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忘尘不忘卿〕〔未来兽世甜蜜指南〕〔绝代狂兵〕〔魔法暗黑之森〕〔你是我以墨书写的〕〔万界建道门〕〔无敌从神级选择开〕〔英雄监狱〕〔沧泱尘〕〔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元卿凌楚王免费阅〕〔透视神婿〕〔踏天穹〕〔无敌副村长〕〔斗破之万噬决〕〔金主大人,请矜持〕〔神级大明星〕〔无敌传人〕〔江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一百六十一章 幕后黑手
    高考过去二十多天,连一个月都还不到,他已经突破到四脉修为了。手机端

    这小子看来没少受刺激,否则咋能爆发出这样的成长潜力?

    张天翼修为已经超过这些同届之人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张天翼金木石、柳烟儿厉害。

    金木石炼体为先以力入道,因天赋异禀肉体强横,所以选择极端变态的修炼方法来锤炼肉体,前期修炼速度难免偏慢,不过到后期实力会越来越强,基本可以横扫大部分同级天才。

    柳烟儿的情况更特殊,无论道法还是武学都选修极复杂的功法,因为修炼功法类型太多级别太高,为避免功力紊乱失控,所以也要适当降低速度。

    其实大家族的嫡系子弟真要把修为提升去并不难,只要修炼一些简单平庸的功法在辅以大量资源很容易在高毕业前进入地脉。

    一般来说像他们这样的人,更加看未来的潜力与高度。

    因此修炼的功法都以高级为主,宁愿稍微慢一点也要打好基础。

    张天翼现在刚刚突破到四脉修为,但以他的实力算对普通五脉武者,也完全没有问题,他要高考考场的时候强大两三倍。

    “原来是找我们打架的?那么老子乐意奉陪!”

    张天翼不屑地瞥一眼,“以你的修为,我十掌之力,能破去防御,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金木石肺都快炸了,低吼一声,瞬间爆衫,进入战斗状态。

    “老金,不要冲动,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项云拦住金木石,这里可是张家地方,而且张天翼确实有修为优势,这种时候与他动手完全没有优势。

    “你别拦着我,我在学校的时候看这个绣花枕头不爽,一天到晚臭这张脸装逼却偏偏这么受欢迎,而老子乐于助人待人友善却被人歧视,今天非得用拳头告诉他,到底什么才叫做真男人。”

    项云心里一阵别扭。

    你现在这个样子,换成是我在不熟之前,见到你也得跑啊。

    “最近对付你的人,是沈家人,不是张家。”正在这个时候,张天翼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让金木石一下子愣住了。

    “什么?是沈家!”柳烟儿扭过头来,“你跟沈家也有仇?”

    项云莫名其妙,“听过扬州沈家大名,可从来没有与沈家人接触过。”

    “沈家人干嘛好端端与人过不去?”金木石根本不信张天翼:“还有他会这么好心把事告诉我们?不落井下石顺便狠狠踩一脚都算是大发善心了。”

    “信不信由你,沈家与我暗联系过,希望联手将你解决掉,但是已经被我拒绝了。”张天翼负手而立,目光冰冷斜看天空,然后淡淡地说:“我张天翼决心要对付一个人,必会以实力将之踩在脚下。而我之所以提醒你,也是免得还没被我给打败前,先倒在了这种无聊的手段之。”

    张天翼这逼装的清新脱俗,让金木石和柳烟儿有点不好判断真假。

    项云凝视张天翼,突然微微一笑说:“好,我信你。”

    张天翼似乎没料到这个与自己有深仇大怨的人,居然会这么容易的相信自己,不过语气依然冰冷,一字一顿地说:“记住,你只能被我打败。”

    “如果你真想报仇,随时可以找我,我等着。”项云说道这,突然话音一转,“对了,你的胳膊很疼吧,看来你的拳头还是不够硬啊。”

    张天翼剑眉一挑,脸色顿时产生怒色。

    项云不等他爆发立刻使一个眼神:“老金,烟儿,我们走!”

