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绯闻小娇妻:别动〕〔七零年代小确幸〕〔帝女谋:将御天下〕〔我男人是坏蛋〕〔甜宠蜜爱:总裁别〕〔蒸汽朋克下的神秘〕〔我就是大牌〕〔核爆中走出的强者〕〔云梦帝尊〕〔独宠100分:重生国〕〔傲武剑神〕〔韩娱之请签收〕〔黑暗卡则〕〔女总裁的贴身王牌〕〔娇妻逆袭,总裁夫〕〔水浒之史进〕〔一念入心:甜心,〕〔热血天师〕〔征战之崛起〕〔我继承了电视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商海巨鳄 第六百二十五章 锦猫戏鼠(四)
    第六百二十五章 锦猫戏鼠(四)

    十一月二十一日到二十四日,股市依旧火爆,交易额不小,只不过股指的增幅却并不算太大,一周下来,也就只从周一收盘时的38256点增长到了38282点,对于股指期货来说,炒作的空间并不算大,郭文峰自然不会急着下单。

    十一月二十七日到三十日,股指数次冲击38300点都没能成功,到三十日收盘时,股指最终停留在了38296点上,饶是如此,樱花国政府也依旧无法容忍了,于三十日下午三点四十分宣布再度加息一个点,摆出了一副不将股指打压下去就誓不罢休之架势。

    “郭董,开盘指数出来了,38286,跳空低开十个点!”

    十二月一日,周五,九点十分,受樱花国政府第五次加息的影响,股指果然应声下挫,这一开盘就是跳空低开。

    “不急,先观察一下再说好了。”

    跳空低开无疑是个走低的信号,按理来说,此时该是卖空的大好机会,然则郭文峰却根本不曾动心。

    事实证明,郭文峰的预判不无道理。尽管是跳空低开,可股市的活跃程度却并未趋冷,股指很长时间都维持在了38286点附近,多空双方的争夺很是激烈,可无论哪一方都不能取得压倒性的优势,整个上午的拉锯战下来,股指根本不曾有明显的下滑。

    中午十二点半开盘后,股市的交易额持续放大,可多空双方却依旧僵持不下,股指虽略有下降,可也就只降低了不到3点而已,基本上维持着均衡之局势,然则这等情形并未一直持续下去,到了一点五十分时,风云突变,空方突然发力,大量卖盘杀出,打了多方一个措手不及,瞬息间便将股指拉低到了38230点处,这下子可就引发了不少恐慌性抛盘,股指节节下跌,很快便退到了38120点处,比昨日收盘时暴跌了176点。

    “保罗,下单,一百个账户,各买进八百手当月股指期货,立刻!”

    就在股指节节暴跌之际,郭文峰却是突然出手了,又是一把逆市操作。

    “明白!”

    股指暴跌时,要买进看多合约自是不难,随着林保罗一连串的指令下达,一众操盘手们飞速地便狂敲起了键盘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过后,八万手的重仓很快便已搞定,而此时,股指还在下跌中,只是降幅已然见小,多方的反击终于开始了。

    在搞定了合约之后,一众操盘手们顿时便全都放松了下来,就在此时,钱葵跟林保罗说了一声之后,便又打算借尿遁去跟荣文毅联系上一番了,一见及此,郭文峰立马便不动声色地给了李劲松一个暗号。

    “厄……”

    钱葵方才刚走进厕所,这都还没来得及走进隔间呢,悄悄跟在其身后的李劲松与王明律便已同时出手了,可怜钱葵不过就一瘦弱中年而已,措不及防之下,哪能挡得住李劲松的手刀之劈击,连反应都没能反应过来,便被李劲松砍中了脖颈,身体一软,人已往地上瘫了去,然则没等他倒下,王明律眼疾手快地一拽,便已揪住了钱葵的腰,只一提溜,便已将钱葵提着走出了盥洗室,径直便到了一间空着的办公室中。

    “郭董。”

    两分钟过后,同样借尿遁出了小会议室的郭文峰缓步便走进了那间空办公室,正自看押着钱葵的李劲松赶忙便是一个立正。

    “嗯,唤醒他!”

    郭文峰伸脚踢了下瘫软在地上的钱葵,冷声便吩咐了一句道。

    “是!”

    李劲松低声应诺之余,一弯腰,抖手间便已取出了一支银针,在钱葵的人中只一扎,旋即便见钱葵长出了口大气之下,原本紧闭着的双眼已是就此缓缓地睁开了。

    “郭董,我、我……”

    这一见郭文峰就冷脸站在自己身前,钱葵的心顿时便是一慌,忙不迭地便要挺直腰板,却不曾想站在起脑后的李劲松突然踏出一脚,踩在了钱葵的胸膛上,硬生生将他压得动弹不得。

    “郭董,您这是干啥?我……”

    尽管已猜到情况不妙,可不到黄河,钱葵的贼心却是不死,一边奋力地扭动着身躯,一边作出满脸不解状地便发问了一句道。

    “钱葵,你好大的胆子么?嘿,竟敢串通荣文毅,出卖老子,你很有种嘛。”

    这世上怕是再没有比叛徒更遭人恨的了,郭文峰这会儿心里头虽是火大不已,可也没急着下狠手,概因后头的大戏还得钱葵来接着往下唱。

    “我没有,我冤枉啊,郭董,我真没有啊……”

    这一听郭文峰叫破了自己的隐秘,钱葵的脸色瞬间便是煞白一片,可又哪敢就这么承认了下来。

    “没有?呵,你个王八蛋,别以为我不知道,早在四月时,你就跟荣文毅勾搭上了,好好看看你这支大哥小,里面就两个电话号码,一个是你港城家里的,至于另一个么,就在大阪,前后童话不下二十次,那号码的地点就在斜对面三百米不到的办公大楼里,荣文毅、陈正鹏那伙人都在那儿,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他们是谁?还有,这支藏在厕所隔间抽水马桶里的大哥小也是你的吧,嘿,上面就一个号码,跟你早先那支一对比,真相如何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郭文峰冷冷一笑之余,先是从怀中取出了钱葵上个月被扣下来的那支大哥小,而后又从王明律手中接过了一支藏在密封塑料袋里的同款大哥小,往钱葵的眼前便是一亮。

    “我该死,我该死,郭董,我错了,可我也是被逼的啊,可怜我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您老就高抬贵手,饶了我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了,求您了啊……”

    事实俱在,根本无从抵赖了去,面对着如山般的铁证,钱葵的心防瞬间便崩溃了,鼻涕眼泪狂流地告饶个不休。

    “不想死就闭嘴!”

    郭文峰心火正旺得很呢,哪耐烦听钱葵在那儿号丧个不休,面色一冷,声色俱厉地便断喝了一嗓子,只这么一下,便震得钱葵浑身哆嗦不已,赶忙紧着便闭上了嘴,满脸恐慌之色地仰望着郭文峰,那可怜兮兮的小样子要多狼狈便有多狼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已经没钱守护阿〕〔这个娘娘有点懒〕〔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家有个睡美男〕〔重回七零:军长大〕〔医本正经:三小姐〕〔绝品高手俏总裁〕〔穿入中世纪,我的〕〔一品仵作〕〔工业之动力帝国〕〔前妻有毒:总裁复〕〔玄符武帝〕〔蚀骨心尖宠:总裁〕〔酒鬼醉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