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去二次元拯救世界〕〔穿书女配的佛系逆〕〔美女的特种医王〕〔剑伐诸天〕〔霸王之姿〕〔神话禁区〕〔重生八零俏医媳〕〔命诀〕〔一世道祖〕〔系统居然想撩我〕〔谎言引领者〕〔恶魔心尖宠:丫头〕〔盛世女侯〕〔最强都市修真〕〔空间药香:猎户家〕〔一筐种子走天下〕〔蒸汽世界的炼金术〕〔快穿:黑化男神,〕〔我成了灵宝〕〔我真的是牧师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三百四十一章 海憎恶
    为什么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是吗?那真是太遗憾了!”

    卢天泽摇摇头表示有些遗憾。

    项云拿起丹药刚想开溜告辞,谁知又听这老货叫住他,“且慢,有没有兴趣帮老夫做一件事?”

    这是要发任务吗?

    项云知道这老货是西楚大学特聘教授,虽然不负责日常教研工作,但是与孔雀老师一样,同样具有一定额度的可支配学分,是用来给学生发布任务的。

    “请问是什么事?”

    “最近望海城附近,有一座附属渔镇闹灾,这件事情你可知情?”

    项云一愣,随后点头,“我有两个社员,去参加救灾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这件事起因已经弄清楚了,袭击小镇的小型海啸并非自然形成,而是一股外力所引起的,海底可能有一只海憎恶。”

    项云好地问:“海憎恶?那是什么东西!”

    “憎恶是一种邪恶的混乱生命体,它们通常只会在有大量的尸体,又同时极端阴暗邪恶的环境孕育出来,是由支离破碎但蕴含强大死亡力量的尸块拼接而成的。”卢天泽说到这停顿一下,“至于海憎恶,其实是海底尸体形成的憎恶,本质是一样的。”

    项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怪的怪物,“那么海憎恶对付起来很棘手么?”

    “不一定,有些憎恶很弱,但有些憎恶非常强。至于具体实力强弱,主要是由构成憎恶的尸块决定的,这些所蕴含的力量越强,憎恶的力量也越强。”

    卢天泽说到这微微停顿。

    随后接着又补充道。

    “憎恶之所以叫做憎恶,因为碎尸拼起来的怪物没有思想,他们的本能是支离破碎的黑暗邪能与怨念共同构成的,一旦出现会为害一方。”

    “其憎恶最具有威胁性的地方不在本身有多强大,而在于憎恶特殊的身体结构往往会产生强大的瘟疫,这种瘟疫一旦扩散开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为海里的憎恶活动引起小规模海啸,袭击了沿岸的小渔镇,这海啸本身威力有限,但是海啸过去以后,当地立刻出现一种没见过的瘟疫,这才是真正具有威胁的地方。”

    项云听到这里大概明白事情的经过了。

    原来小渔镇的灾害并非天灾,而是怪物引起的,难怪阿木多日没回来,毕竟只是普通帮忙解决海怪、维护秩序倒也花不了什么力气,可是对付瘟疫这种事情,不是他们所擅长的了。

    卢天泽说:“你也知道,瘟疫这种事,可大可小的,希望同学能帮我一臂之力。”

    项云觉得这确实不是小事。

    虽说望海城附近没有其他地级市,可望海城怎么说也有一百多万平民,万一瘟疫传到城内来,恐怕会造成很大的损失。

    项云自己也是平民出身。

    他不像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

    所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也不想完全袖手旁观。

    “卢老是想让我解决掉散播瘟疫的海憎恶?”项云说道这,他的语气带一丝困惑,“可西楚大学高手如云,这种战斗的事情,卢老为什么会选择在下。”

    “第一你是新生,用起来较便宜,性价高嘛。”卢天泽毫不考虑项云的感受,“第二我稍微对你做过一点了解,你小子好像有极高的毒抗性。”

    被发现了吗?

