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鬼的温柔,二嫁〕〔黑暗扎基奥特曼〕〔全能大村医〕〔盛唐血刃〕〔剑泣魔曲〕〔帝凰记〕〔校园重生:女神,〕〔杀手女子桃花多〕〔喵霸〕〔第五人格:然后他〕〔只因爱你而存在〕〔狼性冷总软萌妻〕〔混沌狂神〕〔王者荣耀之大神救〕〔遍寻归途〕〔神宠进化〕〔去相亲吧,爸爸〕〔魔尊图腾〕〔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皇袍加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15章 醒来
    第415章 醒来

    小夜的衣服有些破破烂烂的,脸上也带着明显的抓痕,发丝随意垂落在脸颊边,看着有些狼狈,她手中赫然出现了几株青绿色像薄荷叶,长有珍珠大小红色果实的草药。

    草药生长的地方,出乎预料的险要,几乎都长在悬崖的半山腰上,而且生长的地方也常住着猛禽,她身上的伤,就是在扯草药的时候被秃鹫抓的。

    当时小夜还以为那些死鸟要把她的头皮给拽下来,她已经想好了,明天就带着那些小的们,把那些死鸟全部抓起来烤来吃了。

    她一瘸一拐走到赫连城面前,伸手碰了碰赫连城的额头,又看了看他身上的伤势,体温比之前见他的时候要好一些了,不过还没有彻底降下去。

    看到又红又肿的伤口,小夜眼皮跳了一下,好像那些伤口长在自己身上似的,肉疼得不行。

    她盯着伤口看了一会儿,然后将草药连着根一股脑地塞在嘴里,小夜嚼下第一口的时候,眉头顿时拧成一团,却没有立刻将草药吐出来,只是嘟囔了一声,说:“这东西怎么还是苦的?”

    小夜将草药在自己嘴里嚼碎,腮帮子立刻鼓了起来,她撑起身,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似乎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最后视线落在赫连城额头的帕子上。

    她刚伸出手去拿,赫连城忽然将她的手紧紧拽着,小夜双眼猛地瞪大,她想要把手抽出来,可是赫连城却将她拽得紧紧的,再也不能动弹分毫。

    小夜嘴里含着草药,没办法说话,她又扯动了一下身子,赫连城就将她又拉紧了几分,小夜气得干瞪眼,赫连城迷迷糊糊的还在说:“不准走,小家伙你不准走……”

    小夜直接翻了个白眼,然后直接俯下身,发丝如同倾泻的瀑布,垂落在赫连城的胸口,小夜用另一只手将发丝撩起挽自耳后,然后将口中的草药吐出来,均匀的抹在他的伤口上。

    草药带来的疼痛感让赫连城忍不住蹙眉,他伸手想要将草药弄掉,却被小夜死死压在,两人以极其暧昧的姿势贴在一起,小夜甚至能听到赫连城强有力的心跳声。

    她忽然想,既然这个人心跳还这么有力,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也不知道隔了多久,赫连城才安分下来,他的呼吸也变得平缓,似乎又进入了深度睡眠,小夜见赫连城不再挣扎了,这才松了口气。

    她一点点地将赫连城握住自己的手扳开,然后向兔子似的跳起来,喃喃自语道:“能做的我全部都做了,算是仁至义尽了,要是你还活不下来,只能说老天爷都不想让你继续祸害下去……”

    说完,她又静静地看了赫连城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一直昏睡的卿九这个时候清醒过来,他睁开眼立刻开始打量此刻的环境,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简陋的茅草屋,不禁皱起眉,在看到旁边的赫连城时,几乎是立刻弹坐起来,他想要赶到赫连城身边,刚下地,脚顿时传来钻心的疼痛,脚上一软,直接栽了下去。

    同时,手臂也失去了控制,他想伸出手,却发现一只手根本不听使唤,而是无力地垂落在身侧,无论使出多大的劲儿,都动不了。

    卿九瞬间了解了自己的状况。

    他的手臂跟腿都废了。

    不过卿九并没有时间抱怨悔恨,他必须立刻到赫连城身边,查看他的情况。

    卿九咬着牙,忍着身体的剧痛,然后一点点地挪到赫连城身边。

    “少爷,少爷?”

    卿九低声叫了一声,可是赫连城并没有回应他,似乎还在昏迷中,看到他发炎溃烂的伤口,卿九忍不住皱眉,他四处环视一圈,看到不远处有个木质的盆子,里面还有水,他又挪过去,费劲儿地将盆子移了过来,然后将赫连城额头上的帕子丢在水中,拧干后又放在他的额头上。

    ……

    陆以晟将阿阮送回屋子。

    一路上,他就像是哑巴了似的,一句话也不说,不过阿阮却对他有了不小的改观,虽然陆以晟整个人都是冷冰冰的,脾气还挺暴躁,不过为人倒是不错,心眼不坏。

    这人真的喜欢小夜吗?

    阿阮心中有些迟疑。

    “你盯着我干什么?”

