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和美女总裁老婆〕〔大隋第三世〕〔重生之带娃修仙〕〔混元武帝〕〔圣骨传〕〔我什么都懂〕〔战龙在都王辰〕〔你与我的倾城之恋〕〔艾泽拉斯新秩序〕〔刁蛮战王妃〕〔不如不遇倾城色苏〕〔你是我的二分之一〕〔首席的猎妻计划〕〔无敌混沌钟〕〔末世重生之一家亲〕〔陷仙〕〔农门婆婆的诰命之〕〔野芦花〕〔穿越从养龙开始〕〔维度潮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319章 身体突然燥热起来
    第319章 身体突然燥热起来

    赫连城自从知道小夜出事后心里就没有踏实过,担心她会出事,担心她做傻事,他就像个傻逼似的满大街找人,好不容易得知了小夜的下落急匆匆的赶过来,却看到这个女人靠在别的男人怀中放声大哭。

    她脆弱无助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向他寻求庇护,从始至终,心中想到都只要那个姓君的,在她眼中,他什么都不是!

    赫连城发现自己还是过于心软了,原本还打算只要她再求求他,肯对他服软,就绕过君子诺一次,但是他现在改变主意了,他要彻底摧毁君家,让她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是怎么毁在他手上的!

    “真是感人,大晚上这样缠缠绵绵的,啧啧……好一对痴情男女。”

    赫连城笑得邪肆,深邃的墨色眼眸好像酝酿着骇人的漆黑怒焰,狠狠地盯着小夜,说:“小家伙,你这样可不太道德,前一刻还在我床上婉转呻吟,现在又扑在别的男人身上求安慰,姓君的知道吗?”

    小夜知道这人肯定是气炸了,说出来的都不是人话,只要能刺激对方,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她正要开口,君子诺就挡在她面前。

    “赫连先生,如果你再对我的爱人纠缠不清,我不会再对你客气,请你马上离开!”

    君子诺目光微冷,对赫连城的态度也极不友好。

    虽然他能包容小夜的一切,但不代表他能包容占有她的男人,对赫连城,他也厌恶得不行。

    赫连城冷笑,“姓君的,你是不是还没听清楚我的话?你身后的女人才跟我上了床,你知道她的身体被我留下了多少痕迹吗?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没被我碰过,这样你还能忍着,我还真佩服你……”

    话音落下,君子诺就快准狠地一拳头打在赫连城身上,他出手极快,力道也大得惊人,赫连城被他打得倒退了好几步,却不示弱,他眼神凶狠得好像要将君子诺撕碎般,眨眼间就冲了上去,两人纠缠在一起,发出“啪啪啪”的肉搏声。

    这两个男人的格斗技巧都是巅峰造极,脸上,身上瞬间挂了彩。

    卿九看得焦急,赶紧走到小夜身边,紧张道:“夜小姐,你快去阻止少爷啊!上次少爷被你伤了后就一直没能彻底康复,再打下去,伤口肯定又要裂开了!”

    小夜皱眉道:“赫连城的还没有痊愈?”

    在她的印象中,赫连城虽然不及她的变态治愈能力,但痊愈速度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比的,之前肚子被她捅了一个洞也很快就康复了,这次怎么回事?

    “夜小姐!”

    卿九见小夜还不动,急得跟什么一样。

    现在只有他能阻止那两人啊!

    小夜回过神,看到卿九焦急的样子,顿了顿,她伸手拍了拍卿九的肩,随即将他推到一边,说:“待会儿看准时机,就带着你家少爷回去……”

    卿九还没消化完小夜的话,就看到她身形一转,迅速插入两个男人中,一只手按在君子诺的肩上,轻轻一推,另一只手按住赫连城挥过来的拳头,脚下一晃,绊住赫连城的脚,他脚下不稳,被小夜轻而易举推开。

    赫连城愣住,凶狠地盯着挡在君子诺面前的小夜,寒声道:“小家伙,你什么意思?”

    小夜扭动着手腕,漆黑的眸子在月色下闪过一道冷冽的寒光,淡淡说:“如果你还没打够的话,那就换我当你的对手,咱们打个痛快。”

    赫连城一听,差点气疯。

    “你为了那个姓君的要跟我打!”

    “没错。”

    小夜坦然承认。

    那么直白,毫不婉转,就像是一把剑狠狠地插进赫连城的胸口,鲜血淋漓。

    “时夜!”

