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妃难宠:王爷和〕〔花都小医神〕〔贴身兵王的总裁老〕〔我有无数神针〕〔未来生存系统:男〕〔英雄联盟之绝技巅〕〔西游山海志〕〔在异界也要是主角〕〔无限之狩人〕〔镖局天下〕〔快穿之攻略日常〕〔修真小日子〕〔传奇名将[足球]〕〔嗅觉之鲨〕〔我俩只是好朋友〕〔所以这里是蛊真人〕〔猎户相公宠妻成瘾〕〔篮坛核心〕〔食人魔的美食盒〕〔爱你:此生不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六十四章 难道墓主没死?
    鲁坛主通过一面铜镜,看到全部过程,表情越发阴鸷。

    这几个小鬼怎么会发现自己埋伏在河的灵鬼?究竟是误打误撞,还是有特殊的侦查手段?那个墨家女人的实力也太恐怖,居然一瞬间把自己辛苦饲养的灵鬼给干掉了!

    “墨家修士本身都是不堪一击的弱鸡,如果能让我近身战斗的话,别说是五脉修士,算是六脉修士,我也能打两个。”络腮胡大汉显然也目睹这场战斗,“不过这个墨修的装备非常厉害,她手的枪怕是没有几个地脉修士能抵挡,属下恐怕连近身机会都没有。”

    计划失败了。

    鲁坛主在河里设伏,本想算不能杀死几个小鬼,最起码让他们受点苦头知难而退,没有想到一点作用都没有,还平白无故的损失几只实力不弱的灵鬼,他的心情也可想而知了。

    “这几人绝不是普通人。”

    “那个暴露狂大个子防御极强,虽然修为只有三脉,但足以抵挡住作为你这个四脉武者的进攻。”

    “墨修女人则有很强的侦查装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靠近到五百米内会发现,这时凭她手里这把枪攻击,我们连出手机会可能都没有,所以硬拼之下毫无胜算。”

    “至于那个三脉修为的女娃子,我刚刚隐约感应到道术气息,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一个人脉巅峰的道家修士,术法方面不容小觑,所以务必要谨慎。”

    至于一脉小武者项云?

    抱歉,鲁坛主还真没把他放眼里,所以直接给忽略过去了。

    一个一脉修士能干什么?更何况从穿着气质举止来看,墨修女道修女以及肌肉武者都非富即贵,项云跟在他们身边显得格格不入,多半是这些富家公子小姐找来的跟班随从,不用太把他放在眼里。

    “几人都不简单。”络腮壮汉脸色问:“难道消息走漏了。”

    “不,不可能,如果是这样,现在出现在这里的,绝不可能是这帮小鬼,他们的身份非富即贵,怎么可能进来这里?只怕在得知我们身份的一刻,特警或者军队过来了。”

    关于这一点鲁坛主非常有自信。因为他们所在的组织,无论出现在什么地方,都必然会引起高度重视。

    “你我不能轻易暴露的,但他们非要进来找死,我会以秘法提前唤醒尸王来成全,而以他们这点实力,必然是有死无生的,我们只要及时收拾残局抹除痕迹即可。”

    络腮大汉脸色微微一变。

    为解决几个年轻小鬼,居然要唤醒尸王?

    这有点杀鸡用牛刀了,不过想到墨修女子手里可怕的武器,似乎也只能这么做了。毕竟不管是裸身大块头,还是会道法的小丫头,都远想象厉害,何况还有一个五脉修为的墨修呢!

    这次这个地方的发现对他们而言,只能算是意外的收获,决不能轻易暴露自己,以免坏了在扬州真正的大事。

    …………

    当鲁坛主与络腮壮汉交流时,四人已经成功闯进地宫里面。

    此墓的规模其实并不怎么大,几乎看不到什么陪葬品,整体嵌在山腹的裂隙里,剧毒的阴河像护城河一样环绕,整体看气派朴实而又厚重,像军旅营寨一般,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墓内受侵蚀痕迹不明显,它没有我们想象古老,只是一座百年以内出现的墓葬,而且从规模来看墓主并不是什么大人物。”虞子璇抚摸着墙壁的浮雕,推了推泛着光芒的镜片:“你们看,这些雕刻没有全部完成,说明下葬的过程非常匆忙。”

    项云对这座墓也感到很好,说不定墓穴本身存在一些线索呢。

    他伸手按在墙壁之,以便天书接收到更多信息,很快元魂反馈出现在脑海,

    这座墓的墓主叫罗峥?

    项云回忆了一下,他想不起楚国有这么位将军,估计只是较普通的将领,所以死亡这么多年以后,已经没有人记住他了。

    天书又反馈出一些简单的资料,

    一个叛将的坟墓?

