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全职武师〕〔盛夏婉歌〕〔异能精气〕〔女总裁的上门狂婿〕〔见习大记者〕〔漫威里的德鲁伊〕〔秦飞〕〔攻略极品〕〔医品太子妃〕〔重生家中宝〕〔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小城女律师〕〔最强赘婿〕〔神奇宝贝之精灵掌〕〔重回末世之美人如〕〔甜蜜系暖婚〕〔东宫藏娇〕〔镇神志〕〔大美时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77章 找不到回家的路
    第277章 找不到回家的路

    小夜的瞳孔猛地紧缩了一下,她极力保持平静,跟平常一般装傻,“我的表情?我的表情有什么问题?赫连,你就想找个理由发脾气吧?”

    赫连城眸色加深,他的力道一点点加重,小夜的手腕都被他捏的快没有知觉了。

    疼。

    疼得麻木了。

    冷汗从额头缓缓滑落下来,小夜努力挤出笑容,“赫连,我手疼……”

    赫连城冷冷一笑,“疼吗?的确很疼,真抱歉啊,我可不像君子诺,那么温柔体贴,害怕你会疼就松手,我赫连城看中的东西只能是我的!哪怕毁了,我也绝对不会让给其他人!”

    小夜的心被扎了一下。

    她脸上的笑容也维持不了了,说:“赫连,今晚我的确有错,背着你来找君子诺的确不对,但你能别用这种语气说话吗?生气归生气,不必说这些气话,更不需要跟君子诺相比。”

    “怎么?不想听我提起君子诺?”

    赫连城脸上浮现邪气的笑容,透着阴狠,“小家伙,你知道你看君子诺时是什么表情吗?看到他痛苦的样子,你都快哭出来了,你当我们都是瞎子,看不出来吗!”

    小夜:“……”

    她当时是那种表情吗?

    她不知道。

    只是看到君子诺失魂落魄,她真的很难过,没由来的,就是不想再见到他伤心,不然自己也会跟着伤心。

    这个反应很糟糕。

    她明明喜欢赫连,却因为另一个男人伤心难过,这是不应该的。

    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每次见到君子诺的时候,脑海中就会有个声音催促着她靠近他,越是相见,那个声音就越来越强势,好像要占据她的意识似的。

    老实说,她也很困惑。

    她到底爱的是赫连城,还是君子诺?

    以前对爱的定义就很模糊,是赫连城以无比强势的方式打开她的心房,又以无比强势的方式死死占据着她的心,让她无法再忽略他的存在。

    贪恋赫连城只对她一人的温柔,喜欢赫连城毫无条件的纵容与宠溺,喜欢赫连城灼热得几乎将人烫伤的爱情,她以为,这就是喜欢上一个人了。

    毕竟除了赫连城,她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直到君子诺出现,小夜又迷茫了。

    君子诺跟赫连城是截然相反的存在,他不强势也不霸道,却一点点的渗透她的思想,让她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

    虽然做梦总是梦到他并不是君子诺的错,但源头却一定在他身上。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并非空穴来风。

    “呵,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该不会还在想那个君子诺吧?”赫连城阴冷的声音在耳边炸开,小夜猛地回神,就撞入赫连城冰冷的视线。

    她彻底笑不出来了。

    “赫连,你说话能不阴阳怪气吗?”

    “我阴阳怪气?你现在觉得我阴阳怪气了?”赫连城大怒,他狠狠地把小夜推到车门上,抵住她,恶狠狠地看着她,说:“是不是现在在你眼中,我什么都不如君子诺?他哪里都好,我哪里都不好?”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小夜也生气了,“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了,你是你,他是他,你非要跟他比较,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已经为今晚的事情向你道歉了,在君子诺面前我也表态够清楚了,我说了不会再去,也不会再见他,你还想我怎么样?”

    “但你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

    赫连城按住小夜的双手,发疯了一般,“时夜,你扪心自问,你心里,你心里到底有没有他?”

