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宋游记〕〔蚀骨宠婚,总裁的〕〔都市超级医生〕〔精灵之夏树〕〔最终使徒〕〔妙手神农〕〔工业之动力帝国〕〔甜蜜军婚,兵王的〕〔贴身高手的日常〕〔联盟之漫威世界〕〔帝王阁〕〔我的绝美冷艳总裁〕〔狩猎好莱坞〕〔魔鬼的温柔,二嫁〕〔黑暗扎基奥特曼〕〔全能大村医〕〔盛唐血刃〕〔剑泣魔曲〕〔帝凰记〕〔校园重生:女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23章 我这辈子都属于你
    第423章 我这辈子都属于你

    阿阮没想到陆以晟拒绝得这么干脆,心顿时有些空落落的,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追求人就这么不顺。

    她双手不自觉地握了握拳,然后背在身后,一副没了兴致的表情,说:“真够打击的,就算要拒绝,也不要拒绝得这么干脆嘛,真伤人啊。”

    陆以晟却不以为然地笑了,他瞥了阿阮一眼,看到她风轻云淡的表情,说:“我看你还挺乐在其中的。”

    阿阮撇了撇嘴,耸肩道:“你这张嘴还真欠揍,拿去,这个草药刚採的时候药效最好,现在过了一晚上,药效已经大打折扣了,你最好快点给那个男人用,别浪费了小夜一番心意。”

    说着,她就将草药一股脑地塞给陆以晟,转身就走。

    这时,陆以晟又叫住她,说:“等一下!”

    阿阮迈出去的脚又停了下来,但是没有转身,只听陆以晟问,“你到底过来干什么的?”

    没想到陆以晟叫住她是问这句话,阿阮心又凉了半截,她呼了口气,不禁自嘲,她虽然一直在调侃陆以晟是单相思小夜,可她又何尝不是在单相思,他们都半斤八两。

    不过好在她并没有陷得太深,还能及时收手。

    阿阮尽可能使自己的呼吸平稳,然后转身对陆以晟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确认小夜是不是来过,她既然对那个男人还有留念,我看八成这两人是断不了了。”

    陆以晟捏紧手中的草药,没有吭声。

    阿阮见状,不禁调侃,“你该不会还真的以为自己有希望了吧,现在是不是很失落?”

    陆以晟立刻瞪了她一眼,“少胡说八道!”

    他恼羞成怒地转身回去,阿阮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陆以晟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落寞的神色,最后叹了口气,朝着深林的方向走去。

    ……

    陆以晟回去的时候,赫连城跟卿九已经把兔子架在火上烤了,兔子很肥,肉在火上炙烤着,发出“吱吱”的声音,一股肉香在屋子里弥漫,陆以晟也不禁咽了咽口水。

    这些天他们都在吃草,现在看到肉,都有点把持不住了。

    “刚才跑哪儿去了?我们干活你就顾着偷懒是吧,待会儿你就望着我们吃吧!”赫连城的话还是那么欠揍,陆以晟脸色黑黑的,他冷哼一声,将草药丢在赫连城面前。

    “这是什么?”

    赫连城挑眉,嫌弃地看着那几株草药,说:“你该不会是想拿着这些破草来换吃的吧,亏你想得出来。”

    陆以晟听到赫连城称呼草药为破草,忽然冷笑道:“在你眼中,这就是破草?”

    “不然呢?”

    赫连城为了气陆以晟,又将草药贬得一文不值,他说:“这么个破草还是焉了的,你到底在哪儿找到的这么个破草?”

    陆以晟身上还冒着冷气,他还保持着冷笑,也不点名,“不是我找到的?”

    “不是你找的那谁还脑子有病去扯草玩啊?”

    “或许她真的是脑子有病吧。”

    陆以晟应和着说。

    赫连城见陆以晟没有被激怒,也没意思,直接把草丢在一边的角落里,然后全心全意地看着兔肉。

    陆以晟见赫连城真的没把草药放在心上,想到阿阮说的,时间隔得越长,药效就越差,他忍不住又问,“喂,你真的不在意到底是谁採的?”

    “跟我有关系?”

    赫连城反问。

    陆以晟笑,“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有关系,这个草药是时夜专门在岩壁上摘下来的,为此还被秃鹫抓伤了,只因为她听说这个草药对疗伤有奇效……”

    陆以晟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只感觉眼前一道黑影闪过,被丢在角落里的草药立刻被赫连城视若珍宝般护在手心,他瞪着陆以晟吼道:“姓陆的,你就是故意的吧!这草药是小家伙给我的,你在哪里卖关子干什么?存心给我们两个之间制造阻碍是吧?”

    听到这话,陆以晟简直要气笑了。

    “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还对这草药嗤之以鼻!不是还说摘草药的人脑子有病吗?原来在你眼中,时夜就是脑子有病啊!”

    赫连城没有半点尴尬,反倒理直气壮道:“那是因为我不知道草药是小家伙给我摘的,要是知道,我肯定不会这么说了!”

