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宿主,我真的是个〕〔大明蒸汽帝国〕〔贴身狂医俏总裁〕〔重生女首富:娇养〕〔铁血残明〕〔我的百果山庄〕〔我穿越了我自己〕〔宠妻N次方:闪婚老〕〔透视医圣〕〔我是一个洞府〕〔至尊强婿〕〔驭兽狂妃:魔帝宠〕〔武断八荒〕〔医统天下:魔尊,〕〔枭妃倾天:妖帝,〕〔星际淘宝网〕〔神探悍妻之老婆大〕〔都市之绝代战神〕〔画演天地〕〔刑侦调查二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先生救我
    任彪彻底怒了。请()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是一个放高利贷的。

    他是长期混迹黑暗地带。

    他也确实没少敢杀人放火的事情。

    可他对父亲任龙是非常爱戴尊敬的,从小是任龙拉扯他长大,父子俩一步步将黑衣社发展到今天,作为任龙的独生儿子,说他是大孝子也不为过,岂能容忍这个小子如此诅咒自己的老爸?

    “别急,先问你几个问题,若是有哪里说错,彪哥你在对我发飙也不迟。”项也不跟他兜圈子直接开口问:“你是否时常感觉到筋肉疲软麻痹,元力流动滞涩,胸腹隐痛沉闷,太阳穴有锥刺感,脑有小虫啃食之感?”

    任彪愤怒的表情一下呆滞住了。

    项云用很可怜的目光看着他:“你身还有很多难言之隐,你看你动不动威胁把人送进妓馆卖肉卖屁股的,可你自己至少五年没逛过妓馆了吧,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大男人,特别是你们这帮刀锋舔血的家伙,不去逛妓馆是不是有点怪,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任彪脸色大变像被雷劈一样。

    他怎么会知道?他怎么会知道?他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

    白燕在项云旁边,所以清楚听到这句话,立刻向任彪投去狐疑的目光。这位小有名气的光头彪、彪哥,如今已经三十多岁,别说是孩子,连老婆都没,该不会……

    “胡说八道!你胡说八道!”

    任彪顿时急了,慌忙大声喊起来,却是拼命在掩饰自己的心虚。

    不要看这位光头莽汉龙精虎猛壮硕异常,其实早在五年前他发现自己彻底失去男人的能力,小兄弟莫名其妙变成一条产生不了任何反应的死蛇,为此可没有少看医生或吃补药。

    所以尽管开口闭口要把别人送带妓馆卖屁股,其实他自己整整五年没有去过妓馆,为此可谓是非常的自卑并且懊恼,而他又是任家三代单传,这是要断子绝孙的节奏啊。

    可这件事是隐私的隐私,哪怕身边的弟兄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能一眼看出来?莫非他是一位神医不成?

    这事不能传出去,否则彪哥还怎么在江湖混!

    非但自己会抬不起头,算是任龙也会受人耻笑,而且任家未来无人接班,难保下面的人不会生事。

    任彪冷汗直冒,“你还知道什么?”

    “你们父子八年前探索一座遗迹时不慎毒,后来侥幸捡回一条小命,又经过名医救治调理,所以以为所之毒已经排尽,殊不知真正的致命隐患已经在身体里埋下了。”

    任彪呼吸变得急促,他在二十四岁时确实与老爹探索过一座遗迹,也确实不慎触发遗迹里的某一个陷阱不慎身剧毒,辛亏及时治疗才排除毒素。虽然那次行动十分危险,但是收获也是很不错的,所以回来以后也没太细究。

    现在仔细想想自己与老爸的身体,不是在八年前开始陆续出现问题的么?难道说现在自己所遭受的病症,全部都是那次冒险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不仅是自己,连老爸也……

    “你们所为苗疆三眼鬼母蛊,这是一种非常恶毒且罕见的灵蛊,分母蛊和子蛊两种,其母蛊不仅能吞噬精血气髓,还会在身边亲近之人身布下子蛊。”项云说到这又看了一眼任彪:“你体内的三眼鬼蛊是一只子蛊,它已经有八年火候,说明在探索遗迹之时,你们父子了蛊术。”

