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邻居是女妖〕〔女总裁的王牌高手〕〔落跑萌妻:沈先生〕〔倾世毒医:夜帝,〕〔云飞传〕〔重生之锦婚撩人〕〔IT宅男在大唐〕〔误入宋途〕〔自带锦鲤穿六零〕〔我在煤矿卖煤的那〕〔我家萝莉超凶的〕〔美男榜〕〔破天传奇〕〔综漫之夺命之镰〕〔地煞七十二变〕〔民间诡闻怪谭〕〔披着鼠皮的龙〕〔捡到一个帝国〕〔我在异族当咸鱼〕〔快穿之系统叫我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一百零四章 捅了大篓子
    常坤大半夜在苦哈哈的加班,突然受到这个报警的信息,整个人当场炸毛了,连忙火急火燎赶到现场,然而情况还是往最糟的方向发展了。

    湖心小岛央区域凹陷进去一大块,整个仓库都在爆炸塌陷崩碎,因为动静非常大,想不吸引人注意都难,有不少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此刻在湖畔已经聚满了人,都在对着前面指指点点。

    “赶紧拍下来。”

    “三龙湖小岛爆炸了!”

    “这事明天铁定头条啊。”

    常坤推开人群走出来,整个人都懵逼了,卧槽,怎么这么巧?可千万不要告诉我,这是他搞出来的动静!

    常坤想到这茬冷汗下来了,若真如他所想,事情大条了,搞不好连自己的官帽子都要受到影响啊!

    “常局,我们在湖岸抓到几个可疑的人,怀疑与湖心小岛爆炸有直接关系。”

    “快,快带我过去!”

    常坤见到水里打捞起来全身湿透的几人,他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精彩,看来事情的发展果然是朝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饶是这位久经风浪的警察,此刻也感到冷汗前赴后继的流出来。

    “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如果非要着一句话来概括常副局长现在的心情,那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他会找项云过来是做顾问和参考的,顺便借助柳烟儿这些人的背景,好让这件事情能早点得以解决。

    谁会想到一夜间发展成这样?

    不仅是柳烟儿,还有一个金木石。

    几人出现在事发现场,要说这事与他们没关,鬼都不信啊!

    难不成是项云这小子怂恿小郡主和金衙内去把朝鲜人的仓库给炸了?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大金商会在国际知名度颇高,可以算得世界级的集团,而且该家族能量也非常强大,朴大泽背景大的惊人。

    这件事不能妥善处置搞不好会升成两国外交事件。

    那时别说他一个市局副局长,恐怕连郡守都未必罩得住。

    项云也感到很汗颜,他不是一个喜欢给人添麻烦的人,却没有想到这次给人制造了这么大的麻烦,“常局长冷静,不是故意给你制造难堪,但这事我想象关系非常重大,恐怕不止影响到一个购物心,更影响到扬州城乃至无数百姓。”

    “有这么严重?”

    项云将事情简单的解释了一边。

    常坤还有点将信将疑,朴大泽涉嫌制造邪恶血腥的祭坛,并且尝试截断大地灵脉召唤邪神……这特么怎么听起来跟神话故事一样,这小子确定自己不是在开玩笑?

    这也难怪常局会不相信。

    太离,太玄乎,太危言耸听。

    人家大老远跑到扬州来是做生意的,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做这种事情?金衙内见常坤这副态度,有些不高兴了:“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难道老子还会骗你不成,项云是我的兄弟,他的话是我的话,当着我爸,我也敢说!”

    好吧,差点忘了。

    这里还有个金衙内。

    人家是金部长的儿子,天塌还有高个顶着。

    “这里围观者太多,你们现在十分敏感,不宜被群众曝光,我先让警察开车秘密送你们回去。”常坤表情渐渐严肃起来,这几个人身份特殊,抓进局子里审问显然不妥,只能这么办,“此次事态十分严峻,希望你们不要再擅自行动,等待事件进展,随时配合调查。”

    “这还用你说?”金木石挺起胸:“有人想在扬州搞事情,也不问问老子同不同意,这次非得要将他们连根拔起不可,你放心!”

    他说完又回头对项云拍拍胸脯:“兄弟,不用担心,放心回去休息,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哥们。”

    “今晚过的很开心!”柳烟儿看了一眼地昏迷的卫道,“小卫子这次失血过多,我要先送他去医院治疗了。阿云跟你在一起总是很有趣,咋们下次在一起玩!”

    金衙内与校花姑娘都十分的热情够义气。

    项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哪怕是他也知道这次事情,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他可能不小心惹到不得了的组织了。

    你们一个个都家大业大有人罩,我还指不定会因为这件事情惹什么不好惹的人呢,某一天突然被人发现扑街也不是没可能,所以还是赶紧回去躲着,等风声过了再说。

    警察分三批将金木石、柳烟儿、项云送走。

    常坤亲自开车将项云送去酒店,这个过程询问项云一些细节性的问题,他是一位老警察,有种直觉告诉他,项云应该是没有说谎的。

    若这件事情真如同项云所说,这件事情严重性超乎想象,有人企图破坏扬州一条主要的灵脉,而且企图利用这条灵脉释放邪灵的力量,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

    一旦查实了。

    项云这次搞出来的动静非但无过,反而会因此为扬州立下一个大大的功劳!