    难怪下葬的这么草率。

    因为这些资料都是很粗浅的信息,获取起来几乎不需要花费力气,但想要得到更多信息,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了。

    项云又不是来考古的,弄这么清楚干什么?

    他现学现卖对其他人说:“从格局和布局来看,这显然是一座将军墓,墓主多半是级别不太高名气不太大的将军,有可能出生寒门,所以家族很小,因为些原因突然横死,连累整个家族衰败,所以墓穴被人遗忘,多年来连个守墓的都没有。”

    “阿云的推理不错。”柳烟儿点点头表示信服,随后话音立刻一转,板起一张小脸,一本正经的说:“不过算是曾经为国效力的将军也是要守法的,他现在涉嫌盗窃阴尸公司的合法财产,更涉嫌害死数个工作人员,如果这件事情真的与他有关系,我们作为有正义感的楚国公民,有责任有义务将他从棺材拖出来拷问清楚。”

    项云还能说什么?你说什么都对吧!

    “前面好像是主殿,有可能会有危险,让我们的人形自走盾走在前面吧,万一遇到意外也能抵挡一下。”

    金木石被项云称作人形自走盾,没有生气反而非常欣慰,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这种绰号的,真男人应该像一块自动行走的盾牌,为伙伴和战友将危险挡在前方。

    柳烟儿戳了戳项云的后腰,“小石头确实有点用,不过他走在前面,你不觉得辣眼睛吗?”

    “厄,确实……确实辣眼睛!”

    一个身高两米二肌肉汉,居然不着寸缕出现在阴森的墓道里,而且走路的姿势雄赳赳气昂昂的,好像是要台领健美冠军大奖一样,无论怎么看都有一种诡异的感觉,而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停住脚步,发出一声惊呼。

    “我想我们找到僵尸了!”

    项云、虞子璇、柳烟儿火速跟进去,他们眼前出现一个宽阔大殿,大殿央出现一大堆密密麻麻的人影,在这种环境里发现一大堆人影,这场面多少有些惊悚。

    数百个人影毫无疑问是丢失的一批僵尸,此时此刻目光呆滞的围在大殿央,即使四人靠近也没有任何感觉,而在他们正央摆着一副简陋的石头棺椁。

    “他们怎么了?”柳校花没见过这么诡异的画面,只觉得鸡皮疙瘩直往地掉,“怎么看起来跟集体祷告似的?”

    虞子璇镜片光芒一扇:“你们仔细看它们身。”

    项云目光先落在简陋的石头棺椁之,又看了看没有任何陪葬物品的墓室,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里面躺着的,应该是罗峥将军,一个犯下谋逆叛国罪的人。

    当他听到虞子璇提醒仔细看去时,石头棺椁周围僵尸身体表面,似乎都浮现着一层淡淡的黑气,而这些黑旗从它们身体脱离以后,环绕在石头棺椁的周围。

    棺椁好像会呼吸一样将气息吸收进去。

    “真相已经十分清楚了。”虞子璇举着手枪对准石棺椁,一对镜片不断闪烁着光芒,表情却十分凝重,“是墓主人在搞鬼,他可能根本没死!”

    啥?墓主没死?

    项云和金木石都是黑人问号。

    请问这是在讲鬼故事吗?这种氛围下说出这种话合适么!

    项云算自认为神经较强韧,乍听也还是被猛地吓了一跳。

    天书是不会骗人的。

    这墓封葬至今快要有七十年了。

    正常人寿命总共七十年左右,天脉修士不过能延寿数十年而已,除非墓主人能够修炼到长生境,可这怎么可能在坟墓呆这么久?哪怕是长生境强者,也无法数十年不吃不喝。

    再说活得好好的,干嘛把自己下葬,这踏马是有病吧?

    “大表姐说得没错,我们道门还有巫门都有一种特殊秘法,他们会用符咒封住自己的魂魄,然后把肉身塞进一些极端的环境里进行转化,在数十年承受阴火煎熬煞气淬炼后,有一定概率改变体质变成尸王。”

    项云问:“忍受数十年煎熬?为什么!”

    “这还用说?当然是为活命啦!”柳烟儿耸耸肩回答说:“这种邪恶秘法成功率并不高,一般只有寿元将尽者会尝试,当然也不排除某些追求长生的疯子,毕竟转化尸王的成功率虽然低,可是一旦成功了,理论能长生不死呢。”

    说的也对。

    人为活命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有些自知自己大限将至之人,说不定会把心一横,尝试这种惨无人道的转化,也有一些追求长生的修士看见大道无望,所以转而走旁门左道来实现目的。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烈焰狂兵〕〔佛系反骨(快穿)〕〔万界次元商店〕〔冷兵时代〕〔豪门重生:全能强〕〔万古界碑〕〔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张绣黄月英〕〔我家有间万事屋〕〔无双仙医在都市〕〔我从星空中归来〕〔农家傻女〕〔侠气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