    赫连城怒吼道,他双眼逐渐变得赤红,透着嗜血的戾气,“你就那么爱这个男人?为了他,不惜与我为敌,是吗?”

    小夜道:“没错,如果你继续帮助金家,做对君家不利的事情,那就是我的……敌人。”

    “敌人……”

    赫连城喃喃念了一遍,片刻,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他状若癫狂,恶狠狠地瞪向小夜,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来,“时夜,你好样的,为了那个男人,不惜与我为敌!”

    他猛地指向她,“好,既然你这么又觉悟,那么咱们就走着瞧,我倒要看看,姓君的一家垮了,你到底会露出什么表情来!时夜,你会后悔你今晚的决定,你绝对会后悔!”

    “抱歉,我不会后悔。”

    小夜说得决绝又无情到极点,她表情冰冰的。

    赫连城道:“你会后悔的!一定!我要你哭着来求我!”

    说完,他狠狠瞪了君子诺一眼,凶狠得好像恨不得剜掉他身上的肉一般,很快他就收回眼神,转身离开。

    卿九见赫连城离开,总算松了口气,他也看了小夜一眼,眼神颇为复杂,他没想到小夜竟然是用这种方法来阻止少爷,这样一来,这两人的关系不是就跟糟糕了吗?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还是给小夜投了个感激的眼神,然后紧跟着赫连城离开。

    等车子远去后,小夜才收回了视线,眼眸晃动,好像蕴藏着无限的情绪。

    她转身,对君子诺道:“事情结束了,君子诺,咱们回去吧。”

    君子诺担忧地看向小夜,“你不该跟他结仇。”

    他知道赫连城是个不择手段的人,今晚小夜无疑是激怒了他,他担心赫连城会连小夜一起攻击。

    小夜却笑了,“我跟他早晚都会走到这一步,不过,想让赫连城松口说出总统令的下落怕是不可能了,你小心点,他很棘手的。”

    “我会小心,还会保护好你。”

    君子诺拉住小夜的手,眼神温柔得快要化成水,“我们回去吧。”

    小夜点头,“好。”

    ……

    赫连城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他说了要君子诺倒霉,就一定会让他倒霉。

    各大媒体突然对君家发难,很多莫须有的消息层出不穷,全部将矛头指向了君正宸跟君子诺。

    最后甚至曝出了君家包庇盗窃总统令的罪犯的事情,这件事立刻引爆了话题,众人纷纷对那名罪犯好奇起来,而君子诺突然销声匿迹的未婚妻则成了最有可能的嫌疑犯。

    话题的矛头,对准了小夜。

    联邦的人都知道君子诺有一位神秘的未婚妻,这个未婚妻在半年前突然音信全无,而据说总统令差不多也是在同一时间消失,众人自然会开始联想。

    为什么君家要死死隐瞒总统令失窃的消息?

    为什么这么久都找不到总统令的下落?

    为什么一直不知道是谁偷走了总统令?

    难道联邦政府真的这么无用?

    并不是吧。

    正是因为出了内贼,所以才死死守住秘密,总是找不到偷总统令的人。

    金家也抓准这一点,对君家展开了更加猛烈的攻势,原本支持君家的人,见君家迟迟找不回总统令,也开始动摇,君正宸的支持率再次下滑,连带着,君子诺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打击。

    联邦民众纷纷要求君家给个交代,并交出小夜,小夜瞬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小夜上网溜达了各大网站,不少人已经将她妖魔化了,正因为总是见不到人,所以更容易瞎编乱造,她俨然成了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网上骂声一片。

    小夜也充分见识了联邦人民国骂的本事,将她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让她咋舌不已,最后她默默地合上了电脑,心中暗叹,没想到赫连城竟然这么恨她,还将她供出来,若是君家保不住她,那她就只有一死了。

    赫连城是真的想让她去死吗?

    小夜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自找的,可想到赫连城真的对她下杀手,还是有些伤感的。

    所谓的爱情,其实也抵不过他的自尊吧,凡是践踏了他尊严的人,无一例外,都得死,她这次是触了他的逆鳞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她不用再对赫连城怀有愧疚。

    挺好。

    君家失意,那金家就得意了。

    金昌明见一想到君正宸那凝重的表情,表达连饭都多吃了好几碗,他见到赫连城时,就哈哈大笑起来,说:“赫连先生,看来这次君家是真的要垮台了,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赫连城脸色微沉,他似笑非笑地看向金昌明,说:“金先生才是,咱们可是盟友,结果你却瞒着我做了这么多事,是不是太不把我看在眼里了?”

