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皇后天天想和离〕〔铁血兵王〕〔井曦商景深〕〔王者强势回归苏辰〕〔灵车〕〔通天帝尊〕〔天才萌宝神医娘亲〕〔王牌宠妃惹君心〕〔我是葫芦仙〕〔雄起都市〕〔神秘老公惹不起〕〔陈默苏彩〕〔陆先生:宠妻百分〕〔重生八零之军少小〕〔最强神医〕〔麻衣相师〕〔终极全才〕〔丹道独尊〕〔我的女友像只猫〕〔带着神仙玩游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二百零一章 我要打三个!
    式神不是普通鬼魂,其成分更加复杂,通常在炼制的过程,需要收集大量恶鬼甚至妖魔类的鬼魂作为材料,再经过十分复杂的仪式与手段炼制而成,与道家灵鬼可以说完全属于两种不一样的东西。手机端

    阴阳师与式神存在某种特殊的契约联系。

    他们可通过特有的秘术,约束式神的思想与行动。

    可是式神的力量如果太强,远远超过了阴阳师本身,可能会出现反噬,毕竟式神几乎全部都是邪恶的存在,并不甘心沦为阴阳师家族代代相传的战斗工具。

    竹本千鹤现在有被式神反噬的危险。

    她得到血修罗的时间并不怎么长,还没有彻底驯服炼化这头戾气极重的式神,而她在此之前已经召唤了两个式神,在同时控制两个式神的情况下,继续召唤血修罗,这简直是在作死啊。

    竹本千鹤还是强行使自己镇定下来:“血修罗,你应该明白,你目前也处于虚弱状态,凭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摆脱契约,如果我死了你也活不成。”

    她并不完全是白痴。

    她很清楚阴阳师与式神的关系。

    以血修罗目前的情况,还不足以挣脱阴阳师的本命契约。

    而当着大庭广众之下,血修罗也不可能有机会自己的身,通过夺舍的办法控制自己,毕竟周围这些人并不是摆设,他那帮东瀛的同伴不会视而不见,一定会阻止这种事情发生。

    如果血修罗发狂大开杀戒,凭他个体力量也不可能杀出去。

    这个式神表面气势汹汹,其实他的选择并不太多。

    “我答应事后给你一百道新鲜的灵魂。”

    作为阴阳师的竹本千鹤,居然与式神做起买卖来了?

    她打算用好处来收买血修罗么?亏她想的出来,这种事真有可能做到么!

    “小丫头,我不得不承认,你想象聪明。”血修罗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他在从任阴阳师转移到这任阴阳师的过程,损失了绝大多数力量,而吸收鲜活的灵魂是恢复力量的最好方式,“不够,我至少要一千。”

    竹本千鹤低声道:“你太得寸进尺了。”

    “你觉得自己有讨价还价的空间吗?”

    血修罗每多存在一秒钟,竹本千鹤体内的力量会抽走一部分,等到力量全部好近的时候,必然会造成精神与灵魂的创伤。

    请神容易送神难。

    主动权掌握在血修罗手里。

    “好!”竹本千鹤并没有犹豫太久。

    血修罗的目光立刻落到金木石身,突然裂开血盆大口嘿嘿一笑,随后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从原地直接消失了。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几乎超过人类肉眼的捕捉极限。

    金木石立刻感觉到危机感,他开始全力催动金钟罩防御,只见金钟罩的光芒顿时强烈数倍,从爆发出一阵又一阵威严的龙吟。

    当!

    犹如万钧巨锤撞击。

    金木石整个人都向后面倒退数米远,金钟罩面出现一个巨大拳印,这个巨大的凹陷的拳印周围,竟布满打量发光的龟裂痕迹。

    “好强的攻击!”

    这一拳的威力已经超过五脉武者!

    金木石左右环顾企图捕捉血修罗的速度,但是他发现这么做完全是徒劳,血修罗移动起来的时候,完全变成一道血影,根本看不到具体位置。

    这一拳只是试探罢了。

    哪怕血修罗现在失去大部分能力以及力量,他依然不会把金木石这样的四脉武者放在眼里,只听见嗖地一声升天破空,血修罗魁梧的身体出现在金木石的头顶,居高临下审视着下面的金木石。

    几只手臂掌心同时释放出喷涌的血雾,眨眼间凝聚成一把三米长的长柄血光大斧,血修罗狞笑一声,抓住这把大斧头,以力劈华山的气势,快速向地面的金木石而去。

    “不好!”

