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妃难宠:王爷和〕〔花都小医神〕〔贴身兵王的总裁老〕〔我有无数神针〕〔未来生存系统:男〕〔英雄联盟之绝技巅〕〔西游山海志〕〔在异界也要是主角〕〔无限之狩人〕〔镖局天下〕〔快穿之攻略日常〕〔修真小日子〕〔传奇名将[足球]〕〔嗅觉之鲨〕〔我俩只是好朋友〕〔所以这里是蛊真人〕〔猎户相公宠妻成瘾〕〔篮坛核心〕〔食人魔的美食盒〕〔爱你:此生不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一百五十九章 圆满解决
    母蛊都已破掉,子蛊是小菜了。

    项云使用类似手段,先把它们给逼出来,再进行废物利用,让罗峥直接吸收掉,罗峥恐怕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在这个过程,收获这么多的好处。这些对普通人来说避之不及的东西,对他而言却堪一枚枚十全大补丸。

    三眼鬼蛊是一种非常厉害的灵蛊,炼制本身需要极高的成本以及复杂而血腥的仪式,现在经过这些黑衣社精锐高层的多年温养,吸收大量精血以及元力,各个都蕴含不小的能量,足以用来修复部分阴脉。

    什么叫做惊喜?

    你每天好好工作,不迟到,不早退,兢兢业业,最后领到薪水,这不叫惊喜。班第二天,老板毫无预兆塞给你一个大红包,这才是惊喜。

    罗峥目前状况是这样。

    他觉越来越看不懂项云了。

    不过这些重要吗?不重要!

    罗峥此前还对项云的承诺尚且抱有一丝怀疑,到现在现在最后一丝顾虑被彻底打消,他决定将安安心心留在项云身边做个合格的保镖。

    项云承诺一年是一年,他一定有办法的

    能让自己一年内阴脉彻底修复,为他做一年保镖算得了什么呢?

    谁现在敢威胁项云的生命,罗峥是第一个不同意,他对自己而言太重要,如果没有项云的帮助,鬼知道能不能找得到修复阴脉的办法。

    华雷完成以后算是彻底累瘫:“哥们,说实话,今晚之前,我还是挺嫉妒你的,因为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偏偏只有你,能得到郡守和市长的青睐,最近你被遇到麻烦,还颇让我有些幸灾乐祸……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项云莫名其妙:“你明白什么了?”

    这位心高气傲恃才傲物的医家天才,此刻似乎已经对项云完全服气,“我是学医家的,对于华夏的医家修士而言,判断人体经络穴道分布、气血元力流动,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功底,可是我算使用医家秘法,也远不你的十分之一,你如果转修医家,水平说不定在我之。”

    瞧这话说的。

    那是肯定在你之好不好?

    华雷虽然累成狗,但是不是没收获。

    黑衣社对这位出人出力的医生肯定要有所表示,虽然好处未必能让华雷惊喜,但是华雷喜欢经营人脉,这次可以趁机在鬼市走动,一举建立与鬼市各大势力的关系,是连家族都还没来得及做的事情。

    项云不好让他白干活,决定稍微提点一下:“你施展的可是两百多年前,著名医家名士天疗居士所创的《天疗金针》?”

    “正是!”

    说到这拿手绝技,华雷是非常自豪的。

    天疗金针是医家修士里罕见的乘功法,据说练到极致的时候,隔空一针过去,能疗伤化病,非常的玄奥高深。

    项云微笑着说:“你看起来已经把这套针法练到精通,倒也算是非常的了不起,但是功法这种东西因人而异,特别是乘的功法,若模仿前人的路子,恐怕很难达到前人的高度,更不用说超过前人了。”

    华雷一愣:“你什么意思?”

    “天疗金针里面有一部分是水属性功法医家功法《若水诀》构成,而据我的观察你的体质更适合修炼木属性的功法,如果能找到一篇合适的木属性功法兼修,我相信治疗效果至少会翻倍的。”

    “真的?”

    “信不信由你。”

    华雷表情连续变化几次,心里已经信了几分。

    不过项云的眼力还真厉害,天疗金针确实很出名,但很少有人知道,这套阵法包含若水决,更很少有人知道自己的天赋,而对方却能一眼看出来,这无疑是非常不简单的,他决定回去以后好好研究一下。

    整件事经过项云是最轻松的。

    他不过是来鬼市吃顿饭,饭后顺便动动嘴皮子,别人出钱出力又欠人情,最后还要千恩万谢,大喊666,不要太爽。

    “大恩不言谢,今后在扬州城,有黑衣社能帮得忙的地方,我们一定义不容辞!”任龙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虽然身体依然非常虚弱,但是明显感觉到生机在回归,他看起来非常的激动,“从今天开始,项先生的朋友,是我任龙的朋友,项先生的亲人,是我任龙的亲人,谁敢跟项先生过不去,是跟我任龙过不去!”

