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老公驯妻上瘾〕〔世界光梭〕〔晴姐:我的美女医〕〔觅仙道〕〔我从天界归来〕〔陆先生你命里缺我〕〔瘟疫医生〕〔诡异修仙世界〕〔战国赵为帝〕〔楚王好细腰〕〔重生六零美好生活〕〔我真没想修仙归来〕〔我的老妈是高手〕〔郓城法医打包走〕〔千亿上门女婿〕〔八零女配养娃记〕〔大小姐她人美钱多〕〔褚先生,你老婆要〕〔长生五千年〕〔重生农女去种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28章 偷情
    第428章 偷情

    “阿朵……”

    蓝晴双手不自禁握成拳,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她没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竟然给君子诺添了那么多麻烦,按理说,阿朵跟君子诺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改变行程,我要先去联邦!”

    蓝晴吩咐道。

    下属是蓝晴升为次席后,就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在他的印象中,蓝晴是完美无缺的,不管是什么事,都能被她做的毫无漏洞,她就像是上帝的宠儿,不管容貌,还是能力,都令人望洋兴叹。

    她沉着冷静,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在跟她相处的这段日子,他从未见过她因为什么事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可如今,一个君子诺的名字,却让他有种“原来她也有喜怒哀乐”的感觉。

    君子诺,是她在意的人吗?

    “次席,我认为现在改变行程去联邦并不妥当。”

    “你是打算违抗我的命令吗?”

    蓝晴怒道。

    下属低下头,用谦卑的语调说:“不敢,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以您的利益出发,现在是您的关键时期,要是让高层的人知道你有软肋,一定会用他来威胁你。”

    蓝晴一听,止不住的冷笑,“威胁?君子诺是联邦总统继承人,谁敢动他?”

    下属眸光微敛,淡淡地提醒道:“可惜现在不是了……”

    蓝晴的话一噎,她忘了。

    君子诺现在已经不是总统候选人了。

    想到这儿,蓝晴对阿朵的怨恨又多了几分,她一定要查清楚原因,要是让她知道阿朵是整件事推波助澜的背后黑手,她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现在君子诺下落不明,就算去联邦,也不一定能立刻找到人,而您擅自改变行程还会被抓住把柄,要是高层以这件事为契机,认定您有异心,之前您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白费了。”

    下属给蓝晴分析利害关系。

    蓝晴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

    她双手抱着头,焦躁道:“可是我实在放心不下君子诺。”

    下属又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据统计,近十年飞机失事的生还率不足10%……”

    蓝晴一听,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她怒瞪着下属,问:“你想表达什么?”

    下属又低下头,说:“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当然,我也希望君先生是在那10%里面的。”

    “虚伪。”

    蓝晴嗤笑。

    下属:“……”

    她一步一步走向他,视线直直地落在下属身上,凝视着他的眼睛,下属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他一步步往后退,最后退到了墙角,蓝晴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看透的嘲讽,她歪着脑袋,冷笑,“泷,为什么我能从你身上感受到敌意呢?你讨厌君子诺。”

    下属叫做泷,蓝晴被升为次席后,允许安排两个等级3以下的助理从旁协助她的工作,蓝晴到了新人类培养基地培养一眼就看中了他,当时泷才刚从培养仓出来,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就如同一张白纸。

    他的人生一开始,就被一个叫做蓝晴的女人占据了。

    在泷心中,蓝晴就是他的天,他能够付出一切的那个人。

    他以为自己能够一直这样陪伴在蓝晴左右,辅佐她,却没想到,君子诺三个字,却将他的希望彻底打破。

    他有预感,蓝晴一定会被君子诺这个人毁掉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泷虽然没有见过君子诺,却依旧对他产生了敌意,而对人的情绪变化十分敏感的蓝晴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望着蓝晴那双看透一切般的眼睛,泷喉结滚动,忽然反守为攻,冲上去,反过来将蓝晴逼入墙角。

    蓝晴看着被擒住的双手,挑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泷深深地看着蓝晴,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又隐忍的情绪,他一点点的逼近蓝晴,唇瓣间的距离无比接近,好像随时都能贴在一起似的,泷哑声道:“次席大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你能够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你……就是我的女王……”

    他话音还未落下,腹部就传来一阵剧痛。

    泷闷哼一声,忍不住弯下腰。

    蓝晴冷漠地将他推到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捧住肚子的泷,说出刻薄的话,“做好你的本分,要是下次再做出这种事,我就把你丢进熔炉回炉重造!”

