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弃少在都市〕〔纨绔修真少爷〕〔近战狂兵〕〔我的奶爸人生〕〔古希腊之地中海霸〕〔无上天魔系统〕〔万界摸尸王〕〔我是污妖王〕〔我在明朝当国公〕〔妙手神农〕〔神话版三国〕〔幸孕甜妻:总裁买〕〔修神外传仙界篇〕〔家有悍妻怎么破〕〔观火〕〔快穿:这个女配很〕〔我的合成天赋〕〔在魔禁的那些日子〕〔花娇〕〔玩坏世界的垂钓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三百三十一章 约架
    项云肯定想不到会发生这么巧的事。

    卢老刚好是卢青青的爷爷,卢青青刚好两天前参加过辩丹大会,她刚好亲眼见过作为大会奖品的龙脊骨,且刚好在项云将龙脊骨交给卢老时见到。

    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

    天书能收集任何人的详细情报不假,可这又不是被动技能更不是光环技能,所以需要主动施展才会发挥作用。

    项云又没有胡乱偷窥人家隐私的嗜好,没事干嘛到处去采集人家的信息啊,而且天书也好项云也好都不是永动机,辩丹大会面人这么多,如果每个人信息情报都采集一遍,那还不把他类似啊?

    所以发生这种事情,只能说是太巧了。

    项云回到红云社的时候,正巧撞见阿木与枯竹两人收拾行李准备出门。两人也看到了项云,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对他打了个招呼。

    项云有些惊讶:“你们准备出门?”

    枯竹竖掌微微点头.

    阿木负责解释说:“我们俩接了个任务,准备离开几天时间。”

    “这么快有任务可以做了?”项云知道学校已经开始陆续向新生开放一些低难度的任务,但是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接到这种任务,“是什么任务?”

    “也不是什么大任务。”阿木对项云说:“望海城辖区内一个小渔镇遭遇海啸灾害,造成很大的伤亡,出现了好几千难民,据说还有一些邪祟作乱,我们准备过去帮助难民。”

    这个任务听起来确实不复杂。

    “虽然任务给的报酬不高,只奖励三十学分而已,但挺适合新人历练的,学校不少新生都在报名,我和枯竹刚好被选了。”

    这可以说是低级到不能再低级的任务了。

    “原来如此,反正花的时间也不长,去干干好事也是不错的,特别是对枯竹这样修佛门功德的修士而言,行善便是修行啊。”项云点点头也没在意,“你们俩小心点,遇到麻烦需要帮助,随时联系我们。”

    “放心吧。”

    枯竹修炼的功法与体系较特别,他前往这种受灾区域超度亡魂、救治难民,消灭邪祟,对修为提升有很大帮助。

    项云对他们倒是并不怎么担心。

    枯竹的情况不太清楚,不过阿木这个西域人,出生背景肯定也是不简单的,他们这样的新生来西楚大学,至少都会随身带一两个贴身侍从。

    他们离开校区,侍从都会跟在身边。

    这次被选参加任务的新生,最起码也有十几个,算他们加起来随身带个十个八个侍卫,那也是一股非常强的力量,基本可以应对各种特殊情况。

    项云走进红云庄园,先检查一下竹本千鹤的符学习情况,接着到修炼室修炼到了晚,这个时候拓拔玉找到项云。

    “副社长,可找到你了。”拓拔玉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们待会儿有好戏看了,大个子跟狂战社的人约架了。”

    项云表示很惊讶。

    拓拔玉口的大个子肯定是金木石。

    至于狂战社?项云记得应该是校内一个小众社团,虽然没有特别亮眼的成绩,但是社团内的成员各个都是超级好斗分子。

    当时同样具有好斗属性的金木石,在拓拔蛮的邀请之下,差点加入了这个社团。不过后来为了跟项云组建红云社参加雏鹰大赛,最后金木石还是没能进入这个社团。

    “怪,狂战社不是外人,为什么会跟老金打起来?”项云对此感到颇有些不解,“这里面是不是有些误会?”