    任龙实在是太激动了。

    虽然因为失去最宝贵的几年,未来也很难突破天脉,但是至少可以恢复到七八年前的巅峰时期,还能再活十几二十年,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任龙说到这,看了任彪一眼,表情有些尴尬:“那个关于我儿子……”

    “他跟你的情况不同,还年轻气血旺盛,只要好好进补调养一两年,能补回大部分元气和精血,身体机能完全可以修复……包括那方面。”

    任彪父子听到这话简直热泪盈眶。

    多年来心最大的难言之隐解决。

    任龙直接对任彪叫道:“你这臭小子,还不快拜谢先生。”

    任彪堂堂一位九尺大汉,扑通一声跪在项云面前,“多谢先生再造之恩。”

    大男人而且是在最年轻气盛的年纪,突然莫名其妙的失去那方面的能力,其的痛苦可想而知。任家他这一条独苗,任龙砍杀换来的事业,到最后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项云哪怕一口咬定要十个亿,只要确定能解决问题,任龙到最后还是会砸锅卖铁妥协的,他任家欠了项云一个大人情,他黑衣社欠了项云大人情。

    至于任彪本人对项云更是五体投地感激涕零。

    项云倒也没有客气,大大方方承受下来,他看得出来任彪天赋不错,如果不是因为蛊的关系,他现在的修为并不会输给任龙,现在尽管耽误这些年,但刚刚三十岁的他仍有很大的潜力,未来有很大的概率成为天脉武者。

    不说能收他做小弟。

    至少让他心怀敬畏与感激,未来迟早有用得到的地方。

    他们这些混江湖的草莽,整天喊打喊杀十分暴力,可毕竟不是彻底的邪恶组织,所以对义气两字看得极重,再加项云本身潜力巨大,未来会取得什么样的成谁也不知道,对他这样的人把身段放低点没有坏处。

    这趟收获已经足够。

    项云也不想贪太多。

    他在离开鬼市前,请与白燕单独吃了顿饭。

    白燕坐在鬼市最廉价的小酒楼里,满脸不爽的说。“你都是能跟我们舵主说话的大人物了却请我来这种地方吃饭,你好意思么?”

    “你别看我好像很富,其实实在是穷得很,能请你吃顿饭不错了。”

    项云并不是在装穷,他的五十万现金,都丢给爸妈买房子,至于出版的稿费还没到账,至于股份什么的也不能直接拿来花不是?

    “我还真是搞不懂你个这人。”

    “我还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项云面对眼前这个个性十足的女贼:“有没有想过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工作?呵呵,你给我啊!”

    “我刚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现在持有天河集团价值一亿的股权,成为天河集团的股东之一。任龙任老大,你们的啸天舵主,还有袁天河董事长,他们在下次股东会议,打算推荐我进入天河集团董事会。”项云说道这微微停顿一下,“我会挂名做这个董事,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过来做我的助理,未来我要是在鬼市有一些地下产业,全部都可以交给你来代理。”

    白燕先大吃一惊,有点太夸张了吧。

    董事会成员与持有股份多少没有关系,而是股东大会由股东投票选出,袁天河是天河集团大股东持股百分之三十多,黑暗兄弟会与黑衣社加起来也接近百分之二十,这里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如果联合起来提名一个新董事的话,完全是不在话下的。

    可项云终究只是一个外人啊。

    白燕脸想都没想,“我拒绝!”

    项云很意外:“你确定?我可以保证用不了一年半载,这份工作会现在赚得多,而且地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你不能总是从事这么高危的行业,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资助的孩子们想象。”

    “工作有什么好的?让小姑奶奶打工门都没有!我可是励志要成为盗圣的人,无论多少权利都休想打动我的志向,无论多少金钱都休想收买我的梦想!别说了这事没商量!”

    项云忍不住苦笑。

    虽然猜到是这个结果,但是白燕态度之坚决,还是有点出乎预料了。

    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年头哪有人会以盗圣作为梦想的?更何况她还是个女人,有份正经工作不好么?但人各有志,不管这个志向多么葩,总要尊重人家的梦想不是?

    吃过饭以后。

    项云告辞离开了。

    白燕站在鬼市角落里,看到项云离开,嘴里轻轻地哼道:“假装关心我,别以为我会高兴,哼!”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烈焰狂兵〕〔佛系反骨(快穿)〕〔万界次元商店〕〔冷兵时代〕〔豪门重生:全能强〕〔万古界碑〕〔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张绣黄月英〕〔我家有间万事屋〕〔无双仙医在都市〕〔我从星空中归来〕〔农家傻女〕〔侠气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