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诸天〕〔燃魂机师〕〔我亲爱的吸血鬼男〕〔天秘大道〕〔未在芳华时遇见你〕〔变身美女漫画家〕〔漫威里的一拳超人〕〔万界之起于木叶〕〔精神病变身日向少〕〔画墓〕〔无限进化之异界陷〕〔鬼差直播升职记〕〔武林之侠客行〕〔报告长官:夫人在〕〔带着道具去西游〕〔一世狂兵〕〔太极毒王〕〔日月同辉〕〔三寸人间〕〔欺负仇人的女儿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300章 不管换多少女人,唯独她不变
    第300章 不管换多少女人,唯独她不变

    “老爷,我们检查了少爷的身体,发现伤口还有裂开的迹象……”

    一名医生站在赫连战身后,低声禀报道,与别的医生不同的事,这名医生见到赫连战并没有像别的医生那般畏首畏尾的,看上去从容许多。

    实际上,这名医生是赫连家的专属医生,也是专门为赫连战服务的。

    而能作为四大家族的专属医生的,也基本代表了国内的顶尖水平。

    赫连战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他转身道:“怎么搞的?这么多天了还没有彻底愈合?他的身体就经历特殊强化,治愈力也比普通人强,当初肚子上被开了个洞也几天时间就能上蹿下跳,这次虽然伤处比较多,但总比肚子上破个洞轻得多吧?”

    医生推了推镜框,不确定道:“理论上讲,这点伤对少爷来说并不是致命,但是治愈周期显然是被拉长了,我们已经用上了科技岛的新药,可效果依旧不明显,如果继续下去,我担心少爷的身体会扛不住……”

    赫连战这下没法淡定了,他目光一厉,“怎么会这么严重?”

    “这就是我今天要给您汇报的事情。”

    “哦?”

    “我们对少爷伤口处进行采样后发现,少爷伤口上带有未知的毒素,那种病毒式毒素在攻击人体的白细胞,因此伤口也在持续发炎。”

    “毒素?”赫连战色变,“有人对城儿下毒?”

    他双眼立刻变得阴戾,竟敢把注意动到赫连家重要的继承人身上,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这些天都有谁靠近过城儿?”

    他一定要那些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几天少爷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靠近的人都做过全身检查,不可能有机会害少爷,而且,那个毒素在少爷受伤的时候就发现了。”

    医生解释道。

    赫连战立刻明白了,他脸色阴沉到极点,双手紧握成拳,寒声道:“是那个女人?我就知道,那个小怪物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想,或许那位夜小姐也不知道。”

    医生又推了推眼镜,推翻赫连战的话。

    赫连战这下不明白了,他烦躁道:“有什么话一口气说完,别藏着捏着的!”

    “……是。”

    医生顿了顿,说:“其实,这件事我们也只是猜测,经过在场的人的描述,我们发现那位夜小姐的体质十分特殊,似乎在受到危险的时候,会自动攻击,而且攻击力也会增强,所以我们想,她会不会在反击的时候,生成了某种毒素,提高攻击力,就像生物遇到危险时总会分明出毒素攻击敌人一样,蛇,蝎之类的就是代表。”

    赫连战闻言,冷笑,“所以你怀疑毒素是那个女人遇到危险时生成的?可她之前也伤过城儿,可城儿的伤很快就好了。”

    医生长吁一口气,说:“这也是我们现在最想了解的,我们猜测,那位夜小姐的攻击力会随着遇到危险的次数增加而提高,让她越发具有攻击力。”

    说到这儿,医生的目光变得灼热起来,“这是十分珍贵的实验素材,要是我们能对那个女人进行人体解剖,一定能有重大发现!皇帝陛下不是有意培养超级战士吗?那个女人说不定能起到关键作用!”

