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长姐:宦官夫〕〔苍天至尊〕〔猛犬老公宠妻如命〕〔千亿豪宠:冷情总〕〔魔武大帝〕〔冷夫辣妻的互撩日〕〔疯花斜月慕蟾宫〕〔系统带我去装逼〕〔无上奶爸〕〔倘若不曾嫁你〕〔三世皆倾城〕〔重生六零:翻身做〕〔逆天九小姐:帝尊〕〔一个人的刀〕〔不良甜妻:一吻上〕〔墨少,你老婆回来〕〔哈利波特之最后的〕〔豪门私宠:帝少轻〕〔阴阳妆〕〔冷帝绝宠:毒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338章 感觉你随时都会消失不见
    第338章 感觉你随时都会消失不见

    妖妖!

    小夜之前设想过很多君子诺对自己突然冷淡的原因,其中一个假设就是君子诺喜欢上别人了,虽然这种事情发生在君子诺身上的概率很小,但也不是没可能,人都有遇到真爱的可能嘛。

    可当她看到跟君子诺见面的女人是妖妖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件事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她看着君子诺揉了揉妖妖的脑袋,而妖妖也露出少女般的娇俏,然后挽住君子诺的手臂,两人走进酒店电梯。

    小夜从石柱走出来,眼底阴晴不定。

    这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小夜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赫连城的。

    她顿了顿,本打算挂断的,现在明显是君子诺这边更重要,可一想到赫连城那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要是她不接电话,很有可能一直打骚扰电话过来。

    想了想,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

    “我可能有总统令的下落了,你要不要过来一下?”

    听到总统令,小夜立刻来了兴趣。

    “真的?”

    “嗯,我现在在酒店,你过来吗?我派人来接你。”

    “我自己过来就行。”

    小夜可不希望被君子诺发现自己跟踪他,更不希望他看到她还跟赫连城交往密切,有些事情心照不宣,摆在明面上意义就不同了。

    赫连城也没强求,“那你早点过来,我等你。”

    “好。”

    小夜挂了电话,往酒店里面看了一眼,要是妖妖真的对君子诺做了什么,她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既然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也不怕她跑了。

    她转身离开酒店,而柜台小姐看到她离开,赶紧拨通了某个电话。

    “目标已经离开。”

    卿九得到消息,又对懒懒地靠在老板椅上的赫连城汇报,“少爷,夜小姐果然发现端倪了,之前已经在跟踪君子诺。”

    赫连城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他头看向窗外,俯瞰着外面的世界,慢条斯理地吩咐道:“让那个女人好好演完这出戏。”

    “是。”

    卿九有些担忧道:“但是,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要是夜小姐找到妖妖,问出实情……”

    “她还没那个胆子乱说话,得罪我,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赫连城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阴冷的气压充斥着整个屋子,饶是卿九,都有些喘不上气,就连他这长期跟着少爷的人都时常战战兢兢,更别说妖妖了。

    没人敢跟少爷做对,真有不怕死的,下场都会很凄惨。

    就连联邦的君子诺不都倒霉了吗?

    ……

    小夜满怀心事地来见赫连城,在那些下属的引导下来到了赫连城的套房。

    打开门,入眼的是满屋子的玫瑰花瓣,花瓣太多,已经遮掩住了套房原本的模样,赫连城走过来,将小夜熊抱住,“你来了!”

    小夜眨了眨眼,缓缓将赫连城推开,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今天吃错药了?”

    赫连城一听,立刻露出委屈的表情,眼神更是幽怨,“我没吃错药,我只是想营造一种浪漫的气氛,你不喜欢吗?”

    “额,还行吧。”

    小夜笑着迎合着。

    其实她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就像当初在南城的连理树下,看到那些情侣们在树上系上缎带,她只觉得那些人实在闲得无聊。

    不过赫连城费心弄了这些东西出来,她也不能扫兴,她丝毫不怀疑,要是她说这些东西无聊,现在的赫连城会当场哭出来。

    赫连城笑着将她抱进屋,他蹭在她的耳边,低声道:“咱们还可以在这里……”

    小夜听完眼角一抽,再看赫连城那跃跃欲试的表情,将那人黏在自己肩上的脑袋推开,皮笑肉不笑道:“你丫的整天脑子里就只有那些东西是吧?”

    赫连城理直气壮道:“我喜欢你,想跟你做那种事不是很正常吗?”

    小夜:“……”

    见小夜不吭声了,赫连城有些又去抓她的衣角,人又不知不觉凑过来,在她耳边,用低沉性感的声音说:“而且,你当时明明也很享受的……我们两个很契合……”

    小夜自认为自己脸皮算厚的,可是她还是低估了赫连城的不要脸,她猛地将赫连城的嘴捂着,咬着牙道:“你再说,我就走了!”

    赫连城眼睛明亮,他快速抓住她的手,在她的掌心舔了一下,轻声说:“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你跟我在一起,比跟君子诺在一起,更加快乐,不是吗?”

