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老公驯妻上瘾〕〔世界光梭〕〔晴姐:我的美女医〕〔觅仙道〕〔我从天界归来〕〔陆先生你命里缺我〕〔瘟疫医生〕〔诡异修仙世界〕〔战国赵为帝〕〔楚王好细腰〕〔重生六零美好生活〕〔我真没想修仙归来〕〔我的老妈是高手〕〔郓城法医打包走〕〔千亿上门女婿〕〔八零女配养娃记〕〔大小姐她人美钱多〕〔褚先生,你老婆要〕〔长生五千年〕〔重生农女去种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47章 我要是走了,谁来护着你?
    第7章 我要是走了,谁来护着你?

    “哎呀,这不是今天白天的大妈吗?怎么?上午给我磕头还不够,现在还打算继续?”

    阿朵笑吟吟地问。

    中年女人双眼带着毒怨的光芒,她憎恨地瞪着阿朵,恶声恶气说:“小贱蹄子,我现在就要让你知道,你那点三脚猫的本事,是救不了你这条贱命的!老娘我是青帮的人罩着的,你敢动我,就是跟青帮为敌!今晚上,我非要让你跪下来给姑奶奶我求饶不可!”

    在海湾,青帮也是排的上号的帮派,被青帮罩着的人,只要不碰那极个别特殊的大帮派,几乎都可以在这里横着走,在普通人看来,阿朵惹了青帮的人,无疑是自寻死路。

    “好可怕啊!”

    阿朵夸张地叫了一声,然后笑问道:“敢问,你打算怎么让我求饶呢?”

    女人冷笑道:“要是你态度好的,我倒是能大发慈悲让你这条贱命,然后把你卖到最下等的妓院去,让你天天躺在男人身下,过最下贱的日子苟且度日,要是你还敢嘴硬,我就把你剁成肉泥,丢到海湾去喂鲨鱼去!”

    阿朵倒吸一口凉气,悠悠道:“好歹毒的法子啊。”

    女人很满意阿朵的反应,她得意地笑起来,“知道害怕了吧?害怕就赶紧跪下来给姑奶奶磕头赔礼道歉!待会儿把你送到妓院去,今晚上就是你的初夜拍卖日!”

    “蒋姐,干嘛这么浪费?难得碰到这么正点的货色,就像给哥们儿几个玩玩呗。”

    那几个包围着阿朵的人早就看上阿朵了,阿朵长得很美,标准的瓜子脸,标致的五官,稚嫩,还带着少女的青涩,像她这样的,放眼整个海湾,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没个出息。”

    女人骂了一声,她看着阿朵那种精致漂亮的脸,也带着女人的嫉妒心,说:“真是个骚浪货,长成这样就是出来勾引男人的!啊呸!”

    “蒋姐,那这个女人就先给我们哥几个了吧?”

    那人又笑嘿嘿地问。

    女人叫嚷嚷地骂着,“行了行了,要搞就赶紧的,但是别给我搞坏了,之后还要卖钱的!”

    “嘿嘿,知道,知道。”

    那人猴急地走向阿朵,色眯眯地说:“小美人,哥哥一定温柔对你,你乖乖的,以后哥哥一定多光顾你的生意,嘿嘿……”

    男人的手伸向阿朵的脸蛋。

    阿朵淡定地站在原地,笑眯眯地看着伸向他的手,笑意加深了。

    可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众人都惊愕地看着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的手掌,紧接着,男人就倒在地上痛苦地大喊起来。

    而阿朵还是笑眯眯的模样,说:“真是动听的声音啊。”

    众人色变。

    只见阿朵眸光流转,在他们所有人身上转了一圈,歪着脑袋,带着少女的天真与俏皮,说:“今天你们在场的所有人,我都不会放过!”

    黄昏过去。

    落日的余辉将天染成了一片血红,云朵就像是被浇了血,红得令人触目惊心。

    而某个巷子。

    一片人间地狱。

    人类的肢体七零八落散了一地,所有男人被削成了人彘,而中年妇女更是直接吓得直接倒在地上,地上,慢慢渗出水来,阿朵一瞧,笑道:“不会吧?这么大个人了,你该不会是尿裤子了吧?真恶心。”

    女人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她匍匐在地上,不断磕头,说:“姑奶奶,饶命,饶命……”

    她是真的怕了。

    这个少女根本不是人,是恶魔!

    人类根本躲不开枪!可是这个少女却快得连人的肉眼都看不清楚,不过是眨眼间的事,就将在场所有人杀了个精光,手段残忍,可她脸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好像似的根本不是人,而是路边的草,不起眼的石头。

    阿朵一把扯住女人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提起来,说:“我这人只恨别人对我张牙舞爪了,白天我已经看在阿诺的面子上饶了你,你偏偏找死,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把我卖到妓院?还是要剁成肉泥丢到海里去喂鱼?”

    女人慌忙否认,“不不不,是我嘴贱,我说胡话,姑奶奶,您千万不要当真啊!我嘴贱,我找打,你饶了我吧。”

    阿朵却不听女人的求饶,她自言自语道:“不过呢,你长得跟头猪似的,就算卖到妓院,估计也只是浪费人家大米,还是把你剁成肉泥丢到海里去好了。”

    女人之前说得那么狠,但是真的让她把阿朵剁成肉泥这种事,她肯定也干不出来,吓唬阿朵的成分居多。

    可现在她听阿朵这么说,却感觉不到对方开玩笑的成分。

    她的脑海中传来一个讯息。

    这个少女是认真的!

