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勇者大魔王〕〔狂神天才〕〔落跑萌妻:沈先生〕〔沈同学,你男朋友〕〔君临彼岸〕〔灵幻天〕〔帝御玄天〕〔重生之低调大亨〕〔妖医倾城,鬼王的〕〔超忆大师〕〔舌尖上的神豪〕〔皇帝培养手册〕〔带着别墅回古代〕〔帝国争霸〕〔舰载特重兵〕〔历史大商人〕〔谍海尖刀〕〔都市之纨绔恶少〕〔春风染尘红叶翩〕〔嫡女归来之皇后太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九十五章 血塔邪灵
    金木石老爹是公安部长,这档子事一旦发生,非但会造成大量百姓遭殃,公众安全受到巨大危害,老爷子铁定要背锅啊,哪怕这货平时神经再大条,这个时候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难道它已经截断了扬州灵脉?”

    “断山脉易,断灵脉难,这玩意儿要是能随便截断,岂不是谁都可以没事砍两条玩玩?放心吧,一座血祭截龙塔根本不够,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一条灵脉之,最少分布着数座血祭截龙塔,这只有同时且长期不断发力,才能缓慢的截主一条灵脉,我们现在发现还来得及。”

    柳烟儿举手问:“他们截断扬州灵脉有什么目的么?”

    “灵脉像一条奔流的大河,他们所作所为好在各个河道修水坝,当河道被封堵起来以后,流水会停滞积累,像水库一样越来越多,而这股力量是非常惊人的,可以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既是邪物,还等什么?”卫道这位法家修士早忍不住,见这几个家伙还在巴拉巴拉说个没完,他法剑一指,要冲过去,立刻摧毁它便是了,“我要摧毁它,以替天行道!”

    几人点点头。

    说的没错,立刻动手,免得夜长梦多。

    项云阻止几人:“小心,这塔里有不太干净的东西,你们现在贸然靠近,肯定要被他偷袭了。”

    柳校花、金衙内、卫面瘫都愣了。

    啥意思?这塔一看是内外瓷实,难道里面还能住人不成。

    项云面对大家的困惑,他前两步,对着血祭塔,突然大喊一句:“孙贼,我叫你一句,你敢答应么!”

    三人都面面相觑。

    他这是在干甚啊!

    柳烟儿好问:“你在跟谁说话呢?”

    谁知道在这个时候,一个阴测测的声音,突然传进四人的耳朵里,“小鬼,没有想到,你懂得倒还挺多,而且能发现本座的存在。”

    “什么人?!”

    柳烟儿、金木石、卫道的表情同时一变,地下大厅根本半个鬼影都没有,这声音果然是血祭截龙塔传出来的,一座塔居然会说话,这给人的感觉,未免太邪门了点。

    这当然不是什么人,只是一道邪灵意志。

    地下大厅没有任何守卫,本身是不太正常的,之所以没有守卫,是因为根本不需要守卫。这个邪灵意志借血祭之塔来维持,又能完美的隐藏在塔,它具有很强的威胁性隐秘性,哪怕是天脉高手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之下靠近,也会被它偷袭重伤的。

    “几个人类小鬼,想坏本座好事?死”

    血祭之塔微微颤抖起来,从迅速释放出血雾,这些血雾在半空凝结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头,然后迎面向四个人撞了过来。

    金木石英勇的挺身而出,当血骷髅头在身撞击瞬间,立刻发生了凶猛而激烈的爆炸,像几颗rpg*同时击,以金木石强悍的体魄,也被炸得微微倒退了数步。

    血祭之塔的力量很强,随手试探一击,达到四脉强度。

    “哼,不过如此,根本不痛不痒!”金木石刚想摆出一个造型,突然像是受到某种冲击,猝不及防突然干呕了一下,“呕,他妈的,这怪物怕有口臭,喷出来的攻击这么恶心,你们小心一点啊。”

    “这种攻击简直犯规!”

    柳烟儿大惊找东西捂口鼻

    项云没好气的说:“别白费力气,这是口臭吗?这是某种精神冲击,你算把鼻子塞瓷实都没用。”

    血骷髅头爆炸的瞬间,释放出强烈的精神冲击,金木石猝不及防之下,突然出现头晕恶心是很正常的,这种精神层面的攻击没有办法以寻常防御手段来阻挡,幸亏金木石精神较坚韧,所以除了感到恶心以外,没有太大的不适。

    “好重的怨力!”僵尸脸小哥卫道本来不大的眼睛顿时睁开,从里面喷涌出一股强烈的怒火,“你们究竟残害了多少无辜之人,逆天之举,必遭天谴!”

    “可笑,凭你们这点能耐,也敢来坏我的好事!”

    血塔邪灵经过一轮试探,似乎已经了解几人实力,它认为这几个家伙,根本不足构成威胁,血祭塔在建造之初同时血祭百人以,随后的时间里每隔一段时间会进行新的血祭。

    虽然这座塔里依附的只是一道邪神意识的投影,但是凭血祭塔本身的怨力以及从灵脉源源不断萃取的力量,他想要消灭这几个闯进来的小鬼,那还不是易如反掌么?