    小夜正要反驳,但到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了。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卡住她的喉咙似的,说心里没有君子诺,她说不出口。

    小夜:“……”

    赫连城怒极反笑,“怎么不反驳了?你不是最擅长睁眼说瞎话吗?现在怎么就不说了?是说不出口吧?你心里分明就有那个男人!”

    他话音落下,就狠狠吻住小夜的唇瓣。

    他吻得粗鲁又焦躁,就像一头嗜血的野兽,疯狂地啃噬着猎物,小夜的唇瓣被他咬破了,嘴里立刻充满了腥甜的味道。

    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赫连城已经不满足接吻了,他将小夜的双手单手按在她头顶上方,另一只手开始撕扯小夜的衣服,对开车的司机道:“停车,滚下去!”

    司机听着赫连城的吼声,头皮都是麻的,他赶紧停下车,连滚带爬跳下车,卿九也知趣地溜下去,保镖们立刻被驱散,在较远的地方收着。

    车内只剩下小夜跟他两人。

    小夜看着赫连城眼底毁灭一切的怒焰以及几乎挤出的*,心中生出一丝胆怯。

    “赫连,你该不会是想在这里……”

    就在说话的时候,赫连城已经将她的外衣扯开了,几乎暴露在空气中,哪怕开着暖气,可小夜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她缩了缩脖子,道:“赫连,你……”

    赫连城俯下身,嘴唇贴在她脆弱的脖颈处,嗓音低沉沙哑,“小家伙,你只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别的男人休想碰你!”

    他说着便在小夜的脖颈处落下细细密密的亲吻。

    跟赫连城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在相识初期,比这个更粗暴的也发生过,但小夜却从未像现在这般排斥与赫连城亲密,赫连城湿热的吻透过她的肌肤传至大脑,从心底深处急剧涌起一阵反感。

    她忍不住挣扎起来,避开赫连城的亲吻,讨好道:“赫连,赫连,今晚饶过我好不好?我不想在这里……唔唔唔……”

    剩下的话被赫连城全部吞入口中。

    狠狠折腾了小夜的唇瓣,赫连城还不知餍足,他撑起身,却用强有力的双腿限制住小夜的动作,扯下自己的领带,打算将她挣扎的双手捆起来。

    小夜见了这一幕,心中排斥的感觉越发强烈。

    她挣扎得也越来越厉害,“赫连,你别逼我,我现在没这个心情……”

    可赫连城却不管不顾,他一言不发,用蛮力抓住小夜的手,就用领带将两只手捆起来,按在她的头顶,小夜又伤心又愤怒,“赫连!你不要逼我!”

    赫连城幽暗的双眸在车灯下闪过一道诡异的神色,他阴沉沉道:“你没资格命令我!”

    他说完又俯下身啃咬起来。

    小夜排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双手扭动着却挣脱不开领带,她摇着头,有些虚弱道:“赫连,别这样对我,停下,停下……”

    大脑彻底罢工,焦躁,烦闷,抑郁,抵触,各种负面情绪杂糅在一起,眼前顿时一抹黑,五感被屏蔽了般,什么都感受不到了,她像是身处混沌中,动弹不得。

    不要。

    不要碰我……

    不要。

    不要!

    突然,脑海中闪过君子诺失魂落魄的脸,小夜就像是被触碰了什么开关似的,身体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力量,领带“嚓”的一声被扯断,小夜反客为主,将压在他身上的赫连城猛地按倒,掐在他的脖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全是汗珠。

    赫连城似乎对小夜的反应并不惊讶,他毫不在乎被小夜掐住脖子,勾唇冷笑道:“跟君子诺待了一晚上,我碰都碰不得了,是吧,就这个状态,你还能说你心里没有那个男人吗?”

