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独宠:总裁大〕〔我的奶爸人生〕〔重生之超级银行系〕〔天启预报〕〔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宠妻总裁坏透了完〕〔总裁宠妻进行时〕〔我真的控制不住自〕〔都市之终极奶爸〕〔末世重生之归途〕〔我就是文豪〕〔死亡骑士的归来〕〔傀儡封仙〕〔港岛时空〕〔地球最后一条龙〕〔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疯狂炼妖系统〕〔帝国第一宠:霍少〕〔不朽帝神〕〔炮灰女配要反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305章 阴狠
    第305章 阴狠

    “咦,这位是谁啊?”

    年笑笑看到站在一边,笑得温和友善的慕晚清,有些忌惮,拉住赫连城的手也更紧了几分,女人的直觉都很准,虽然慕晚清一直都保持着无害的面孔,但是她还是觉得这个看似和善的女人对她抱有敌意。

    “慕家的掌上明珠,慕晚清,也是我阿姐。”

    赫连城竟然还耐着性子给年笑笑介绍,单凭这一点,也能看出年笑笑跟别的女人相比,多少有些特殊。

    年笑笑一听,阿姐?

    那就意味着这个女人并不是自己的敌人咯。

    年笑笑还是单纯了些,不明白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姐姐,其实也是能做夫妻的,她现在只以为慕晚清是赫连城的姐姐,所以笑容里面多了几分讨好的意味在里面。

    她笑容甜美,说:“慕姐姐好,我叫年笑笑。”

    年笑笑的想法很简单,就算无法拉拢慕晚清,也绝对不能跟她结怨。

    可是慕晚清却对年笑笑的态度很是厌烦,她虽然为人和善,却不代表她真的跟这些平民就是同一个等级,这个年笑笑不过是个十八线的小明星,竟然敢跟她套近乎,说白了,还不是仗着阿城的宠爱!

    在慕晚清眼中,年笑笑的讨好已经变成了挑衅。

    但是凭借着良好的教养,慕晚清还是忍住了不耐,对年笑笑和颜悦色道:“你好,年小姐。”

    年笑笑见慕晚清这么好说话的样子,心想这个女人大概还不错吧。

    于是对慕晚清又添了几分好感。

    慈善晚宴还在持续,赫连城已经待不住了,说是慈善晚宴,可不少人都是冲着他来了,一直被人围着,他已经很不耐烦,正准备带着年笑笑离开,卿九接到下属的消息,然后走到赫连城低语几声。

    “少爷,人已经找到了。”

    赫连城眸光闪动,唇角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总是找到了,把人给我看紧了,我现在过去。”

    “是……”

    卿九转身去安排,赫连城将被年笑笑挽着的手抽出来,轻飘飘道:“我还有点事,先让司机送你回去。”

    年笑笑在卿九过来的时候就觉得今晚要泡汤,可心里还是隐隐期待赫连城能为她留下,谁知道他连一点安抚都没有,直接让她先回去。

    年笑笑有点不开心了,她总感觉赫连城对自己的重视不够,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撒娇的女人最好命,有时候就是该多撒撒娇,让男人哄着自己,他们才会更加重视自己。

    于是年笑笑扯住赫连城的衣袖撒娇道:“先生,什么事不能明天做啊?你答应了陪我的,怎么能反悔?”

    赫连城回头扫了她一眼,有点不耐烦,他做事什么时候还需要别人多嘴?可是看到她那双跟小夜酷似的眼睛,又压制了情绪,拍了拍她的脸蛋,道:“听话,改天少爷补偿你。”

    年笑笑敏锐的察觉到赫连城言语间开始不耐烦,她委屈得不行,难道就不能好好哄下她吗?嘴巴翘得老高,“不要嘛,我就想你今晚陪我……”

    赫连城的笑容敛去几分。

    如果是她,绝对不会这样不分场合的任性,于是对年笑笑的态度也冷了下去,他似笑非笑道:“年笑笑,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年笑笑表情一僵,赫连城生气了。

    她心中立刻慌乱起来,可怜兮兮道:“我就是想让你多陪陪我嘛,既然先生有事,那我不烦你就是了。”

    赫连城冷笑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

    年笑笑见状,眼眶一圈都气红了。

    他还真走了!

    赫连城走后,年笑笑只能干巴巴地在门外等司机过来接她,天寒地冻,年笑笑被冻得一哆嗦,心中也越发委屈起来。

    慕晚清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些爱慕者,听服务生说他们已经离开,就赶紧追了上来,谁知道只看到年笑笑孤零零地站在门口,全身瑟瑟发抖。

    “年小姐,怎么就你一个在这儿?”

    慕晚清带着温和的笑容走过来。

    年笑笑一看是慕晚清,心里一咯噔,她现在这么狼狈,其实不太想让外人看见,更不想让赫连城认识的人看到,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赫连城的阿姐。

    潜意识里,年笑笑非常不愿意让慕晚清看到自己的狼狈相,不想被比下去。

    她干笑一声,说:“先生有事先离开了,我正在等司机过来。”

    慕晚清见年笑笑全身哆嗦,鼻子冻得通红,心中暗骂活该,勾引阿城的女人都应该是这个下场,别以为阿城一时感兴趣,就可以麻雀变凤凰!

    她望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年笑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对年笑笑关切道:“天哪,笑笑,你怎么穿得这么少?冻坏了吧?”

    年笑笑心中暗恨,老娘在这里冻了大半天了,现在才发现,故意的吧!

