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忘尘不忘卿〕〔未来兽世甜蜜指南〕〔绝代狂兵〕〔魔法暗黑之森〕〔你是我以墨书写的〕〔万界建道门〕〔无敌从神级选择开〕〔英雄监狱〕〔沧泱尘〕〔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元卿凌楚王免费阅〕〔透视神婿〕〔踏天穹〕〔无敌副村长〕〔斗破之万噬决〕〔金主大人,请矜持〕〔神级大明星〕〔无敌传人〕〔江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一百七十九章 和解?不存在的!
    云天诀?不是项云几天前才宣布要出的新书么!

    为什么这么快已经产生评论了?这部作品应该还没有开售吧!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新人的自创功法,居然登《武学评论》这样百年老字号的权威媒体,而且给予了这样高的惊人的评价,这简直是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

    沈山翻开《武学评论》的内容。

    第一页是相关的评价与报道。

    这《武学评论》期刊名听起来朴实无华,其实是华夏武者协会发起的刊物。

    它并不仅仅局限西楚地区,而是整个华夏都广泛流传的,每一期都会收录最精华的内容,在武学界有着非常强大的影响力,几乎是每个武者必须订阅的重要刊物。

    多少武者做梦都幻想自己对武学的见解与发现能被这部刊物收录进去,因为这时最快收获名声与地位的方式之一,可想要登这样的权威刊物,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从来没有哪位新人作品能登头条。

    这片武学评价的作者也不是简单人,乃华夏武术协会的首席常务理事梁伯君亲自撰稿。梁伯君是三晋魏洲郡人,一位近百岁的九脉武者,传说半步踏入长生境的存在,特别擅长武学点评,拥有极高的声望。

    他在章的开头写道:“近日,我多年的良师益友,庐州古柏谦发来一本即将出版的新书样稿并邀请评价,我很好一个从来没有什么名气的年轻新人,为什么会得到我这位老友如此重视,正是抱着这样好的心态,我看完了这套名为《云天诀》的功法,让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无需置疑这是一部神作……”

    梁伯君洋洋洒洒五千评价《云天诀》!

    他认为这部功法是他几十年以来,所见过完成度最高也是最具有传播价值的创新功法,它的价值甚至足以载入武学发展史,而写出这部作品的作者,毫无疑问是一位天才。

    “……这篇评论写到的最后,我必须遗憾的说一句题外话,这位才华横溢的小友,如今似乎正在遭遇一场西楚扬州豪族的迫害,这让我感到非常震惊也非常难过,西楚是圣武大帝的故乡,霸王学宫的所在地,天下武学的发源地,如今沦落到连一个武学天才也无法庇护的地步吗?”

    沈山看到这里。

    他感到头皮发麻手脚冰凉。

    这《武学评论》的影响力相当大。

    最重要的是,他足以覆盖华夏大部分地区,而不是十五国之一的西楚。

    梁伯君是非常出名的武学领袖,作为华夏武者协会的首席常务理事,他在华夏武学界地位非常高,光这一篇章足以给项云带来巨大的声望,更会把项云正在遭遇“迫害”的事传遍华夏。

    这件事情严重程度,恐怕会远超过想象。

    沈山赶紧又翻看其他期刊,结果很多专业报纸刊物,都转载刊登梁伯君的评价,一些地方报纸则是大篇幅描述沈家如何迫害项云的过程,无论是秘技程度还是详细程度,前两天还要高出数倍不止。

    沈山眉头紧皱:“这……”

    沈懿沉声说:“既然连《武论》都刊登有关项云的信息,我们不得不重新评估对付他所需要付出的成本与代价,是否值得。”

    沈山非常的不甘心。

    因为这个项云,沈家颜面扫地,儿子差点被废,难道最后还要息事宁人?

    “你难道到现在还不明白?柳家郑家不会坐视不管的。”沈懿显然对沈山这个家主失望至极,“如果是区区武状元或是写出《项氏基础功法》的天才,柳家与郑家或许会非常重视,但也未必是非要得到不可,但他小小年纪能独立创作功法,登被视作武者封神榜的《武者评论》,这其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你还显沈家情况不够糟吗?”

