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刀风云〕〔悍妻难追:包养落〕〔灵气文明星球〕〔铸剑天道〕〔超级打野〕〔战流〕〔技能制造大师〕〔神之任性〕〔他来自峡湾〕〔镇北疆〕〔巫龙魂匣〕〔大唐的温情〕〔超神猎杀师〕〔证道天途〕〔重生之魂帝归来〕〔重生之超级透视学〕〔漫威世界的替身使〕〔手艺之上〕〔武神世界的修真者〕〔我不是超级武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26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426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的女人只能我来看。”

    赫连城补充道,言语还是那么嚣张自大,小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视线下移,最后落到赫连城受伤的地方,因为昨晚某项剧烈的运动,伤口也裂开了,再看披在自己身上的衬衣,果然已经红了一片。

    她看都那一片红色,不自禁皱起眉来。

    赫连城一眼看出小夜心里的想法,他靠近小夜,搂住她的肩膀,勾唇道:“别担心,这点小伤死不了。”

    小夜一听,撇了撇嘴,口是心非道:“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谁说我是担心你了?我只是担心待会儿回去别人看到这件衬衣上有血,还以为我杀了人呢。”

    赫连城听到这儿,忽然笑了,他的大手盖在小夜的脑袋上,将她压向自己,低笑道:“小东西,你可不就是差点把我杀了?”

    小夜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赫连城给她投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凑到她的耳边,唇瓣在她的耳垂擦过,哑声道:“昨晚上你差点把我榨干了……”

    小夜:“……”

    这个渣渣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如果换做脸皮薄一点的,现在肯定已经羞红了,不过好在小夜的脸皮已经足够厚了,听到这种级别的话,也就是小脸浮上点点红晕而已,她笑眯眯地反击,说:“太可惜了,你要是被我榨干了,我就可以去找个比你更厉害的男人。”

    赫连城一听,脸色顿时变黑,他咬牙切齿地捏了捏小夜的脸,恶狠狠道:“你敢!”

    小夜笑意连连,“你看我敢不敢……唔唔……”

    她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唇瓣就被狠狠噙住,赫连城一点点的啃噬着她,像是要将她拆穿吞入腹中。

    小夜被吻得差点缺氧,就在她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的时候,赫连城才意犹未尽地松开他,他舔了舔唇,看着小夜湿漉漉的唇瓣,说:“你要是敢,我就先把你给做死,看你还有没有命去找别的男人!”

    “呵。”

    小夜轻蔑一笑,表示谁怕谁。

    结果当她感觉到某样火热的东西时,才知道赫连城这厮并没有跟她开玩笑,她的脸总算红成了煮熟的虾子般,咬着牙,说:“你真是个禽兽,怎么还没精尽人亡?”

    “这不是为了能每天把你喂得饱饱的吗?”赫连城故意跟小夜贴得更紧些,挑眉道:“怎么不反击了呢?嗯?”

    小夜咬了咬唇瓣,不吭声了。

    但是她的耳垂都已经红得快要滴血。

    赫连城也不是真的打算再要她,毕竟天已经亮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冒出一个熊孩子来,他倒是不介意向别人展示八块腹肌,但是他很介意别人看到小夜的身体,哪怕对方是小孩儿都不行。

    在小夜濒临发火时,赫连城先一步顺毛。

    “乖,不折腾你,反正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赫连城温柔地梳理着小夜的长发,眼中含着笑意。

    小夜听到那句“咱们的日子还很长”的时候,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升起,竟然会觉得有一丝欣喜。

    不过她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而是轻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小夜跟赫连城一起回来,因为赫连城的伤口流血了,她必须重新给他包扎一下。

    “对了,我在里面草屋前种了几株草药,待会儿给你抹在伤口上,会有帮助的。”

    赫连城听到小夜温言细语的说话,嘴角都要裂到后脑勺了,他心里美滋滋的,点头道:“好。”

    他们刚撩开帘子,卿九就冲上来,欣慰道:“少爷,夜小姐,你们总算和好了。”

    赫连城扬起高傲的下巴,说:“那是。”

    小夜没吭声,她的视线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几株已经揉的看不出原型的“草”,她眼皮一跳,推开赫连城走了过去。

    赫连城还不明所以,可当他看到那些七零八落的草药杆儿时,表情也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小夜捡起地上的草药,似笑非笑地看向赫连城,说:“这是怎么回事?”

    赫连城面不改色,直接把锅甩给陆以晟,说:“这都是陆以晟那个小子干的!他把草药拿回来的时候,已经变成这样了!”

    “赫连城你个臭不要脸的货!你也好意思说这种话?”

    陆以晟的声音如约而至,他怒气腾腾地冲了进来,双眼冒火地瞪向赫连城,怒道:“你说这都是谁干的?”

