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禁区〕〔我们要修仙〕〔灿唐〕〔陨落的大仙〕〔第一娇〕〔穿越之兽世种田记〕〔圣手玄医〕〔刺骨〕〔代号桃园〕〔虐妻上瘾:陆总裁〕〔报告总裁爹地,妈〕〔农女种田十里香〕〔庶门风华〕〔我写网络小说的那〕〔医武高手闯天下〕〔都市超凡仙医〕〔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勇者大魔王〕〔大国航空〕〔我穷得就剩下钱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715章 出事了
    时墨脑子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但是视线却变得明晰起来,他看清了来人,并不是时夜,而是时凛,他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时凛听到时墨的问话,更加生气,她说:“对啊,真抱歉,我不是时夜,是时凛!”

    时墨察觉到时凛生气了,赶紧露出讨饶的笑容,说:“嘿嘿,你能来看我我也很高兴啦,没想到在这个组织里面也会有这种同期友谊,真让人感动,谢谢,你能来看我真的谢谢。”

    但是时凛却完全高兴不起来,她见时墨醒来叫的第一个人就是时夜,就觉得憋屈地很,忍不住道:“那个时夜到底有什么好?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结果她却不见人影,你干嘛还一直想着她!”

    时墨耸肩,有点无奈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她出去执行任务了。”

    时凛愣住,“执行任务?”

    时墨说:“不然你觉得她为什么总是时不时的消失一段时间?”

    时凛闻言,脑海中突然涌出来一个念头,她问:“时夜现在执行的任务等级该不会是a级吧?”

    “你怎么知道?”时墨惊讶。时凛忽然忍不住了,猛地站起来,她愤怒地瞪着时墨,说道:“所以你才会不惜性命的去参加a级测试对不对?因为你想跟她一起执行任务,所以才会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参加a级!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

    死了!”当时凛得知时墨重伤抢救的时候,感觉胸口有个地方闷得发慌,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开始在胸口蔓延,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担心,明明这个人怎么样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一想到时墨出事

    了,她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时墨没想到自己一直隐藏在心中的想法竟然这么容易就被时凛看穿了,一直没皮没脸的他总算老脸红了一回,他干笑道:“不是吧?很明显吗?”

    他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来着。

    时凛见时墨竟然供认不讳,更加生气,愤怒几乎要冲昏她的头脑,她恼羞成怒地瞪着时墨一眼,眼中闪烁着泪光,气愤非常地道:“时墨,你就是个混蛋!”

    说完时凛就跑掉了。时墨看到时凛突然发怒还有点莫名其妙,自己到底什么地方惹她不高兴了?就算他是为了时夜才去参加a级测试,好像也没有惹着她吧?再说了,如果真的那么讨厌她的话,她又干嘛还要来探望自己?时墨

    感觉这些小女生的心思真难猜。

    时凛流着眼泪冲了出去。

    时夜时夜时夜,那个人心中只有时夜,做什么都是为了她,甚至还傻到就算牺牲自己的性命都要跟她在一起,那个时夜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他偏要喜欢她?

    嫉妒就像是疯长的杂草在时凛心中疯狂蔓延,她眼中闪过一抹极大的恨意:时夜,我跟你不死不休!

    ……时凛的事情并没有给时墨造成太大的影响,虽然不懂她为什么突然又生气了,但是在时墨心中,女孩儿本来就是会莫名其妙生气的生物,所以也没有过多怀疑,他板着手指算了算时间,再过一天小夜就回

    来了,真糟糕,自己现在还不能下地行动,那个丫头回来看到他这幅鬼样子,肯定又要狠狠嘲笑他了吧?

    十五天期限满。

    时墨还不能下地,他想着君子夜回来后看到他不在,应该会找过来,到时候他该怎么跟她打招呼比较好?

    结果等了一天时间,那个丫头还是没有过来,难道是任务太累,所以还在休息?时墨给自己找理由,反正他就是有种迷之自信,君子夜是不可能任务失败的,所以也不可能存在死在外面的可能性。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时墨以为是时夜,赶紧说:“进来吧。”

    哪知,来的人却是时凛,时墨心忽然有些失落起来,但脸上还是挂着笑,说:“你来了。”

    时凛挑眉,似笑非笑地说:“其实你心里很失望吧,不是时夜来了而是我来了。”

    时墨感慨女人的第六感真强,但是他还是真挚道:“你能来看我,我一样很高兴,真的!”

    “呵。”

    时凛嗤笑一声,她走过来,笑问道:“其实时夜昨天就回来了,但是你猜猜,她为什么还没有来看你呢?”

    时墨说:“大概她还在睡觉吧。”

    “答错了~”

    时凛笑得加深,时墨看到时凛不怀好意的笑,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问:“你该不会对她做了什么吧?”

    “怎么可能?”时凛耸肩,说:“你也太会猜了吧?很可惜,我并没有对她怎么样,毕竟咱两的实力差距你也是知道的,我根本打不过她。”

    时墨在君子夜的事情上不想卖关子,他面容冷了下来,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时夜出了什么事?”

    时凛挑眉,轻蔑地说:“不装了吗?时墨,你这个人真是虚伪的要死!看上去和善的很,但是一旦触碰了你的逆鳞,你就立马翻脸不认人了!我真是被你平时的模样给骗了!”

    时墨冷冷看着时凛,问:“我再问你一次,时夜怎么了?”认真起来的时墨无疑是很可怕的,见惯了嬉皮笑脸的时墨,现在看到他面容阴鸷,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时凛竟然感觉到一丝凉意,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咽了咽唾沫,然后说:“我,我也是偶尔听到的

    ,据说她执行任务的时候,虽然任务完成了,却杀掉了自己的同伴,你也知道,组织可是明文禁止了组织内部人员自相残杀,现在她被关起来了,之后会怎么处置,谁也不知道。”

    时墨闻言,脸色凝重起来。

    时凛却幸灾乐祸的说:“说起来她也真是活该,自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竟然膨胀成这样,竟然以为自己可以反抗组织,现在好了,发生这样的事情,组织是绝对不会姑息她的!”

    时墨却皱起了眉头,他不认为时夜是个莽撞的人,如果真的杀了一同执行任务的人,那一定有她的原因。

    时凛见时墨一直不说话,说:“你该不会还想着去救时夜吧?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组织这次是动了真格的,你要是敢去帮她说话的话,肯定连你也要被定罪。”

    时墨说:“我累了。”

    时凛愣住。

    时墨目光冷淡地看了时凛一眼,问:“我现在要休息了,你可以出去了吗?”

    时凛忍不住握紧拳头,有些不甘心地说:“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我只是想休息了而已。”时墨说。

    时凛才不会听他这些鬼话,她气急败坏,说:“时墨,这次时夜死定了,一下子杀掉两个a级成员,她一定会受重罚的,你等着瞧吧!”

    说完她就冲了出去。

    时墨看到时凛远去的背影,神色淡淡的,眼底一点感情都没有,如同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或许,这才是他最真实的模样。时墨慢慢地收回视线,他动了动身体,然后跳下床,他现在还没完全恢复,但是下地已经不成问题,时夜的事情,他必须了解清楚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佛系反骨(快穿)〕〔辣妻来袭:少帅别〕〔甜妻很撩人:吻安〕〔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爆笑王妃宠翻天〕〔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人世繁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