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冒险团的征程〕〔我穿越到了部落冲〕〔这世界一点都不玄〕〔大佬拯救计划〕〔穿成霸总的黑月光〕〔女子误国〕〔长生五千年〕〔王妃C道出位〕〔界河之祖〕〔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四爷:娇妃会算命〕〔美人娇悍〕〔厉少又来撒糖了〕〔六零彪悍人生〕〔进击的赘婿〕〔言夜星〕〔穿越之兽世种田记〕〔重生我要当学神〕〔进化之眼〕〔医仙小猫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22章 咱们处个对象吧!
    第422章 咱们处个对象吧!

    这一次,小夜身上也有许多抓痕,头发也跟上一次一样,乱糟糟的,她按着自己的手臂,然后轻轻走进茅草屋,撩开草帘子,透过静谧的月光,看了赫连城一眼,然后又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草药,这一次,她停留在草药上的目光要长许多,似乎在纠结这么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她表情有点相似放弃了什么,然后又转身走出茅草屋,在距离草屋不远处的沙堆处挖了一个坑,然后将草药埋在坑里,就走了。

    小夜往自己屋子走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将她叫住。

    “小夜。”

    小夜身形一顿,然后慢慢转过身看着从一个树背后走出来的阿阮。

    阿阮笑眯眯道:“这么晚了,你跑哪儿去了?”

    小夜反应也会极快,她面色从容,说:“今天屋子里有点闷,我就去山里逛了逛。”

    “还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阿阮挑眉。

    小夜撇嘴,一副懊恼的模样,“山上不是有一颗很高的树吗?我就爬上去想要吹吹海风,哪知道遇到了秃鹫,还没来得及爬下来,就被那些禽兽给抓了。”

    她的演技高超,无论是情绪还是神态,叫人看不出半点虚假。

    阿阮要不是亲眼看她往赫连城的方向走去了,估计也要被她的话给骗了,她脸上还是带着笑,朝着小夜走过去,悠悠道:“是吗?我记得秃鹫也是很记仇的生物,你说好端端的,那些禽兽怎么就盯上你了呢?该不会是你之前得罪它们了吧?”

    小夜耸肩,“谁知道呢?说不定它们是嫉妒我的美貌呢?”

    见小夜说话又满口跑火车,阿阮不禁嘴角抽了抽,她心中暗骂你就继续口是心非吧!

    阿阮点头,深以为然道:“说不定真是,秃鹫长得那么丑,嫉妒你也是合情合理。”

    ……

    秃鹫:“mmp耶!”

    ……

    小夜见阿阮竟然还真的跟自己侃大山了,她看了她一眼,问:“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阿阮摇头,说:“没事啊,跟你一样,觉得屋子里太闷了,就出来散散步,看你也在,就顺便问了一句。”

    小夜说:“那没事的话,我想回屋了。”

    阿阮点头笑道:“嗯,你回去吧,记得把伤口处理一下,哦……其实不处理也没事,反正第二天就会恢复,说起来这个能力也真是好用又吃亏,别人想用伤口来判断你做过什么事都不行,你就算受伤,第二天恢复了,连诉苦的理由都没有。”

    小夜深吸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正视着阿阮,说:“阿阮,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别拐弯抹角的。”

    “我就随口一说,你别放在心上。”阿阮立刻将自己撇清,然后又补了一句,说:“更何况,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会不知道我话中是什么意思?”

    小夜耸肩,“真是被高看了,我可不聪明,像你们这些高智商的对话,我完全听不懂。”

    “听不懂就算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阿阮笑道:“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小夜没有再搭话,直接往自己屋子走去,然后干脆的关上门。

    阿阮眼底闪过一抹深意,打算明天再去陆以晟哪儿看看情况。

    第二天。

    天上掉馅饼了,大概就是陆以晟几人此刻遇到的事。

    他们一早醒来,走出茅草屋急看到在屋角有两只死兔子,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卿九热泪盈眶,终于不用再吃草了!

    陆以晟却没有卿九那么乐观,他皱眉分析道:“这是海边,怎么会有两只死兔子?事出有异必有妖,我觉得这两只兔子肯定有问题,咱们最好不要动这两只兔子比较好。”

    赫连城直接一句话堵了回去,“得了吧,咱们现在有什么能让别人有所图的?想要杀我们早就杀了,至于专门为了毒杀我们糟蹋两只兔子?”

    陆以晟:“……”

    “卿九,把兔子给我剥了,我待会儿要吃辣子兔丁。”

    卿九为难道:“少爷,我上哪儿去给你找辣子啊?想要切成兔丁,也没有工具啊。”

    “那给我烤了!放点孜然。”

    “孜然也没有啊……”

    卿九弱弱地说了一句。

    赫连城一脚踹上去,“我要你有什么用?要什么都没有!”

    卿九欲哭无泪,这分明就是强人所难嘛!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说的就是他!