    沈山沉默良久最后叹息道:“是,我会解除对项云的所有行动,同时对外发布消息,宣称沈家村着火是危险材料储存不当泄露所导致。”

    “还有呢?”

    “承认沈南对项云的所作所为,但是强调这是沈南的个人行为,并且宣布已经解除沈南一切族内权利,并且准备送往接受法律制裁。”

    沈懿点点头:“你早该这样做,事情不至如此。”

    对此沈山别无选择,如果项云暂时动不得,只能设法与他和解,这是挽回家族声誉最好的办法。至于沈南?他基本已经是废人,放弃他也是理所当然的,而且说起来沈家会面对这样糟糕的舆论环境,主要原因是来自他,如果不进行处理,恐怕沈山家主位置会动摇。

    因此于公于私,都不得不这么做。

    只是向项云这小子低头真叫人不甘心啊!

    沈山派出一位家族长老,前往拘留所与项云交涉,结果还没过几分钟,这位长老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怎么回事?”

    “那小子态度嚣张,他认为我的身份,不够资格与他谈判。”

    沈山差点没把鼻子气歪,这个混蛋也太嚣张了吧,看来已经以为可以吃定自己,不过在经过短暂的犹豫以后,他还是拿出一家之主的城府与胸襟,亲自来到了关押项云的拘留所。

    这回总归是彻底给他面子了吧!

    沈山走到拘留所时,所看到的一幕,差点再次把眼珠瞪出来。

    那个恶魔般的红衣女人,正在伸出纤纤玉手,给项云轻轻的揉捏按摩。

    有没有搞错。

    沈山甚至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坏了!

    这个女人抬手之间,可以将一栋屋子轰塌。

    现在却给项云这个要身份没身份要实力没实力的小子按摩。

    愿赌服输!

    秦大美女赌品不错!

    她也不是输不起的人,所以很认真帮项云按摩。

    一位天脉高手兼大美女的服务,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

    虽然手法方面生疏了点,但是伴随揉捏捶打之间产生的元力,还是让项云舒服的*,看来秦老师很有按摩天赋嘛!

    “你是沈家家主?敢问有什么事?”

    “这次的事情已经查实,是沈南有错在先,但他如今已经受到该有的惩罚,而沈家也为管理不严付出了代价。”沈山见到项云以后,立刻开门见山说:“作为沈家的家主,希望与您发起和解,你可以走了。”

    “和解?”项云听到沈山这么说,却满脸无动于衷,舒舒服服继续享受按摩,“你让我来我来,你让我我得走,岂不是太没面子了?那我今天还非不走了!”

    沈山强忍着怒气,“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一,登报道歉,第二,赔偿到位,第三,签订法家血契,确保永远不报复我和我的家人。三者缺一不可,否则免谈了。”

    沈山简直快要气疯了。

    他看来沈家已经非常让步了。

    没有想到这个小子这么丧心病狂!

    登报道歉?沈家堂堂世家大族,会为一个寒门登报道歉?开什么玩笑!

    赔偿到位?请问你在整件事情里到底损失了什么?一直在吃亏的分明是我沈家好不好?

    签订血契?这特么更是无理取闹!

    沈山被彻底激怒:“好,既然你这么喜欢在这里面呆着,那么在这里面好好呆着吧!”

    说完直接离开了。

    “可你为什么要拒绝他?你提出来的这些要求,是一个大家族都不会接受。”秦红殇对项云的做法感到非常吃惊,“还有,你真不打算走?”

    “我敢说用不了半天时间,他们会回来,并且同意我的所有要求。”项云却神秘一笑:“你要是不信,我们再赌一把,这次要不然赌按摩十次好了。”

    “好啊,臭小子,得寸进尺!”秦红殇大怒:“真想让我成为你的专业按摩师不成?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分筋错骨手!”

    “哇,住手!”

    靠,得意忘形了,这简直是作死。

    (这两章算是昨天的,今天会有三章保底。)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战神王爷的吃货妻〕〔一胎双宝:总裁大〕〔快穿女配之幸福我〕〔天价狐宝:娘亲,〕〔地球最后一个修仙〕〔治婊专家[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