    常坤想到该事棘手程度,他忍不住提醒道:“大金商会不是随随便便能扳倒的普通势力,如果你所说的都是真的,此事大金商会多半有参与,至少支社长朴大泽是知情的,而现在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他不可能会坐以待毙。”

    “这个朝鲜商人朴大泽的能量真有这么大?难道犯了这种事,都没人能治得了他。”项云有些不相信。

    这可不是一般的犯罪。

    破坏灵脉是破坏扬州根基。

    “朴大泽是大金商会扬州支社的社长,也是扬州郡最大的外资势力代表,今年更是计划开启一轮价值五十亿华夏币以的合作项目,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说白了还是靠证据说话,我已经让手下打捞现场,希望会有足够的收获。”

    项云柳烟儿金木石一伙人闯进湖心仓库,将人家的地盘和仓库都弄沉了,而且还要告他进行邪恶的阴谋,他能此善罢甘休吗?

    若对方只是普通商人,有柳烟儿、金木石这样的二世祖,足以将其压制的死死的。可是朴大泽这个家伙不一样,他的身份很特殊也很敏感,扬州郡政府算要其下手,也不得不考虑很多其他。

    朴大泽在扬州郡有很多利益共同体。

    这些利益共同体肯定不希望看到朴大泽倒台,所以肯定会站出来力挺朴大泽,此外大金总商会必然会鼎力支持朴大泽,而大金商会是世界级的超大型企业,也占据朝鲜这个国度政坛半壁江山!

    扬州郡一旦动手要面临内外双重阻力,

    “我听说朴大泽与郑市长有一些私交……”

    常坤犹豫半天,透露了一句,对此讳莫如深,不愿意多说什么。

    金木石和柳烟儿家庭背景算再硬,也是他们父辈或者是祖辈牛逼,朴大泽在扬州郡的关系络很复杂,下到层官员,到财务部长,甚至市长郡丞,都与他私交甚密,其最特殊的算郡丞郑玄。

    常坤有些话不太方便说出口。

    扬州郡有庞大而又独立的官僚系统。

    其官职最高最大的,当然是郡守柳嵩了。

    郡守毫无疑问是政坛一号人物,大概相当地球天朝的省委书记兼省长。因为这个世界的土地面积非常大,所以地方政府自治权相当高,扬州郡是一个拥有十余地级市的地方,光郡治主城扬州城有近千万人,全郡人口没有一亿也有八千万。

    这么庞大的面积,这么庞大的人口,这么庞大的官员系统,自然不可能完全铁板一块。其实官员之间的派系争斗,以及大城市与大城市之间的利益博弈,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自古官场一把手都与二把手不太合得来。

    西楚央政府对这种事情也是默许的,只要内部竞争不出格,是一种良性的平衡。柳家是扬州数一数二的大族,也是西楚国著名的名儒世家,柳嵩是身为当世大儒担任扬州郡郡守,其地位可以说是无人能的,可算是如此也做不到一手遮天。

    扬州郡至少还有两三股力量能与柳嵩以及柳家掣肘。

    其一股是扬州郑家,郑家也是一个名门大族,其家主郑玄是当今的郡丞。

    郡丞是一个什么样的职务呢?

    《献通考》有云:“守治民,丞佐之,尉典兵”。

    自古以来,郡丞是仅次郡守的职位,两千多年来古制有所更改,郡丞和郡尉都是郡守的佐官,其权利都得到一定的强化,单独或许都不郡守,但如果加起来的话,理论架空郡守也不是没可能的。

    郑玄是扬州郡的郡丞又兼任扬州市市长,大概相当某一个省的省长又兼任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这种存在绝对是全郡政坛的二把手,而他与柳嵩明显存在相互掣肘的关系。

    这事关系到柳嵩的孙女,万一郑玄借题发挥,事情麻烦了。

    毕竟郑玄与朴大泽刚好有一定的私交。

    常坤最担心的事情在这里,当然这些事情相当的敏感,常坤不能直接说出来,更不敢随便谈论,他的官职在普通老百姓看来是够大了,可在这些真正的大佬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哪怕是欧阳海、金正义在郑柳两家面前都要退让三分啊!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透视神医在都市〕〔重生之名门锦绣〕〔道君〕〔我师叔是林正英〕〔超级兵王俏总裁〕〔佛系反骨(快穿)〕〔最强寻魔书商〕〔这个娘娘有点懒〕〔山村最强小农民〕〔野心家〕〔奶爸圣骑士〕〔网游之绝缘体〕〔魔王逃跑计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