    金昌明一听,不明所以。

    “赫连先生,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赫连城皮笑肉不笑,“难道不是你散步的消息,说是君子诺的未婚妻偷走了总统令?”

    金昌明大惊,“这难道不是赫连先生你做的吗?”

    赫连城蹙眉,“不是你?”

    “我之前一心想对付君家,哪里想到这一层?原来不是赫连先生你做的,那就奇怪了,究竟是谁将那些消息散步出去的?”金昌明快速筛选了可能的人员,可都不太符合,最后他只是笑笑,“看来还有人想要置君家于死地啊,不管怎么说,只要是对付君家的,那就是我们的盟友了。”

    赫连城的脸色又黑了一些。

    金昌明并没有发现赫连城脸色转变,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要是君家不交出那个女人,恐怕过不了那关,我们可不能让他们把人交出来,为了防止君家狗急跳墙,干脆我先派人除掉那个女人,到时候就所有脏水都泼在那个女人身上!”

    “砰!”

    酒杯应声而碎。

    金昌明吓了一跳,看到赫连城鲜血淋漓的手,惊吓道:“赫连先生,你,你这是怎么了?”

    赫连城表情不变,甚至还有些风轻云淡,他慢腾腾地松开手,将陷入皮肉中的玻璃渣扯出来,说:“这杯子质量可能不太好吧。”

    “是,是吗?”

    金昌明有些怀疑地看向自己手中的酒杯,然后缓缓将酒杯放在桌上,对身后的人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叫人来给赫连先生包扎伤口啊!”

    “是!”

    下属赶紧出门去找人。

    金昌明这肉疼地看着赫连城那只还在流血的手,问:“赫连先生,你的手不要紧吗?”

    “没事。”

    赫连城淡淡应了一声,好像没有再谈下去的兴致。

    金昌明因为这一出,也不再谈事,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赫连城搭话,很快,医护人员就上来了,是个美艳无比的女人。

    这个酒吧还有一大特色,就是制服诱惑。

    今天的主题就是护士服。

    外面的人不了解情况,以为是提供那种服务,就派了酒吧内部的人过来,女人一进屋,就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跟赫连城有一面之缘的妖妖。

    “先生,我来给您包扎伤口。”

    妖妖穿着一件粉色的护士服,跪在赫连城面前,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然后伸出舌头,在上面细细的舔舐起来。

    低低的舔舐声在包厢中回荡起来,竟有种难以言喻的暧昧。

    屋内众多男人竟然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赫连城似笑非笑地盯着金昌明,说:“金先生,你们这儿处理伤口的方式还真奇特啊。”

    金昌明干笑一声,瞪了下属一眼:怎么回事?

    下属也傻眼了,他明明给工作人员说了叫医护人员进来,可这个……虽然穿着护士服,但是动作怎么……怎么就……这么限制级呢?

    妖妖将赫连城手上的血舔干净,媚眼一眨,自带无数风情,“先生,还疼吗?”

    赫连城笑,“疼倒是不疼了,但我找你来是让你包扎伤口的,你舔来舔去,是什么意思?你不嫌脏,我还嫌你口水脏,舌头不想要了吧?”

    妖妖魅惑的脸一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男人竟然打算割了她舌头?

    “先生,可你的手不是不疼了吗?”

    妖妖的眼中瞬间集满泪水,雾气蒙蒙,引人垂怜,她是天生的尤物,再加上那股花香,屋内众男人都有些受不了了,脸色都有些发红。

    赫连城却毫不怜惜地将人推开,“看在金先生的面子上,我不想见血,滚。”

    妖妖心中不甘,又迎上来,她的手柔弱无骨地搭在赫连城身上,可怜巴巴道:“先生,你不喜欢妖妖吗?你不喜欢我哪儿,我可以改的~”

    赫连城心中一阵厌烦,正要将人推开,可这个时候,下腹突然一阵火焰翻腾,全身开始燥热起来,竟有些口干舌燥,而妖妖的手指碰触过的地方却一阵冰凉,便更想让她碰触。

    妖妖还期盼地看着她,身体也越靠越近,媚眼如丝道:“先生~”

    赫连城眸光一沉,忽然掐住她的脖子,“你对我干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