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情似火:制服花〕〔苟活也成王〕〔女装少年的学院日〕〔我是勤行第一人〕〔我有一座商业楼〕〔欧神〕〔总裁的贴身邪医〕〔都市极品仙帝〕〔重生影后求生手册〕〔农门医妃驭夫术〕〔影帝的娱乐人生〕〔披着鼠皮的龙〕〔从海市蜃楼开始〕〔碎片都市〕〔渎神之书〕〔海贼之最强剑灵〕〔我的无限火力之旅〕〔木叶之英雄召唤〕〔迟到魔王的奶爸人〕〔我借钱系统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78章 像个小乞丐
    第278章 像个小乞丐

    雪越下越大。

    小夜身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她直到手脚都变得僵硬了才意识到冷。

    “阿嚏。”

    鼻子有点发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眼睛一圈又红又肿,还火辣辣的疼,睫毛上的泪水都结冰了,小夜眨眼时还感觉睫毛像小钢针似的扎着自己有些疼。

    她出门为了方便,穿得很少,在车上时又被赫连城扒了一件外套,现在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衣,难怪身体都僵硬了,若是换做常人,在这种冰天雪地里,早冻死了。

    哭够了,也累了。

    一直消沉不是办法,继续留在原地肯定会被冻死,经过一段时间休息,凭借惊人的自愈力,小小的扭伤根本不在话下,她又重新站起来,身上的积雪刷刷地往下掉。

    小夜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茂密的树林刚好挡住了赫连城的车,或许她也心不在焉,所以没有发觉赫连城并未离开,而是在远处观望。

    现在该怎么办?

    找君子诺是绝对不可能的。

    没皮没脸地去找赫连城?换做从前,她肯定这么干了,毕竟那是她的栖身之所,能让自己过得安稳,面子里子什么的就显得没那么重要。

    可现在的她却也没回去找赫连城的心思。

    她想冷静下来,看清楚自己的真心。

    一直犹豫不决摇摆不定不是她的作风,也害人害己。

    天还是黑压压的一片,看这雪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必须找个住处。

    小夜在帝都没什么朋友,唯一熟稔的只有小白一个,可她身边有楚湛,那小子是科技岛的人,小夜不得不谨慎。

    第二个就是夏暖了。

    夏暖明里暗里帮过小夜很多次了,找她是现在最佳的选择。

    但她不知道夏暖的住处,萧涧早已经把她从夜色魅族接走了,小夜只能先给她打电话,她在身上摸了摸,愣住了,她手机跑哪儿去了?

    她在原地转了一圈,发现一根毛都没有,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刚才跟赫连城纠缠的时候,手机好像掉出来了。

    小夜欲哭无泪。

    倒霉的时候连喝水都塞牙缝,老天这是玩死她的节奏。

    “阿嚏,阿嚏……”

    小夜又连着打了两个喷嚏,眼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她吸了吸鼻子,也疼得厉害,鼻尖已经被冻红了,小夜掸了掸身上残留的雪,准备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好心人借下电话。

    看到小夜起身朝着反方向走去,卿九转过头道:“少爷,夜小姐走了。”

    “你以为我眼瞎看不见吗?”

    赫连城阴测测道。

    卿九:“……”

    赫连城阴沉着一张脸,眼底充斥着摄人的戾气,她又倒回去了,是准备回君子诺那儿去吗?

    好!

    真是好样的!

    要是小夜知道赫连城心里这样想,肯定会大喊冤枉,她要找人多的地方肯定往市中心走啊,赫连城走的方向有一条偏僻的小道,那里人少怎么可能借到手机?

    “开车啊,还愣着干什么!”

    见小夜走得快没影了,赫连城一脚踹在司机的靠背上,气急败坏道。

    司机吓得一哆嗦,战战兢兢道:“少爷,现在是要回去吗?”

    “谁要回去?你要让少爷我戴绿帽子是吧?”

    “没没没……我没有!”

    司机惊呼,大喊冤枉。

    “还不开车!给我好好盯着,把人跟丢了小心你的手爪子!”

    没有小夜在身边,赫连城凶狠的性格暴露无遗,剁人手脚那都是再常见不过的事,只是顾忌她的感受,之前收敛了许多。

    现在倒好,彻底原形毕露了。

    卿九坐在副驾驶泪流满面,这两人吵架了,遭殃的怎么都是他们?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期待两人快点和好。

    别再折腾他们了行不行?

    “阿嚏,阿嚏,阿嚏……”

    小夜接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身体素质是很好,但不代表就绝对不会生病,情绪低落加上恶劣的外在环境,成功让她有了感冒的迹象。

    被赫连城丢进零下几十度的冰窖没有感冒,在赫连家别墅外守了整整一夜没有感冒,现在不过是在雪地里待了几个小时,小夜就中招了。

    这大概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冒。

    可喜可贺。

    已经是凌晨四点的样子,起得早的摊贩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摆摊了,一些人的夜生活也刚刚结束。

    小夜走到市区,总算遇到了活人。

    她看到一个正靠在车子旁边打电话,走过去时,刚巧挂断。

    男人正准备上车,衣袖好像被什么扯住了似的,他回头一看,一个人影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后,他吓了一跳,叫骂道:“干什么啊!有病啊站在我后面。”

    小夜抬起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些,说:“好心的哥哥,我迷路了,你能不能借我手机让我给家人打个电话……阿嚏……”

    男人本想再骂一句神经病,可当他看清楚小夜那张脸时,脸上不耐烦的表情瞬间隐去。

    谁能对一个水灵灵楚楚可怜的小美人发火?