    泷半跪在地上,没有吭声。

    蓝晴也没心思再去搭理他,她的视线移向别处,冷漠道:“安排人手去联邦调查君子诺的下落,行程照旧。”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泷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看着紧闭着的大门,垂下眸,眼底一片阴沉。

    ……

    小夜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敲门。

    她起身去开门,发现是阿阮,她抱着枕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小夜看到阿阮还有些吃惊,“你怎么现在还没睡?”

    阿阮眨了眨眼,用近乎撒娇的语气说:“人家睡不着嘛,小夜,今晚我们一起睡……”

    “砰!”

    小夜直接把门关上。

    阿阮:“……”

    她身上有所有门的钥匙,打开门,气急败坏道:“喂,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小夜倒在床上滚了一圈,说:“大半夜扰人清静,我没打你已经是脾气好的了。”

    “啧……”

    阿阮还是爬上了小夜的床,说:“你这丫头,说你什么好呢?想说性子凉薄吧,就你男人的时候出手还挺快的,说你古道热肠吧,连朋友想借宿一晚都不行。”

    小夜哼哼道:“你又不是没地方住,那么大的屋子睡这不舒服还跑来我这个小破屋?要把咱两换换,你住这儿,我去你屋子睡?”

    阿阮靠在床头,单手撑着脑袋,悠悠道:“好啊,你去住吧。”

    小夜一听,睁开眼,诧异道:“不会吧?你认真的?”

    阿阮懒洋洋一笑,说:“在其位谋其事,你既然睡了那间屋子,不妨也把我的位置代替了,这样我无事一身轻。”

    “算了。”

    小夜连忙打住。

    她闷闷道:“在你那个位置上多累啊,我干嘛给自己找麻烦?”

    “呵呵……”

    阿阮笑,意味深长道:“你就是怕麻烦,可有时候,不是你躲着麻烦,麻烦就不会找上来。”

    小夜:“……”

    她何尝不知道?

    在游轮的时候,她不就极可能的躲着麻烦吗?可是那些麻烦照样找上来了,若不是因为那件事,她跟赫连城或许就不会漂流在这座岛上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

    小夜问。

    阿阮做什么事都是有目的的,她半夜三更跑过来,肯定是有令她困扰的事。

    “我能有什么事?”

    阿阮笑呵呵道。

    小夜一脚踹在阿阮的肚子上。

    “唔……”

    阿阮捧着肚子,牙痒痒道:“小丫头,你是想死是吧?”

    “没事就赶紧从我屋子出去。”

    小夜绝情道。

    “靠!”

    阿阮骂了一句脏话,最后又躺尸似的躺在床上,她看着房顶,叹了口气,说:“其实真没什么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踏实不了,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一样,科技岛真的会冲着我们过来吗?我这些天总是在想这些问题。”

    小夜没想到阿阮跟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

    她靠在阿阮身边,盖着被子仰面朝上,说:“其实,我跟你有一样的预感……”

    阿阮眼皮一跳,转过头看向小夜,“你也是?”

    “嗯,虽然理智在告诉我,这座岛还未被标记,周围又有特殊磁场干扰,科技岛未必能发现这儿,可是心都是很慌,踏实不下来。”

    阿阮听着小夜的话,眸光闪动,片刻后,她又回过头,说:“小夜,你知道吗?新人类有预判能力,就是在事情发生之前就能预感到,能力有强有弱,不过,等级越高的,预判的准确性就越高……”

    “准确性高不代表百分之百……”

    “呵呵……我也希望,这次我们两个的预感是错的。”

    小夜从阿阮的声音中,竟然听出了消极的味道。

    她张了张口,打算说点安慰的话,可话还没说出口,阿阮又继续说了,“小夜,我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

    “啊?”

    小夜愣住。

    阿阮看着她,双眼明亮无比,说:“我真的喜欢上陆以晟了。”

    小夜干笑,“可你不是说,他拒绝你了吗?”

    “拒绝了难道就不能再告白了?”

