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轮回:阎王,〕〔快穿:反派是股清〕〔千古苍天〕〔极品奇门神医〕〔大王令我来巡山〕〔诸天之巨龙进化〕〔我有一座灵异工厂〕〔长安风雪〕〔神谕之子〕〔恐怖堡〕〔契婚暖爱:高冷老〕〔快穿甜心:Hi,男〕〔壹心向暖〕〔闪耀前场〕〔太古玄黄诀〕〔重生哈利波特〕〔一抹柔情倾江南〕〔逆天铁骑〕〔英雄联盟之巅峰回〕〔一号保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769章 我会守着她
    君子诺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男人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忍不住大笑起来,“没想到你真的那么在乎那个小丫头啊!放心好了,再过不久你就可以跟她在下面重逢

    了!动手!”

    只见将君子诺包围住的暗卫们像是得到了什么信号,朝着君子诺一拥而上。君子诺身手不错,在这么多人当中还是能应对过去,不过这些人都是他的下属,现在显然是被控制住,君子诺不可能对他们下杀手,一方没办法用全力,一方却是要致对

    方于死地。

    很快,君子诺就开始疲于应对。

    而那个男人还在旁边不断干扰,他大声道:“那个小丫头现在估计都去见阎王了,你不是很喜欢她吗?干嘛现在还要反抗?干脆一起下地狱不就好了吗?”

    君子诺专心对敌,根本不将男人的话放在心上。

    男人很快也发现君子诺根本没把心思花在自己身上,他暗骂一声,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把枪,直直地对准君子诺。

    “砰!”

    枪声响起。

    君子诺不知道男人开枪,但是他的本能却让他躲过了致命伤,但是手臂却被击中了。

    君子诺闷哼一声,又被迎面而来的暗卫在腹部划了一刀,他蹙了蹙眉,只能一边应对,目光却注意到男人身上,必须要先解决掉这个人。

    他一个手刀劈向冲上来的人,快速将他手中的刀夺下,然后朝着男人甩去。

    男人猝不及防,刀打中他的手,枪也掉在地上。

    君子诺看准时间,一个打滚要去抢枪,男人立刻猜到君子诺的心思,他大骂一声,然后也冲上去抢枪。

    因为距离原因,最终还是被男人先一步夺下了枪,他面露狂喜,猛地将枪口对准君子诺,大笑道:“看来老天还是比较眷顾我!”

    谁知,君子诺突然抬起头。

    “砰!”

    枪声响起。

    男人难以置信地看向君子诺,他的腹部传来一阵剧痛,只见在他腹部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血色的窟窿,鲜血还在不断蔓延,而君子诺的手中,却出现了一把掌心雷。

    掌心雷小巧易携带,还不容易被发现,但是它有个缺点,每把掌心雷只能装两颗子弹,并且射程比较短,只能近身才能起作用。

    君子诺的目的并不是去夺枪,而是要靠近男人。

    “你!”

    男人这才恍然大悟过来,他朝着君子诺愤怒的嘶吼,然后慢慢倒地。君子诺却还没有喘息的机会,男人虽然倒下了,但是危机并没有接触,那些被控制的暗卫们还是朝着攻击过来,君子诺咬了咬牙,强忍住身体上的剧痛,将剩下的人全部

    击晕过去。直到最后一个人倒地,君子诺也像是撑不下去似的,身体缓缓滑了下去,他单膝跪地,双手撑在雪地里大大的喘息,伤口虽然不算深,但是因为剧烈动作血一直流个不停

    ,他现在明显感觉到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的缺氧感,眼前也越来越模糊。

    但是君子诺却还不能倒下,他必须要去找小夜。

    君子诺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站起来,因为站的太快,他人还晃了晃才稳住身形。

    必须尽快赶到小电厂才行。

    君子诺心中告诫自己。

    他按住伤口朝着小电厂走去,可谁也没想到,昏厥过去的男人却突然站了起来,他目露凶光看着摇摇晃晃往小电厂走的君子诺,拿起枪直接开枪。

    “砰!”

    枪声响起,君子诺瞳孔猛地紧缩,肩膀处传来一阵巨疼,因为巨大的冲击力,他整个人摔了下去。

    男人大笑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向君子诺,说:“哈哈哈,没想到吧,最后赢的人还是我!”

    君子诺按住头,他现在眼前一片晕眩,口中突然涌起一股腥甜,一口血吐了出来。

    男人走到君子诺面前,没有立刻给他致命一击,而是对君子诺拳打脚踢,“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还不是倒在我脚下了!”

    “阁下,你说我待会儿把你的头割下来送到总统府,那位总统大人会是什么表情?”君子诺倒在地上,想要爬起来,却又被男人狠狠踩住,他像是要故意羞辱君子诺,用上了各种侮辱性的词汇,“操!老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群高高在上的政客!你们都该死

    !”