    血祭之塔开始释放强大的能量!

    它像火山喷发般,凝聚出十几个血骷髅,恐怖而刺耳的尖锐呼啸,立刻充斥整个大厅,没有修为的普通人笼罩在其,恐怕不用数分钟会精神失常的。

    “不妙!”

    金木石这位防御狂魔也脸色微沉,血骷髅本身的破坏力不容小觑,十几个血骷髅头相当十几道四脉武者同时攻击,算是金木石横练双重的防御,也很难完全扛住。

    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对金木石最具威胁的,反倒不是血骷髅爆炸产生的破坏力,而是蕴含在其的咒怨冲击,发自精神层面的攻击,远爆炸本身更加防不胜防。

    “哼,区区邪物,休得猖狂!”

    卫道口念念有词一举,元力被灌输进法剑之,旋即化作一道白色的亮光,顷刻间笼罩整个地下空间。

    那些血骷髅头在遇到法剑释放出的亮光,全都发出凄厉的惨叫,然后像春阳融雪般,在这样凭空消失蒸发。

    项云两眼一直:卧槽,这是什么法术?

    卫道的法术不仅一瞬间清空血骷髅,甚至还完全扫清这个空间里精神干扰,甚至连血祭之塔都受到影响,其表面笼罩的血雾,都被驱散了好几分,甚至被白光照射到的瞬间,塔身出现一些细微的裂痕。

    “可恶!是法家!该死的华夏法家”

    血塔邪灵气急败坏,他坐镇血塔之,哪怕对方是五脉乃至六脉的强悍武者,只要还没有达到天脉程度,他也有信心将其正面挡住甚至杀死。

    可是法家不一样。

    华夏法家修士是其克星!

    哪怕这个法家修士只有区区三脉修为!

    项云看到这松了口气,塔邪灵实力颇强,若只靠他和柳烟儿金木石根本对付不了,幸亏柳烟儿幸运光环爆发,居然拉来了一个法家人士入伙帮忙,不然今天还真没有办法收场。

    “外面的人好像发现我们了!”

    柳烟儿感觉到自己在面布置感应的秘法被触动,估计邪灵苏醒并且发起攻击时,外面的警报被触动,所以湖心仓库的守卫,正在向这里靠近。

    没过几秒钟。

    一阵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

    前狼后虎,邪灵一看不好对付,又被大群守卫围攻,而这里又没有其他撤退的通道,几人的处境会非常不妙。

    项云对金木石道:“老金能不能挡住他们一阵子?”

    “这有何难?包我身!”金木石低吼一声,全身衣服顺便爆碎,瞬间将刀削斧凿的肌肉暴露出来,而这种状态之下的金木石,可以说是状态全开的。

    这尊铁塔般的身躯冲到通道,站在一个拐角的位置,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扬州头号猛男在此,汝等休想再进一步!”

    “你们这帮杂碎,想伤害我的兄弟?我的拳头不答应!”

    金木石咆哮,一只砂锅大的拳头,炮弹般轰在一个武者身,万斤巨力结结实实的击,发出骨断筋折的声音,当场被轰到墙壁面,砸出一大片龟裂的痕迹。

    金木石脑子或许不太正常,可是绝对不是蠢货,通道空间本来很狭小,多人无法同时通过这里,而他堵住的地方刚好是一个折角,又能枪支之类的武器无法造成齐射的攻击,可以说是最佳防御位置。

    此刻,金木石站在这个地方打开金钟罩防御,宛如一块坚不可摧的磐石堵在通道,以他强横的防御力,挡住一帮三脉四脉武者,基本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种对手打起来才过瘾!

    拳拳到肉才才能唤醒男人的战斗激情。

    至于背后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邪灵?交给柳烟儿、卫道这些道家法家人去对付,他的任务是守住这里,任千军万马,亦巍然不动!

    项云信得过金木石的实力,只要不遇到五脉武者,以这家伙的实力完全能挡住,哪怕有五脉武者出现,以金木石的防御力,也能拖延一阵子。

    现在背后的威胁暂时解除,项云把注意集到血祭塔,更准确地说是集在血祭塔的邪灵身。现在绝对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湖心仓库普通的守卫没有太大威胁,这个邪恶邪灵才是最棘手的东西。

    此外,湖心仓库出事,肯定会惊动幕后黑手。

    幕后黑手发现这里被人入侵,百分之百会有所察觉并采取措施,所以必须赶在对方的增援到来前摧毁这座塔,然后从这个地方安全撤离,而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大厅里充斥的血腥气味越来越强烈了。

    柳烟儿非但不害怕,反而越来越兴奋,她看来这种展开才有意思,而项云有苦说不出,这次事情怕是不小,也不知道会怎么收尾!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透视神医在都市〕〔重生之名门锦绣〕〔道君〕〔我师叔是林正英〕〔超级兵王俏总裁〕〔佛系反骨(快穿)〕〔最强寻魔书商〕〔这个娘娘有点懒〕〔山村最强小农民〕〔野心家〕〔奶爸圣骑士〕〔网游之绝缘体〕〔魔王逃跑计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