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独宠:总裁大〕〔我的奶爸人生〕〔重生之超级银行系〕〔天启预报〕〔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宠妻总裁坏透了完〕〔总裁宠妻进行时〕〔我真的控制不住自〕〔都市之终极奶爸〕〔末世重生之归途〕〔我就是文豪〕〔死亡骑士的归来〕〔傀儡封仙〕〔港岛时空〕〔地球最后一条龙〕〔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疯狂炼妖系统〕〔帝国第一宠:霍少〕〔不朽帝神〕〔炮灰女配要反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50章 决裂
    第450章 决裂

    阿朵的确答应了君子诺,绝对不会去找青帮的人算账,可是谁说答应了就一定要遵从?如果这个世上全是守信的人,就不会出现那么多战争了。

    就像阿朵,答应君子诺是一回事,背着他去找青帮算账又是另一回事。

    开玩笑。

    她怎么可能真的因为这个男人的三言两语,就放弃报复那些伤过他的人?

    再说了,阿朵也不是傻子,就算这次君子诺没出事,可是下次呢?

    那个叫花什么的杂碎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得知阿诺相安无事的话,之后肯定会再次派人暗算他,这次躲过了,可是下次呢?

    如果不斩草除根,这件事就不会有尽头。

    所以阿朵决定,替君子诺永远除掉这个祸患。

    ……

    青帮。

    花卿九正自信满满地等着阿朵找上门,只要让她看清楚他跟那个男人的实力差距,她一定会明白,女人,终究是要依附强者的,像那种窝囊废一般的男人,让他死一边去就行了。

    可是,没过多久,就传来消息,说是去袭击君子诺的人全部被击溃,虽然君子诺也受了伤,但是并没有大碍。

    “啪!”

    一个青花瓷的茶杯摔在地上,瞬间碎成无数块。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埋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花卿九猛地站起身,他面容阴沉,眉间萦绕着一团黑气,道:“废物!对方只有一个人,你们也没办法搞定?我养着你们这帮废物到底是干什么的?”

    “花爷,我们也没想到,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男人竟然那么能打,回来的人都说,那个男人……”

    “我不想听你们的废话!”

    花卿九不快地打断那人的话,他眼底闪过一道狠厉的杀意,说:“我只要结果,那就是让那个男人死!”

    在这个海湾,他还没闹出过这么大的笑话来。

    “立刻出动精英队伍,一定要除掉那个男人!”

    下属无奈,只能点头,“是。”

    可那个下属还没来得及下去通报的生活,另一个手下走进来,说:“花爷,那个女人来了!”

    “什么女人?”

    花卿九烦躁道。

    他的女人很多,他哪里知道这个人指的女人是谁?

    “就是杀掉我们帮派很多兄弟的那个女人!”

    一瞬间。

    花卿九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一抹以意味深长的笑意,他的怒意也平息了一些,说:“我就知道,她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就算那个男人再能打又如何?难不成还能单挑整个青帮?她既然来了,说明她还算是个聪明女人。”

    花卿九自信满满地说。

    因为花卿九的自大,为阿朵省下了不少时间,她几乎畅通无阻,就来到了花卿九面前。

    “欢迎,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女人。”

    花卿九露出自认为风流倜傥的笑容。

    看到阿朵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蛋,花卿九越看越喜欢,绝美的容颜,不凡的身手,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他。

    他朝着阿朵一步步走过去,最后在她面前停下来,自信飞扬地说:“放弃那个男人才是理智的做法,跟着我,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阿朵真没想到眼前的男人竟然自大到这种地步。

    居然还敢离她这么近,真是……蠢得可怜……

    阿朵脸上挂着盈盈笑容,她唇瓣一张一合,说:“杂碎,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我那天对你说的话?”

    “花爷小心!”

    花卿九旁边的下属一直警惕着阿朵,看到阿朵的手伸向花卿九的时候,就猛地将人推开,但是还是迟了一步,花卿九发出一声惨叫,众人定眼一瞧,顿时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花卿九的腰侧迅速被鲜红的血给渗透,再看阿朵,一只被鲜血染红的手举在半空中,手上还拿着一个鲜红的东西,冷笑道:“像你这样的杂碎,肾给你也是多余。”

    花卿九疼得冷汗连连,险些晕厥过去,他喘着粗气,愤怒地瞪向阿朵,气急败坏道:“贱人!不识抬举!”

