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神你马甲又掉了〕〔隐婚100分之重生学〕〔新闯王〕〔老子是狂人〕〔生死禁主〕〔王妃C道出位〕〔最强大神在隔壁〕〔皇叔:别乱来!〕〔荒野幸运神〕〔帝逆洪荒〕〔农门医香之相公来〕〔夫人虐渣要趁早〕〔帝湮〕〔重生最强女医仙〕〔龙王殿〕〔重生地球仙尊〕〔永恒帝主〕〔驸马转正指南〕〔都市之圣手邪医〕〔绕铁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09章 小夜音信全无
    第409章 小夜音信全无

    “时夜!”

    一阵大喊声传过来,小夜猛地回过神,她循着声音看过去,看到正朝着自己拼命游过来的陆以晟,然后又看到那条去而复返的鲨鱼也朝着他又来。

    灰蓝色的三角形如同乘风破浪的快艇,速度凌厉非常,而陆以晟的心思全部都在小夜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一条鲨鱼正气势汹汹地朝着他游来。

    游轮上的游客也注意到这条鲨鱼,惊叫道:“小心啊,鲨鱼游过来了!”

    陆以晟听到呼喊声,身形一顿,他停下来,转身看着身后,就看到一条鲨鱼忽然一跃而起,朝着陆以晟露出锋利的牙齿,那一瞬间,所有人似乎都预见到了陆以晟的命运。

    不少女客们都因此而尖叫出声。

    陆以晟做出防御的动作,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纤细的身影忽然挡在陆以晟面前,鲨鱼一口咬住那人手臂,那一瞬间,陆以晟似乎听到了骨头裂开的声音,以及一道闷哼声。

    “时夜!”

    小夜没有回应陆以晟,鲨鱼咬住猎物,就猛地朝着海底游去,小夜也被拖进了海里。

    “时夜!”

    陆以晟担心地大叫起来,但是很快,在离他不远处的海面就被染成了红色,鲨鱼缓缓浮了起来,在它的腹部,缺了很深的一块肉,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撕裂的一般。

    陆以晟愣了紧紧一分钟,就拼命朝着鲨鱼游过去,也不管那条鲨鱼到底有没有死透,这个时候,一条满是伤痕的手搭在了鲨鱼的尸体上,紧接着,一个脑袋探了出来,小夜付出水面后就大口呼吸,全身剧烈颤抖着,似乎被冷得不行。

    她摇了摇脑袋,看着朝着自己游过来的陆以晟,低笑了一声,声音哑哑的,说:“陆少爷,你是笨蛋吗?明知道水里有鲨鱼还跳。”

    小夜以为他会反击,可没想到,陆以晟却是紧紧的将她抱住,他的声音也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冷的,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他开口,怒气冲冲道:“你是傻子吗?谁让你挡在我前面了?”

    小夜被陆以晟勒得差点喘不上气,她挣扎着把陆以晟推开,说:“你有没有搞错,我是救了你耶,你竟然还凶我?陆少爷,你说你是不是以德报怨?”

    陆以晟还是冲着她吼,说:“谁需要你救了?你知不知道当时有多危险?”

    要是被鲨鱼拽入了深海,光是海中的水压,就足够让人毙命。

    小夜眨眨眼,说:“我知道啊,所以我才救你嘛,我的体质跟你们不同,你们大半年都好不了的伤,我几天就能康复,我来对付鲨鱼,在当时情况来讲,是最正确的决策吧。”

    “那你也不能做这么危险的事!”

    陆以晟吼道。

    小夜愣住。

    “我不管你自愈能力有多强,总之我不准你以身犯险!你以为你那么多伤,都不会疼吗?”

    陆以晟看到小夜伤痕累累,却强颜欢笑,心里就有股怒火在腾腾燃烧。

    小夜望着陆以晟,眼中的猩红淡了不少,她以为,知道她自愈能力强悍的人,根本不会在乎她受不受伤,反正过不了多久就能痊愈。

    听到陆以晟的话,不得不说,她挺感动的。

    但是小夜不想外泄太多感情,她又挤出笑容,说:“我们快上去吧,天知道待会儿会不会又来几条鲨鱼,我伤口沾了海水,好痛的!”

    陆以晟游过来扶着小夜,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痛呢!”

    “嘿嘿,我只是治愈能力强,又不是屏蔽痛觉了,疼疼疼,你轻点……”

    远处。

    赫连城发现小夜也坠海时,是想第一时间赶过去救人的,可是慕晚清却一直缠着他,她似乎吓坏了,一直在低低抽泣,赫连城本来打算将她交给其他营救人员,谁知陆以晟也跳了下来,紧接着,就看到小夜为了陆以晟以身犯险,两人亲亲密密搂抱在一起,那一幕深深刺痛了他的眼。

    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全然不放在眼中。

    主家那次是这样,这次在宴会上,他信了她不会惹事,可她却还是捅了这么大篓子。

    她从始至终,都没有为他们的将来考虑过,凡是都只凭心情。

    慕晚清见赫连城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小夜身上,再也没移开过,她虚假道:“阿城,你不要生小夜的气,我想她当时肯定是在气头上,不是故意推我下去的。”

    赫连城听慕晚清这么说,眸光闪了闪,他露出一抹看不出悲喜的笑容,苦涩道:“阿姐,你不用替她说话了,她不喜欢你,我清楚得很,我只是没想到她会用这种方式……抱歉。”

    慕晚清紧紧抱住赫连城,摇头道:“大家都没事才好,刚才我看到夜小姐被鲨鱼围攻了,不知道伤得严不严重。”

    赫连城眼神变了变,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我先送你上去。”

    “嗯。”

    四人都被救了上去。

    他们两两相对,站在过道上。

    赫连城护着慕晚清,而陆以晟则护着小夜。

    慕晚清看到小夜时,就开始假惺惺地担忧道:“小夜,你伤得严不严重?”