    赫连城眼神飘忽了一下,他强装淡定地走到陆以晟面前,按住他的肩膀,一本正经道:“陆以晟,你虽然做了这种事混蛋事,但是只要你承认,我相信小家伙也不会怪你的,所以你就招了吧。”

    陆以晟简直想一拳把赫连城的脑袋打飞,他叫赫连城的手打开,冷笑道:“我为什么要招?这些草药被谁弄成这样的你比谁都清楚!也不知道当时是谁说,在岩壁上摘草药的人简直脑子有病,还把草药当垃圾似的踢到一边去,这些还需要我一一复述吗?”

    “陆以晟!”

    赫连城厉声道,他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刚才胡说八道些什么?专门来挑拨我跟小家伙的关系吗?”

    陆以晟全身冒着怒气,冷冷道:“我干嘛挑拨你们两个的关系?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说着,他又看向小夜,说:“你信不信无所谓,但是对于这种满口谎言的男人,时夜,你要是相信他了,那就是个脑残!”

    说完,又怒气冲冲地走出草屋。

    一时间。

    屋内的气氛变得尴尬无比。

    赫连城是背对着小夜的,但是不看她现在的表情,也知道小夜肯定是生气了。

    “赫连。”

    小夜的声音温柔似水。

    赫连城却感觉毛骨悚然,他以极其缓慢的速度转过身,露出自认为无懈可击的笑容,说:“姓陆的就是见不得我跟你好,小家伙,你要是信他,你就是个脑残。”

    “原来,在你眼中,我就是脑残啊。”

    小夜笑眯眯地走向赫连城。

    赫连城竟然有一瞬间萌生了跑路的念头,他继续微笑,“怎么会?你怎么会相信那个男人的胡言乱语?小家伙,你肯定是相信我的吧。”

    小夜摇头,遗憾道:“怎么办呢?我觉得陆以晟说的是真的啊,你这人什么臭脾气难道还需要别人告诉我?把草药当垃圾丢了的事不就是你干得出来的吗?”

    “小家伙……”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草药到底是谁弄成这样的?”

    赫连城毫不怀疑,如果他继续抵赖,小夜会马上跟自己翻脸。

    他一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的表情,说:“我当时又不知道这草药是你给我摘的,再说了,当时它已经焉了,又是姓陆的拿回来的,我当然要趁机打击,说到底,你干嘛要偷偷摸摸地送过来?”

    “合着这件事还怪我了。”

    小夜冷笑。

    赫连城立刻改口,说:“不怪你,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好的,谁让你那么爱我呢,不过,你的方式的确有些问题,但是我怎么舍得怪你呢……嘶……”

    赫连城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抱住自己的腿。

    小夜收回脚,毫不同情地看着赫连城,说:“那我真的谢谢你全家了!”

    然后小夜也离开了茅草屋。

    一直在边上旁观的卿九叹了一声,心中想到:少爷,道个歉你会死啊!好不容易才复合,还没一天时间,又闹崩了,你就继续作死作死作死吧!

    ……

    小夜气冲冲地回到自己的屋子。

    一想到赫连城打死不认错的模样,气得肝儿都在疼,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脑残,竟然为了这么个货,大晚上去爬岩壁,还让破鸟啄得满身是伤,结果那个混蛋倒好,竟然把草药当垃圾似的不屑一顾。

    怎么有这么渣的人?

    最最可恨的是,竟然打死都不认错,还把脏水往她身上泼。

    气死了!

    小夜左思右想,都觉得这次原谅得太容易,太便宜赫连城了,草药这件事,她一定要好好报复回来,不然也太憋屈了。

    她往回走的时候,发现住宅区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小夜还以为是自己错觉,她走到其中一间屋子,透过窗户往里面看。

    没人。

    她以为是巧合,又走到另一家看,结果还是没人。

    整个住宅区,突然没有了半个人的踪影。

    她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她赶紧去阿阮的屋子,不出所料,阿阮并不在,她将每个屋子都找了个遍,确定那些人都离开了,然后又去找赫连城等人,在路上,却遇到了陆以晟。

    陆以晟似乎也在找人,两人撞在一起,都楞了一下。

    “你……”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陆以晟忍了忍,然后说:“你先说吧。”

    小夜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道:“我发现岛上的人都不见了。”

    陆以晟点头,说:“我想说的也是这件事。”

    平日里,这个时候沙滩已经有小孩儿出来玩了,可今天却没有孩子们的踪迹,他心中有疑,就往住宅区走近了些,周围也没发现人的踪影,他就知道一定发生什么事了。

    “我去找阿阮,发现她也不在,她是岛上的领袖,如果出了什么事,她一定回来通知我,不可能悄无声息的离开,肯定是发生了非常紧急的事情,但就算再匆忙,她也应该会派人来通知我才对啊。”

    小夜费解道。

    提到阿阮,陆以晟的表情有些不自在,他视线飘忽,淡淡地说:“说不定问题就出在她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烈焰狂兵〕〔佛系反骨(快穿)〕〔万界次元商店〕〔冷兵时代〕〔豪门重生:全能强〕〔万古界碑〕〔特种兵之御兽龙皇〕〔魔王逃跑计划〕〔张绣黄月英〕〔我家有间万事屋〕〔无双仙医在都市〕〔我从星空中归来〕〔农家傻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