    “这个你就别想了。”

    赫连战摇头,“那个女人如今有联邦君家的保护,我们根本动不了她,再说了,我怀疑科技岛派那么多人出来就是为了寻找她,如今帝国与科技岛交好,我不希望因为这个女人破坏双方的友好。”

    医生一听,眼神黯淡下去,他摸了摸鼻子,遗憾道:“这样啊,那真是太可惜了,那个女人真的是十分宝贵的试验体。”

    赫连战对人体解剖没兴趣,他对小夜也是厌恶到极点,拂手道:“你的工作是治好城儿的伤,其他的别想。”

    “是。”

    医生退下去。

    赫连战负手而立,站在窗前,眼底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神色,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

    赫连城被赫连战关在屋子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他没有再嚷嚷着去找小夜,只是像个死人似的坐在一隅,整个人身上透着死气。

    赫连战晚上过来见他。

    屋内黑压压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还透着一股血腥味,以及刺鼻的酒气味,赫连战蹙了蹙眉,让人把灯打开,终于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赫连城,白色的衬衣,胸口处已经被染成血红。

    地上一片狼藉,都不知道该怎么下脚。

    再看赫连城,根本没办法与曾经意气风发,风流无限的贵公子联想在一起,现在根本就是街边随处可见的醉汉!

    赫连战的怒气值一瞬间飙到了最高。

    “赫连城!给我滚过来!”

    他怒吼一声,可是并没有得到回应。

    赫连城跟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自己最得意的继承人,赫连家备受期待的未来家主,如今却像个废人一样醉生梦死!赫连战怎么忍得下去?他可以纵容赫连城在外面无法无天,玩多少女人,多仗势欺人都无所谓!因为他有那个身份地位,有狂妄的资本!

    可现在他竟然为了个女人要死要活的!

    这种为情所困的废物,根本没资格做他赫连家的继承人!

    卿九见赫连战脸色糟透了,赶紧跑到赫连城身边低声劝道:“少爷,老爷来了,你快说说话吧。”

    赫连城双眼迷离地看了卿九一眼,又歪头去喝酒,可因为失血过多而脱力,直接倒了下去,酒洒了一地,他也就直接倒在地上,酒浸湿了衣服,湿了大片。

    这醉醺醺的模样,真是不忍直视。

    卿九几乎不敢去看赫连战的眼神,而赫连战的脸也彻底黑得能够滴墨了。

    他下了最后通牒。

    “你要是再这样浑浑噩噩,我不会再管你,你想去联邦也好,见那个女人也罢,都无所谓!但是你不会再是赫连家的继承人!我会剥夺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你看着办吧!”

    说完,便拂袖而去。

    要换继承人的消息也在赫连家不胫而走,最高兴的莫过于赫连勋一党。

    庭院中。

    赫连勋畅快道:“赫连城那个白痴,竟然为了个女人跟父亲作对,真是脑子有病!如今连父亲都受不了他了,真是活该!”

    “你也得意忘形,这些日子好好在你父亲面前表现,争取进入公司的机会。”

    大夫人叮嘱道。

    她可不觉得赫连战真的会这么容易废除赫连城的继承人身份,但是这一次一定会对他失望,父子两一旦有了隔阂,勋儿的机会就来了。

    赫连勋面上有些嘚瑟,道:“父亲这次看来是认真的,他已经让去公司总部学习了,还带我去见了不少宗族的人,我感觉父亲越来越重视我。”

    “那真是太好了,老爷虽然宠你,却从不让你去沾公司的事情,如今却让你去公司实习又让你见那些德高望重的人,这是对你寄予厚望啊!”

    “这也多亏了那个蠢货,希望他能一辈子这么蠢下去,让父亲对他彻底失望了才好!”

    赫连勋狠毒道。

    大夫人点头,“我也会在你父亲耳边多说说话,最后能让你父亲把那个贱人的杂种赶出赫连家。”

    “不!”

    赫连勋摇头。

    大夫人不解道:“怎么了?”

    赫连勋英俊的脸上浮现出阴狠的笑容,说:“那个杂种平日里最看不起我,等我变成继承人后,我要慢慢玩死他!”

    大夫人一听,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她点头道:“还是勋儿有远见,那个杂种对咱们母子恶言相向,也该受些苦了。”

    “妈,你等着吧,那个杂种的好日子没多久了!”

    “嗯,我儿子最厉害了。”

    两人畅想着美好的未来,有说有笑,渐行渐远,殊不知他们的对话都落入了一人耳中。

    慕晚清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她目光冰冷地看向那对走远的母子,心中冷笑,真是一对蠢货,被伯父拿来当了靶子都不知道,还在这里沾沾自喜。

    伯父怎么会真的放弃阿城?

