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鬼的温柔,二嫁〕〔黑暗扎基奥特曼〕〔全能大村医〕〔盛唐血刃〕〔剑泣魔曲〕〔帝凰记〕〔校园重生:女神,〕〔杀手女子桃花多〕〔喵霸〕〔第五人格:然后他〕〔只因爱你而存在〕〔狼性冷总软萌妻〕〔混沌狂神〕〔王者荣耀之大神救〕〔遍寻归途〕〔神宠进化〕〔去相亲吧,爸爸〕〔魔尊图腾〕〔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皇袍加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773章 我去找娶我的人
    君子夜刚走进医院大门,发现君子诺竟然出来了,她连忙走过去扶住君子诺,问:“少爷,你出来干什么?不是说要多休息吗?”

    君子诺调侃道:“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摘几支梅花用了这么久。”

    “嘿嘿,这不是不好打扰你跟阿姨聊天嘛。”君子夜眼睛眨巴眨巴,亮闪闪的,一副等待夸奖的模样:“少爷,你看我是不是很懂事?”

    君子诺笑着揉了揉君子夜的头发,说:“特别懂事。”

    君子夜得到君子诺的夸奖,笑得更加灿烂了。

    “所以刚才我妈对你说什么了?”君子诺话锋一转,问道。

    君子夜挑眉,说:“原来你都看到了啊,阿姨让我赶紧回来,免得着凉了。”

    “没有说别的了?”君子诺继续问。

    虽然君子诺不认为自己母亲会背着他对君子夜说些不利的话,不过以防万一还是问一问比较好。

    君子夜刚想回答,她忽然眼睛转了一圈,笑眯眯地说:“有啊,阿姨说我长得特别可爱,特别适合做你的老婆。”

    听这话就知道是在胡说八道,君子诺轻笑了声,然后戳了戳她的额头,“又开始胡说八道。”

    君子夜笑嘻嘻地又黏上去,说:“虽然阿姨没有直接说出口,但是我知道她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所以你可不能再去找别人了,等着我长大嘛。”

    君子诺任由着君子夜黏在自己身上,他说:“让我考虑一下。”

    “还考虑?”

    君子夜咂嘴,不高兴地说:“你要是再考虑下去,说不定我就跟别人跑了,少爷,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想清楚啊!”

    “好,我慢慢想。”

    “你你你,你气死我了。”君子夜气呼呼地,却还是没有放开君子诺,只是嘟着嘴,满脸都写着我不高兴四个字。

    君子诺心中暗笑,他大概是摸清了一点怎么应对这个丫头的方法了。

    君母让人带给君子夜的衣服很快就送过来了。

    君子夜洗了澡,换上君母带给她的衣服,臭美地在病房里转了个圈,说:“阿姨给我选的衣服真好看,穿在我身上就更好看了。”

    虽然很臭美,但也是事实。

    毕竟君子夜是真的长得很好看,君子诺悠悠道:“是很好看,之前的衣服穿得太久,都快酸了。”

    这件糗事被提出来,君子夜闹了一个大红脸,她朝着君子诺吐舌头,说:“你试试衣服穿几天你看臭不臭。”

    “呵呵。”

    君子诺剥好了橘子,问:“吃不吃。”

    “要!”

    君子夜跑到君子诺身边,撒娇道:“少爷,你喂我吃嘛。”

    君子诺对君子夜的请求基本上是有求必应,他将橘子瓣塞进君子夜嘴里,君子夜使坏咬了咬他的指尖,君子诺将手抽回来,笑着说:“怎么还咬人?”

    “怎么说是咬人?这明明是挑逗!”

    君子夜理直气壮道。

    君子诺拿着橘子瓣的手一抖,他看向君子夜,头疼道:“谁叫你这些的?”