    正在阿阮想事情想得入神的时候,陆以晟的声音冷不伶仃响了起来,阿阮猛地回过神,眨了眨眼,笑着反问道:“你不盯着我看,怎么知道我盯着你看?”

    “你!”

    陆以晟的眉头都快要拧成麻花了,他双眼像是要喷火似的,死死盯着阿阮看了半晌,最后傲娇地把头转向一边,哼了一声。

    阿阮顿时乐了。

    这人怎么一副小孩子脾气?

    她笑眯眯道:“怎么?生气了?我这不是太耿直了吗?你别介意啊。”

    陆以晟沉默以对,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不少。

    阿阮几乎要用小跑着才能追上陆以晟,她紧跟在他身后,悠悠道:“你不是要送我回去吗?一个人拼了老命地往前走干什么?”

    果然,陆以晟停了下来,又等着阿阮跟上后才继续向着前方走去,阿阮笑吟吟道:“其实你人蛮好的,你套套近乎,说不定小夜对你会改观……”

    她话还没有说完,陆以晟猛地转过头,怒道:“你胡说什么?”

    阿阮挑眉,道:“我胡说什么了?其实小夜对你也不算一点感情都没有吧,你们被冲到岛上的时候,小夜也是一直护着你,她给你挡了大半的船艇残片,一般人能对别人这么舍身相救?”

    陆以晟:“……”

    陆以晟对当时的情形并不清楚,因为被海浪打翻在海底的时候,他撞上了断掉的船艇,直接昏迷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清楚,隐隐约约间,他确实感觉到有个人一直拖着自己,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现在看来,那个人应该就是小夜。

    “看在你人还算不错的份上,如果你真的打算追求小夜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帮你。”

    陆以晟沉默了下,他不经意间看到阿阮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立马皱起眉头,他又别开脸,闷闷道:“谁说我喜欢那个女人?”

    “真的不喜欢?”

    阿阮调笑道。

    阿阮的步步紧逼让陆以晟顿时恼羞成怒,“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八卦!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别以为今天帮了我一次,你就跟我很熟了!”

    “我这不是好心吗?”

    阿阮见陆以晟是真的动怒了,点到为止,笑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行不行?别生气了。”

    陆以晟也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见阿阮态度软下来,他的表情也缓和下来,不过语气依旧不善,说:“你别气我就行了。”

    “呵呵,我的错,我的错。”

    阿阮继续服软。

    陆以晟轻哼了一声,然后继续向前走。

    阿阮则跟在他身后,两人又回归了沉默,隔了一会儿,一阵海风吹了过来,吹乱了阿阮的长发,她理头发的时候,顺着风声,似乎听到了陆以晟的喃喃自语。

    “我跟她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根本……”

    阿阮还没有听清楚后面的话,风忽然变大了,陆以晟的声音瞬间被隐入了呼啸的风中,阿阮正要开口,陆以晟就说:“到了。”

    阿阮一愣,才发现他们已经到她的屋子了。

    她咧开唇,笑了笑,说:“这么快?以前怎么没觉得呢。”

    陆以晟没吭声。

    阿阮开门走进屋子里,然后对陆以晟笑道:“虽然是因为你才起夜的,不过还是谢谢你送我回来。”

    陆以晟淡淡道:“早点休息吧。”

    说完就转身走了。

    阿阮并没有立刻关上门,而是靠在门口,静静地看着陆以晟离开,心却始终平静不下来,直到陆以晟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她才含糊地冒了一句。

    “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

    陆以晟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卿九照顾赫连城。

    卿九听到动静转过头看,发现陆以晟时,眼中带着惊骇,“陆先生?”

    陆以晟看到卿九醒过来,也吃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说:“你醒得倒是挺快的。”

    卿九的视线在陆以晟身后看了一圈,急切问道:“陆先生,怎么就你一个?夜小姐呢?”

    陆以晟都活下来了,小夜没理由死掉。

    卿九一直这样坚信着。

    陆以晟平静道:“放心吧,她还活着。”

    卿九虽然料想到这个结果,但是从陆以晟口中得知这个消息,还是让他忍不住松了口气,然后又问道:“那怎么夜小姐没过来?”

    他家少爷受了这么重的伤,她怎么都没过来照顾?

    一定是在想办法救少爷吧。

    陆以晟不知道卿九心里活动是什么样,但是他还记得刚才小夜的态度到底有多冷漠,他忍不住皱眉,轻飘飘道:“谁知道呢?现在说不定还躺在床上睡觉吧?”

    “什么?夜小姐也受伤了?”

    卿九自动带入了另一层意思。

    陆以晟嘴角一抽,“你误会了,我不过是字面上的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赫连城的眼皮动了动,然后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透视神医在都市〕〔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重生之名门锦绣〕〔我师叔是林正英〕〔超级兵王俏总裁〕〔佛系反骨(快穿)〕〔最强寻魔书商〕〔野心家〕〔网游之绝缘体〕〔魔王逃跑计划〕〔霸道大叔宠甜妻〕〔这个娘娘有点懒〕〔山村最强小农民〕〔寻山问谷爱生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