    项云忍不住皱眉。

    不过想想也不怪。

    无论是在来校途与东瀛忍者交手,还是在学校内与千手社唐冠西交手的时候,项云都表现出有恃无恐的态度,好像根本不把剧毒放在眼里。

    这两场战斗可是有不少目击者的!

    因此现在估计有不少人知道,项云或许拥有近乎免疫剧毒的特殊体质。卢老货说了,憎恶最有利的武器是毒,如果能无视这一点的话,憎恶的威胁程度,起码要下降七八成。

    卢天泽继续说:“当然,吴洲郡防疫心的人已经赶过去解决了,所以这事说起来其实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只要你去一趟,我给你一百学分。”

    一百学分不多。

    不过既然是举手之劳,当做是做好事了。

    卢天泽见项云同意,眼里立刻闪过异芒,“好,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你们年纪差不太多,应该会有共同话题吧。”

    说话间。

    他打了声招呼。

    从药房里走出一个女子。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其孙女卢青青。

    项云在辩丹大会见过卢青青,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场合再次突然见到,所以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诧,可是很快掩盖住了。

    然而姜终究是老的辣。

    哪怕是稍纵即逝的眼神变化。

    又怎么瞒得过卢天泽这样人老成精的老货。

    “这位是我的孙女,也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她目前在神农大学修炼,为寻找几种特殊材料,所以专门回来了一趟。”卢天泽介绍到这,突然有些好的问:“你们两位莫不是已经见过了?”

    项云装出茫然的样子,“学生是扬州人,出生卑微,见识浅薄,不认识吴洲本地人,更不认识神农大学的高才,让卢老见笑了。”

    “是吗?那倒是老夫有些冒失了。”

    卢天泽捋了捋胡子笑而不语。

    项云心里很不爽,这老货到底搞什么鬼。

    幸亏卢天泽没有这个话题在说下去,“青青刚好需要‘憎恶之心’这种罕见的材料用于研究,所以这次将会与同学一起前往,希望同学助青青一臂之力。”

    被套路了。

    绕了好半天。

    最后还是着了道!

    这老货怕是一开始是想让老子帮她孙女拿这个什么“憎恶之心”吧?因为憎恶遍体都有剧毒,而憎恶之心更是瘟疫之源,一般人很难拿的了这东西,所以才会委托项云出手。

    至于帮忙帮忙防治瘟疫之类的事情。

    这本来有吴洲郡防疫心的人去干。

    项云算过去,恐怕也是打酱油的,这老头果然好算计啊,不过项云毕竟已经答应下来,现在想改口也不太方便。

    好在这件事并不复杂。

    罢了,全当卖他个人情!

    不过项云也不是吃亏的人,“卢老,你说你这里还有一副守夜者面具能便宜卖给我?我刚刚又仔细想了想,正好我有个朋友需要用到,不如我们谈谈价格吧?”

    最终,项云以不到半价,从卢天泽这里顺走一套守夜者面具。

    卢天泽等项云走了以后,他忍不住苦笑起来:“这小子还真是一点亏不吃,你确定她是前几天跟在岚香身边的那个人吗?”

    “嗯,很有可能。”卢青青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爷爷不是也查过了,他在辩丹大会举行时正好不在校内,而事后又拿到作为奖品的龙脊骨,我看多半撇不开关系。”

    那么他与岚香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卢青青当时注意到岚香身边的人。

    其他外人多半以为是岚香的药仆或助手,可是心细如发的卢青青当时察觉到,并没有这么简单!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烈焰狂兵〕〔侠气逼人〕〔佛系反骨(快穿)〕〔冷兵时代〕〔蜜爱来袭:老公大〕〔全能跨界王〕〔万古界碑〕〔直播快穿之打脸成〕〔超级种帝王系统〕〔我从星空中归来〕〔幻想世界大穿越〕〔日月同辉〕〔穿越异界之农场〕〔征战之崛起
  sitemap