    君子夜挑眉,“这个还用教?我天资聪颖无师自通。”

    “……”君子诺顿了下,然后将橘子瓣放在一边,然后顺手拿起旁边的书,君子夜见状,连忙拦住,一边君子诺拿书的意思就是表示不想跟你说话了。

    “怎么回事,说好喂我吃橘子呢。”

    君子诺看了她一眼,说:“自食其力。”

    知道君子诺是因为她的胡话生气了,君子夜顿时焉了。

    其实组织为了让成员们能够更好的完成任务,是会教一些勾引的伎俩,君子夜自然也学过一些,但她不想让君子诺知道那些过往,所以肯定不能实话实话的。

    但是现在不坦白,人家肯定不愿意再喂她吃橘子,君子夜又不好放弃这个福利,她只好说:“其实我是听外面的大哥哥说的。”

    “大哥哥?”君子诺目光一挑。

    君子夜点头,说:“就是你那批保镖,他们轮班的不是没事干嘛,就聚在一起看片,我经过的时候听他们说的。”

    君子诺若有所思,随后揉了揉她的头,告诫道:“今后少跟他们混在一起。”

    “嗯。”

    君子夜良心十分不安地点头。她这话里面有真有假,那群保镖聚在一起看片是真的,不过人家一个个都自嗨得不行,那顾得上说话?本来君子夜觉得这很正常,也没打算说出来,但现在君子夜非要她

    坦白自己的荤话谁教的,她只能把他们拉出来当挡箭牌了。

    罪过罪过。

    她以后会给他们找新资源好好补偿他们的!

    惭愧三秒后,君子夜又元气复活,她眼巴巴地说:“那你现在可以喂我吃橘子了吧?”

    君子诺却没有将手中的书放回去,他笑得温柔,“橘子不是在桌子上放着吗,自己拿着吃。”

    君子夜:“……”

    所以她卖了一波队友到底是为什么!

    后来那批保镖无辜接到了轮班期间私下看淫秽刊物者将罚以三个月的工资的通知,一个个如同惊弓之鸟,吓得好一阵才缓过来。

    正如君母所说,她那关好过,但是君父那关却不好过。

    等君父将政务处理得差不多了,想起儿子身边还留着一个隐患,就直接杀了过来。

    病房内。

    君子夜正襟危坐,如同一个乖宝宝似的坐在君子诺旁边,眼睛努力向他们面前的中年男人传达我很纯良的信息,可惜君父却没有接收到。

    “你先出去。”

    君父直接对君子夜说道。

    如果君子夜有耳朵的话,现在一定耸拉着着,她瞬间焉了,站起来要往屋外走,但是刚走了一步就被君子诺拉住。

    君子夜狐疑地看向君子诺。

    君子诺却淡淡地说:“父亲有什么话现在就能说,小夜不是外人。”君父鹰一般锐利的双眼直直地射向君子夜,眼中带着明显的不悦,随即又看向君子诺,说:“你一向让我放心,可这次为什么如此糊涂?若是救援再慢一点,你怕是要死在

    山上了!”

    “父亲教训的是。”君子诺顺着君父说。

    “哼,根本不知悔改!”

    君父一看君子诺的态度就知道他并不是真心认错,他又对君子夜说:“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情况,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不应该继续留在这儿!”

    君子夜低着头,就像是被班主任教训的学生似的,一声不吭。

    君子诺却将君子夜拉到自己身后,他脸上的笑容隐去,正色道:“父亲,她该不该留在这儿,我自由分寸。”

    “这就是你的答案?”

    君父双眼一眯,不怒自威的气场迅速蔓延开来,君子诺却没有半点胆怯,他直直地跟君父对视,回应道:“是。”

    “那要是再遇到之前的事,你该怎么办?”

    “我不会犯第二次错误。”

    君子诺平静道。

    “你不犯,不代表别人不会犯。”他说完,目光偏向君子夜。

    君子诺将君子夜挡住,说:“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保她。”

    君父一听,猛地拍了下桌面,站起来说:“好一个你保她!你是不是忘记自己什么身份了?到时候你该如何堵住悠悠之口?”