    但下一秒,慕晚清就说:“好在我那里还有一匹雪狐披肩,我让人给你拿过来。”

    年笑笑错愕,赶紧摇头,“不,不用了,我也不是很冷。”

    “还说不能,脸都冻白了,我让人给你拿过来。”

    慕晚清执着道,然后让自己的助理将她的披肩带过来。

    年笑笑看着这匹价值不菲的雪狐披肩,眼睛都瞪直了,她没想到慕晚清竟然这么大方,有些惭愧刚才竟然还误解她,笑容中透着一抹歉意,“慕姐姐,麻烦你了。”

    慕晚清微笑,“你是阿城的女朋友,也就是我的妹妹,姐姐帮助妹妹,有什么麻烦的?”

    年笑笑一听,对慕晚清好感大涨。

    “我还有事,先进去了,你披着披肩,会暖和许多,回去记得喝姜汤。”

    年笑笑连连点头,“谢谢慕姐姐。”

    “再会。”

    慕晚清挥手,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大家闺秀的典雅高贵,也让年笑笑对她更有好感,殊不知,自己已经中了慕晚清的计。

    ……

    暗室内。

    有个穿着老旧衬衣的中年男人瑟瑟发抖地缩在角落里,赫连城走进来,那个男人立刻尖叫起来,捂着自己的头,很害怕的样子。

    很快,地上传来一阵水滴的声音。

    赫连城嫌恶地蹙了蹙眉,他回头问卿九,“这个人怎么回事?”

    卿九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然后回答:“大概是吓到了。”

    也对,原本就是个无所事事的平民百姓,突然被这个国家的顶级豪门盯上,还被抓到这种四壁无窗的房子里,自然就吓尿了。

    赫连城还是有轻微洁癖的,看到这一幕,成功被恶心到了。

    “把这个东西给我洗干净带过来,别脏了我的眼。”

    他说完,转身就走。

    走之前还补了一句,“比给他喝水!”

    卿九命人将那个男人冲洗干净,才送到赫连城面前,这时,赫连城已经像个太上皇一样坐在太师椅上,翘着腿,身后还有个牛高马大的卿九保驾护航,这架势跟黑帮老大相差无二。

    男人见状,又忍不住抖了抖。

    赫连城瞥了他一眼,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再敢把少爷的地板弄脏,我就让人剁了你。”

    男人一听,哆嗦得更厉害了,却强忍住急剧涌上来的尿意,哭丧着脸说:“城,城少爷,您,您把我抓来有什么事啊?我可是一等良民!”

    “一等良民会把姑娘卖进窑子里?帝国对良民的标准什么时候变了,我怎么不知道?”说着,赫连城又问卿九,“你知道吗?”

    卿九配合地摇头。

    男人顿时冷汗连连,脸色变了又变。

    这个男人就是当初将飘到海边失忆的小夜卖进夜色魅族的人,而也是最有可能接触到总统令的男人。

    “说,总统令在哪儿?”

    赫连城开门见山。

    “总……总统令?”

    男人目光开始闪躲,心虚地问道。

    其实,这个男人的确在小夜身上搜到了一块不明材质的牌子,牌子通体漆黑,刻有精美的纹路,有点像字,又有点像图案,总统令是国家领导人的重要物件,他这样的平民当然没见过,所以也没把牌子当一回事,直到后面他无意间才得知这个黑乎乎的东西竟然是一国总统的重要信物,他就赶紧将这个烫手山芋变卖了。

    要是被人直到他变卖总统信物,那不是要坐牢吗?

    傻子才会承认!

    男人开始摇头,企图蒙混过关,“城少爷,总统令那么高级的东西,不都是在总统手上吗?”

    赫连城的手指有节奏地敲打在桌面上,他露齿一笑,笑得魅惑众生,却又透着一股狠劲儿,懒懒地对卿九吩咐了一句,“带下去,让他说实话,别弄死了就行。”

    语气轻飘飘的好像处置的不是人,而是一只蝼蚁。

    男人闻言,双眼顿时瞪大到极点,他怎么会想到赫连城竟然都懒得继续问,直接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手段?

    男人突然意识到,向赫连城隐瞒真相并非明智,刚想开口,结果嘴巴就被塞上,然后被人带下去,连改口的机会都没有。

    那些残酷的审讯手段,就算是他国受过训练的间谍也难以忍受,何况是个平民百姓?

    不到半天,男人就全招了。

    他把卖主供出来,赫连城的人顺藤摸瓜,不到三天,那枚象征着联邦总统的信物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卿九站在赫连城办公桌面前,汇报道:“我们的人已经跟联邦金家的人达成协议,他们会以总统令丢失为由向总统发难,并由联邦最具权威的媒体公开这件事,一旦总统令失窃的事情被泄露,就算是君家,也被遭到沉重打击,君子诺总统侯选的身份也将受到威胁。”

    赫连城倚在老板椅上,把玩着那枚通体漆黑的牌子,唇角溢出一抹冷笑,对卿九道:“按计划执行,随时向我汇报联邦那边的动向。”

    卿九点头,“……是。”

    等卿九退下,赫连城将众人梦寐以求的总统令随手摔在桌上,看起来十分不屑。

    敢跟他作对,管他是王子还是总统,都不会有好下场!

    他动不了,有的是人对付他们。

    椅子转动。

    赫连城望着落地窗外的浩瀚场景,如同君临天下的王者,剑眉星眸,透着彻骨的寒冷,好似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你不是喜欢那个男人吗?我倒要看看,如果那个男人遇到危机,你到底肯不肯舍身相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海贼王之反派〕〔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