    “呵!是不是时夜随便捡块石头在你眼里都是块宝啊?”

    陆以晟讥讽道。

    赫连城说:“那当然!只要是小家伙的东西,那都是最好的,哪怕是破草,经过她的手,那都是琼枝仙草!”

    陆以晟终于忍不住了,翻了一个大白眼,他冷笑道:“她既然在你心中纳闷重要,之前你又为什么要伤她伤得那么深?时夜本来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可因为你,她改变了,你没发现她脸上的笑容少了很多吗?”

    赫连城眼皮一跳,他将草药紧紧攥在胸口,别开眼,冷然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呵!”

    陆以晟也是一肚子火,现在听赫连城这么说,也懒得继续问下去。

    陆以晟跟赫连城不说话了,卿九也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话,他默默地拷着兔子,一时间,屋子中安静得连掉根针都听得见。

    晚上。

    小夜见众人都回屋睡觉了,又静悄悄地走向深林。

    没过多久,她又提着两只野鸡朝着沙滩的方向走去。

    走到沙滩边的小茅屋,看到旁边丢的一堆骨头,她又将那两只野鸡丢在茅屋边上,准备回去,可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快速冲了上来,拽住她的手。

    “小家伙!”

    赫连城声音低沉,缓缓的,却又无比绵长。

    小夜就像是被剁了尾巴的兔子,嗖的一下就要跑,赫连城说:“你根本就放不下我!那天晚上照顾我的也是你对吧!你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又惦记着我,时夜,你什么时候变成懦夫了?连承认爱着我都做不到?”

    一字字都是那么诛心,小夜像是被定在原地似的。

    她心中暗恼,肯定是阿阮在背后捣鬼!

    “小家伙,你要是真的不爱我了,就不要管我死活,要是心里还有我,就转过身,正视我!”

    小夜没动。

    “时夜!”

    赫连城又冲着她吼了一声。

    小夜僵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过身看着他,扬着下巴,说:“赫连城,你别蹬鼻子上脸,我是看在以前你伺候我还算舒服的份上,出于道义不想让你饿死了,没有任何别的杂念!”

    赫连城死死地盯着他,说:“你有本事盯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

    小夜直视着赫连城的眼睛,又原封不动地将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赫连城沉默了。

    小夜得意地挑眉,说:“如何?现在能让我走了吧?”

    “你还要继续装吗?”

    “谁说我装了,我是真情流露!”

    小夜狡辩。

    赫连城忽然笑了一声,他伸出手,温柔地捏了捏她的脸,说:“你以为咱两睡了多长时间了?以为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很真诚了,小骗子,嗯?”

    小夜像是触电似的打开赫连城的手,忌惮地看着他。

    赫连城也不在意,又紧紧地拽着她的手,然后往沙滩的另一边走去,小夜挣扎了几下,无果,只能跟着赫连城过去。

    一路上,两人出奇的沉默。

    海风呼啸,带着淡淡咸湿的味道,吹乱了小夜的长发,发丝撩过她的双眼,有些痒,她忍不住揉了揉眼,而这个时候,赫连城也停了下来。

    他转身看着她,漆黑深邃的双眸全是她的身影。

    赫连城认真说:“海那么大,我们却飘到了同一座岛上,这说明老天都不愿意拆散我们,我们的缘分是断不掉,这座岛周围有奇怪的磁场,就算是卫星也没办法探测到这座岛,别人想要营救也难于登天,我们或许一辈子都回不去了。”

    小夜的心咯噔一下,她问:“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

    赫连城拉着小夜的手,按在自己胸口,说:“所以,我这辈子都属于你了,时夜,我们就在这座岛上过一辈子吧,然后生几个孩子出来,养育他们,看着他们长大成人,我们慢慢老去。”

    小夜听得心里难受极了,鼻子有些酸,她却还是努力微笑着,尽可能用轻松的语调说:“那你可能要失望了,我是新人类,生孩子这种事,我大概是无能无力了。”

    “怎么回事?”

    赫连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小夜默默地观察着赫连城的反应,看到他变了脸色一点都不意外,男人对孩子都挺执着的,一个女人无法生育小孩,是会被男方彻底嫌弃的,就算是赫连城,也无法幸免这一点吧。

    她挑眉一笑,挣脱赫连城的手,用风轻云淡的口吻说:“也就是说,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咱两已经是不同的物种了,我跟人是没办法生孩子的,不然你跟我做了那么多次,我的肚子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你那些美好的畅想,都不可能实现,不,是没办法跟我一起实现。”

    她一边说,一边往后退,眼角带着笑,可是眸子里却藏着水光,她说:“赫连,咱两彻底没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透视神医在都市〕〔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重生之名门锦绣〕〔我师叔是林正英〕〔超级兵王俏总裁〕〔佛系反骨(快穿)〕〔最强寻魔书商〕〔野心家〕〔网游之绝缘体〕〔魔王逃跑计划〕〔霸道大叔宠甜妻〕〔这个娘娘有点懒〕〔山村最强小农民〕〔寻山问谷爱生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