    君子诺却正面看着君父,反问道:“如何儿子连她都保不住,又有什么资格去管理整个联邦?”

    “你简直是本末倒置!”

    “请父亲原谅。”君子诺毫无惧色,说:“儿子这一次,不能听你的了。”

    君父的脸色瞬间阴沉下去。

    两父子都一言不发,但是眼神交流却已经是天人之战,双方的视线在空气中激烈的抗衡着,似乎都要闪出火花来。

    一旁的君子夜都觉得心惊肉跳,周围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了。

    两人的视线交战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还是君父败下阵来,他长叹了一声,说:“也罢,你真是长大了,翅膀也长硬了,既然你有主张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

    君子诺淡淡一笑,知道君父妥协了,说:“谢谢父亲。”“但是!”君父话锋一转,她又看向君子夜,说:“既然她要住在君家,言行举止就必须按照君家的规矩办,她必须靠近你所在的学校,各科成绩也必须达到前十,否则,就

    滚出君家。”

    虽然君父说的很苛刻,但是君子诺知道这是君父最大的让步了。

    他笑了笑,看着君子夜,说:“放心吧,父亲,她很聪明,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但愿如此。”君父看着君子诺对君子夜的神态举止,皱了下眉,补充了一句,说:“上次我听说你们两个竟然睡在一张床上,真是不成体统,这样的事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

    “是。”

    君子诺回应。

    君父又深深地看了君子夜一眼,眉头还是紧紧皱在一起,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等君父一走,君子夜立刻松了口气,她倒在床上,说:“真是比跑了十万米还累,少爷,叔叔也太凶了吧,阿姨每天对着他都不觉得有压力吗?”

    她话音刚落下,突然君父又折了回来。正好看到君子夜摆成大字躺在床上的样子,君子夜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她对君父露出腼腆羞涩的笑容,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君父见了,表情依旧一言难尽

    。

    君子诺挪了一步挡住君子夜,问:“父亲还有什么事?”

    君父声音冷冰冰的,说:“忘记问了,你伤势如何。”

    “谢谢父亲关心,已经没什么大碍。”

    “嗯。”

    君父应了声,然后转身关上门。

    这一次君子夜不敢掉以轻心,她贴在门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确定脚步声远离后,这才松了口气。

    君子诺见君子夜的反应,不禁笑道:“今天怎么这么安分?害怕我爸吗?”

    “当然怕了!”

    君子夜也不否认,她双手将眉毛往上移,说:“他凶巴巴的,我还是喜欢阿姨。”

    君子诺笑,“他虽然严厉,但人很好,你只是不常跟他接触,等相处久了就知道其实他并没有想象中可怕。”

    君子夜闻言,笑嘻嘻地凑上去,刚要开口,君子诺却用指腹抵住她的嘴,说:“你也听到了,父亲要你各科排名前十,以后不能再插科打诨了,知道吗?”

    “知道。”

    君子夜眼睛一转,又笑了,说:“少爷,不如咱们打个赌嘛,要是我各科都排名第一……”

    “就娶你是不是?”君子诺都知道她的一贯套路了。

    君子夜笑嘻嘻的,“那你赌不赌?”

    “不赌。”

    君子诺知道君子夜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恰好,他也是。

    君子夜见君子诺拒绝得这么干脆,嘴巴一扁,有点不高兴了,说:“少爷,你老是这么拒绝我,不很不高兴。”

    说着她朝病房外走去。

    “去哪儿?”

    君子诺问。君子夜头也不回,答了一句,“我去找娶我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透视神医在都市〕〔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重生之名门锦绣〕〔我师叔是林正英〕〔超级兵王俏总裁〕〔佛系反骨(快穿)〕〔最强寻魔书商〕〔野心家〕〔网游之绝缘体〕〔魔王逃跑计划〕〔霸道大叔宠甜妻〕〔这个娘娘有点懒〕〔山村最强小农民〕〔寻山问谷爱生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