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宿主,我真的是个〕〔大明蒸汽帝国〕〔贴身狂医俏总裁〕〔重生女首富:娇养〕〔铁血残明〕〔我的百果山庄〕〔我穿越了我自己〕〔宠妻N次方:闪婚老〕〔透视医圣〕〔我是一个洞府〕〔至尊强婿〕〔驭兽狂妃:魔帝宠〕〔武断八荒〕〔医统天下:魔尊,〕〔枭妃倾天:妖帝,〕〔星际淘宝网〕〔神探悍妻之老婆大〕〔都市之绝代战神〕〔画演天地〕〔刑侦调查二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三百一十章 返校
    项云回到吴洲郡的第一件事情,是打开银虚子的锦囊,而锦囊里面只有一条帛书,写着四个字“甲子庚辰”。

    项云皱眉沉思:“甲子庚辰,什么意思?”

    甲子庚辰,似乎是日期。

    甲子月的庚辰日?

    项云大概计算一下,这一天应该是下月旬14号,莫非银虚子算出了这一天对项云而言较重要?

    可只写了一个日期在面是几个意思?

    你倒是说这一天到底是买彩票会大奖,还是会有外星人突然降临将自己绑架,是大吉,是大凶,又或者是别的事情?

    哪怕给一个提示也好,多少有个准备不是?

    只有一个日期,啥也不知道啊!

    项云尝试用天书来推演,结果显而易见,失败了。

    天书与卦术终究有区别,卦术是通过测量命理命数,或气运之类玄乎其玄的东西,来做到未卜先知趋吉避凶。

    天书似乎暂时无法捕捉这些虚无缥缈的元素,他只能根据项云能感知到的线索与资料进行推演,只有“甲子庚辰”四个字,对天书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银虚子不会无缘无故把一个日期写在锦囊里。

    他要是真的算到什么并写下日期来告诉他,绝不可能只是吃饭吃噎着,或出门被绊倒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这天一定会有非常大的事情发生。

    且是一件对项云来说应很重要的事。

    项云立刻想到一个可能,他被国际恐怖组织影教给盯,影教还找来永夜的华夏区顶尖杀手来刺杀他,莫非甲子庚辰这一天自己会遇到凶险的刺杀?

    “这种说话说一半的最讨厌了!”

    项云决定这一天不离开西楚大学,全天躲在红云庄跟秦红殇呆在一起,即使真有什么大劫降临,应该也可以扛过去才对。

    浮空船抵达望海城码头,大家走在回学校路。

    秦红殇好问:“嘿,国师都给你们的锦囊都写什么了?”

    “我看不太懂,不过好像对我的修行很重要。”金木石挠了挠大光头,“具体内容不能告诉你,国师说过天机不可泄露。”

    “神神秘秘,真是无聊,我不太信算命这回事。”

    “道家玄学神通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赵子宸似乎在锦囊里发现不得了的秘密,以至于现在的表情非常严肃,“不过这个世界没有算无遗策的人,而运势这种东西,本身处于变化,大卦师能看到的,只是在一个固定时间段时的状态,所以国师对我们的指点,我们不能不信,也不能盲目相信。”

    无论是卦术相术、占卜预言、又或者是借灵媒神谕之类的手段,所获得的未知信息,不可以不信,也不可以全信。

    这个世界最不可捉摸的东西是命运。

    哪怕修为再高的存在,也不敢说自己算无遗漏。

    算命这种行为的本身,像量子力学经常提到的“薛定谔的猫”。

    从窥探天机的一刻开始,这窥探行为的本身,可能导致命数变化。

    因为命运与未来并非不可改变的东西,你看到的未来一刻开始,有可能已对未来造成影响,而知道天机的人越多,对未来干扰与搅动越大,最后结果可能会变得越不准确。

    因此涉及的事件越大,所涉及的人越多,所造成影响越大,也越复杂,越难算出个所以然,即使勉为其难得到的卦果或预言,也只是一些晦涩难懂、模棱两可的启示与预言,连卦师本人都看不懂,往往要等一切发生时,才恍然大悟。

    举例来说,为一个将来完全平凡的普通人算命,只要五六脉修为专精卦术的道家修士,对其生老病死或者姻缘贫富,都可以做得到到十算八准。

    因为这种人涉及到的人与影响都很窄,其命理脉络非常简单,改命变数即使存在,往往是十万分之一百万份之一概率,微不足道,不用考虑。

    普通卦师相师也能给出较准确答案。

    若是给一位将来大概率能出将拜相的人算命,恐怕算是天脉修为也很难完全算得准确,因为这种人无论是自身能力,还是造成的影响都涉及太大了,很难精确把握其一生命理脉络。

    此外算命的经常说天机不可泄露。

    这并不是装逼,天机泄的越多,变得越不可靠,因为未来并非一尘不变的,完全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学问深着呢!

