药了啊!

    真是蠢透了!

    她起身要走,手腕却突然被拉住,身后传来楚湛略显沙哑的声音,“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脏?”

    白小秋猛地回头,正好与楚湛漆黑脆弱的双眸对上,从他的眼中,她看到了无法掩饰的痛苦与绝望,他半撑着身体,衣服松垮垮的,几乎失去了遮挡了功能,也让白小秋看到了楚湛全身遍布的吻痕。

    她的神经被狠狠牵动,别开脸,没吭声。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楚湛溢出一丝虚弱的笑,他的笑容原本是张扬的,是放纵的,是邪肆的,是爽朗的,却从未像现在这样,透着无尽的无奈,以及痛苦。

    他缓缓松开了白小秋的手,轻声道:“你肯定这么认为吧,我能有如今的地位,全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得到的,看似风光,却不过是别人手中的傀儡……呵呵……你肯定很看不起我吧……”

    为什么这个男人的声音听着会这么脆弱?

    白小秋看着他,发现他的脸色惨白无比,目光空洞地看着她,又像是看着别处,透着无尽的悲凉。

    在小夜那儿时,曾经听她提及过。

    新人类看似是上帝的宠儿,却连基本的人权都没有,就算被杀,也只会当做商品损耗处理。

    是很悲哀的存在。

    不知怎么的,白小秋突然难过起来。

    所以他才不能反抗阿玲,为了往上爬,为了不变成任人践踏的商品,哪怕出卖身体,也在所不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侠气逼人〕〔蜜爱来袭:老公大〕〔全能跨界王〕〔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从星空中归来〕〔冷兵时代〕〔老子是富二代〕〔烈焰狂兵〕〔张绣黄月英〕〔太古魔帝尊〕〔军爷,小的不闪婚〕〔地狱狂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主宰漫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