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神医娇妻驭夫〕〔我混烘焙圈的〕〔超神猎魔人〕〔满级导演〕〔药气冲天〕〔主神竞争者〕〔都市易天系统〕〔无敌从灵气复苏开〕〔我的房分你一半〕〔九界第五界〕〔重生八零:弃妇带〕〔影帝重回十八岁〕〔校花的近身王者〕〔听说我是啃妻族[快〕〔山河警事〕〔超级仙尊在都市〕〔国术大明星〕〔黑科技算命大师〕〔心动代码〕〔日月双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48章 谁敢动他,死!
    第8章 谁敢动他,死!

    一瞬间,阿朵的双眼瞪大到极致,她用一直惊愕地眼神死死地盯着君子诺,好像还不敢相信君子诺说的这些话,心,快速跳起来,有些不以为然,却又有些难以言明的喜悦,总之,就在君子诺说出那番话的生活,阿朵整个人都懵了,心也变得乱糟糟的。

    见君子诺还看着自己笑,阿朵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嘴角还有都快要裂到后耳根去了,她的表情也在一瞬间变得别扭起来,扭过头,不以为然道:“哼,我比你能打多了,你能帮我当什么啊?真是自以为是。”

    “或许吧。”

    君子诺已经习惯阿朵说风凉话了,这个时候,只要顺着她说话就行了。

    他说:“不过,就算我要去找家人,也完全没有头绪,人海茫茫,我能去哪儿找?所以只能请你在收留我一阵子了。”

    “呵,所以刚才面子话,对吧?”

    阿朵嗤笑道,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君子诺扶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丫头有时候意外的难缠。

    他苦笑一声,说:“如果你要这么认为的话,那就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做那就是吧?”

    君子诺服了阿朵了。

    这个时候,似乎只有沉默了。

    “好了,我也不欺负你老实了,你现在这里住就在这里住吧,毕竟我还要花你的钱呢,你走了,我上哪儿去找这么便利的饭票?”阿朵自顾自地说。

    然后走到一边去打游戏去了。

    青帮的人一夜之间被人砍了一段一段的,这无疑就是对整个青帮的挑衅。

    在海湾,对于挑衅,要是不做出反应,那就是懦弱的代表,排名也会掉下去,牵涉的各方利益也将重新洗牌,所以,阿朵这次算是惹上了一个大帮派了。

    这天,阿朵嘴里叼着糖,在街上晃荡。

    突然,一群穿着黑衣的男人齐齐地朝着她的方向住过来,街上的人看到那些人身上的标志,脸色大变,街上的摊贩也匆匆收拾东西万一离开,在这里住得久的老人都知道,这里即将变成人间地狱。

    阿朵双手插在衣兜里,嘴里含着棒棒糖,只剩下一根彩色的滚在露在外面,她挑眉看着那些慢慢朝着他围过来的人,打量了一番,然后笑道:“我以前还真没发现,我原来这么受欢迎啊。”

    这时,从包围的人群中,走出来一个身形挺拔,气质出众的青年男人,男人长得俊秀,典型的桃花眼,很是多情的模样,但是阿朵却从那张面善的脸上看出了男人的杀气。

    这个人,应该就是这群人的头儿吧?

    阿朵拿出嘴里棒棒糖,用确定的口吻道:“你就是这群人的头儿吧?怎么?也欠揍?”

    男人目前还算文质彬彬,他的视线如果镭射光线似的,在阿朵身上来回打量,说:“你不用紧张,虽然你犯了我帮派的大忌,杀了那么多人,但是我今天并不是来找你算账的。”

    “哈?”

    阿朵被男人自大的语气给逗笑了,这个男人到底哪来的底气,认为她会紧张?

    还是又一次遇到这么自大又自恋的人,阿朵突然很好奇,这个男人还会有什么举动?

    她站直了身体,问:“所以呢?你今天找上门,是干什么?”

    男人答非所问,“差点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花卿九,是青帮的二当家,在外的事宜都是我才处理。”

    “哦。”

    阿朵不感兴趣地应了一声,然后转身。

    花卿九见阿朵要走,愣了下,赶紧叫住人,“等等!”

    “还有事?”

    花卿九露出自认为非常风流的笑容,眼中电力十足,说:“我都自我介绍了,作为礼节,你难道不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

    阿朵一听,乐了,她笑道:“你这人可真逗,忘记告诉你,我这人最不讲什么破礼节了,你自报家门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你自顾自介绍了我就非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你这女人!”

    站在花卿九后面的下属动怒了,“你不要不识好歹!”

    要知道,他们爷可是很少这么平易近人,他都已经透出橄榄枝了,这个女人竟然还不领情,简直太过分了。

    阿朵看着那人,轻蔑一笑,“你有什么那根葱?这里有你说话的份?那个谁,你家的狗就好好拴好,在这里已经犬吠多失礼?”

    “你!”

    那人恨不得撕烂阿朵那种牙尖嘴利的嘴,他刚要冲出去,就被花卿九拦住,花卿九看着阿朵,眼中带着浓浓的玩味,说:“你真是十分与众不同,跟我之前遇到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阿朵笑,“那只能说你没见识而已。”

    花卿九也不恼,他看阿朵的眼神中,一直带着浓浓的占有*,他用一种十分炙热的视线盯着阿朵,说:“之前,下面的说,杀掉青帮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姑娘,我还认为对方是弄错了,知道看到监控录像的时候,我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很欣赏你,你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女人,美艳,有实力,性格也很合我的胃口,要不要跟我?我会让你成为海湾最高贵的女人。”

    这番话对海湾的女人,绝对拥有致命的诱惑。

    谁都知道青帮花家大少的名号。

    长得帅,多金,又年纪轻轻就坐上青帮二当家的位置,今后肯定也是前途无量,得到他的宠爱,那相当于一步登天!