    提到君子诺,小夜陷入了沉默。

    她跟君子诺在一起快乐吗?

    君子诺对她很好,君家的人对她也很友善,就连他的父亲也是嘴硬心软,在君家,她体验到了家的感觉,可是每次接受君子诺的好意,她却倍感压力。

    别人不断对她示好,可是她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去给予,感情不等价,不管是给予的一方,还是被给予的一方,都挺不自在的。

    更何况君子诺深情,还不求回报,小夜就更不好接受他的好了。

    相比赫连城,跟他相处小夜反倒没有太大压力。

    因为知道这人是个渣,就算她离开真的会伤心,但也不会亏待自己,妖妖不就是例子吗?

    如果他不去找女人,又怎么会遇到妖妖,怎么会着了对方的道?

    赫连城不是个会亏待自己的人,小夜并不怪他,谁也没义务为了谁一辈子守节,更何况赫连城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他有挑选的资格,有游戏人间的资本。

    跟他相处小夜没负担,也不需要亏欠。

    权衡之后,跟赫连城在一起倒也真是比较快乐的。

    小夜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的时候,赫连城突然抱住她,带着她往边上一倒,两人双双砸入花瓣的海洋中,地上是厚实的羊绒地毯,而赫连城在小夜落地的时,也用手护住她的后脑勺,所以也没有被摔疼。

    两人紧密地贴在一起,小夜甚至能感受到男人跳动的心脏。

    四周是带着浓郁花香的玫瑰花瓣,暧昧的气氛顿时飘散在整个空间,小夜猛地回过神,她用手砸了赫连城一下,不满道:“你干什么啊?”

    赫连城笑得魅惑又勾人,他俯下身在小夜的唇瓣上亲了亲,说:“我想在这里跟你……”

    “你脑子里还能有健康的思想吗?”

    小夜笑问道。

    赫连城眨了眨眼,他喉结滚动,带着丝丝诱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

    小夜撇嘴,她将赫连城推开一些,说:“我是因为你说,你有总统令的下落,我才过来的,要是我每次来你都只想到这些事,那我们以后只能在电话里交谈了。”

    赫连城紧紧抱住,脑袋在她的脖颈处磨蹭着,有些伤心道:“你别拒绝我好不好?每次你推辞的时候,我都很难过……”

    小夜:“……”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跟你亲近,我知道我不该用总统令的事情跟你讲条件,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你待在我身边,为什么你总是像马上就要消失得无影无踪似的?我这害怕那一天睁开眼,你就永远消失了。”

    赫连城的声音淡淡的,又有些脆弱,小夜的心更是被狠狠拨动了。

    难道,赫连已经发现她的心思了?

    他知道她会离开了?

    赫连城捧住她的脸,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一抹痛苦,“你会离开我吗?”

    小夜:“……”

    若是换做曾经,小夜能够眼睛不眨一下的撒谎,因为无心,所以无情。

    可现在她很在意赫连城,在意到不想再对他撒谎。

    小夜突然捧住赫连城的脸,凑到他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她眼中带着认真,郑重道:“赫连,我们做吧。”

    “你不排斥我了?”

    赫连城狂喜地搂住她。

    小夜点头,“不排斥。”

    下一秒,赫连城就狠狠噙住她的唇瓣,厮磨起来,两人滚在玫瑰花瓣的海洋中,赫连城就像孩子抱住了心爱的玩具,在花瓣海中打滚,两人的身体交叠在一起。

    ……

    放纵之后,赫连城抱着小夜,给她说总统令的事情。

    “我们已经找到那个男人了,但是他已经将总统令拿到黑市转卖了,想要追查到总统令现在的下落,还需要一些时间。”

    “嗯。”

    小夜有些迷糊地应了一声,她趴在毛毯上,玫瑰花瓣铺洒在她白皙如凝脂般的肌肤上,红的与白的相互映衬,有种惊人的美感。

    她百无聊赖地把玩着花瓣,让那些花瓣从指间划过。

    赫连城则兴致勃勃地玩着她的发丝,就像是得到了新奇的小玩意儿,怎么都玩不腻,要么就是嗅着发丝,顺着发丝又在她身上磨蹭。

    小夜被他弄得有些痒,忍不住笑出声,将总是往她身上拱的脑袋推开,低笑道:“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吗?为什么?”

    她其实不太了解赫连城是什么状态。

    他似乎已经认出她是谁了,却又不记得之前所发生的的事情,时而单纯得像个孩子,有时候又好像回到了当初的狠厉。

    而他变化得最大的,大概就是对她的感情吧。

    如果这是将心灵面放大的结果,那是不是意味着,赫连城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让她去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侠气逼人〕〔蜜爱来袭:老公大〕〔全能跨界王〕〔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从星空中归来〕〔冷兵时代〕〔老子是富二代〕〔烈焰狂兵〕〔张绣黄月英〕〔太古魔帝尊〕〔军爷,小的不闪婚〕〔地狱狂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主宰漫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