    阿阮反问一句,把小夜问得哑口无言,也对哦,谁也没规定,拒绝了就不能再告白了,只是,被拒绝都是挺伤自尊心的,任谁也不会再继续去告白吧,除了阿阮这个跃跃欲试的例外……

    阿阮头头是道地说,“如果这一次真的被科技岛的人盯上了,那我们逃掉的可能性会很小,我这辈子还没谈过恋爱,我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我会不甘心,或许这一次表白还是会以失败告终,但至少不会让自己留下遗憾,你觉得呢?”

    小夜还能说什么呢?

    阿阮既然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不管她说什么,都不会有作用,所以小夜除了祝福别的都不再说了。

    她握住阿阮的手,说:“阿阮,不管结局如何,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阿阮听后,笑了,“谢谢你,小夜。”

    阿阮其实压力很大,可跟小夜说完后,却觉得轻松了许多,说了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小夜觉得很奇妙,别看阿阮这么一副成熟老成的模样,可她的真实年龄却比自己小得多,这里所有的新人类从某种意义来说,都是她的后代,有时候,她也会想,她是不是也该为他们做些什么。

    阿阮既然喜欢陆以晟,那她是不是也该帮她一把?

    想着想着,小夜也困极了,她刚闭上眼,就感觉窗外传来一阵悉悉率率的声音,她五感发达,稍微有些风吹草动就会被惊醒,所以立刻神经紧绷起来。

    只见一个黑影慢慢从窗户怕了进来。

    小夜还在纳闷,在这座小岛上的人竟然也会偷窃?

    谁知,透过月光看清楚对方的脸后,小夜顿时炸毛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赫连城。

    小夜担心阿阮醒过来,刻意放缓了动作,撑起身瞪着赫连城,说:“你来干什么?想死啊?”

    赫连城本来还不明白小夜怎么小心翼翼的,可当他看到谁在小夜身边的阿阮后,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容,他压低了声音,说:“没你我睡不着!所以我就过来了。”

    “那你别睡好了!”

    小夜一脚踹上去,赫连城却极快地躲开了,他挑眉道:“你要谋杀亲夫啊?往我受伤的地方踹?”

    “踹死活该!滚蛋!没看到我旁边还睡着个人吗?”

    小夜是真的害怕阿阮醒过来看到赫连城,她丢不起那个脸。

    现在让她有种偷情的禁忌感。

    可赫连城却是个相当会得寸进尺的货,见小夜畏手畏脚,他的动作就更大胆了,只见他直接走到去,睡到小夜旁边,打算将她搂入怀中,小夜想要反抗,可是阿阮却动了动。

    小夜的身体顿时僵了,赫连城看准时机,将人强势地圈在怀中,眼中噙着笑意。

    此刻的赫连城,有种勾人心魄的魅惑。

    可小夜却没被美色迷惑,她气道:“你没听见我说的话吗?”

    “知道啊。”

    赫连城笑吟吟地亲了亲她的脸颊,然后语重心长道:“你可别闹出大动静了,不然把旁边那位吵醒了,我可不负责任。”

    小夜冷笑,“要是我旁边那位醒了,你怕是要被丢进海里喂鲨鱼了!”

    “你舍得?”

    赫连城笑。

    小夜一排银牙泛着寒光,冷森森道:“你看我舍不舍得?赶紧给我滚蛋!不然喂鲨鱼!”

    赫连城却已经看穿小夜了,嘴上不服输,可真危及他的安危时,她比谁都要紧张,现在就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雷声大雨点小,顶多就是被挠一挠。

    他恬不知耻地将小夜搂得更紧,“那你还是把我喂鲨鱼好了。”

    “你!”

    小夜气得想打人,“你到底走不走?”

    赫连城说:“不走呢?”

    小夜正要把人踹走,谁知阿阮却动了动,小夜的身体又僵住,注意力全在阿阮身上,生怕阿阮醒过来看到现在这一幕,赫连城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下一秒,小夜就感觉衣服里有什么东西探了进来。

    她转头就看到赫连城那双含着笑意的双眼,以及没入她衣服中的手。

    她大脑轰得一下炸开了。

    禽兽果然是禽兽,根本没有廉耻心的!

    小夜正打算跟赫连城拼了,她刚要喊人,唇瓣就被狠狠噙住,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火热的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清浊向恶而战〕〔甜妻很撩人:吻安〕〔两界布道〕〔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霸道老公放肆爱〕〔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海贼王之反派〕〔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