    在月色下,女人似乎看到阿朵眼中闪过一道幽蓝的寒意,她惊慌颤声道:“不要,不要……”

    “啊啊啊!”

    巷子里,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

    ……

    差不多晚上十点的样子,阿朵才急冲冲地回来。

    手上还提着宵夜,她献宝似的将肠粉放到君子诺的面前,说:“阿诺,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宵夜,吃吧。”

    君子诺见阿朵平安回来,才松了口气,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阿朵眸光闪了闪,她笑吟吟道:“我去喂鱼了。”

    “喂鱼?”

    君子诺狐疑地看向阿朵,这个丫头不管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闲情逸致喂鱼的主。

    “别看我了,赶紧吃肠粉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你哪来的钱买肠粉?”

    君子诺记得这个丫头身上是从来不带钱的。

    阿朵说谎眼睛都不眨一下,她说:“我不是说了吗?我去喂鱼了,他们给我的工钱。”

    “你打工去了?”

    “额……对啊,我打工赚的钱,你不是说拿东西要给钱嘛。”

    君子诺笑,“你会这么乖?”

    阿朵撇嘴,“你这人真啰嗦,我不听话要被你教训,听话你还是要说,真是麻烦死了。”

    “那这次倒是我不对了。”

    “就是你不对。”

    阿朵将肠粉的盒子打开,说:“快吃吧。”

    盒子一打开,肠粉的香味就飘了出来,淡淡的醋酸味勾起人的食欲,对于吃了好几天白面馒头的君子诺来说,算是一道来之不易的美食,可是,他还是分出了一半,递给阿朵,“一起吃吧,不然待会儿你又要抱怨我吃独食了。”

    “在你眼中我就是那种人?”

    阿朵撇嘴,她又把肠粉推了过去,“你真以为我眼巴巴把吃的给你?我早就吃过了,这都是我吃剩下的,笨蛋。”

    君子诺看着切得整整齐齐的肠粉,不管怎么看,也不像阿朵说的是吃剩下的。

    总是口是心非的丫头。

    喜欢说成不喜欢,高兴说成不高兴,没吃说成吃过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君子诺开始吃起来,阿朵脸上又露出了嘻嘻的笑容,她捧着脸,看着君子诺吃东西的模样,问:“好吃吧?这家肠粉很有名,我等了好长时间的。”

    难得想起君子诺说要有秩序,买东西要排队,结果却遇到一个不识相的人插队,于是她就把人打得半死。

    君子诺见阿朵一直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自己看,不禁有些好笑,“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阿朵说:“阿诺,我发现你连吃饭的样子都很好看,跟我见到的其他人都不一样,他们吃饭都没你这么优雅的。”

    “不就是吃饭,还能有什么两样?”

    君子诺觉得阿朵太夸张了。

    阿朵却不这么认为,仅仅是吃饭,就可能看出一个人的教养与家境,君子诺,就是君家那种君子世家养出来的贵公子,不过,有些出尘的贵公子一坠落尘世,也就渐渐堕落了,被同化了,久而久之,就变得跟凡夫俗子没什么两样,可君子诺不一样,他们到这座岛上已经快两个月,每天接触的都是最下流没教养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君子诺却依旧保持着最美好的品格,他还是那么干净,就像一张白纸似的。

    阿朵的本意是想看看这个品性高贵的君子逐渐变得粗俗不堪后会是什么样子,可现在她却渐渐改变主意了,这个人一直保持这样似乎也不错。

    “阿诺,你在这里还习惯吗?”

    这是阿朵现在最想知道的事。

    君子诺低笑,“为什么这么问?”

    “你回答我就行了!”

    “习惯又怎么样?不习惯又怎么样?人活着,不就是不断习惯的过程吗?”

    君子诺的话又变得高深莫测了。

    阿朵的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说明她现在开始烦躁起来了,她说:“你就没有想过去找你的家人?你就不想知道你的过去?一直待在这个全是三教九流下烂玩意儿的地方,你就不觉得不适应?”

    君子诺放下筷子,他认真地看着阿朵,浅笑一声,说:“其实,我对这里的人,确实挺无奈的。”

    阿朵心想,果然贵公子就是贵公子,对这种格格不入的环境还是不能适应。

    到底是被捧在云端的人,哪里能适应这种生活?

    她眉梢一挑,问:“所以,你是想离开的,对吗?”

    可是君子诺却摇头。

    阿朵不解,“你不是不喜欢这里的人吗?”

    君子诺看着她,笑道:“我只是说对这里的人很无奈,感觉没办法沟通。”

    “那不就是不想待在这儿吗?卖什么关子?”

    阿朵撇嘴。

    君子诺无奈道,“你怎么总是听一半?”

    “这里的人既然都让你这么无奈了,你干嘛还留着,脑子有病?”阿朵冷笑。

    君子诺听阿朵这么说,也不气恼,他的笑容总是淡淡的,温温柔柔的,他说:“我确实不是很习惯这样的生活,我感觉我原本生活的地方跟这里差距应该挺大的……”

    阿朵嗤笑,“那你……”

    “但是,这里有个人让我放心不下。”君子诺这次打断了阿朵的话。

    阿朵一愣,她目光微闪,眼中带着点点惊愕。

    君子诺看着她,戳了戳阿朵的额头,说:“你性子偏激,容易走极端,我要是走了,你要是惹了祸,都没人替你挡一挡,所以,我决定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清浊向恶而战〕〔甜妻很撩人:吻安〕〔两界布道〕〔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霸道老公放肆爱〕〔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海贼王之反派〕〔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