    张天翼阴沉着脸看着项云三人离开,这才把藏在袖子里的右手露出来,只见在手腕部位,居然红肿了一大块。

    这个家伙还真是死要面子。

    他修为好不容易领先一步,非要装逼对三人同时出手。

    张天翼也不想想自己对付的都是什么人,他大部分力量在攻击柳烟儿和金木石用掉,等到对项云发起攻击时,已经剩了不足三成功力。

    其实算只有三成功力,也不逊色在当时考场之。

    可项云如今已经是二脉修为,当时在高考考场完全没有能力与张天翼硬碰硬他,只能凭借超强的战斗经验与战斗意识才一举将其击破的。

    现在直接一个瞬发的神弓拳去。

    猛烈的力量是能随随便便能承受的么?

    张天翼一张英俊的面庞顿时阴沉下来,万万没有想到项云成长的这么快,只是突破到二脉修为有本事挡住自己三成的功力,这要是让他达到三脉修为,岂不是要全力以赴才能一战。

    这个家伙为什么会这么强?

    他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他的体质到底有什么特殊?

    当张家山庄的大管家走过来汇报时,项云一伙人已经下山离开,张天翼站在山庄看着围绕蜿蜒山路离去的银色车子,他的心情感到非常的复杂。

    他这辈子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可以说一路顺风顺水,却在高考考场蒙受有生以来最严重的惨败,也遭受从未有过的耻大辱。

    那件事发生以后的几天,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将项云这个家伙除掉,哪怕不惜代价不惜手段也要将他给除掉,可等到愤怒的情绪渐渐消退,只剩下强烈的不甘以及强烈的屈辱了。

    除掉这个家伙又能怎么样?

    这种做法能够一雪前耻吗?

    不能!恰恰相反!人们更会嘲笑他张天翼!

    这种做法非但不能挽回自己的骄傲,反而还会让他陷入永远的心魔。

    他会永远的记住自己曾经被如何的羞辱,也会永远的记住自己输给过项云。

    张天翼是何等自傲自负的人,他认为自己生来是做大事的,他认为自己早晚会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如果用暗杀手段除掉项云,他这辈子都无法遗忘这次失败的经历,无论他以后多么成功多么辉煌,都会始终记得自己曾经被一个寒门小子打败,从而影响到自己一往无前蔑视众生的道心。

    这个世界太大了!

    项云只是微不足道的绊脚石。

    亲自击碎他,然后再遗忘他,最终将使自己变得更强大。

    张大管家满脸欣慰,少爷性格是傲了点,却是万无一的才,扬州张家需要这样锋芒毕露的人,“张家古族已经与老爷交涉完毕,老爷将来很可能成为张家古族的副族长,您必将得到古族的器重与培养,未来击败这个项云,根本不在话下。”

    张天翼没有说话。

    …………

    虞子璇得知情况后非常的惊讶。

    是他,一定是他,这样完全能解释的通了。

    虞子璇万万没有想到,搞了半天自己才是导致项云被陷害的主要原因之一,她想到这里再也没办法淡定,把几个人都丢到市区以后,直接开车回到玄机大厦在办公室里找到沈南。

    “子璇主动找我真是非常难得,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效劳吗?”

    虞子璇直接开门见山:“是你找人陷害项云!”

    沈南表情微滞,不过很快恢复自然,“子璇你在说什么,项云是谁我并不认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有没有误会,我想你谁都清楚!”虞子璇洞察力非常敏锐,捕捉到了对方目光的掩饰,一贯冷静理性的她,顿时感到异常愤怒,“项云救过我的命,你跟他过不去,是跟虞家过不去。”

    沈南的笑容消失,“子璇与我从小一起长大,我对你更是一片赤诚,如今你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外人说出这样的话。”

    虞子璇眉头紧皱:“我劝你立刻收手,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项云,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南刚说出这句话,见虞子璇拂袖而去,他想叫住对方却被无视,愤怒地将桌子的东西全部扫翻。

    可恶!

    明明非常小心。

    为什么还是会被察觉?

    沈南随后看到了最新的新闻。

    那个沉默了许久的项云,终于站出来发声了。

    只不过他的反应,既不是辩驳,也不是解释,让人完全无法理解。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战神王爷的吃货妻〕〔一胎双宝:总裁大〕〔快穿女配之幸福我〕〔天价狐宝:娘亲,〕〔地球最后一个修仙〕〔治婊专家[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