    “哈哈!误会不存在的!”拓拔玉哈哈一笑道:“是我们让金木石去挑战狂战社的。”

    项云更加不解了:“为什么?”

    “你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炒作呀!”

    项云纳了闷了,你一个匈奴人,还会玩炒作,而且这是炒哪门子作啊!

    “你应该知道,秦学姐开课申请批下来了,红云社马可以开课传功,所以想在此之前借机将龙象神功再好好炒一炒,让更多人对这功法感兴趣,这样来报名的人才会多。”

    “这么说来是一场表演咯?”

    “表演倒也谈不,是实打实的打一场。”拓拔玉说:“不过你也知道,狂战社那帮家伙巴不得有架打,听到大个子准备用金鹰奖的武学来对付他们的时,这帮家伙一个个都表现的非常积极,现在场地已经选好,一个时辰以后开始,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项云感到有些无语。

    他没想到这帮家伙还挺能折腾的。

    不过遇到这种事情,自然要去看一看。

    金木石约架地点是学校内一个露天武场,当项云赶到这个武场的时候,他不仅看到秦红殇、格拉蒂丝等红云社成员,周围还有三四百闻讯赶来的其他学生。

    红云社研究的功法拿到金鹰奖消息,最近正是论坛热议的人们,但是谁都没有见过这门功法的威力,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一门什么样的功法。

    正因为大家都抱有很大的好心。

    当得知红云社的人与狂战社的人约架后,立刻在附近聚拢一帮围观群众。

    “项云,你怎么才来,快点过来坐!”

    秦红殇将屁股挪开一点,为项云腾开一个位置,轻轻地拍了拍,示意他快过来。

    项云没有办法,只好走过去,与她坐在了一起,当看清楚场武双方以后,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怎么会是与拓拔蛮打?”

    武场站着两个糙汉。

    其一个身高两米多身材爆炸的光头正是金木石,另一个披头散发,背着两把大斧头,虎背熊腰、毛发旺盛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见过一次的拓拔玉兄长拓拔蛮。

    项云皱着眉说:“我没记错的话,拓拔蛮应该是六脉修为吧,而且是极端的实战派,实力算在六脉修为里,也算是相当强悍的。”

    “你懂啥,这是金木石专门挑的对手,挑战的对手越强才越有说服力。”秦红殇两只眼睛盯着金木石说:“不是五脉打六脉么,这又有什么难的,老娘在五脉修为的时候,拓拔蛮这种货色能打他一沓。”

    日。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啊?

    绝大多数都是被你打的那一沓好不好!

    金木石这小子尽管也是天赋异禀,一般情况下越一级挑战问题是不大的,但是他这次晋升到五脉时间尚短,挑战的对手不简单。

    拓拔蛮能进西楚大学并且闯出些名气,本身也是一位天才,而作为纯战斗型武者,学术理论方面一窍不通,实战实力在西楚大学六脉修为学生里却是拔尖。

    别说其他人不太看好金木石。

    项云也不太看好金木石。

    赢的机会非常渺茫啊。

    拓拔蛮面对金木石嘿嘿一笑:“老金啊,选我真是大错特错,我可不会因为交情还可以会手下留情,爽约的这笔账,还没跟你算呢!”

    他说起爽约的事情,自然那是金木石原本谈好打算加入狂战社,结果却被项云拉进红云社这件事情。

    金木石一笑,大大方方承认:“哈哈,这事情,我确实有点不厚道,所以不要手下留情,尽管放马过来吧,今天所有的后果,我金木石都接下了!”

    “有种!”拓拔蛮将两把车*的斧头拔出,“五十斧,我只出五十斧,你要是能扛住五十斧而不败,今天这局算我输!”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甜妻很撩人:吻安〕〔佛系反骨(快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极品老木匠〕〔玩家超正义〕〔末世理科男〕〔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穿越公元2870年〕〔我真不是学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