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猛战神〕〔拜见中书令大人〕〔你是过耳的风〕〔奶爸至尊〕〔黑科技直播间〕〔帝国第一宠:霍少〕〔神医娘亲很凶萌〕〔佞相夫人要守寡〕〔第一好婿〕〔水浒任侠〕〔重生顾少娇宠小刺〕〔透视小邪医〕〔今生唯有许诺〕〔都市极品医神〕〔姜沫沫的七零穿书〕〔刁民的崛起〕〔锦医归〕〔甜妻撒娇要抱抱〕〔双世债〕〔从今开始当学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307章 暴躁
    第307章 暴躁

    年笑笑发现自己真是倒霉透了,陪着赫连城去了一趟慈善晚宴,感冒了不说,第二天起床,娱乐新闻到处都是她参加慈善晚宴还披着雪狐披肩的照片。

    震惊!某女星身披雪狐披肩参加动物慈善晚宴!

    这样一条标题占据了偌大的横幅,占据众人眼球,下面则是对现下一些不好的风气做出批判,年笑笑自然就成为了那个靶子。

    她靠着赫连城,刚接了一部斥巨资大制作的电视剧女主角,谁知道就闹出了这样的负面新闻,她经纪人的电话都快打爆了,年笑笑也称病拒绝接受采访。

    她心里烦透了,想去找赫连城,可想到上次他冷漠的态度,她就忍不住心生怯意,甚至害怕赫连城知道这件事对她有看法,同时对慕晚清也恨得牙痒痒。

    那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现在网上的人都使劲儿黑她,说她做作,假……她心里有苦说不出,只能缩在屋子里避风头,这个时候,一通电话却打了过来。

    年笑笑看了眼来电显示,发现是赫连城的助理江流打过来的,她又喜又忧,喜的是赫连城的助理竟然给她打电话了,说明赫连城有事找她,忧的是她害怕赫连城找她是听到了外面的负面新闻,是要跟她分手。

    她战战兢兢地接通电话。

    “喂?”

    “年小姐你好,我是江流,城少爷问你有没有空,让你陪他参加个聚会。”

    年笑笑眼睛顿时亮起来,她猛地从床上撑起来,迫切道:“有有有……我有时间,江助理,那个,先生,他知不知道外面那些流言了?”

    “那件事啊,呵呵,少爷已经知道了。”

    年笑笑一听,神经立刻紧绷起来,她心里直打鼓,小心翼翼问道:“那,那先生是什么反应,他生气了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少爷什么都没说。”

    “什么都没说?”

    “对。”

    江流并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继续道:“既然年小姐没事,那待会儿我就派车子过来接你。”

    “好的。”

    年笑笑等着那边挂了电话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虽然没能从江流口中知道赫连城的态度,但只要赫连城还肯见她,她就还有希望。

    年笑笑也顾不上自己还发烧还没康复,就美滋滋地挑了赫连城给她买的衣服,喷上了名贵的香水,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等着车子来接她。

    上流社会的公子哥们夜生活丰富,圈子里的人也很会玩。

    当初才跟着赫连城的时候,小夜也跟着他去过几次,可他实在很讨厌那些那人打量她的眼神,所以后来赫连城就不再带小夜过去了。

    小夜离开后,赫连城又恢复了本性,该玩的不该玩的都玩了。

    年笑笑看到赫连城那张俊美不凡的脸庞时,眼睛都快笑没了,她踏着高跟鞋,朝着他跑过去,然后自然而然地挽住他的手臂,“先生!”

    赫连城的视线在年笑笑那双带笑的眼睛上停留了片刻,唇角微勾,“听说你发烧了。”

    年笑笑连忙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她可不希望赫连城因为她发烧的事情把她赶回去。

    赫连城的手背贴了帖她因为发烧微微泛红的脸颊,“脸都红得要滴血了,还说好得差不多了?你是想把病毒传到我身上?”

    年笑笑大惊,赶紧摇头,慌忙道:“没,没有!先生,我怎么敢啊,我真的快好了,刚才是车子里空调温度开的太高了,我这是热的!”

    像是为了增加信服力,年笑笑扯开领口,夸张道:“好热啊。”

    赫连城一眼就看穿了她蹩脚的戏码,他嗤笑一声,懒懒道:“就算你发烧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我跟你这种弱鸡体质可不一样。”

    “先生跟我们怎么会一样?”

    年笑笑奉承。

    这时,赫连城忽然凑近她,俊脸突然在眼前放大,年笑笑的心跳速度猛地加快,她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而赫连城却附在她的耳边,性感又蛊惑地说道:“发烧才好,全身滚烫,那里更舒服……”

    大家都是成年人,怎么会听不懂话中的意思?

    年笑笑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更红,她一脸娇羞地捶打了一下赫连城的胸口,声音羞赧,道:“先生,你好坏啊。”

    “你不喜欢?”

    赫连城挑眉,不等年笑笑说,赫连城又说:“不喜欢就算了,我去找个喜欢的……”

    年笑笑本来还打算矜持一下,可听赫连城这么说,顿时急了,她抓紧赫连城的手,急切道:“喜欢,我当然喜欢了!先生,你别找其他女人!”

    赫连城拍拍她的脸,“以后想要什么,就耿直些,我可没工夫跟你们拐弯抹角。”

    年笑笑忙点头。

    路上。

    年笑笑一边察言观色,见赫连城脸色好转后,才尝试着问道:“先生,最近外面有不少关于我的负面新闻,你知道了吧?”