    现在重用赫连勋,不过是做样子给赫连城看,为的不过是刺激赫连城,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等阿城走出阴影恢复过来,赫连勋的利用价值也就没了。

    所以慕晚清除了像是在看跳梁小丑,对赫连勋母子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不得不说,慕晚清作为四大家族之一的长女,心眼城府都不缺。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作为一个守护者陪在赫连城身边,让他快速振作起来,感情受伤时的人,最容易给人有机可乘,更何况她还是阿城十分信赖的阿姐,更容易让对方放下戒备。

    慕晚清精明,知道对赫连城这样的人,再用你爱我我爱你那一套已经没用了,因为他的心还在那个时夜身上,所以她剑走偏锋,直接打亲情牌,让赫连城依赖她,再也离不了她。

    这些日子,赫连战也总是有意无意提点她,让她过来多陪陪阿城,目的大概也是有意撮合她跟阿城。

    慕晚清是个聪明的女人,怎么会不明白对方的良苦用心。

    两人一拍即合,合作得天衣无缝。

    慕晚清带着亲手煲好的汤,来到赫连城的屋子,让人打开房屋,扑面而来的酒气味差点让她吐出来。

    她轻轻踏入,来到赫连城身边,唤道:“阿城。”

    赫连城并没有理她,他已经彻底醉了。

    慕晚清摇了他很多次,他都没有清醒过来,就让人进来收拾屋子,然后再让下人给他重新上了药,换上干净的衣服。

    赫连城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清醒过来。

    屋子已经被打扫干净,带着一股新鲜百合的味道,这让他恍惚回到少年时,母亲还在的时候。

    赫连城的母亲就很喜欢百合花。

    他隐隐约约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站在窗前,正在把弄着百合。

    “阿城,你醒啦。”

    慕晚清见赫连城撑起身,脸上带着温柔笑,朝着他走过来,说:“我给你带了汤,已经让下人煨着,你要不要喝点。”

    说着,她的手不经意地撩了撩耳侧的发丝,露出被他不慎伤到的脸颊,上面有一道很深的伤痕,这是一道对女人来说致命的伤痕,看到伤痕,赫连城冷漠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对慕晚清,他存着愧疚。

    要是一般女人伤了脸,早就哭天喊地要死要活了,哪里可能这么从容,可是对于他这个罪魁祸首,慕晚清似乎只有包容。

    正因为慕晚清的宽容,赫连城更加对她没了脾气。

    他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点头。

    慕晚清笑得更加灿烂,她嘴角处有好看的梨涡,看着甜美动人,或许她不如小夜美艳,却给人邻家姐姐般的亲切感。

    “那好,我让人给你端上来。”

    赫连城喝着慕晚清煲着的汤,慕晚清就坐在一边静静守着她,也不多话,敏感的话题她一句都没问,甚至没有责怪赫连城答应留下陪她结果第二天就不见踪影。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如同大海般的包容,就如同赫连城的母亲一样。

    赫连城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想让他深深记在心里,就必须有独特之处。

    就像小夜,她的美貌,她的胆大妄为,就是她的独特之处。

    慕晚清可不会单纯的复制,因为没必要,就算学着小夜的模样去接近赫连城,也只会哗众取宠,更何况,慕晚清对小夜其实不屑居多,始终绝对那个女人不过是个以色侍人的花瓶,只是这个花瓶比较特别而已。

    她尽可能的发挥自己的优势,十几年的感情就是她的武器,她自信过不了多久,阿城就会彻底离不开她。

    而事情也按照她的预测方向发展着。

    差不过一周后,赫连城好像又恢复成了曾经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

    他身边的女人又多了起来,换女人的速度也变得更快,可不管换多少女人,唯独一人始终留在赫连城身边,那个人就是慕晚清。

    久而久之,大家都看出了一丝端倪。

    慕晚清,在赫连城心中是不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豪门重生:全能强〕〔烈焰狂兵〕〔佛系反骨(快穿)〕〔万界次元商店〕〔冷兵时代〕〔魔王逃跑计划〕〔万古界碑〕〔特种兵之御兽龙皇〕〔霸道大叔宠甜妻〕〔张绣黄月英〕〔这个娘娘有点懒〕〔我家有间万事屋〕〔无双仙医在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