    阿朵笑得张扬无比,“我这人就是不愿意识抬举,尤其是你这样的杂种的。”

    花卿九被狠狠刺激了,他英俊的面容因为愤怒而狰狞,气急败坏道:“把她给我抓起来!”

    在场的人立刻将阿朵团团围住。

    “哦,找死的人不少嘛。”

    阿朵挑眉,她扫了那些人一圈,歪着脑袋,眼底是不加掩饰的不屑,“好啊,那就一起上吧。”

    花卿九看向阿朵的眼神变得疯狂无比,“上!”

    阿朵看着冲上来的人,笑了。

    转眼之间。

    地上血流成河。

    花卿九看着倒在地上,甚至称不上尸体的下属,腿一软,直接摔倒在地上。

    他看阿朵的眼神也在发生变化,不像是在看人,而是在一个怪物。

    “你到底是什么人!”

    花卿九惊恐又愤怒地吼道。

    阿朵身上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沾上,她看着因为恐惧,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的男人,感到可笑又厌恶,这些上位者,如果没有了成群结队的下属,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一样会恐惧,跟凡夫俗子没什么区别。

    想到这儿,阿朵就想起之前君子诺看到她屠尽了整个工厂时的情形,他就没有害怕,哪怕知道实力的悬殊,她从他的眼中,也找不到半点恐惧的影子。

    果然,阿诺跟这些人完全不同。

    可是这个杂碎却派人伤了他。

    阿朵看向花卿九的眼神变得充满戾气,然后朝着花卿九一步步走过去。

    “你别过来!”

    花卿九现在看阿朵无疑是洪水猛兽。

    “怎么?这样就怕了?”

    阿朵见花卿九抖得都快不成人形,笑得越加放肆,她说:“拜托,我还没把你怎么样呢,不过是取了你一个肾,至于吓成这样吗?”

    “贱人,走开!”

    花卿九挥着手,一边往后挪。

    他因为脚软了,只能在地上拖着爬。

    阿朵看着他滑稽的模样,忍俊不禁。

    “就跟虫子似的,不是什么二当家吗?怎么窝囊成这样?阿诺可是被你们围攻了也面不改色,杂碎,你怎么妄图跟他比?”

    “走开!走开!”

    花卿九只能重复着这两个字。

    可是阿朵偏偏不听,反倒越来越靠近花卿九。

    就在这时。

    一记枪声响起,阿朵应声倒地。

    紧接着,一群人齐刷刷地走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走进来,表情一派肃穆。

    “大哥!”

    花卿九看到男人,激动地站起来。

    这个男人,就是青帮的大当家,花月浩。

    “阿九,没事吧?”

    花月浩问道。

    花卿九死死地按住自己的腰侧,说:“不好,被那个贱人摆了一道!”

    花卿九低头看着倒在的阿朵,眼中带着一抹浓烈的狠厉,他冲上去,一脚踩在阿朵的背上,恨恨道:“贱蹄子,竟然敢对我动手,别以为能够这么轻松死掉!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说着,花卿九对那些下属吼道:“你们过来,把这个贱人的衣服脱了,给了上了!”

    奸尸。

    非常恶心且下流的手段。

    花卿九憎恨道:“待会儿我还要把这个贱人剁成肉泥,逼着那个男人一口口吃下去!”

    他没有落下君子诺,在他看来,没有被自己下属干掉的君子诺跟阿朵一样可恶,都该去死。

    花月浩听着这么残忍的话也无动于衷,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的视线落到阿朵身上,突然,脸色剧变。

    “阿九,赶快离开!”

    花月浩大喝一声。

    花卿九疑惑地看着花月浩,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脚动了一下。

    并不是他在动,而是脚在动。

    “啊!”

    花卿九吓得赶紧退了回去,他惊骇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阿朵,只见本应该“死去”的阿朵身体动了动,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爬了起来。

    “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竟然一枪打中我的头,很痛耶。”

    阿朵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中响起,如同鬼魅一般。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毛骨悚然,背脊一阵发凉。

    阿朵拍了拍脑袋,然后一颗闪着金属光泽的子弹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阿朵的手上,上面还沾着血,血从阿朵的头部缓缓滑下,如同树根一般交错纵横,在她脸上形成了树根的脉络。

    她低低地笑着,说:“换给你们。”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被击中了大脑还活下来,这是绝对不会存在的。

    怪物!