    “那我爹他……”

    任彪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来。

    他才想起自己父亲八年前鼎盛时期,半只脚都已经踏进天脉修为,可这几年不知道为什么每旷日下,非但没能成功的突破反而倒退的厉害,如今虽然依然保留着六脉修为,却已经重病缠身甚至卧床不起。

    “三眼鬼蛊的子蛊长时间远离母蛊会陷入休眠状态,你体内的蛊虫依然保持着活跃与活性,只能说明与母蛊的联系从来没有断过,三眼鬼蛊的母蛊此时此刻一定在你父亲任龙身,所以恕我直言,他时日无多。”

    任彪冷汗在哗哗流淌,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怎么,不信?三眼鬼母能力三眼鬼子强出数倍,普通人经受八年的蚕食早一命呜呼,不过你父亲的修为大概确实不弱,所以才能扛到今天还没四,只是想必饱受厌食、失眠、头痛之类的折磨,如今早油尽灯枯时日无多了吧。”

    任彪浑身颤抖了起来。

    恐惧,强烈的恐惧,从心底弥漫出来。

    他光头彪这辈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

    这不仅仅是对这种歹毒诅咒的恐惧,更有对眼前之人的恐惧。

    他觉得自己好像根本没有秘密,所有发生在身或身边的事情,无论是自己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对方都一清二楚,细节都一模一样,竟分毫不差!

    任龙几年来食欲与水面极差,只能依靠安神药物勉强睡眠不到两个时辰,而且经常会感到头痛欲裂,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哦,对了,顺便再提醒一句。”

    “三眼鬼母会不断生产子蛊,只要与任龙关系较近的,百分之百会镖,其以妻子以及亲人为先。八年时间足够母蛊对所有黑衣社高层施加蛊降,只要了这蛊术,短时间内没有反应,却会随着时间推移出现各种症状,普通医家手段几乎没有救治可能。任龙一旦人死灯灭,你们也性命难保。”

    项云对罗峥做了个手势。

    “罗哥,放了他吧,他未来的时间,将会生不如死。”

    罗峥一声不吭放开任彪,光头彪哪里还敢嚣张,先是愣了几秒以后,当看见项云准备离开,他扑通一声跪在地:“等等!请先生救我!”

    他这些年饱受怪病折磨,连续五年没有碰过女人,每次兄弟去逛窑子的时候,都不得不找各种各样的借口离开,这已经成为自己难以启齿的事情。让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事想象还严重,甚至关系到整个团伙,以及父亲的生命。

    “救你?凭什么?”

    任彪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他刚刚非但叫手下去抓这位先生,还扬言要送他去妓馆里卖屁股。

    哪怕心胸再怎么开阔的人,也不可能当做完全没发生过吧,这绝对是高人的高人?

    任彪母亲四年前死了,他的叔叔一年前死了,全都是受尽折磨精血衰亡而暴毙,连扬州市最有名的名医都诊断不出原因,现在仔细想想一定是受了这歹毒蛊术诅咒的影响。

    现在不仅是任龙任彪、其他黑衣社高层都有不同程度症状,如果放任下去必死无疑,眼前此人与自己接触不到几分钟,已经把病症看的一清二楚,如此眼力如此洞察,说他不是高人都不信。

    这样的人没点傲气怎么可能?

    任彪注意到项云的用词,他说的是凭什么救你,而不是我救不了你。这说明这位高人肯定是有办法的,而这很有可能是唯一的希望。

    “别光他,让他自生自灭,我们还是走吧!”

    任彪企图去追赶,可浑身都淤青发黑,从头到脚犹如石化,尸毒造成影响显然还没有消失,他短时间内像石头一样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几人从眼前离去。

    “先生留步!先生请留步!”

    “别走!条件随你开!求你救我!”

    “我向你道歉,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

    “你要什么?我们有钱,我们有美女,你要什么都行!”

    项云面对任彪的连声哀求连头也不回,直接带着罗峥以及白燕走出这条街道,而任彪气急攻心,一口黑血吐出来,当场昏死了过去。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午夜布拉格〕〔甜妻很撩人:吻安〕〔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