    金木石脸色大变。

    他可以感觉到,这一击威力非同小可,哪怕金钟罩和铁布衫同时开启,也未必能抵挡住,毕竟双方的实力差距摆在这里。

    金家几个赶来的家族护卫见到这一幕也是脸色大变。

    他们想要去救援却已经来不及,因为血修罗攻击发动的速度太快。

    项云倒是早有准备,他在看到血修罗发起攻击的一瞬,立刻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运转隐藏在心窍之的霸王圣血,只见从手指流出的血,全部都是神器的暗金之色。

    他一边想武场冲过去,一边以血作为暗器,一口气抛出七八滴,犹如散弹枪般布满金木石的周围,血修罗身体伴随着攻击落下的时候,其两地暗金色的血液击了它。

    “嗷!”

    血修罗发出凄厉的惨叫,血光巨斧威力顿时一滞,劈在金木石的金钟罩,只是将金钟罩给敲碎,并且把里面的金木石给弹飞,却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什么人?!”

    东瀛人一个个表情不善起来。

    竹本千鹤更是身体颤抖一下,她可以感觉到血修罗在刚刚,似乎受到某种近乎克星的能量击,原本处于虚弱状态的它,此刻立刻只顾着跳脚惨嚎,那样子颇有一点滑稽。

    大塚辉立刻站出来呵斥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暗算千鹤!”

    其他东瀛学生也纷纷向项云投来敌视的目光,如果不是项云突然偷袭的话,竹本千鹤百分之百已经赢了,而因为项云的出手,伤到了血修罗的关系,竹本千鹤也会被牵连。

    因为阴阳师与式神是一种共生关系。

    式神一旦受到巨大伤害,阴阳师也难以独善其身。

    血修罗被圣血之力击的地方,已经燃烧起一团团金色的小火苗,而他在看到项云的时候,目光里露出惊恐之色。他意识到这个小子实力虽然不强,但是似乎有威胁到他的手段。

    “同学武而已,没有必要下此重手。”项云走到武场间,“在下扬州项云,我看这场试到此为止,你们以为如何?”

    大塚辉冷笑着说:“认输?这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西楚学生挨个来向我们投降认输道歉,并且从今以后见到我们绕道走,这件事情这么算了。”

    “草!”

    “这家伙太过分了?”

    “简直是在无理取闹!”

    西楚新生们顿时炸毛了,没见过这么侮辱人的。

    项云皱了皱眉:“非要这么做不可吗?”

    “输家没资格谈条件,有本事拿实力说话。”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们不妨再一场。”项云目光在大塚辉、宇野瞭、竹本千鹤身,“我看你们三个已各有消耗,单独挑战恐怕有些胜之不武,不用这么麻烦,你们一起吧。”

    这句一出,让在场的人,全都目瞪口呆起来。

    项云想要一对三?他明明看过这三个东瀛人的实力,他还要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个小子到底哪来这种勇气!

    金木石、赵子宸、陈飞扬这样的高手都败了。

    凭项云一个人,而且看起来修为并不高,他的天赋算再好,恐怕胜算都是为零的。

    金木石也露出惊诧之色。

    他是知道项云实力的,虽然他才二脉巅峰,但是综合战斗能力,已经不输给四脉修士,但真要打起来,项云目前的实力,未必他更高。

    他能打败其一个,算是非常不错了。

    “兄弟,你有自信吗?”

    “大约有五成把握。”项云也知道这场战斗真打起来会颇为艰难,但是他想接着这样的机会挑战一下自己,“放心,算不行,我也有办法全身而退,因为他们的招数,已经全部被我看破了。”

    (ps:最近不小心患腮腺炎,左脸肿的跟包子一样大,非但非常的疼痛,而且伴随头疼头晕发烧,码字时实在很难集精神。所以这两天更新可能会稍微慢一点点,但尽量确保不低于两章的更新量,症状好转以后会恢复。春季疾病多发,希望各位书友,好好的保重身体。)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午夜布拉格〕〔秦风张欣然〕〔风华神域〕〔傅先生,你被挖墙〕〔娱乐之我是喜剧人〕〔拜师九叔〕〔狩猎志〕〔重生俄罗斯土豪〕〔无上祖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