    可惜,这些对阿朵来说根本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她看了看时间。

    出来的时间不短了,还要赶回去吃饭,要是晚了,那个男人肯定又要对她说教了。

    阿朵对花卿九笑道:“还是算了,我对最高贵的女人这个头衔不感兴趣,我还有事,走了。”

    阿朵转身就要走,那些人立刻将她围上。

    “怎么?还不让人走了?”

    阿朵眯了眯眼。

    花卿九笑了一声,笑得高傲又傲慢,自信无比道:“我的人调查过了,你现在似乎在跟人同居,对吧?跟那种失忆,又身份不明的男人待在一起只会毁了你,你适合更广阔的舞台,而不是守着一个窝囊废般的男人过日子。”

    阿朵听完花卿九的评价,感到有些好笑。

    这个男人一定还不知道阿诺的身份,要是他都算是窝囊废谣言的男人,只怕这个世上就没有更优秀的人了。

    井底之蛙总是认为自己博学多才。

    她推开挡住自己的人,继续往前走,花卿九的声音在身后传来,“真的不打算跟我吗?你一定会后悔你今天的决定。”

    阿朵不以为然。

    这个男人真是聒噪地厉害,让她烦躁地有点想杀人。

    真奇怪,虽然阿诺也很啰嗦,可是她却完全不会有这种心情。

    奇怪。

    真奇怪。

    一想到君子诺会在家把饭菜都准备好,然后等她回去吃饭,阿朵嘴角不自禁挂起一丝笑容,脚下的步子也变得轻快又急促,不知道今天阿诺会做什么菜,希望不要有韭菜,那个东西的气味真是难闻。

    “是不是我杀了那个男人,你就会到我身边来?”

    突然,花卿九突兀的声音响起来。

    就那么一瞬间,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凝固了一般。

    靠近阿朵的人都感到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她身上的戾气几乎要将周围的人全部吞没。

    阿朵缓缓回过头,双眼好像泛着森冷的寒光,她的目光锁定在花卿九身上,脸上笑意全无,一字一顿道:“有些话我只说一次,不要碰他,否则,我就血洗你那个狗屁青帮!”

    说完,阿朵就快速转身跑了起来,眨眼的功夫,就没了人影。

    阿朵走了好一会儿,所有人都有些回不过神,就那么一刹那,花卿九好像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人扼住了,有点喘不过气。

    隔了一秒,才缓过神。

    他的心脏还急剧跳动着,他摸了摸胸口,心脏扑通扑通的,好想要跳出来似的。

    这种感觉,有史以来还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他差点被人杀了的时候,那时,他生命垂危,生死一线,从鬼门关走回来,而如今,他又直接感受到了那种死亡的感觉。

    是那个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让他恐惧了。

    有意思。

    男人望着阿朵消失的方向,露出了必得的自信,这么有意思的女人,一定会属于他!

    他花卿九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爷。”

    助手上前一步。

    花卿九冷笑道:“事情都办好了吧?”

    “办好了,人已经过去了,等那个女人回去,估计只剩下一滩烂肉了。”

    花卿九一听,表情变得满意,他唇角一勾,露出阴毒的笑意,“自古以来都是英雄配美人,像那种男人,就应该死掉,等她看清楚了现实,一定会回来找我。”

    “没人能抵挡爷的魅力,那个女人不过是见爷对她感兴趣,就想吊着您。”

    助手狗腿道。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在拍马屁,不过谁会嫌夸自己的话多呢?

    花卿九笑道:“真是期待她看到那个男人像蝼蚁一样死掉时的表情,真可惜不能在现场看到,回去吧。”

    ……

    阿朵心里有点乱,花卿九的话在她耳边回荡。

    那个男人该不会已经派人对阿诺下手了吧?

    不会吧?

    阿朵不敢继续往下想。

    该死!

    她刚才就应该杀掉那个男人!

    阿朵走着走着又跑了起来。

    她气喘吁吁地跑回屋子,发现屋外到了一堆的人,虽然没死,但一时半会儿也爬不起来。

    阿朵的心脏好像停止跳动了。

    那个男人果然动手了!

    她竟敢刚动他!竟敢动他!

    阿朵控制不住杀人的*,可现在却被担忧给压制住,她见屋子的门是打开着的,心脏又是一紧,她的行动快过大脑,瞬间冲了进去。

    “阿诺!”

    阿朵脱口而出,踏过那些倒在地上的人,飞快地跑进屋,就看到君子诺只穿着一件衬衣,白色的衬衣上已经溅上了血,听到阿朵的呼唤声,君子诺转过身,惊异道:“阿朵?你回来了?”

    “你受伤了?”

    阿朵走过来,她的脸色很糟糕,自顾自的就开始扒君子诺的衣服。

    “阿朵,你干什么?”

    君子诺被阿朵的豪放给吓到了,有些哭笑不得。

    阿朵的双手有点颤,却轻轻抚上君子诺的伤口,一道一道,很深,都能看到里面鲜红的血肉,她胸口顿时闷得发慌,问:“疼吗?”

    君子诺笑道:“不算太疼,在能够忍耐的范围。”

    阿朵贴近君子诺,然后一头砸在他的肩上。

    “阿朵?”

    君子诺吃了一惊。

    阿朵被挡住的双眼射出猛烈的杀意,她一个字一个字,说得非常清晰,充满戾气,“我要杀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清浊向恶而战〕〔甜妻很撩人:吻安〕〔两界布道〕〔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霸道老公放肆爱〕〔人世繁花〕〔海贼王之反派〕〔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