    君子诺还是不吭声。

    男人见没办法激怒君子诺,顿时变得索然无味,他像是玩够了似的,举着枪对准君子诺的头,平静地说:“再见了,阁下。”

    君子诺对死亡没什么实感,也没有感觉到子弹穿过头颅的触感,他眼前一片模糊,在白茫茫的雪地里,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娇小的声影缓缓朝着这边走过来。

    可是君子诺的意识已经到了极限。

    他最终还是没撑住,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

    等君子诺再次醒来时,已经被转移到特护病房了。

    他醒过来时,君母泪眼婆娑地抱住她,“太好了,醒过来了。”

    “母亲……”

    君子诺很少跟君母这么亲近,他愣了一下,然后目光下意识地在病房内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见的人,他问:“父亲呢?”

    “你父亲还在忙。”君母擦了擦眼泪,她说:“你这次被袭击他很愤怒,那些党派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这一次你父亲不打算再忍耐下去了,现在外面很乱,不过你不用担心,安心在这儿静养

    就行。”

    君子诺说:“这次是我给父亲添麻烦了,在迟雪峰袭击我们的人,有个人擅长控制,我怀疑长老院的人再研究控制人心的方法,需要彻查一下,最好能审问那个人。”

    提到那个人,君母的表情又一刹那的凝滞。

    君子诺敏锐地察觉到,他问:“有什么问题吗?”

    君母忍了忍,但最后还是说出来,“其实,那个人已经死了。”

    君子诺目光一闪。

    君母继续说:“我们在迟雪峰的山顶发现了那个人,他的死状很渗人,几乎不能用人来定义……”

    “……”君子诺沉默,他大概知道是谁做的了。

    本来,君子诺是想私下找人问君子夜的事,但他感觉事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峻,他缓缓地问:“母亲,你们在发现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那个孩子?”

    君母脸上闪过一抹诧异。

    她以为,君子诺不会问的,却没想到他终究还是没忍住。

    君母轻叹了一声,缓缓道:“那个孩子的事,你就别管了吧。”

    “人是我带出去的,我有义务带她回来。”

    君子诺认真道。

    “阿诺。”君母表情闪过一丝不忍,她说:“你应该知道,那个孩子不是普通人,当时山上就你们两个,面对那么多杀手,你们怎么可能安然逃脱?你动手有分寸,可是山上那些尸体

    怎么解释?那么恐怖的死法,听说好几个法医当场就吐了,你该知道,她跟我们不是一路人。”

    “我知道。”

    君子诺平静道。

    君母的情绪起伏变大,“你既然知道,那就不该再问她的事,她太危险了。”之前君母对君子夜的了解,不过是从顾家救回来的一个孤儿,君子诺愿意让她留在君家,君母也绝对没什么不好,因为她感觉君子诺虽然待谁都是和和气气的,可是谁都

    走不进他的心里。

    可是他却对那个女孩儿格外上心,君母一度还觉得是件好事。

    她还在想,终于有个人能打开她儿子的心房了。

    但迟雪峰事件发生后,君母彻底改观了。

    那个孩子就是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伤害到周围的人,君母不能让这么危险的人待在君子诺身边。

    君子诺静静地望着自己母亲,他淡淡一笑,说:“即便危险,但她终究救了我的命,不是吗?”

    君母哑然。

    君子诺继续道:“你跟父亲总是教导我,做人要知恩图报,她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可能对她袖手旁观。”

    “而是她真的……”

    “危险是吧?我早就知道了。”君子诺淡然道。

    虽然君子夜总是有意的隐瞒,但是君子诺心细如尘,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她的异常?“我发现那个孩子没有正确的是非观,或许是之前呆的环境有意让她淡化是非,但我并不认为她无可救药,我想,如果有个人能一直在他身边引导她,她说不定会走向正途

    ,做对大家有益的事。”

    君母知道君子诺口才很好,她的心也有些松动了,问:“可是,你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像在迟雪峰一样大开杀戒。”

    “我会管住她。”

    “你这么确定能管得住?”君母怀疑。

    君子诺笑,他的答案却是肯定的,“我确定。”

    君母有些无奈,“你啊,大家都是你平易近人好说话,可是我却知道你跟你父亲一样,脾气都倔的要死。”

    君子诺也没反驳,他从未觉得自己好说话,只是别人总是强行将自己的印象加在他身上罢了。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她在哪儿了吧?”君子诺问。

    谁知君母却摇头。

    君子诺不解。君母说:“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我们现在,谁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去哪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豪门重生:全能强〕〔烈焰狂兵〕〔佛系反骨(快穿)〕〔万界次元商店〕〔冷兵时代〕〔魔王逃跑计划〕〔万古界碑〕〔特种兵之御兽龙皇〕〔霸道大叔宠甜妻〕〔张绣黄月英〕〔这个娘娘有点懒〕〔我家有间万事屋〕〔无双仙医在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