    斥责的声音冲击着小夜的耳膜。

    她被赫连城逼得有点狠了。

    小夜低埋着头,看着身下的人,心中酸涩得想要哭出来,于是眼泪掉了出来,滴在他的脸上。

    滚烫得几乎灼伤他人。

    小夜哑声道:“为什么要逼我?赫连,是你逼我的……”

    “不是我逼你,是你心里有鬼!”

    赫连城咬牙切齿道:“你根本放不下那个男人,时夜,你根本没有当我女人的自觉!”

    小夜松开掐住赫连城脖子的手,笑了几声。

    眼泪却一直没有断过。

    她拿手挡着自己眼睛,颤声道:“赫连,你赢了,没错,我根本忘不掉君子诺,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他伤心欲绝的脸,我后悔伤他那么深,我后悔让他变得痛苦,一想到他,我都快要失去理智了。”

    赫连城猛地将小夜推开,他的眼神好像要将她撕裂一般,带着野兽的狠意。

    小夜背后一阵发疼,她咬着唇,一声不吭。

    “时夜!你找死!”

    赫连城暴怒。

    “呵呵,或许死了更加轻松吧,这样就不会再让他难过了。”

    小夜自暴自弃地说。

    从大使馆出来,她便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她不想承认自己还想着君子诺,她想留在赫连城身边,所以一直装作没事人似的想要讨好赫连城,逗他开心。

    可赫连城却一直在逼她。

    他将她捂得严严实实的伤口血淋淋地揭开,让她面对自己根本无法忽视君子诺的事实。

    小夜被赫连城逼得彻底崩溃了。

    赫连城听着她自暴自弃的话,为了那个男人,她想去死!

    他恨不得捧在手心的女人却为了别的男人想死!

    他大晚上跟个神经病似的东跑西跑,只是为了见她一面,而她缩在别的男人怀中熟睡!

    赫连城觉得自己的一颗真心被这个女人狠狠踩在脚下。

    一文不值。

    “时夜,你心够狠!”

    将他的骄傲,他的自尊,全部践踏。

    小夜笑了笑,“或许吧,不然怎么能伤他那么深?”

    “滚!”

    赫连城冰冷地吐出一个字。

    小夜恍若未闻,看向他。

    赫连城却重复道:“滚下去!”

    他将小夜推下车。

    小夜脚下不稳,重重地摔倒在雪地里。

    卿九见情况不妙,大惊,赶快过来准备扶起小夜,却被赫连城吼住,“谁让你扶的?手不想要了吗?”

    卿九吓得立刻缩回手。

    “都给我上车!”

    赫连城对其他人吼道,保镖们一个个低着头快速跳上车,长长的车队很快就开了出去,在雪地里留下一道道车轱辘。

    小夜也没考虑自己接下来怎么办,雪又开始下起来。

    她跌跌晃晃站起来,又倒了下去,刚才被赫连城推下来扭伤脚了,现在才感觉到脚踝处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又一个画面闪过。

    是她少年时期。

    一次扭伤了脚踝,是君子诺背着她,徒步十里,带她回家。

    她又想起刚才对君子诺说的狠话,想起他压抑痛苦的表情,再也抑制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好像又回到了最初与君子诺相遇的那个雪夜。

    也像今晚一样下着大雪。

    那时候,有翩翩少年君子诺带她回家。

    如今,又有谁能带她回家?

    小夜哭得伤心欲绝,如忘记了回家的路的孩子。

    不远处。

    “少爷,真的不过去吗?”

    卿九看着远处大哭的小夜,都有些不忍心了。

    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在远处观察。

    赫连城终究还是舍不下。

    他坐在车上,如果一座石雕,透过车窗看着远处的小夜,心如果被一把把刀狠狠扎入,遍体鳞伤。

    他紧绷着脸,说:“不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大汉帝祚〕〔龙牙特种兵王〕〔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续,梦醒千年〕〔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困情〕〔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快穿:女配又苏又〕〔一品侍卫〕〔贫穷少女与财产战〕〔超级神魔医院系统〕〔长公主殿下超厉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