    见这主仆二人商量怎么吃兔子也讨论得热火朝天,陆以晟嘴角狠狠抽了一下,这两人也是心大。

    不想再跟这两个吃货在同一个屋子带着,陆以晟转身出去。

    然后就看到阿阮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差不多还有十来米的地方停下,她脸上带着惯有的微笑,对陆以晟招了招手。

    陆以晟不知道阿阮怎么会突然造访,但还是走了过去。

    “有什么事吗?”

    陆以晟保持着一如既往的高冷。

    阿阮抵着自己下颚,眸光流转,长长的睫毛下,闪过一抹深意,她问:“你们这儿,有没有遇到什么反常的事?”

    “反常的事?”

    陆以晟立刻想到了两只兔子,然后给阿阮说了。

    “兔子?只有兔子吗?”

    阿阮对这个结果并不是很满意,“你确定兔子旁边没有别的什么东西?比如说草药什么的?叶子跟薄荷差不多的。”

    陆以晟摇摇头,他听阿阮这么问,就感觉她知道些什么。

    “你是不是知道这两只兔子的由来?”

    阿阮笑得神秘,她眼睛忽闪忽闪,卖关子说:“这两只兔子打哪儿来,我大概是知道的……”

    陆以晟正等着后文,结果阿阮忽然又从他身边略过,然后在几株草面前蹲下,然后就看到她开始打量那几株草,陆以晟问:“怎么了?”

    阿阮捏了捏有些焉了的草药叶子,勾唇一笑,说:“我就说应该不止兔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陆以晟哪儿会知道,他没了耐心,说:“到底是什么?你不能一口气说完吗?”

    阿阮将草药拔出来,说:“这是我们岛上特有的疗伤草药,对于愈合伤口有奇效,一般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看到那座山了吗?这草药一般就长在那岩壁上。”

    “长在岩壁?”

    陆以晟的视线落在阿阮手中的草药上,“那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阿阮看着已经开始枯萎的根部以及焉掉的叶子,露出意料之中的神情,她说:“你真的觉得这草药原先站在这儿的?没看到叶子已经焉掉了吗?说明之前有人动过他,伤了根部。”

    “谁会专程把草药从岩壁上挪到这种沙地里……”陆以晟话说到一半,就噤声了,因为他已经知道谁做的了。

    阿阮观察着他的表情,笑道:“看来你也知道了。”

    陆以晟看着她,说:“时夜。”

    阿阮点头,她继续打量着草药,回忆着昨晚的情形,说:“昨天我发现小夜回来的时候,全身都是伤,脸上还有明显被利器刮伤的伤痕,她说是秃鹫抓的,可大晚上的秃鹫视力极差,它们犯得着专门来袭击一个人吗?只有一种可能能解释这件事,那就是她跑到秃鹫栖息的地方,惊扰了它们休息,才会引起秃鹫袭击,刚好,岛上的秃鹫筑巢就筑在岩壁上。”

    说到这儿,阿阮又想起赫连城突然伤势好转的事,她勾唇道:“那个男人醒过来那天,你有没有发现他伤口上涂着草药?”

    陆以晟回想当天的情形,的确,那天赫连城醒来的时候,伤口上有暗青色的东西,当时卿九在一旁照顾赫连城,他就直接以为是卿九在外面给赫连城找了草药,根本没把这件事跟小夜联系在一起。

    “那她那天为什么要表现得那么绝情?”

    阿阮耸肩,说:“我跟小夜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却总结出了一些名堂,小夜那个丫头啊,典型的口是心非,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关键演技还是满分,如果她不想让你看出她的心情,你就别想看出来,她在你面前表现的那么绝情,大概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吧,虽然想要爱,却又觉得不能再爱。”

    陆以晟听着阿阮的分析,心里有些闷闷的,堵得慌。

    那天晚上,不管他怎么请求,小夜都一副铁石心肠,可转眼间,她就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给赫连城摘草药,他真的不懂了,她到底是怨恨赫连城,还是不怨。

    为什么,当他知道真相后,会那么失落?

    心里好像缺了块儿什么。

    阿阮见陆以晟沉默了,表情变幻莫测,她眨了眨眼,伸手拍了拍陆以晟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别失望嘛,虽然你的单相思已经无果了,但还有一整片森林供你选择啊,你觉得我怎么样?”

    陆以晟看了阿阮一眼,直接把她的手推开,说:“耍我很高兴吗?”

    阿阮表示无辜,“我分明是很认真的!说真的,你觉得我怎么样?要不咱两处个对象,以后你就是我的压寨相公,说不定大家就接纳你了。”

    “呵呵,不需要!”

    陆以晟冷笑一声,直接回绝了阿阮。

    在他看来,阿阮跟小夜一个德行,最喜欢捉弄人,这个阿阮,也不过是逗他玩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快穿,男神大人乖〕〔蜜糖甜妻:腹黑老〕〔编篡诸天〕〔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两界布道〕〔农民工传记〕〔隋唐大猛士〕〔影后,你老公偏执〕〔灵明石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