    秦红殇组建的红云社得到雏鹰武学大赛金鹰奖的消息已经在西楚大学传开,可以说到教授讲师,下到各方学生,全都对这个结果目瞪口呆。

    秦红殇是什么形象?基本已经定型了!

    秦红殇等于暴力狂等于母暴龙等于疯子!

    这样一个人居然击败齐天圣,一举拿到第五十五届雏鹰大赛的冠军,前阵子在校内还在讨论秦红殇与齐天圣之间矛盾,并且笑话秦红殇必输无疑的家伙,现在无不被啪啪啪的打脸了。

    秦红殇组建的红云社。

    更在此次战役一举成名!

    项云打响红云社名声目的已经做到了!

    此次参加大赛不仅给红云社打响名声,更是直接给红云社带来巨大的好处,如说天圣社一口气输给红云社一万学分。

    这可是一万学分啊!

    哪怕天圣社是西楚大学实力首屈一指的校内社团,还不至于因为拿出一万学分而伤筋动骨,却也是要出不少血的。

    不过,齐天圣这位长得像大猩猩的家伙,虽说个性跋扈霸道而且极其护短,但是还算信守赌约一诺千金,输了是输了,回到学校以后,立刻派人前来交涉,愿意在半个月内支付一万学分的资源。

    西楚大学学分不能直接用来交易。

    项云计划是将学分用在公共设施之,毕竟红云社目前的据点,只是经过初步改装改造,与其他校内大社团的据点相还逊色很多。

    项云计划将一万学分拆分成几部分,红云庄园更进一步改造四千学分足够了,另外再花四千学分用来买校内独有的独门修炼材料知识,既改善修炼环境,也增加了修炼资源。

    最后两千学分该怎么花,项云并没有想好,他把支配权交给陈飞扬,因为陈飞扬是红云社的外交负责人,这笔学分兑换的资源,可用在外交以及发展势力方面,以及宣传之类的地方。

    项云不是秦红殇。

    他深知个人主义在任何情况下都是行不通的。

    项云需要一个团队来掩护自己过盛的锋芒,也需要一股力量的簇拥才能在校内站稳脚跟,与学校师生建立好关系是非常有必要的。

    这次雏鹰大赛以后。

    秦红殇名气在西楚大学更一层楼了。

    虽然知道内幕的人都明白,其实这次大赛真正发挥作用的,并不是秦红殇这个很出名的社长,而是项云这个并不太出名的副社长。

    但是谁让秦红殇的名气大呢?

    她不做出头鸟谁出来做?秦红殇也接着这次雏鹰大赛的大获全胜迅速站稳脚跟,让那些讨厌她的家伙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学校把奖杯和证书送来了!”

    拓拔玉以及陈飞扬两个人高高兴兴回来,拓拔玉抱着一枚巨大的雄鹰展翅金色奖杯,陈飞扬手里则捧着一沓大红获奖证书。

    金鹰奖杯是用精金打造,基台正面刻着“西楚第五十五届雏鹰武学大赛”几个大字,而反面则刻着“西楚大学红云武学研究社”以及十个人的名字。

    这样的奖杯一共两座。

    一座会被送到学校展览馆作为校荣誉收藏。

    另一座放在红云社基地,象征着一次集体荣誉。

    至于参赛个人每人会得到一本获奖证书,这本证书含金量还是很高的,别的不说凭这本证书去申请一个武道学者头衔,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摆在家里,也倍儿有面子。

    金木石拿到大红获奖证书爱不释手,算拿到结婚证估计也没这么高兴。

    他又抬头看了看摆在大厅正央金灿灿的大奖杯:“有这座奖杯摆在这里镇场子,我看谁也不敢小看我们了!”

    赵子宸拿到属于自己的证书,他第一个念头是,带着这本牛逼哄哄证书出门,美女会不会飞蛾扑火一样凑来?这应该算是一件泡妞神器了吧!

    阿木小心翼翼把证书收好,作为第一个拿到这种证书的西域人,爸妈与兄长肯定会为其感到骄傲的。

    “项云呢?”金木石道:“奖杯是他赢来的,他不准备过来看一看吗?”

    拓拔玉也说:“对呀,我建议大家一起拿着证书,与奖杯一起拍照,然后发到朋友圈,多么拉风啊,肯定会羡慕死一帮人。”

    秦红殇这个时候说:“他被风清云叫过去谈话了。”

    风院长也被惊动了吗?

    项云这次得到了校方高层的关注啊!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午夜布拉格〕〔甜妻很撩人:吻安〕〔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