    小夜现在对慕晚清彻底没了好感,之前至少还能伪装一下,可现在她觉得,自己连伪装的必要都没有了,小夜冷笑道:“我伤得严不严重,你难道会不清楚?”

    慕晚清脸上有一丝不自然。

    赫连城皱眉,“时夜,阿姐也是关心你,你非要用这种口吻对待关心你的人吗?”

    小夜看着赫连城,笑:“关心我,对了,口头上说一说就是关心,嗯,这很好,不愧是你的好阿姐,赫连城,你这么在乎她,跟她过一辈好了,其实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真配!”

    “时夜!”

    赫连城怒急,冲上去扯住小夜的手腕,这时,陆以晟披在小夜身上的外套也顺势掉了下来,露出她伤痕累累的身体,肩上,手臂上,大腿上,全都是咬伤,雪白的肌肤与鲜红的伤口相互映衬,看着触目惊心。

    那一瞬间,赫连城愣住了,到嘴边的话,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小夜继续微笑,“怎么?是不是很生气,又想打我啊?尽管打吧,反正我是打不死的小强,过不了几天,这些伤口就能愈合,跟你娇弱的阿姐比不了。”

    赫连城哑声道:“阿姐,她不会游泳……”

    “嗯,我知道。”

    小夜善解人意的点头,她笑眯眯道:“赫连,其实我来的时候,心里还在想,要是我跟你阿姐同时掉在水里,你会救谁?那个时候我想的是不一定,但是我想错了,你是肯定会就你阿姐的嘛,你阿姐矜贵,又容易淹死,我会游泳,面对几条鲨鱼又怎么了?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赫连,我懂了,我全都懂了!”

    “你懂什么了?”

    赫连城瞪着她,他心中忽然有种莫名的惶恐,感觉自己似乎做错了选择,而这个选择,将让他们两个永远都没有回旋的余地。

    小夜挣脱掉赫连城,然后指着白莲一般纯洁无辜的慕晚清,说:“我如果说,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设计好的,你信不信?坠海是她故意的!那些鲨鱼也是她派人放出来的!”

    慕晚清一愣,她哪里想到小夜竟然直接揭穿她,她慌忙道:“小夜,你对我是不是有误会?我会什么要设计你?我一直都希望你跟阿城能好好的,再说了,我根本不会游泳,要是那些鲨鱼是我引过来的,要是救援不及时,那我岂不是要被鲨鱼咬死?我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来陷害你?”

    “所以你先派手下毒打我一顿啊,血的气味会将鲨鱼引过去,你不就安全了?”

    “手下?什么手下?”

    慕晚清做出一脸茫然的表情,说:“小夜,你真是太离谱了!我找到你不喜欢我,你把我推下去,我真的不怪你,可你为什么还要反过来诬陷我?”

    “因为你喜欢赫连城啊。”小夜眨眼,笑得魅惑众生,说:“为了把他占为己有,所以必须把我这个碍事的人除掉,不是吗?”

    “够了!”

    赫连城对小夜说。

    小夜双眼泛红地看着赫连城,声音沙哑,语气却是坚定的,“赫连城,我就问你一句,你究竟信不信我的话?”

    赫连城答非所问,“她是我的阿姐,我们两个永远不可能……”

    “呵。”

    小夜嗤笑一声,她别开脸,说:“我要回去,我不想再待在这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赫连城还想说什么,一直沉默的陆以晟却说:“你现在需要治疗,游轮上的医疗设施不行,我想送你去就近的医院吧。”

    “嗯。”

    小夜点头。

    赫连城见小夜更听陆以晟的话,忽然怒道:“你算什么?她就算要回去,也跟你无关!”

    陆以晟讥讽一笑,“谁知道你的人里面会不会被安插了奸细,在路上就置时夜于死地?”

    “陆以晟!”

    “赫连城!”

    两个男人争锋相对,最后调解下,双方做了让步,小夜还是由陆以晟送,但是赫连城也派了人随行保护,而赫连城则留在了游轮。

    他必须留下来收拾小夜弄出来的“烂摊子”,魏老的寿宴被搅得一塌糊涂,而他那个孙女也在一旁煽风点火,想要保住小夜,赫连城必须花费一些功夫。

    他本想着,等事情一了,就立刻去找小夜,谁知海上却迎来了一场暴风雨。

    送小夜离开的快艇根本无力迎击海浪,快艇被海浪打入海中,一行8人,4人音信全无,两人死在了暴风雨中,而活下来的两人将消息传回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最强医圣林奇〕〔一胎双宝:总裁大〕〔爆笑王妃宠翻天〕〔农民工传记〕〔闪婚厚爱:国民老〕〔从堕落骑士开始〕〔清浊向恶而战〕〔盛宠之毒医世子妃〕〔霸宋西门庆〕〔佛系反骨(快穿)〕〔从零开始当导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