    小夜刚哭过,墨色的眸子带着水雾,平日灵动的双眼此刻带着迷茫,看着有些可怜兮兮,脸颊红红的,叫人忍不住生出怜爱的念头。

    男人有种捡到宝的感觉,他露出色眯眯的笑容,“嘿嘿嘿,小妹妹迷路了啊,想借电话还不容易?来,随便用。”

    “谢谢。”

    小夜接过电话,就给夏暖打过去。

    夏暖那边根本不接,因为是陌生号码,小夜充分发挥了她持之以恒的精神,挂断一次就打第二次,二次不接就打第三次,只要不把她拉黑,她就一直打。

    男人的手放在小夜的肩上,不动声色靠近小夜的身子,与她贴近,做出关心的样子,问:“小妹妹,家里没人啊,一直打不通,要不要……”

    “啊,通了。”

    小夜说了声。

    男人嘴角一抽,这也太是时候了吧!

    “夏姐。”

    小夜道。

    夏暖忙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屋休息,结果刚入睡就有个不识趣地给她打电话,她看了下是陌生号码,就直接挂断,谁知那个人就像神经了似的一直打。

    本以为只是打错了,可现在一看明显是有目的的在打电话。

    她心中有疑,便接通试试。

    却没想到,竟然是小夜给她打电话来了。

    小夜简短地说了下自己的情况,夏暖也不废话,直接问:“你在哪儿?我派人……我来接你。”

    她立刻起身换衣服。

    小夜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她看了下周围标志性的建筑,报了名字。

    “好,你先在那儿等着,我马上过来。”

    “好。”

    小夜挂了电话,然后把手机交给男人,“大哥哥,谢谢你,我朋友马上过来接我。”

    她的目光落在男人的爪子上,才发现这人已经搭在她肩上,不过看在他借了电话的份上,她就不打人了,只是把他的手拿来。

    可这个男人丝毫不知趣,他嘿嘿笑着,又把咸猪手放在小夜的肩上,这次还更加过分地往前面挪了挪,似乎想碰她的胸口,脸上还挂着虚伪的笑容,说:“没事没事,能借你这样的小美人电话是我的荣幸,你要等你朋友对吧,你穿得这么少,在外面等多冷啊,来来来,先在车子里坐着,身子也暖和些。”

    说完也直接打开车门,将小夜推了进去,自己也立刻钻了进去。

    车子里的确很暖和,小夜感觉此刻置身于三月的春天般,跟还飘着大雪的外面一个天一个地。

    如果旁边没有流露淫欲的眼神就更完美了。

    小夜看到男人喘着粗气,色急地盯着她,搓着双手笑嘿嘿道:“小美人,你其实是出来卖的吧?”

    “哈?”

    小夜抬眼睨了男人一眼。

    “穿得这么少,还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嘿嘿嘿……都是套路,我懂,你要多少钱,我都出……”

    男人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小夜见男人拖了自己的衣服还不够,又朝着她扑上来,她单手挡住男人,看了眼窗外,雪越下越大了,还刮着风,她心中开始惆怅起来。

    车子里真的很暖和。

    现在又跑出去,她会不会还没等到夏暖就先被冻死了?

    这边,男人已经抓住她的手猛亲起来,小夜一怔恶寒,一脚踹了上去。

    “哎哟!”

    男人狠狠撞在车门上,疼得龇牙咧嘴,他暴怒道:“妈的!敢踹老子,看我待会儿让你哭着叫我哥哥!”

    说完,又扑了上去。

    很快,小夜就让男人见识到了压倒性的绝望,车内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

    车门被打开,小夜毫发无伤地走了出来。

    她转身靠在车门边,看向被她打得鼻青脸肿的男人,一本正经道:“谢谢你借我手机,不过刚才你也占了我便宜,咱们两清了,说真的,没打死你我算我便宜你了。”

    说完,便重重关上车门。

    “阿嚏……”

    小夜又打了个喷嚏,她全身打了个寒颤,一阵雪风吹过,宛若凌迟般煎熬,她搓着双臂,看了看周围,最后走到商店铺子门外的屋檐下,蜷缩着身子等着夏暖来接她。

    就像无家可归的小乞丐。

    可怜得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侠气逼人〕〔蜜爱来袭:老公大〕〔全能跨界王〕〔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从星空中归来〕〔冷兵时代〕〔老子是富二代〕〔烈焰狂兵〕〔张绣黄月英〕〔太古魔帝尊〕〔军爷,小的不闪婚〕〔地狱狂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主宰漫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