    赫连城神色不变,“嗯。”

    年笑笑赶紧委屈道:“其实不是外面想的那样!那个时候我在外面打车,慕姐姐看到了,就给我递了一件雪狐披肩!我根本没想到雪狐披肩跟动物慈善晚会有联系,慕姐姐肯定也没想那么多,她是真心为我好的。”

    赫连城多看了她一眼,笑,“你这么想?”

    年笑笑乖巧点头。

    心里却是另一番风景,年笑笑事情发生后就跟经纪人说了这件事了,还气得想立刻把慕晚清供出来,让赫连城看穿那个恶毒女人的真面目,可经纪人却告诉她,最好不要去招惹慕晚清。

    且不说慕晚清真实想法如何,但男人对那种背后嚼人舌根的女人肯定没多大好感,更何况慕晚清是慕家的人,跟赫连城关系更亲密,向赫连城告状,他替她出头的几率很小。

    还不如装作大度的样子,替慕晚清撇清关系,不禁可以让赫连城知道来龙去脉,还可以让他认为她是个善良大度的女人,两全其美。

    年笑笑觉得这个办法好,所以说完后,也期待赫连城对慕晚清能有些看法。

    谁知,赫连城却说,“其实这件事发生后阿姐来找过我了,她说看你太冷就把披肩给了你,没想到会出这种事,还希望能当面对你道歉,不过被我拒绝了,这点小事你一定不会放在心上吧?”

    年笑笑脸上的笑容差点绷不住,“没事,在决定当明星的时候,我就有这个觉悟了,被人骂常有的事,先生,你让慕姐姐别放在心上。”

    “呵。”

    赫连城笑了一声,“挺大度嘛。”

    年笑笑眨眼,将赫连城的手臂挽得更紧,说:“我说的实话嘛。”

    “那些多嘴的媒体,我会让他们闭嘴的。”

    赫连城淡淡道。

    年笑笑眼睛一亮,笑得灿烂无比,“谢谢先生,先生真是大好人。”

    只要赫连城出手,那些流言算什么?更何况,只要靠着这座大山,就算不当明星又怎么样?她的目的可是嫁入豪门当阔太太!

    夜总会。

    年笑笑如愿见到了赫连城那个圈子的公子哥儿,那些人身边有些带着固定女伴,有些拥着夜店的陪酒女,玩了不少令人咂舌的新花样,年笑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圈子里很乱,但是她喜欢这种乱的感觉,好像自己跻身上流社会,跟这些人打成一片了似的。

    年笑笑跟那些公子哥儿玩的时候,还忌惮地看了赫连城一眼,害怕他会不满,可是见赫连城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坐在沙发上喝酒,并不管她,她也就彻底玩开了。

    后半场,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赫连城带着有些醉的年笑笑去了他固定的总统套房。

    不由分说的,他将她压倒在床上,吻了起来。

    他是正常的成年男人,需要发泄*。

    衣服被撕扯,一件件的被丢在地上,乱作一团。

    年笑笑身体滚烫,鼻尖传来男人带有侵略性的气息,便醉得更加厉害,她也不再满足蜻蜓点水的碰触,开始勾住男人的脖子,主动回应。

    赫连城感觉到身下女人的回应,顿了顿。

    年笑笑见赫连城停下,迷离的双眼有些不解,她不懂赫连城为什么突然停下,但是身体的*却那么强烈,红唇微张,发生丝丝呻吟,像是在邀请。

    此刻的年笑笑,就像是勾人心魄的妖精,没有男人能拒绝到嘴的美食。

    可偏偏年笑笑的主动却让赫连城心中顿时充满了恶心感。

    小家伙不是这样的……

    就好像一盆冰水泼了下来似的,将他身体的躁动全部熄灭,赫连城的眸光逐渐转冷,可年笑笑还好不自知,她想要,想要这个男人狠狠占有自己。

    可他为什么不动呢?

    既然他不动,那只能她主动了。

    年笑笑又想去吻赫连城,可还没碰到,身体就被一股强劲的力道猛地掀飞,摔倒在地的年笑笑被痛醒了,她错愕地看向床上的男人,“先生?”

    “滚!”

    赫连城森冷地吐出一个字。

    年笑笑有点无辜,她做错什么了?

    但是赫连城根本不给她询问的机会,目光阴寒地对年笑笑道:“自己走,还是让我叫人把你丢出去?”

    年笑笑被阴冷的气压压得喘不过气,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般。

    她咬了咬唇,捡起地上的衣服,抹了眼泪就往外跑。

    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年笑笑怎么得罪了赫连城,只知道那晚上赫连城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把屋子里的东西全部砸了。

    第二天,赫连城又询问进度。

    “联邦那边怎么样了?”

    卿九在赫连城阴骘的表情下僵硬道:“金家已经对君家开始施压了,但是君家的威望很高,虽然民众对总统令失窃一事不满,但是并没有危及君家的地位……”

    “飒!”

    桌上的文件全部被挥到地上,赫连城面色阴沉道:“不是让你们加快进度吗?为什么君家的人还优哉游哉的?你们到底怎么做事的?”

    卿九把头埋得低低的,小声道:“我,我再去联系金家……”

    “不必了!”

    赫连城倏地站起来,一字一顿道:“我亲自去见金家的人!”

    卿九猛地抬头,“少爷,你要去联邦?”

    “不行?”

    赫连城反问。

    卿九连忙摇头,心中却在想,少爷说是去见金家的人,可到底是为了见金家,还是为了见夜小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两界布道〕〔甜妻很撩人:吻安〕〔清浊向恶而战〕〔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辣妻来袭:少帅别〕〔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人世繁花〕〔大将军传〕〔午夜布拉格〕〔莽西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