    这个少女,真的是怪物!

    花卿九已经吓得再次坐倒在地上,他双眼瞪得跟铜铃一样大,震惊又恐惧地看着阿朵。

    不过阿朵像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似的,转身,然后朝着花月浩慢慢走去。

    一边走,她一边说:“真是过分啊,突然就对我开枪,我会痛的好不?”

    花月浩到底是大当家,心理素质要好一些,他死死地盯着阿朵,皱眉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普通人绝对不可能相安无事。

    阿朵扬起头,从散乱的发丝中,露出一双充满血腥的笑容的眼睛,说:“我是要你们命的人。”

    之后,便是地狱一般的惨叫声。

    最后阿朵一脚将花月浩的脑袋踢开,然后走到吓得尿裤子的花卿九身边,一把提起他,说:“不想死的话,就把青帮的人全部汇聚起来,我倒要看看,那些人能不能救你的命!”

    花卿九本以为阿朵是在试探他,还有些战战兢兢的,不敢动弹。

    “赶紧的,我耐心有限。”

    阿朵催促道。

    她踢着那些尸体的残骸,表情如同天真浪漫的采蘑菇的小女孩儿。

    花卿九见阿朵好像是真的打算让他把人全部叫过来,他把心一横,横竖都是一死,赌一把!

    就算这个贱人再厉害,面对那么多人,总不能全部杀掉吧!

    她就等死吧!

    花卿九忽然又有点期待那些人赶紧到来,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人多人少,对阿朵来说,好像意义都不大。

    她就像是精准的杀人机器,那些人在她眼中,就像是纸片人一般脆弱。

    最后,青帮上下一共375个人,全部被屠尽。

    鲜血将地面染成了鲜红色。

    花卿九蜷缩在桌子下面,瑟瑟发抖。

    阿朵走到她面前,蹲下身,看着蜷缩着的花卿九,如同纯真少女般,问:“这就是你们所有人了吗?”

    花卿九恐惧得说不出话。

    “回答我!”

    阿朵的语气加重几分。

    花卿九连连点头,“是,是……”

    “很好。”

    阿朵满意道。

    花卿九还不太明白阿朵为什么要问这个,可很快他就明白了。

    当阿朵的手穿过他的胸膛时,花卿九还处于惊愕之中,他看到阿朵微笑的脸,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唇瓣,只听她说:“那么,你也没有利用价值了,陪你哥哥上路吧,杂种。”

    ……

    君子诺从莲帮回来时,就看到阿朵正在炒菜。

    “你跑哪儿去了?我等你半天了。”

    阿朵将一盘青菜端出来,对君子诺抱怨道。

    “阿朵,你今天下午去哪儿了?”

    君子诺想到下午,莲帮大当家说的那番话,青帮并不是毁在黑道拼杀,他们全部聚集在青帮的大本营,然后用一种十分惨烈的死去,没有一个人的身体是完整的。

    阿朵眼睛都不眨一下,她说:“我下午出去溜达了一圈,然后帮老大爷遛了狗,看时间差不多了,就买菜回来,发现你不在,就一边炒菜,一边等你咯。”

    她说谎说得滴水不漏,叫人看不出破绽。

    但是君子诺却还是拆穿了她的谎言,“青帮的人,是不是你杀的?”

    阿朵放下盘子时的手顿了下。

    然后起身,看着君子诺,反问,“你怎么会这么想?对方几百号人,我怎么杀得了?”

    可是君子诺的表情并没有放松,他紧紧地凝着阿朵,说:“我以为你只是性子偏激,容易冲动,但是本性还是好的,可是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你很残忍。”

    阿朵脸上的笑容垮了。

    她表情有些糟糕,手抵在桌子边沿,轻敲着桌面,说明现在她心情又开始烦躁了。

    “所以呢?”

    “你的确很厉害,只怕来再多人,都不会是你的对手,我留下也只是多余,再见。”

    君子诺说完,转身出门。

    就在君子诺离开后,屋子里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只见桌子倒在地上,精心制作的饭菜也撒了一地,阿朵僵硬地站在原地,视线紧紧地凝着门的方向,喃喃自语着,“我难得心血来潮做次饭,他妈的真是煞风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海贼王之反派〕〔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